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穿成外室后我只想种田 > 第019章 早知道
    绿豆沙和红豆沙的月饼,八文钱一个,咸蛋黄的要十文钱一个。

    这个价格一经喊出,原本来看月饼的人顿时啧了啧舌。

    “五仁的才要五文钱一个呢,人家个头还大一些。”

    “是呢,你家的月饼,一口一个,连小孩都觉得不够塞牙缝……”

    “这素来都是一分价钱一分货,东西卖的贵,自是有卖的贵的道理。”苏玉锦当场拿了小刀将月饼在盘中切成小小的块,“尝尝我们苏记的月饼,自然也就知道为何人家个头更大的月饼只卖五文钱了。”

    免费试吃的东西送到口边,自然无人拒绝。

    围观的人各自拈了一小块送入口中,仔细品尝。

    月饼皮的口感是软糯无比,像糕点铺子里头卖的昂贵糕点一般细腻,全然比那些硬邦邦,咬上一口还有轻微“咯嘣”声响的月饼皮好吃上太多。

    而那豆沙的馅料,亦是甘甜细腻,偶尔会有一些颗粒感,但并不突兀,反而因为越嚼越香浓觉得后味十足。

    可以说,月饼入了口,哪怕咽下去后,仍旧是让人回味无穷,想要再吃上一些,才觉得过瘾。

    虽还有免费试吃在,但都是住在同一个县城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拐弯抹角都恨不得沾亲带故的,谁也不好意思白占便宜。

    所以在美味和肚子里馋虫的驱使下,已是有人解了荷包,开始挑选月饼。

    “五个红豆沙,五个绿豆沙。”

    “我要六个绿豆的。”

    “十个咸蛋黄!”

    “……”

    月饼摊跟前,顿时热闹起来。

    刚到了晌午饭点儿,月饼便卖了个干干净净。

    艾草把今天卖得的钱细数了一遍,整个人都是兴冲冲地,“姑娘,咱们今儿个卖了一两五钱银子,净赚了一两银子呢。”

    “还成。”苏玉锦点了点头。

    不算多,但蚊子腿再小也是肉。

    积少成多嘛。

    而且这才是刚开始,艾草和柳妈妈还不算熟练的情况下,若是熟练起来,再让霜叶和青葵她们几个帮帮忙的话,一天做个两三百个月饼,完全不是问题。

    苏玉锦这般想,吩咐艾草和柳妈妈再去多买几个月饼模具,再去街上寻一寻泥瓦匠,再在苏记的后院里头临时搭上一个更大一些的烤炉出来。

    艾草得了吩咐,赶紧跟柳妈妈两个人分头行动。

    月饼模具这里,是艾草去谈的,为了不耽误生意,在价钱上增加了一倍,但要求明日便要拿到手东西。

    泥瓦匠这里,柳妈妈也顺利的从街上寻到,让其下午便开始着手做活。

    待第二日下午,苏记里头的面条,馄饨和凉皮皆是卖完,铺子收拾干净后,苏玉锦领着所有人在铺子里头忙活着做月饼。

    等到第二日时,再在苏记门口摆摊售卖。

    因为这月饼滋味实在是好,哪怕价钱的确是旁人家那卖的贵一些,但生意依旧是十分红火。

    毕竟中秋嘛,一年才过一次,难得的日子里,吃些好的也不是不能,而且月饼这种东西,也就是个过节的节礼,点缀什么的,也买不了太多,一年奢侈个几十文,也是可以接受的。

    生意红火,月饼的制作量也就加大了一些,艾草等人也就越发忙碌。

    苏玉锦见众人辛苦,只让柳妈妈去买一些新鲜食材回来,亲自给大家伙做饭。

    栗子鸡,不需加太多的调味料,只需葱姜烹锅,酱油提鲜,小火慢炖的足够火候,吃起来鸡块鲜嫩软烂,去壳的整颗栗子软糯甘甜,后味十足。

    红烧鱼,选的是专门吃水草,比较干净的草鱼,花刀改的均匀,盐和调味料腌制的入味,表皮裹的面厚薄事宜,炸出来的鱼表皮酥香无比,最后浇上去的汤汁更是鲜香浓郁,吃到最后时,连盘子里头的汤都被青葵等人蘸了馒头来吃。

    荷叶粉蒸肉,腌制好的五花肉片,裹上炒熟的糯米磨成的粉,包在荷叶中上笼屉蒸熟,吃的时候打开荷叶,浓郁的肉香,清新的荷叶香,陪着浓浓的糯米香,让人闻之欲醉,吃上一口,肉饱满多汁,鲜嫩清香……

    苏玉锦更是寻了布庄的裁缝上门,帮青葵等人量了尺寸,订做新的冬装。

    虽然这几日做活的确是比先前辛苦了一些,但吃的更好,还有新衣裳穿,青葵等人也是高兴的不得了,做活越发卖力。

    甚至在晚上临睡前闲聊天时,也不忘感慨一番。

    “早知道被卖了能过这么好的日子,我就该早点让我大伯娘把我卖了。”

    说话的是青葵。

    爹娘早去,因为她是独女,没有哥哥和弟弟,不能继承家业,家中的房屋和田地尽数都给了大伯一家,但相应的,大伯一家需要将她养大,帮她筹备一门好的亲事,给她准备嫁妆。

    但大伯家养的方式却不大好,每日里给她指派的活永远都做不完,每天的三餐吃的也是最差的,逢年过节才吃的上一两个白面馒头。

    甚至眼看着她因为成日劳作模样长得粗糙,不太好说亲事,要不到多少彩礼时,干脆将她卖给了人牙子。

    没被卖之前,她听村中其他人说过,说是被卖掉的话,只能去那些高门大院里头做下人,不能吃饱饭,不能穿暖衣,晚上睡觉只能睡马棚,每天辛苦做活,动不动就要被打骂,而且主家一个不高兴的话,打残打死也是有的。

    青葵当时惧怕的很,也时常因为大伯娘的一句“再不好好做活便卖了你”而越发辛勤做活。

    虽然在大伯家日子不算好过,但大伯一家倒也仅限于多做活,多挨骂,还是不怎么挨打,吃糠咽菜啥的,至少还是能吃饱的。

    但眼下,很显然跟她想象的差别很大。

    被卖掉的日子里,吃的很饱,穿的很暖,姑娘人又好,日子过得实在是美。

    青葵实在是庆幸那日自己主动站了出来,入了姑娘的眼。

    “可不兴这么想,主要是咱们运气好,碰到了姑娘,若是到旁人家,指定是没有这么好的福气的。”雪绒答了一句。

    苏记生意好,平日里客人多,吃饭时自然会闲聊一些县城之中的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