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时代红人 > 第78章 证据确凿
    雷光耀一把抓住邱大贵的手。

    “邱老板,男人对女人动手,不是失态,是丢脸!”

    雷光耀这么出手,也担着巨大的风险。

    这个他比谁都清楚。

    邱大贵是远近有名的地头蛇。

    不仅有钱,后面还站着多个有权有势的大人物!

    官人围着他转不计其数。

    谁敢惹邱大贵?

    邱大贵拍开雷光耀的手。

    “雷厂长,你跟这个娘们是什么关系?

    她犯了罪,你竟然还帮着她!”

    雷光耀冷然一笑。

    “你儿子邱小皮和田大壮欲糟蹋人家,人家怎么就成了犯罪分子了?”

    严晓频默然地看着,没有吱声。

    贺依琳起身给在坐的各位领导倒茶。

    贺依琳勤快麻利,严晓频看在眼里。

    雷光耀的话音落下,邱大贵愤怒道:

    “雷厂长,你说话要负法律责任!

    你说我儿和大壮欲糟蹋这娘们,你有证据吗?

    没有证据,老子一块儿把你告了!”

    严晓频心里翻江倒海。

    堂堂公司老总来自己的下属企业调研,一个私营糖厂的老总竟敢直接闯入,大闹现场。

    是来给自己下马威的?

    严晓频不经意地看向田福生。

    田福生一脸的得意……

    严晓频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什么。

    心里有些许的亮堂。

    看着雷光耀不吱声,公司副总经理冷恩平冲着田福生道:

    “田厂长,私营企业老板随便可以冲闯咱们国企糖厂,肆意怒怼我们的领导员工?”

    田福生赶紧摇头:

    “冷部长,当然不可以!

    可邱总的儿子被我们的党委委员、副厂长打伤至残,

    愤怒程度可以理解!咱们换位思考一下。”

    冷恩平突然问道:

    “田厂长,我们明确一下,田大壮是你侄子吗?”

    田福生一愣,他没想到冷恩平会当着众人的面直接询问。

    对于他来说,这也是一种蔑视行为。

    冷恩平是公司副总经理,原本站队老总经理,是老部经理的紧密跟随者。

    田福生心里不爽,却回答得模棱两可。

    “不管是谁的侄子,都不应该被碰瓷和伤害!”

    李香香站了起,冲着田福生大声道:

    “你的侄子田大壮打着你的旗号,

    到处招摇撞骗,糟蹋良家妇女!

    你还护着他!”

    众人都以为田福生会大怒。

    没成想他却耸了耸肩膀,一副不屑争辩的样子。

    邱大贵可是耐不住,冲上来又想对李香香动手。

    严晓频冷眼相看,一声不吭。

    以静制动,是严晓频处理极端事件的方式。

    在事态还没明了之时,观之发展,冷静处之,那才是上策!

    田福生无意也瞟了严晓频一眼。

    这一眼让田福生顿时有些心虚。

    严晓频从容镇定,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

    本来就想把邱大贵招来大闹。

    把严晓频激怒,看她的表演。

    结果没成想,她竟然不动声色,稳坐不变!

    这一招几乎就打乱了田福生的计划!

    想到于此,田福生向邱大贵使了个眼色。

    邱大贵心领神会,不理会李香香,直接走到严晓频的身边,双手打揖。

    “总经理,你是雷响的顶头上司,你给说句公道话。

    我的儿子被这个女人合伙雷响碰瓷打残了,你说怎么办?

    难道还让这个女人逍遥法外?”

    严晓频侧头一问。

    “那你说怎么办?”

    “让警捕房把她带走!由法律制裁她!”

    邱大贵声音宏亮,带着不可抑制的愤怒。

    雷光耀站了起来,走到邱大贵的身边。

    “邱老板,如果有证据证明,你儿子邱小皮和田大壮欲糟蹋李香香。

    该不该把你儿子和田大壮送进监狱?”

    邱大贵一愣,撑着脖子大声道:

    “雷厂长,有证据就拿出来!

    没有证据就别来这里胡说!”

    雷光耀手一挥。

    “好,你等着!”

    说着,转身打电话。

    严晓频静静地看着。

    雷光耀敢公开跟田福生这么对抗,如果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拿不下田大壮和邱小皮,他自己也就玩完了!

    雷光耀是豁出去了!

    雷光耀刚放下电话,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走了进来。

    众人的目光瞬间聚在他的身上。

    雷光耀大声道: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松岭镇的居民沈世荣。

    那天晚上田大壮和邱小皮欲糟蹋李香香时,他全看到了。”

    完全没有思想准备的邱大贵和田福生顿时愣住,不由得四目相对。

    李香香愣了愣,脸上露出喜色。

    沈世荣是他的中学同学,一直在追求她。

    只是她觉得俩人不合适,就一直没有答应。

    邱大贵愣了片刻,直接走到沈世荣的身边。

    “你拿了别人的多少好处?做伪证是要坐牢的!”

    看上去一副憨厚的沈世荣有点怯场,可却坚定地摇头。

    “我没有收任何人的好处,我没有做伪证!

    那天晚上,田大壮和邱小皮把香香的衣服和裤子撕开,也听到了香香的尖叫声。

    就在我要冲进去的时候,雷厂长先我一步进去了。”

    邱大贵挥手打断沈世荣。

    “你住口!满口的谎言!既然当时你都看到了。

    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出来作证?

    你就是被人收买出来做伪证!”

    看着邱大贵盛气凌人的样子,沈世荣低下了头。

    声音有点儿抖。

    “当时我不敢出来,是因为害怕。

    大家都知道田大壮和邱小皮他们有钱有势有背景,谁敢惹他们?”

    “啪!”田福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光说有什么用!拿出证据来!别来这里叨叨叨的!”

    沈世荣拿出手机。

    “有证据!当时我拍了视频和照片。”

    顿时,田福生的脸都绿了!

    如果真有视频和照片,大麻烦来了!

    邱大贵更堪,他知道那将意味着什么。

    他的儿子是什么货色,他心里很清楚。

    如果真有视频,他那三代单传的儿子不仅白瞎了一只眼,还得坐牢去!

    可他却偏偏看到了,邱小皮和田大壮撕拉着李香香的衣裤,听到了视频里李香香的尖叫声。

    他甚至看到了李香香几乎光着的身子。

    还有邱小皮和田大壮围打雷响……

    他脑子轰轰作响,他必须把这个视频删掉!

    手一伸,直接就把沈世荣的手机抢了过来。

    动作飞快地就想把视频删除。

    所有人都看到了邱大贵的鄙劣行为。

    雷光耀突然放声大笑。

    “哈哈哈,邱老板,你现在想删掉已经晚了!

    既然是证据,肯定就复制了很多份!

    再说了,即便你删掉了,还是可以恢复的!”

    严晓频心里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一回合,她胜利在握!

    只是要真正把对手打下去,后续还得有更强劲的证据!

    此时的田福生心里很清楚。

    如果再不迂回,或许他这个厂长要承担很大的责任!

    这么一想,直接说道:

    “邱总,事情你没有调查清楚,就到我们厂子来喊打喊杀的,这样很不好!

    你看看,现在是你贵公子真的犯事了!”

    邱大贵挥手打断田福生。

    “田厂长,我要求进一步检测这个视频的真假!

    我怀疑有人在陷害我的儿子和你侄子!”

    听到邱大贵这个时候竟然提到自己的侄子,田福生在心里直接骂娘!

    真是猪脑!

    心里怒骂,嘴上却说道:

    “田大壮不是我亲侄子,只是同村同姓而已!

    我也早听说了,他在外面经常打着我的旗号办事。

    我已经警告他无数次了!”

    这么快就撇清关系,这是严晓频没有想到的。

    她紧盯着田福生,还是一声不吭。

    邱大贵听田福生这么一说,马上就醒悟过来。

    皱着眉头不再吱声。

    雷光耀直接走到严晓频的身边。

    “总经理,田大壮和邱小皮犯罪证据确凿,那就得赶紧把雷响放出来!”

    没等严晓频回应,邱大贵情绪激动道:

    “什么叫证据确凿?

    这个视频存在作假!

    你们这是陷害我儿子和田大壮!”

    就在这时,严晓频的手机信息响了一下。

    严晓频看了看,是石同文发过来的。

    “严总,我那朋友出于安全考虑。

    不方便露面,把视频发给了我。

    我已经发到您的邮箱!”

    严晓频脸上露出了笑容。

    抬头看向邱大贵。

    “邱老板,我们尊重你的意见。

    如果你认为有假,到时候我们会请专业机构进行鉴定!

    哦,对了,我得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

    我们还拿到了邱小皮和田大壮糟蹋女孩的视频,你放心,这个视频我们也会让专业机构检测!”

    邱大贵的脸都绿了!

    头上的汗大颗大颗地冒了出来。

    嘴上却强硬道:

    “好,我就等着你们检测结果,到时候我要你们还儿子一个清白!”

    说着转身就往休息室外面走去。

    众人一片哗然。

    严晓频看向田福生。

    “田厂长,按原计划,我们继续调研?”

    田福生赶紧点头。

    “好,好,按计划!我向您汇报松岭糖厂的工作情况。”

    严晓频转头对贺依琳道:

    “小贺,你把这二个人带至你办公室休息。”

    贺依琳受宠若惊,赶紧点头。

    领着李香香和沈世荣往门外去。

    此时,省警督司与市警督局联合行动小组,正赶往国宁县警督局。

    按照相关规定,他们要国宁县警督局把雷响移交给他们。

    得到消息的县警督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冯文山,立即电话向局长夏卫板汇报请示。

    可电话打过去,夏卫板把他的电话转到了秘书台。

    发信息也音讯全无!

    冯文山终于醒悟过来。

    可一切都晚了!

    自己将大难临头!

    刑讯逼供败露,已毫无质疑!

    与其乖乖就犯,不如拼死一搏!

    只要联合行动小组到来之前,雷响认供,事情就有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