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科幻悬疑 > 我行走于过去,延续未来 > 第六十七章:王道与霸道
    在将那几个科学家留在那里后,夏连就乘坐着芬里尔升上了天空。

    神可以仁慈亲民,但绝对不能与祂的信徒过多的接触,那样会将神的形象定死。

    要知道,无论夏连如何刻意的去塑造神的形象,其实都不如他们自己去幻想。

    只有距离才可以产生敬畏,夏连要在这些人的心中留下充足的“幻想”空间。

    当然,也并非是完全脱离信徒,那样的神就过于傲慢了。

    夏连要他们即使见不到自己,但在他们的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能接触关于自己的一切。

    派遣“从神”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为此,夏连添加了一个“圣人”的设定,来解释为什么那些科学家会那么弱小。

    夏连以后也会以“圣人”的姿态降世。

    他们脑海中的知识,会为他们在这些永夜星人中获得应有的敬畏。

    当然,夏连也同样派出了另一个改造人隐身跟在他们身边,保护他们的安全。

    夏连并未向他们解释为什么他是一个例外,但这些永夜星人显然已经自己脑补出了答案,因为祂是规则的制定者,而非被规则束缚着。

    “殿下。”艾莎看着面前的监控忍不住问道,“这些永夜星人会信服你吗?”

    夏连的双手在背后轻轻握住,露出一抹笑容道。

    “现如今的这些永夜星人还很弱小,连这颗星球都跑不出去,对于我们这种背靠的早已经行走于星际的文明来说。

    无论这颗星球内部发生什么,都在我们的掌控之内。

    但是.....”

    夏连的话语顿了顿,眼底闪过微光。

    “当我们将科学文明的火种种下后,他们终将超越星球,进入星际,存在些许脱离掌控的可能性。

    所以,忠诚确实是一个需要考虑的东西。”

    “那您为什么要教授给他们这些知识?”艾莎有些不理解的说。

    “因为我们在这里耗费这些时间的目的,可不是殖民这颗星球啊,艾莎。”

    夏连低声轻喃着。

    “我们要的,是一支军队啊。”

    顿了顿,夏连看着艾莎笑道。

    “你知道,为什么无论是帝国、新联邦还是星海,都那么热衷于挖掘人类遗失的历史吗?”

    艾莎摇了摇头。

    “因为历史记录着文明,记录着我们数兆亿的先祖们在这万年来,为我们尝试的所有正确的、错误的道路。

    读史可明智,可晓得人性,亦可知兴替。

    我们可以从历史中获得很多的教训以及解决问题的办法。”

    夏连坐在了芬里尔的指挥椅上,继续道。

    “神与王虽然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他们存在的相同点是,他们都是统治者。

    纵观古今的王朝更迭,无论是人民起义还是被其余野心权贵替代,最终总结出来的一句话就是“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

    而王为何会失民心?

    自然是因为对人民的压迫与剥削,而人民活不下去了,自然就要期待通过王朝的更迭来获得更好的生活。

    所谓天下,于人民而言,不过就是饭桌上的一碗饭,以及身上的一件衣服罢了。

    绝大多数人都珍惜自己的性命,若不是真的活不下去了,又怎么会选择起义?

    对于这些情况,一些王朝的选择是在反叛发生后,以强大的武力强力镇压。

    而另一些王朝则是行使仁政,杜绝压迫与剥削的发生,从而从根源上杜绝反叛。

    历史中有学者将二者的诸多表象做了总结,前者,被称之为霸道,而后者,则被称之为王道。

    有的国家,他的霸道不仅仅只是对内,更加是对外,凭借强大的武力以及经济压迫别国遵从他们的意愿行事,掠夺整个世界。

    但历史已经告诉我们了,在国力强盛时,这种方法确实可以维持统治,但国力一旦衰弱,内外部积攒的矛盾将会在某一刻爆发,将整个国家吞噬。

    想要长久而治,只有王道才有可能。

    但是,何为王道?仅仅只是仁政吗?”

    夏连看向艾莎,又看了看水银,她们都在思考着,他继续笑道。

    “我不会压迫以及奴役永夜星人,不会强迫他们做任何事。

    反而,我会给予他们最为需要的阳光,带来温暖,甚至赐予他们知识,让他们的生活更加富足。

    我们之间不会存在任何矛盾,因为对于我来说,即使挖空整个永夜星,对于公国所拥有的财富而言,不值一提。

    而我想从他们身上获得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也同样不值一提。

    我不会强迫他们遵守某些规矩,也不会强迫他们信仰我。

    但我会让这些教师教授人类的基本道德,比如尊师重道,比如礼义仁智信,比如如何感恩。”

    夏连沉吟了片刻,继续道。

    “人类最初的情感表现,是母爱,源自动物基因中生命延续的本能,每个动物的幼年时期都是脆弱的,所以就需要依靠母亲来度过最危险的幼年时期。

    所以基本上所有现存的哺乳动物都是护犊的,而那些不会有护犊行为的动物,则都灭绝在了时间的长河中。

    而人类做为高等生物,为了延续,在母爱的基础上又延申出了父爱,延申出了家庭、部族等族群观念跟道德观念。

    所以,我让他们教授给这些人的这些东西,是人类刻画于基因中的普世道德观念。

    他们会乐于接受,不会有任何抵触感。

    然后,我会让那些老师讲诉我的所作所为,无需刻意美化,只需要让他们知晓,他们现如今所拥有的那一切,都是我赐予的就可以了。

    拥有了强烈“道德”感的他们自然会对我心怀感激,产生极大的敬意,自然会好奇的去了解我,并且尝试了解我的故事。

    最终,他们会了解到死后世界,了解到,仁慈的我,给了他们一个重活一次的机会。

    在敬畏与感激中,他们自然会毫不犹豫的信仰我,甚至逐渐狂热。

    通过压迫与威胁获得的忠诚不是真正的忠诚。

    只有源自人性,源自灵魂深处的忠诚才是,也更加久远。”

    夏连看向艾莎。

    “如果你生活富足,家庭美满,每一天都过的十分快乐,那么,突然有一天,某些人来到你的面前,说要带着你一起反抗带给你这些东西的人。

    你会怎么做?”

    “我会拒绝他,然后将他举报。”艾莎说。

    “这,就是王道。”

    夏连笑了笑,继续道。

    “当然,王道过于软弱,也有弊端,而霸道,则刚好可以弥补这一弊端。

    或者说,霸道,其实也可以是王道的一部分。

    霸道,是剑指天下。

    而属于王道的霸道,是归剑入鞘,但却藏剑于身。

    当我的手中拥有绝对的力量,他们一旦与我为敌就会被覆灭。

    当他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来自于我,对于心怀狂热的敬意,甚至到了,害怕我的消失,他们所拥有的一切就会消失的地步。

    那么,即使他们当中存在野心膨胀的叛逆者,第一个反对这些人的,就是他们的族人。

    他们会比我更加憎恶这些叛逆者。

    届时,当我将剑刃拔出时。

    我剑锋所指之处,即是他们心之所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