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科幻悬疑 > 从长津湖开始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战士浴血东山巅 四
    徐青并不知道他们这些对话。

    如果他知道的话,同样会认为这话没毛病。

    因为美国人无论从哪个方向进攻或是撤退,哪个方向都有志愿军在等着他们——一天不投降,中国人就一天不会放过他们。

    不过现在他还暂时没空理却这些。他正在因为七连的火力告急,而陷入一阵焦虑当中……

    “大八粒有八十三杆,水连珠剩四十多架,冲锋枪二十七把,轻机枪有三十二架,重机枪两挺。装备都算齐全,损坏不多,但是子弹供应不上去。至于炮火……”

    战壕里。

    七连例行围坐一团开会,梅生把报损统计念出来后,大家一阵沉默。众人目光又转向雷公。

    雷公正小心翼翼的给军械上油做保养,这些炮弹融化滴下来的“黑油”,大家不舍得点灯,更不舍得做它用,就用来护理这些手上最珍贵的武器。

    “也不多了……”雷公不用看,直接摇头念叨起来:“前天炮毁了三十多具,迫击炮榴弹炮加起来勉强剩十二门,高射步兵炮,有一门。但没有弹了。老大难的山炮野炮都在这坑里躺着——也早冻坏了,使不了啦!”

    他指着地上的这一具超级巴祖卡,面露惋惜:

    “这里头就数这些‘大抬杠’不会炸也不会缩膛,一顶一的好用。可就是太少了哇,打一个坏一个,坏一个修一个。万里,你看什么时候咱们再抢些回来……”

    徐青点点头。

    大家都在看着他,他心里也在盘算着。

    他们每天都面临告罄,在弹尽粮绝的边缘上徘回,极为危险。

    刚刚分发给大家每人几十发,经过这番轮战又消耗了大半,剩下的都已经见底,暂时只能依靠刚刚打扫战场看还能有多少了。

    他心里同样焦急,但不能表露出半分。到此刻,他才真正明白伍千里平时身上的担子有多重。

    很快。

    梁有地带着十几个战士猫腰进了战壕,他们手里抬着一堆敌军士兵的服装和大堆的杂物,众战士们把东西放在地面,顿时激起灰尘阵阵。

    余从戎连连咳嗽,移了个位置:“呸呸呸,轻点啊,老梁!”

    梁有地屁股往地上倒,呵呵笑:“我都快累死了,你以为这是给你上座端水呢?”

    徐青没管他们的拌嘴,直接掀开衣服,粗略看了一下,微微一惊:“搜到的都在这了?”

    “对。”

    梅生站了起来:“这次有这么多?!”

    “那些韩国人跟美国人,那叫一个富得滴油啊。”梁友地神色疲惫但也很兴奋:“弟兄们都扒干净了,身上一件没落下,尸体上干净的很哩。”

    余从戎忽然问:“美国人白不?”

    梁友地抖起眉毛:“你还别说,打死的那些个美国老,个个白净的不像话!仰面趴着就剩一瓣瓣光腚大屁股,白晃晃的差点把我眼睛闪瞎……”

    战士们轻笑起来,一张张黑的,白的,沾着血,缠着绷带的黝黑脸庞难得的被他逗笑了。

    余从戎都囔着:“早知道我也去了……”

    雷公:“你一个胳膊都废了大半,凑什么热闹?”

    “咳。”

    徐青微微提了下声:“别闲聊了,先说正事。”

    梁友地一拍脑袋:“害,都是余从戎这家伙给闹的。”

    “万里,指导员,你们瞧,子弹搜到了好几大包,拢共六七百发,都是美制的。这些家伙随身带着一个个弹夹,大八粒直接就能推枪上膛用!”

    “还有这些,冲锋枪带回来不少,比斯登九九好使多了。还有,这个……这个……这些家伙身上可有不少好东西,喏,这还翻到了几瓶洋酒!”

    “酒不错。”雷公探出头,“咱们有组织纪律,战场上不能喝,不过用来清洗伤口刀具也不错。”

    “给。”

    徐青在地上蹲着,把那几瓶瓶身晶莹剔透的威士忌白酒挑拣出来,给他抛了过去。他看着这些物资颇丰,脸上也微露出喜色。

    七连不少人或多或少都挂了彩,有让子弹擦伤的,也有被炮弹余波冲撞,伤员在一个一个的积累越来越多,物资却在一点一点的消耗。他们下不去,也没支援上来,处境变得越来越艰难。

    今天缴获的物资较之前已经很多,这让大家伙坚持下去的希望更大了几分。

    “各班各排,来两个人领子弹!”

    梅生招呼着赶紧把这些物资分给大家伙,所有人有的还分到了糖,巧克力,都喜气洋洋,有一种久违的兴奋。

    “美国人赶着这些李承晚兵,难道就上来送咱们装备来了?”

    “想的倒美?人家可没那么好,他们可不把韩国人当人。你哪天看到美国人打头排了?”

    “他奶奶的,这些白皮洋鬼子还真是怕死啊。”

    “那可不!他们自个的命比这些炮火要金贵,啧啧……”

    徐青自己补充了八十发子弹,其他的全部当场分给所有的战士们。他打的最准,为了使用效率更高,他必须拿最多的来。

    重新坐倒在战壕里,徐青吐了口气。

    瞧着大家分物资,看着看着,他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之前除了那些韩国士兵,美军有留下这么多的装备和满地尸体吗?

    他心里的弦紧绷起来,心里的怪异感变得越来越强烈,某个瞬间,他整个人直接站了起来:

    “不对!”

    徐青忽然站起的动作,哗啦啦的枪械和装备子弹摩擦声吓了大家一跳。

    余从戎小心翼翼的问:“怎么了?”

    “不对……很不对劲。”

    徐青心里有些隐隐不好的预感。

    按以往经验来讲,如果美国人没有拖尸体回去,往往意味着两个情况:一个是作战敌方火力勐,无法拖回同伴尸体;另一个则是他们要马上要进行更大规模、更大范围的攻击。

    而七连虽然连天来打退了美军好几次攻击,可也只是一个连队,更何况打了这么多天,火力早就弱了下来。抛去一切不可能,最后剩下的就是真相:美军可能另有动作!

    “全体都有,情况恐有变——马上去看看山下敌人动向!”

    他一手抓起拄在墙边的步枪,披上披风,立刻就往外跑,大家虽不明所以,但也立刻摸枪跟在他身后,刚跑到战壕出口……

    休!

    ——轰!

    !

    一声巨响忽然从天而降。

    彭!

    徐青还没冒出头,整个人就被迎面暴散的黑色泥土冲击波打得往后一退,打回了坑洞,浑身紧紧贴在坑壁上,动弹不得。

    他抬头,隐约看见战壕外边有三枚闪着红光的信号弹在升降,从山下被打向空中,正在天空中呼吸不定的闪烁着。

    而与此同时,在远处他看不到的山下机场平原,有数十门大炮齐响,迸发出了怒吼般的震天轰鸣,一团团火球穿过朝鲜天空在他眼中越放越大——马上就要袭来!

    !

    徐青大喊:“炮击!炮击!快回去坐下——”

    休休休!

    “大家小心……”

    所有人立刻趴了下来。

    轰,轰,轰,轰,轰,轰……

    大地在抖动,山头在震颤!七连包括徐青在内的所有人都捂住了耳朵,因为四周全是巨大的轰炸声包裹着他们,耳膜都快承受不住。

    这处战壕是美国人最初修的,在他们发现后又简单的用木板、树木甚至炸碎的炮管加固,可现在头顶在不断抖落下泥土,周围的坑壁上甚至出现了裂缝。

    余从戎惊愕抬起头:“这里不会要塌了吧……”

    徐青回头大吼着:“不要乱动弹,都趴下!”

    大家马上一声不响的趴着坐着蜷缩在战壕的拐角阴暗处,那里有最坚固的支点。雷公紧紧抱着昏迷的伍千里,也缩在角落一方。

    他拿起铜制扩音器放在耳边,在木板上不断刻着,嘴中默默地念叨。念了三轮炮响,雷公豁然抬头看向徐青,脸上带着他平时少见的肃穆:

    “万里,美国人不对劲——真的不对劲,这会儿的炮击密度比前几天总共加起来都要密。”

    “我看看。”

    徐青接过木块。

    雷公记录的很详细,以他的耳力也能听清楚:两三秒之间就有十几发落弹点,真细算下来,一分钟那就是上百发。

    美国人今天吃了药?

    徐青已经打退了尼古拉斯至少七次进攻,他甚至能感受到那个美国人和他手下士兵都恐惧,他们怎么敢?他们想干什么?

    而梅生满脸严肃:“在外侦查留守的队伍,没有鸣枪报信!”

    “炮击只是一瞬间的事,他们来不及……”徐青说到这忽然想了起来,马上又站了起来:“不好,老广他们还在外面的阵地留守。”

    他连忙要往外冲,梅生和平河一把拉住:“别!万里,现在出去太危险……”

    轰!

    一个炮弹就炸在战壕,出口前方刷刷刷的流土直接震落下,大面积堆在前面,把坑口遮得严严实实,也把他几个人冲的往后连退好几步。

    徐青回头:“不要拉我。”

    雷公马上站了起来:“现在不能出去,这样的炮火密度,出去就是死。”

    梅生脸色也很差,但同样点头:“有老广带着他们,都是老兵,他们会躲的……”

    “会死的!”

    他环顾四周,一字一顿:

    “外面两个班,几十名战士,是我,亲口让他们在外面戒备的——千里不在,我必须要对他们负责。”

    众战士原本都爬了起来,匆忙着都想要过来拉住他,可听到他这番话都默默停在了原地。

    徐青手上的劲何等之大,梅生、平河加上宋卫国三个人都揪不过,被他用另一只手轻轻往下推,便挣脱开来。

    “行了!”

    他深呼了口气,看了看大家:“都听我的!你们都趴好了,记住——炮声没停不要出来,我先去看看……”

    战壕洞口被大量的基土垒着,他屏住呼吸,伸手往外掏着,然后整个人快速的从土里钻了出去。索性没有什么大的石块,不过几秒钟便冒出了战壕地面。

    他人一出去后,趴在地上,就看到整个天空有数十个团火光正交叉着向他们这一大片的山头袭击而来,覆盖着数百米数公里范围。

    这是多么恐怖的场景!

    因为不管站在哪里,只要一抬头,就有几十颗太阳无死角的对着你。它们并不像太阳一样放着温暖的光芒,而是散发着催命的耀眼温度,带着骇人的磅礴力量扎下来,欲要摧天毁地!

    徐青扯住面罩,在雪地里一打滚,躲过爆炸引起的一大片火舌,急快爬了起来,然后开始急速奔跑起来。

    在炮火当中,他大喊着:

    “广福生,老广!五班,八班的!”

    “在不在——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