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科幻悬疑 > 从长津湖开始 > 第一百零八章 目的地下碣隅里!
    徐青和七连的车队走后不久。

    他们在蜿蜒的朝鲜公路上,忽然就听见身后几公里外隐隐有炮火声骤然响起,像打雷似的,轰隆隆的闷声在天际回荡。

    他们在四周甚至都感觉到了震荡。

    这种感觉就像他在现实世界,经常听到天空轰隆一声巨响,震得屋子窗户瑟瑟颤抖。

    已经久经战火的徐青,原本还在车斗里沉思着,听到声音豁然抬头:

    “有坦克在炮击!”

    雷公将望远镜放下:“听起来离我们不算远,应该是我们的人。”

    车队并没有停下。

    其实从昨夜开始,这样的炮声,在四面八方都很常见。

    九兵团丰富的游击战经验,在这片银装束裹的白雪大地之上如鱼得水,在高地附近打响的战斗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

    在这个角度。

    公路被群山环绕着,无法看到炮声发生地究竟什么情况,不过交火动静却是清晰可闻。

    “连长,战斗在湖那边,我们的大部队正在围歼一支敌军队伍……”

    一个侦察班战士很快过来报告了大概的情况。

    “应当是我军占优势。”

    千里听了后,这才放松些许:“希望他们能够取得胜利……”

    他没有继续往下说。

    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胜利的背后或许是更加惨痛的代价,更多战友的牺牲。

    七连还有着自己穿插的任务。

    他们只能默默的祝愿。

    伍千里一声令下:“不要停,加快车速!”

    汽车加速而去,远处的炮火在耳边随之慢慢变弱,徐青也缓缓地收回了目光。

    此时的他并不知道,七连给予陌生部队的祝福,第二天真的如愿了。

    在他们走后,那支美英混合的特遣队,在四周漫山遍野的的志愿军第二十军昼夜袭击下,最终没有冲出那道小小的峡谷……

    这个同样赫赫有名的英国皇家别动队,一天一夜之后,在惊恐的白磷火焰中,也如北极熊团那般投降覆亡了。

    战后,美国史学家将那条离长津湖不过几公里的无名峡谷和不远处的新兴里谷地,并称为朝鲜战场上的“地狱之火溪谷地”。

    他们相同的地方在于,两处山谷都染遍了盟军的血,躺满了坦克和士兵的尸骸,以及那些幸存者几十年后回忆起来仍旧心惊胆跳的燃烧着的地狱之火!

    而这两场战斗,恰恰只相隔不过几个小时,是朝鲜战场上美国人最不愿提起的战役之一!

    “哎,慢点开……”

    七连在公路上义无反顾的向前而去,身后是连绵的炮火和寂寥的苍茫雪地。

    他们的目标方向是位于二十多公里以外的下碣隅里,那里正是美陆战一师的大本营,也是他们将要战斗的地方。

    自二十七号发起总攻,九兵团已经完成了对长津湖区美军的分割包围,形成了柳潭里、新兴里、下碣隅里、古土里等多个包围圈。

    战场的态势对志愿军极为有利,但是火力的不足、冻伤减员的严重以及后勤补给无力,对于战果的扩大和追歼有很大影响。

    事实上,徐青他们也从电台里了解到。

    下碣隅里机场附近,昨夜的战斗打得非常的焦灼,美军用大量的坦克和步兵炮进行设防,沿着高地修筑了一圈圈防御工事,用沙袋土石垒起了一个又一个的碉堡和火力点。

    哪怕此时志愿军,掌握了很多关于陆战一师的信息和火力分布,依旧进攻缓慢。

    战士们凭着贫弱的步兵火力很难冲破美军强悍的防卫圈,无数的战士们真的靠拿人命填,拿身体堵枪口,可昨夜还是没能突破防线攻入机场。

    这个事实,也将整个九兵团指挥部镇住了。

    因此才做出了各地结束战斗的队伍和预备兵力一起,赶往下碣隅里火速支援的命令。

    这是下定决心,势必要在接下来几天,将陆战一师的这个总基地大本营彻底围住,围死!

    断绝美国人的后路!

    车队往前进着,时间过得飞快。

    从下午一点多出发,两个多小时,他们就要快进入下碣隅里的范围了,越靠近,车队就越放慢了速度。

    因为这附近不仅有志愿军潜伏穿插,更有美军在侦察,天空肉眼可见的四处有各式飞机,不时在巡逻着。

    “他娘的,美军飞机又来了,大家装像点!”

    “这玩意成天在天上嗡嗡嗡的叫着,真烦人……”

    战士们看着飞机从远处飞过来,哪怕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回了,心里还是紧张。

    但表面上依然无一人出差错,全都保持镇定,迅速把“USA”的对空联络布条摆出来。

    很快。

    飞机在他们上空环绕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问题,随后飞走,向着其他山脉继续低空搜检。

    战士们顿时松了口气。

    但没过多久——

    轰,轰!

    不远处的山脉上空,那架飞机忽地转了个方向,然后向着一处山岭投下了两枚凝固汽油弹!

    隆隆的声响,熊熊燃起的大火,即使隔着几道山脉依旧清晰可辨!

    “有我们的人被发现了!”

    大家瞬间明白。

    敌人没看出他们的破绽,但是附近却有其他的志愿军队伍被发现了踪迹。

    那架飞机扔了炸弹之后还没走,折身一个俯冲,又沿着地面用高射机枪低空扫射了一个来回,然后才满意的拉升高度,向远处飞去。

    汽油弹引起的火,很快包围住了那一座山脉整片林子,七连所有人看着,心里一阵沉重。

    被扫射的烧着的,很可能就是他们的战友,这样的大火之下,几乎……

    宋卫国咬牙:“要是大家都有这样的伪装就好了。”

    看着远处明晃晃的火焰,徐青脸色同样不好看。

    一瞬间,他就想起了在东林山被烧死的金煦花和宣强。

    他不知道那支队伍的发现和他们有没有关系,但是事情发生在他们眼前,他们却不能去支援。

    这是多么大的憋屈!

    听了宋卫国的话,他摇头道:“等我们有了自己的飞机,这样的伪装不要也罢。”

    “不错!”余从戎也握紧了拳头,心有不甘,“实在太气人了,打也不能打,只能眼睁睁看着……”

    徐青深呼了一口气:“等到了美军的机场,一定好好轰他两架飞机。”

    没人再说话。

    但每个人都憋足了劲。

    后面的一路,徐青仍然见到不断有飞机低空滑翔,在四面八方侦查着,但凡见到有可疑的地方,就会发起轰炸。

    美国人炸弹像不要钱似的,随便乱扔,一路走过来的山脉都给炸得嶙峋刺骨,坑坑洼洼,雪地里不断有爆炸燃烧过后的余烟在缓缓上升。

    显然,美军的警惕已经拉到了极高,他们被昨夜的突然袭击打到怀疑人生了,这是来自他们赤裸裸的报复!

    车队在无声当中向前。

    一路过来,大家心情都很沉重。

    直到下午三点多钟,朝鲜的天慢慢黑下来,美军侦察机和战斗机群出动的频次才开始减弱下来。

    在夜空里面,美国人的飞机明显没有志愿军战士的眼睛好使。

    白天他们之所以疯狂出动,炸了那么多地方,就是因为找不到中国志愿军。

    天黑后。

    四面八方的山脉里,很快就有一个个黑影从雪地里爬起,悄无声息的移动起来。

    此时,七连也已经到了离下碣隅里十公里处,再有一个小时就能到达指定战斗地区。

    走着走着,公路两侧出现山脉,车队例行吹哨,而这下前面忽然有哨子声在回复。

    “停!”

    千里在队伍最前,他马上也吹起哨。

    “哔哔哔……”

    清亮的哨子音在夜空中向四面八方传播,在暗处观察的队伍有些惊疑不定。

    他们第一次见到穿美式军装的人,吹着哨子。

    再三联系后。

    他们才真正确认七连这支看起来跟美军没什么区别的部队,原来还真是自己人。

    “快看!”

    余从戎指着山坡上。

    马上,山上四面八方站起了人,足足有数千人。在暗澹的天幕下,能看出个个戎马带血,身上满是冰霜,不知道已经在雪地里战斗了多久。

    千里向着山上挥挥手,这个庞大的队伍里很快就有人警惕地走了下来。

    来人是一个身材消瘦却站得笔直的志愿军人,他带着一个班的战士,滑下了坡。

    下来后,他第一个见到的是刚跳下车的徐青,他上下打量了一番:

    “同志?”

    徐青整身的美式军装,看到他惊疑不定,也笑了。他敬了个军礼:

    “同志!”

    这位志愿军战士停在车队面前,上下打量了徐青他们一番:

    “你们这身是怎么回事啊,刚刚我们差点就开打了!”

    千里走过来,眯着眼笑:“美国人那缴的。”

    他摸着身旁的一口步兵炮,粗大的炮管在他大手抚摸之下,冰冷中感受到无比的亲切,“兵不厌诈嘛,待会就准备他们自个的东西……好好的轰一下他们。”

    这位部队满是惊叹:“真了不起!”

    余从戎在旁边问着:“同志,你们是哪部分的?”

    这位战士收回目光,开口道:

    “我们是二十军五十八师一七二团的,我是第三火力连的连长杨更思,我们要去长津湖的东面,接替那里的一个连攻打高地。你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