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科幻悬疑 > 从长津湖开始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风卷红旗,朝鲜风云急骤起!
    当徐青知道了美国人在酝酿一波难以想象的反进攻计划,他立刻将四周的方位情况、兵力布置记在心里。

    车,炮,坦克兵,机械连………

    他已经能看到那些坦克和自动炮车已经在构筑阵地,这些钢铁怪兽们爆发出来的力量将会无比惊人。

    他手中的枪子一个或许能解决一个敌人,而这些炮弹一发可能带走的就是一个班,一个排!

    美国人已经在调动车炮了,大量士兵拎着枪,身上响动的钢铁交错响动,沉沉的负重在地面轻轻踏着,发出令人磨牙而冷颤的声音。

    这是陆战一师铁血之师的进攻征兆。

    徐青趁着探照灯扫向别处时,即刻着手返回。

    回去的路上顾不上掩盖踪迹,拎着步枪,拔腿就跑,在斑驳血迹遍布的平原之上,快速奔袭着。

    沙沙沙!

    如果美军,如果那一位迈尔斯中校在后方仔细拿望远镜瞧,观察到徐青的身影也会不以为意——因为那是一熘烟在平野之上急速冒进的白乎乎的「活物」,几乎是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在前行,与印象中的人类速度似乎不是一个概念。几无尾影,掀起了地上的雪花屑沫满地溅飞。

    宛如一头豹子在冲刺!

    他之所以能如此毫不保留的跑,是因为系统面板已经打开,徐青正将这些天杀敌积攒下来的数千个经验值,不断加到身体的各项属性和技能上。

    陪伴他入朝以来的狙击技能已经达五千经验值,突破高级而迈向不可知领域的一万大关只差一半不到。

    此外,投掷技能也点上了高级范畴。其余敏捷、体力等身体属性同样有一个算一个,以惊人的幅度往上增强,各方面身体素质已经到了人类的极限范围。

    如果徐青现在去参加奥运会,那此刻,他在任何方面都是顶级的运动员。

    可战场不是运动会,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美军在疯狂加速增加军备,那一颗颗炮弹,一架架炮车,一辆辆坦克,一个个闪烁着钢铁光芒的高科技武器,都是他们催命的方式!

    徐青还在疯狂加点,提升着一切可能变强的地方。他需要以更饱满的姿态,去迎接这场艰难的战斗。

    今晚将是他毫无保留的一夜!

    伍千里将巨大的希望放在他身上,一直以来他已经创造了很大的战场奇迹,但还不够,仍然有数之不尽的志愿军们被击倒,生命在消逝……

    他不能辜负,不能将那些在他眼前壮烈牺牲的战士们的性命置之不顾。

    固然,美军的火力已经加剧到了一个他难以想象的地步。

    但他不能奢求将敌人的攻击力下降,只能将自己的攻击力提升。

    以前一个人孤军奋战的时候,都能打出赫赫战绩,没理由现在只能坐看身边的人这么壮烈牺牲。

    就在今早。

    那阵地上的震天悲壮呼喊,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中,杨更思在他面前亲口说出的三个不相信,仿佛还在耳边:

    「不相信有完不成的任务!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不相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

    「万里同志,你放心吧,任务再艰难又如何?只要有我杨更思一个人在,小高岭就是我们的,那阵地啊也是我们的——美国人抢不走!」

    英雄誓言,在脑中不断回响。

    闪烁着英雄主义光芒,闪烁着志愿军战士最热忱最炽烈的光芒!

    杨更思身为战斗英雄却毫不犹豫的舍命而上,他做到了他的誓言,完成了最后的承诺。

    徐青相信,自己一定也能做到。

    「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

    」

    他的双眼,在寒夜里目光闪闪发光。

    那是精神属性提升的带来的结果,让双目望得更远,体力悠长,精神专注。

    也是他战斗之前最骇人的杀意外露!

    ………

    回到高地时,七连队伍的状态也处在紧张氛围内,因为并不是一直在等待,不断的用报话机、电台联系着师团部,时常有最新消息传来。

    「怎么了?」

    徐青看大家的神色有急促感。

    问过之后才知道,原来这边团里面下达了新的战斗命令:

    接总部电,命东山主峰守备一七二团三营、一营、二营和攻坚一团第七穿插连、第九爆破连,在今晚全线出击,实施向心攻击,攻击下碣隅里机场!

    关注杨更思的队伍,可不止徐青、七连一个,这位杨连长作为全军战斗英雄,去过北京,见过伟人,在营里团里师里甚至志司,都单上有名。

    和徐青一样,在参加战斗之后一直被各级部队的官兵干部,在密切关注着。

    这种关注并不是所谓特权,而是对这些在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的人的一种注视——谁也不愿那些为国家和人民,立过功、留过血、拼过命的战斗英雄们白白牺牲……

    可战场上瞬息万变,很多几乎是敢死队的任务,都是被这些人领了去。

    不然所谓的英雄是如何来的?

    那是向死而生间,产生的一位位人间豪杰,战场枪林弹雨中的不倒客。

    千里见他回来:「怎么样,探查到敌军动向如何?」

    「不妙。」

    徐青第一次脸色如此严肃。

    他打过东林山,直面过汽油燃烧弹,在火海里逃生,在野松岭独战二百美骑兵,在狼林山脉一人阻击第六韩军师……短短一个月打过的仗,已经比得上很多百战老兵,甚至更多。

    可这一次情况不同:

    「美国人加大了他们坦克的大规模输出,单单从我肉眼观察,那些敌重坦数量就达到了三十辆以上。」

    「大量的新型榴弹炮车有上百架,七十毫米、一百毫米、两百毫米种类的口径,应有俱有,所有的炮弹堆成了小山!」

    「我还看到了大量的白磷燃烧弹,美式手雷,以车计量的弹药箱,无数的美军运输机在为他们输送物资补给。还有……我撤离的时候,美国人的步兵队伍已经开始又动作了。」

    徐青重重的讲:

    「恐怕从今晚起——他们也要发起一次大规模的进攻!」

    徐青每讲一句,伍千里脸色就沉下一分,胸口的起伏也更剧烈一度:

    「把数据详细记录下来,马上联系团部。」

    徐青:「是!」

    他向着千里敬了一礼,看着他不平静的脸色,又道:「我今晚一定会不辜负你的期望,还有那些牺牲的战士们。」

    「尽力而为。」

    伍千里没有再说,深深的看了一眼他,「你已经证明了自己,不要太计较这些。除了拼命,还要活下去。」

    「我明白。」

    即便他这样说,徐青仍然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不管如何,他都会拼尽全力。

    ——全力!

    徐青转身:

    「余从戎,打团部电话!

    !」

    志愿军晚上出击,是常态战斗。而这也是在杨更思牺牲之后,做出了一次有力试探和复仇,而这恰好和美军那边的进攻计划,再一次的打上了对边。

    打长津湖总攻时,就是如此。

    今晚,又是如此。

    「各部听令,前线

    已探悉敌动向:美国人今晚要发动大规模进攻——军情万急,请所有部队即刻向下传递,火速准备战斗!」

    「火速准备战斗……准备战斗……战斗………」

    时间一点一点逼近,七连把美国人的动向向团部报告后,也迅速传遍四周的高地。

    他们不仅用电台发,用哨子吹,用喊用吼,无所不用其极的用各种方式传递着这个消息。

    余从戎和宋卫国站在高地的最高端,嗓子都扯喊哑了,还在继续。

    他们多传到一分,知道的人就多一个,拯救的战士们可能就会更多。

    而与此同时,天幕也渐渐澹了下来,从二十七号开始他们打到现在,他们所有最高潮勐烈的进攻成果都在夜晚,而这样的夜晚……这已经是第三个。

    战士们会延续前面的辉煌吗?

    徐青不知道,但他有绝对的信心。

    山下的动向也越来越明显,不断的有四周攻打山头的美军士兵开始撤离。这种撤离在平时看来并不怎么新鲜——因为几乎是美军打不过、打累了、不想打、接替打后的常态。

    几乎每一处高地都在拼了命的打退了美军进攻好几次,哪怕高地暂时失去,也立刻有其他人顶上去,抢回来!

    可是七连把命令传到后,有心较无心下,所有的战士也都察觉一丝不寻常。美军撤退的比往常要快,熟练,甚至有条不紊——他们似乎真的是在酝酿着不一样的进攻计划。

    时间到了傍晚五点二十八分:

    「他们来了吗?」

    「来了。」

    「我们打吗?」

    千里看向徐青。意思不明而喻:

    「这次由你主攻。」

    徐青点头。没有立即说话。

    他挥挥手带着两个班,向西侧封顶分散而去,在坡后躲好。

    美国人很聪明也很吊诡,这一次居然没有以炮火@

    那时还没人注意,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并不是什么「红绸」,只是一块不知哪里炸碎的志愿军尸体上的碎布,挂在了这根树木残枝上。

    风很大,碎布条被吹得「乌拉拉」的叫,在冰冷的寒夜里猎猎作响……

    可它却鲜艳如红旗。

    宋卫国:「看到了……」

    平河点头:「……是真红旗没错。」

    徐青:「等它再吹响十次,我们就打。」

    战士们于是默默数着数。

    一,二,三……

    而身后山坡下的气体罐这时候也在不断的抽离,发出咝咝咝的尖叫声,和风卷红旗的声音,伴随着的是呼啦啦的火焰游荡声!

    哗,哗,哗!

    这一片高地上原本就没什么雪了,天气极低,从昨夜凌晨后开始就时下时不下的,原本像是地狱般的土地于是再次添上焦黑。

    大股的雪浆混合着分不清是中国、美国还是韩国人的血,渗入山石间隙,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而这样的声音也越来越近。

    一百米……

    八十米……

    三十米……

    风猎九响,旗过半山,徐青终于返身大喊:

    「打!」

    于是,枪响。

    手榴弹抛,起,落。

    ——它们在暗下来的黑夜里,晃开一朵朵美而不自知的血骨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