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网游竞技 > 从拳皇开始纵横诸天 > 第五十九章 布鲁玛丽
    安土桃山时代建筑于摂津国东成郡生玉荘大坂,并于江户时代重新修筑。

    大阪城和名古屋城、熊本城并列三名城,别名“金城”或“锦城”。

    在天下统一的桃山时代,是丰臣秀吉的居城、丰臣政权的中心。

    后来德川家康以两次大坂之役消灭了丰臣家,此后大坂城成为江户幕府控制西日本大名的重要据点。

    矗立于上町台地北端,北临淀川,居交通要津,最早为羽柴秀吉在大抵统一日本后所建,规模宏伟、金碧辉煌。

    来到这里坂崎尤莉和不知火舞目标很明确,必须去天保山摩天轮玩一趟。

    这座摩天轮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摩天轮,坐落于天宝山的港口,有半透明和全透明的轿厢。

    坐在摩天轮上,可以看到大阪港的全貌,甚至可以看到整个大阪,包括濑户内海等地方。

    要做摩天轮当然选择全透明的轿厢,否则有什么意思。

    “哇!大阪风景真美!”坂崎尤莉望着远处的内海,忍不住发出感慨。

    “咳…我还以为你想说,啊!大海你全是水,螃蟹你有八条腿。”苏信差点没笑出声。

    他记得上学那会儿,哪位同学要是用这种感叹词,语文老师都会狠狠批评一顿。

    “是不是想偷懒?”

    “是不是就会这种无病呻吟。”

    “小学生都比你写的好。”

    所以听到坂崎尤莉这种感叹,他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看拳!”坂崎尤莉面对苏信的调笑,恼凶成怒,非要把对方打成熊本熊。

    “你们走到哪里打到哪里,别把摩天轮拆了,咱们掉下去怎么办。”不知火舞紧挨着苏信而坐,胸口紧贴着他的胳膊。

    苏信感受着珠穆朗玛峰的起伏不定,整个人有些飘飘欲仙。

    “没事,掉下去也是尤莉先落地,她每天吃得最多,肯定最沉。”苏信捉住坂崎尤莉没有用上力气的拳头,挑衅的说道。

    这下把小妮子惹毛了,整个人朝苏信扑过去。

    苏信眼疾手快,直接把坂崎尤莉揽在怀中,单手用力环住对方的小蛮腰。

    坂崎尤莉象征性挣扎几下,便顺势依偎在他的怀里,继续欣赏大阪的美景。

    ………

    大阪城镇某处。

    与喧闹的酒吧不同,这间看起来有些年代感的酒吧,给人一种难得清净的感觉。

    大厅播放着轻柔复古的音乐,柔和的灯光,舒适典雅。

    苏信手差在兜里,走到吧台。

    “请问先生喝什么酒?”男调酒师露出温和的笑容,十分礼貌的问道。

    看起来人畜无害,相识邻居般。

    “我找布鲁玛丽!”苏信表示自己不喝酒,只是过来找人。

    调酒师脸色微变:“不好意思先生,我不知道你说的人,要是喝酒欢迎,如果找事情的话,恐怕来错地方了。”

    “找事?看你怎么定义!”苏信面色不变的说道。

    “保安!有人闹事!”调酒师对着外面喊道。

    两个身穿黑色背心的彪形大汉走进来,大约一米九的个头,浑身都是肌肉。

    要是普通人看到他们,估计会立刻认怂。

    “小子,这里不欢迎你,现在滚出去,否则我会打断你的腿!”其中一位大汉说道。

    苏信最讨厌别人威胁自己,他不介意教训对方,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

    对两个大汉勾了勾手指。

    面对沙包大的拳头,苏信看都没看一眼,直接踢起一脚。

    吸收大蛇血液之后,他突破到中级力量,对于拳脚的运用更加自如。

    嘭!

    拳头还差半寸印在苏信脸上时,对方被他势大力沉的一脚踢飞,砸翻两排桌椅。

    调酒师和另外一位彪形大汉呆立当场,没想到这位看起来瘦弱的年轻人,竟然是位格斗高手。

    他们愣住,不代表苏信要结束。

    敢威胁自己,那么需要做好伤筋动骨的准备。

    酒吧的观众纷纷散开,站在远处准备观看好戏。

    “百二十七式·黑葵花!”三段连续技打在威胁自己的彪形大汉身上。

    【叮!恭喜宿主击败安保,掉落蛋白粉两盒,备注:可用于增加肌肉。】

    【叮!爆爆爆系统能量50/50,能量满格开启幸运抽奖!请问是否抽奖!】

    抽奖不是时候,等回去再说。

    他抬头寻找目标,发现对方已经晕了过去。

    要不是他手下留情,估计不止是晕过去这么简单。

    “玛丽攫夺垂直之箭!”

    耳边传来热辣的女声。

    苏信对这招有印象,对男格斗家挺不友好。

    反正被布鲁玛丽这招踢中之后,有种蛋蛋的忧伤。

    “八百式·暗琴月阴!”

    苏信迅速朝贴地滑行的布鲁玛丽前冲进去,他右手抓向对方洁白的脖颈。

    布鲁玛丽面色一变,赶紧朝外侧翻滚,堪堪躲过了苏信的攻击。

    黑色的火焰爆开,可惜没有抓住目标。

    “格斗家!”布鲁玛丽快速起身,摆好架势问道。

    “我有些重要事情,想找你这位侦探谈谈,不过他们好像对我不太欢迎。”苏信没有继续攻击,指着躲在一旁的彪形大汉。

    “我请大家喝酒,都散了吧。”布鲁玛丽见苏信不是故意找茬,便带着他往包厢走去。

    苏信从背后打量着这位美女,金黄色的短发,勾勒出窈窕的魔鬼般身材,曲线曼妙。

    腰肢犹如春风里摇摇欲折的柳枝。

    看起来有点龙珠18号的意思。

    布鲁玛丽有着高超的擒拿技术,属于带刺的玫瑰。

    “管好你的眼睛。”布鲁玛丽回过头,对着苏信说道。

    “欣赏美好的事物,是我的权利,你总不能剥夺吧。”苏信摊开手说道。

    “强词夺理,说吧!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布鲁玛丽给他倒上一杯冰水,开门见山的询问道。

    “想让你帮忙调查一个人。”苏信开口道。

    “谁!打算付多少钱。”布鲁玛丽要先询问对方是谁。

    “不付钱。”苏信把冰水一饮而尽,十分欠揍的说道。

    “看来你是准备闹事。”布鲁玛丽脸色瞬间沉下来,准备给苏信点颜色瞧瞧。

    “你的祖父,父亲,还有曾经男朋友的死,我多少知道些秘密,不如当作交换?”苏信喜欢白嫖的感觉。

    布鲁玛丽冲到他面前,用力抓住对方的衣领:“你说的是真是假?”

    “骗你有什么好处,这次委托调查与他有关,到底是真是假,你不如亲自调查清楚!”苏信不慌不忙把空杯子放下。

    “对不起,是我失礼了。”布鲁玛丽平复心情,松开苏信的衣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