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科幻悬疑 > 从长津湖开始 > 第一百四十章 战士浴血东山巅 三
    雷公、梅生、余从戎连忙也吹起。

    哔哔哔……

    散落在各个山头上的排长班长们,马上听到哨令。

    没有重蹈前天的旧历史,尽管火力见底,大家马上变换阵型,拿着步枪、手枪和长柄手榴弹继续游击作战。

    徐青松了口气:“节省弹药,换冷枪班来主攻!”

    只有把这水搅浑了,他才能更好的发挥神枪手作用。

    于是高头阵地上,四面八方的小山头黑土战壕里,响起了啪啪啪的连绵狙击步枪射击声。这都是徐青亲自为他们调配改造的加兰德,精度和准度都有提升。

    “怎么会?”

    尼古拉斯中尉在后排指挥着,也愣住了:中国人怎么突然冒出了这么多狙击手,这种兵种是能批量生产的吗?

    交火了十几分钟,大批韩国士兵在地上爬着,美军队伍里又倒下一些,他见攻不上去,今天的弹药消耗也已经打的差不多。于是开始呼喊——

    “Everybody,we back!”

    “go go go,let's go!”

    美军士兵们早就不大愿意,听到命令后松了口气,明明志愿军的火力已经变弱了,他们却不管不顾马上往后退。

    七连这边也松了一口气。大家仿佛心知肚明,那边一停火,七连再打一轮后很快也停火——不是不想打,而是他们没有更多的弹药继续打下去。

    冷枪班的吴老三朝着下边四散退去的人群瞄了两枪。但太远,没打中。

    “节省子弹。”

    徐青按住他的枪管。

    吴老三有些遗憾道:“嗳!就差一点……他们可真怕死啊!”

    徐青摇头:“这队伍不是正规军,靠火力不断打骚扰,他们在跟我们拼消耗。”

    昨晚他在敌军那边打听到,这里的防务官并非那么积极,但在上级长官严令督促下,不得后退,只能拼死的一次次反扑东山高地。

    而连天来,这些美军增援往上冲击,队伍换了一批又一批,有的在七连枪口下栽下了,有的受了伤被拖了回去,现在美陆战队的士兵人数也在减员。

    于是这个尼古拉斯中尉调动了包括文书、汽车兵、司机、厨子、通讯兵,甚至卫生员在内的所有工作人员一起,又集结成了三百余人新的连队。这些人虽然只是后勤工作人员,但也接受过军事训练,只要拿上枪,就是全民皆兵的美国大兵。

    徐青相信,七连绝对能打得过他们,只是现在的火力不足了。

    他从土里爬了起来,看到远山处所有人也都站了起来,大家脸上充满战斗后疲惫,四扫了一眼,都算健全。

    他心里松了一口气,随即喊来宋卫国:

    “你领几个冷枪手,注意战场上有没有装死的敌人。小心点。”

    宋卫国提枪点头:“明白。”

    徐青转头又对远处吹了下哨子:

    “一班二班,去清点人数,打扫战场!老广,你带着八班继续警戒,提防美国人再次羊攻!”

    “是!”梁有地和广福生在南边北边山头上刚爬了起来,听到后大声应道。

    徐青靠着战壕就地坐下。数了数,身上原本百来发子弹,刚刚打出去了过半,剩下的已经不多。

    他马上回头又补了一句:“尸体搜干净点,子弹绝不能放过!”

    梁有地远远的回了声:“我记住了……”

    “万里连长啊!”余从戎跛着脚过来。

    “说人话。我不是连长,别乱叫。”

    徐青正心累着,哪有空搭理他的混不吝。

    “是是是……你说,这些美国人打又打不上来,退又不肯退,这什么时候是个头?”余从戎脸上带笑,可更多的是一种浑身气打不出的澹澹郁闷。

    徐青没回答,反而看了看他的腿:“你脚又怎么了?”

    余从戎大黑粗脸一红:“没咋!刚打急了,被机枪后坐力扽了一下,磕石头上了。”

    徐青也不管到底什么原因,点点头:“你都受伤了,就安分点!别想那些有的没的。等你伤好了再好好战斗,只要我们守住了这里,不放跑了美国人,那也是胜利。”

    说到这里他手一顿。突然抬头:

    “而且,你是老兵,都快大我一轮了,还需要我教你?”

    “嘿嘿,这不是现在你说了算嘛!”

    “德行。”

    “好嘞好嘞,我的小万里,你指挥的可真有模有样的,这玩意还能天生遗传的不成……”

    徐青脸一黑:

    “滚蛋!”

    ………

    与此同时。

    尼古拉斯中尉带着一排和三排部分人员往下退去,他留有一队韩国人在半山腰,他们的反斜面阵地上驻守着。

    他知道中国人对这些韩国人部队,是能杀则杀,杀不了也不强求,简直就是他手下最好用的先遣屎壳郎士兵。

    而今天的进攻任务也如期完成。这么打消耗战打下去,他们迟早会胜利,而后方也迟早会来更多的支援,他们也能安全的撤离这个鬼地方。

    尼古拉斯心里顿时美滋滋的。

    可他一回机场外围驻地,心里便咯噔一下。

    因为在营帐门口,他的直线上司第一工兵连的乔治·金上尉正站在门口,在他旁边还站着好几个上级军官,其中一位身材修长,面容儒雅的白人长官站得中间位置。

    他停下脚步仔细看去,脸色更是大变——因为那居然是他们海军陆战队第一师的最高长官奥利弗·斯密斯师长!

    “Staion(立正)!”

    尼古拉斯忙站直了,抬手行美式军礼:“Sir,第一工兵营A连前线执行官——尼古拉斯·罗耶,向您报道!”

    史密斯师长点点头,没有在意。但一双眼睛明明很和睦,白色透着湛蓝的童孔直盯着他:

    “尼古拉斯先生,打的不错。”

    尼古拉斯中尉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这哪里是夸奖?

    他面露难色:“Sir,那些中国人的枪炮很强力,我们难以攻上去……”

    他话没说完,史密斯师长没有说话,而旁边的乔治·金上尉已经满头大汗。

    另一个更高级别的长官迈尔斯中校脸色勃然大怒:

    “尼古拉斯先生,你的失败是为此找借口吗?中国人已经在上面守了这么多天,他们的运输线路已经被我们完全切断,他们根本没有食物!没有子弹!告诉我,罗耶先生,你怎么可能打不上去?”

    “可是我们的人仍然伤亡惨重……”

    “我不管伤亡的数字,若论伤亡,那些韩国人更多,为什么不说?我要的是你打上去!”

    迈尔斯中校非常愤怒,因为他在里奇中校面前曾经立下了军令状,而此时又带了史密斯师长亲自过来查看战况。

    在刚刚的那一波攻入阵地的战斗,师长阁下就站在营帐指挥所门口,用望远镜亲眼目睹了刚攻山的那一幕。

    迈尔斯心里都很忐忑,他熟知这位史密斯师长是怎样的一个人,越是生气发怒的时候,越不会喜怒现于表面。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把气撒在这个前线的基层指挥军官身上。

    尼古拉斯有些不服:“先生,我明白。可其他地区的陆战队也没有打下那些高地突围出去,我们起码和这里的中国守军形成了一种平衡……”

    “先生,你在跟我开玩笑?”

    乔治·金上尉偷瞄了一眼,无可奈何的解释道:“将军,中校先生,我想……这不能完全怪我们的士兵,他们已经够棒了,由于地形和中国军队的顽强抗击,我们并不能很快的成功攻上去。”

    “你们哪是没有成功,你们是完全失败!”

    “好了。”

    史密斯终于开口。

    他看着那一座被军机和炮击削去了数个山头高低的高地,从原先较高的海拔已经变得平缓了很多。但还是那么的深邃,以及让人难以捉摸。

    “里奇给我做了保证,一定会尽快的攻下这处高地。我给了你们信心,也给了充足的飞机和步兵炮的支持,不管以前怎么样,在六号之前,你们给我一次成功的漂亮的战绩。如何?”

    他转过身回到营帐中,指着地图上的标记和行军路线:

    “第十集团军已经在退却中,我们第一师在东线这里要想赶上兴南港的船,必须尽快打通这里,让古土里、柳潭里那些朝鲜村庄的部队尽快赶过来,保护好机场周边十公里内安全,还有面前数之不尽的山头上隐藏的中国部队们埋伏。”

    冬。

    “这处高地。”

    他拿着木手杖,戳了戳地图上画了重重几圈的East Hills(东山)字样:“我想你们都明白——它就是这次行动成功与否的关键,我们要想回家,就必须驱散那上面的中国人,占领它。或者……毁了它。”

    他最后一句是看着尼古拉斯说的。

    迈尔斯中校看着这个下属,则是极为不顺眼:“当然你不想回家的话,可以留在这……”

    “不不不,我怎么会留在鸟不拉屎的地方呢?”尼古拉斯拍着胸口,身体弯了下来,“少将先生,卑职我一定会完成您的任务的。”

    他想起那处刚刚打过的高地,心里闪过一丝波动。这几天和山上那个诡异的“幽灵”狙击手达成的平衡就要再次打破,可他也不想战斗,不想再待在这该死的远东寒冷冬天里。他只是想回去。

    这次怕是要和这些“中国朋友”永别了。

    说着。

    史密斯师长又拿出了一份新的行军调令,他从古土里撤下来的两个坦克连和机械连里调过来大半,还有一个英军皇家陆战突击队。

    这勐烈的火力配置,还有一排排从后方运过来的新式步兵炮看得尼古拉斯中尉惊讶不已。

    他想了想,又小心翼翼地问:“少将先生,我们这是要彻底撤退了吗?”

    史密斯微笑着,一如既往的儒雅:

    “不,我们只是向另一个方向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