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科幻悬疑 > 从长津湖开始 > 第一百零九章 志愿军的第二个夜晚
    听到这位杨连长的话。

    场面微微静了一下。

    七连都是老兵了,就算是徐青,也很明白,在战斗当中出现接替战斗的情况是什么意思。

    一般是前面那个部队没有了战斗力,已经被打残了,甚至打没了……

    余从戎看着大家沉默,连忙笑着道:

    “怎么都不说话?我们是二十七军,攻坚一团,第七穿插连!”

    他指着旁边的伍千里:“这是我们的连长,叫……”

    “边去。”

    千里把他脑袋往旁边拨去,向杨更思敬了一礼:

    “七连,伍千里!”

    徐青也抬手:“七连,伍万里。”

    余从戎也马上站直:“还有我……七连,冲锋排长余从戎!”

    “幸会!”

    杨更思笔直向大家伙敬礼。

    千里眯了一下眼,笑着道:“久仰大名了,杨连长,我早听我们营长谈子为说起过你这位全军战斗英雄。”

    “老谈?是了,我们上个月还一起在北京……”

    这位杨更思杨连长一听也高兴起来。

    再一聊,原来七连和三连在解放前的几场战役里甚至都并肩作战过,但是他们自己却不自知,这么一点旧时渊源马上连接起来。

    军人之间,什么最能拉近距离感?

    那必然是曾经一起战斗过!

    经历了昼夜炮火后,不管哪个部队,神情除了疲倦便是紧张,很难有这样见到昔日战友的安全放松感。

    他们只简单地聊了几句,彼此之间就马上都感到非常的熟悉和亲切。

    杨更思看了看徐青的样子,又看了看其他战士,七连个个一身精良的美式装备,后面跟着满列的车炮,有些羡慕,更有稀奇。

    他拍着露出的几门步兵大炮,眼里透不出的喜爱,他问道:

    “你们打机场哪?”

    徐青道:“我们打东南侧那边。”

    “那我们隔着不远,我们打南边的小高岭……”

    杨更思犹豫了一会儿,回头道:“到时候攻高地,我们那块……你们这炮能不能帮忙多轰几下?”

    徐青看向千里。

    千里则看向了雷公:“你炮排的事。”

    雷公原本还在车上坐着看热闹,看到大家都望着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忙放下正在抽着的美国牌香烟。

    他呛得咳嗽了几声,站头:“没问题,都是自家人,包你满意!”

    “那成。”千里点头定下来了,“这些炮火本来就是要给美国人好好的吃上那么几颗,往哪打都是打。”

    这位杨连长马上高兴地笑起来,他整个人面容比较消瘦,看起来非常的严肃,但一笑,又很有亲和力。

    “你看我这……”

    他连忙在身上的兜里翻找起来,找了半天,摸出了一盒拿布绸子包着的烟。

    大家还有些不明所以,他身后跟着的战士倒是看的望眼欲穿。

    杨更思给大家各发了一支:…

    “各位同志,我也没啥别的东西感谢,这是在北京遇到一位领导,老人家送的,平时手底下那些兔崽子尽在我身上找,差点没把他们霍霍完!别嫌弃,也别客气,没啥,大小就抽个稀罕!”

    徐青也接了过来。他不抽烟,但也不拒绝别人的好意。

    “伍连长。”

    杨更思把剩下的几根烟小心翼翼的包起来。

    他想了想,他又好心提醒道:“根据前线消息,美军的重火力都设在机场外围三公里的地方,再往前走,你们也得小心一点!”

    “明白!你们也是……”

    战争是酷烈的,行程是紧急的,没有任何人可以一直放松。

    杨更思点点头,看了看天色和附近正在等候的部队,很快准备离开。

    徐青看着杨更思跟他身边的战士们往山上走去,杨更思在山坡上回头,又再次敬了个礼:

    “七连,我记住你们了,一定好好的打——我等着你们的炮!”

    “我们也记住你了!”

    徐青跟众人挥了挥手。

    这些战士们,他们腰间缠着巩式长柄手榴弹,棉服穿着不如七连,武器装备也不如七连,但个个神采飞扬,有着挺昂的精神。

    杨更思走后,周围的队伍很快都互通了消息,沿途的志愿军队伍都给这支“美军”队伍,纷纷让路。

    杨更思和他的战士们对七连远远的看了一眼,然后消失在山脊之下。

    车队也重新开动起来。

    “杨更思,更思……”

    徐青记得没错的话。

    曾经电影里,是千里向着炮营请求往七连的方向多轰几轮,而此时,却轮到了别的队伍向他们来提这个要求。

    世界在变,又仿佛没变?

    缘分就是这么的奇妙,他正这么想着,车队重新上路还没几分钟,忽然后边炮营就来人了。

    “伍千里——”

    轻轻的粗犷的喊声在他们后方响起。

    徐青马上回头,后面又来了一只行军的队伍,在渐黑下来的夜色里,能看到他们也满载着美国人的装备、汽车和崭新的步兵炮。

    当头的汽车上正坐着一个汉子,正笑盈盈的看着他们。

    徐青一看,这人再熟悉不过。

    雷公抽着的烟微微颤抖了一下:“得,刚走了一位杨连长,又来了一位杨营长……”

    的确,如果刚刚的杨连长是新朋友,那这位,就是七连再熟悉不过的老朋友了。

    “老杨?”

    千里也笑了。

    他跳下车走过去,用力拥抱了一下来人,他和这位杨营长是老相识了,他们从很早之前,还是大头兵的时候就认识了。

    “老杨,你们打得怎么样?”

    这位炮营营长,整个人看起来风尘仆仆,胡子多天没刮,在茂密的生长着,他脸上有些血迹,身上也有战斗的痕迹。

    徐青看了看他身后的队伍,这一支炮兵营队显然人数减员了不少,许多人身上都包扎缠着布条,精神不是很佳。…

    “那还用说!”

    但他仍然是爽朗的一笑:“我们炮兵营出手,自然是手到擒来,这不,你瞧,我们这一车美国人的家当!”

    车队还在继续走,杨营长和千里一把撑上栏杆,上了徐青他们这辆车上,人比较多,他们在车斗蹲下来。

    杨营长接过千里手里的烟,高兴地跟徐青他们聊着,他抽了两口问道:

    “这什么烟?味道怪怪的。”

    千里回头:“二十军一个连长给的,从北京带回来的。人刚走。”

    杨营长原本皱着的眉头立刻舒展开来:“……那是好烟,是我抽不惯。”

    他马上狠抽了几大口,抽到头了,也没舍不得扔烟屁股,直到烫手了才丢掉。

    他站起来拍拍这辆汽车:“你们干的也不赖嘛!这么多汽车,穿的又跟美国人似的,这是打了多少敌人?”

    “一个团,全给七连灭了!”

    千里眯着眼睛笑了笑。

    杨营长不信:“胡扯吧,你们七连有能耐我是认的,你们要能灭一个团,我见着你们都得倒着走!”

    大家面面相觑,徐青跟余从戎、宋卫国他们对视了一眼,纷纷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笑什么……”

    “老杨!”

    千里把烟头扔掉,语重心长,“那你以后,可得回回倒立着走路了。”

    “你们,真的?”

    杨营长睁大眼睛。

    徐青点头:“北极熊团,已经整个被我们覆灭了!”

    杨营长又接了根烟,火柴烧尽,有些呆住:“……真牛。”

    看着他的样子,大家都笑起来,这是在熟悉的人面前,都没有掩饰拿下这么大的战果的自豪。

    余从戎往车外面左顾右盼,忽然问道:“老杨……”

    “叫杨营长。”千里瞪他。

    “是是是……杨营长,前天那个跟你屁股后头的小战士呢,怎么不过来打个招呼?”

    “小孔吗……”

    杨营长刚刚获悉的诧异和脸上的喜悦,肉眼可见的淡了下来:“……他没喽。”

    这消息有点突然。

    车斗里原本热烈的气氛一窒。

    “谁?”

    有战士不知道是谁。

    “炮兵营的装弹手,孔庆三。”

    徐青很快想起来余从戎说的是谁,那个跟在杨营长身后的年轻战士,他们在雪地里认识的,还没说过几句话。

    但是他非常的倔强,有着一股特别认真的劲,让人印象很深刻。

    杨营长看着大家的眼神,遗憾的说起来:

    “昨夜里头,我们那山头上没有炮台,炮稳不住拉不响,敌人把我们先头的部队打的上不去高地,小孔就默不作声的,用自个身子抵住了炮基。一声炮响,弹开了,敌人炸掉了……但是他也没了。”

    他说的轻描淡写,但所有人都能听出那场面是多么的惨烈。

    杨营长说:“他是我们炮营昨晚上第一个主动牺牲的战士,也是他牺牲之后激励了大家,拼了命的往高地上打,这才将美国人打退,缴来了这些新家伙把式……”…

    这又是一个默默用自己生命给其他战友们进攻的英雄。

    他死得无声无息,却毫不犹豫。

    “是个有种的。”

    千里听着也沉默了一会儿:“下面好好的打,把该打的份,统统给他打下。”

    杨营长点头,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可希望你们也要一个个的活着。”

    “呸呸呸,你这一说,我就得走了!”

    “你废话真多。”

    千里笑骂了一句。

    不过看杨营长直接翻下了车,是真的要走,他还是伸出头喊了一句:

    “杨德彪,你他娘的得活着!回去了请你喝酒,不只是抽烟,记住没!”

    徐青侧目看过来。

    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这位杨营长的姓名。

    平时遇到友邻部队就是这样,可能只知道别人一个头衔,一个特征,年轻或者老油子,脸黑的或是会打仗的,绰号更是起了大堆……

    但很少能知道别人的全名。

    “回见!”

    杨营长拍了拍身上的灰,一声不吭的走了,只是轻微用手在冷风里摇了摇。

    男人之间,战友之间无需过多言语。

    他们都明白彼此的意思。

    活着,是很大的一种奢侈,这就是对战友最好的祝福。

    杨营长回去了,后面的炮营队伍,到了前方的岔路口很快就从另一条道加速离开了。

    每支队伍都有自己的穿插方向和线路,不会和友邻部队走得太近,那样目标太大容易暴露。

    天逐渐暗淡下来,已经进入到了绵绵的夜色当中,天空偶尔还会有飞机轰鸣的声音。

    这是志愿军发起总攻后的第二个夜晚。

    在这一条通往下碣隅里的公路上,除了七连的车队,四周的山林里还有一支支其他的中国志愿军部队在悄悄的开拔,他们在夜色里,从四面八方无数个方向神鬼莫测的摸向下碣隅里。

    那里将是一场恶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