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科幻悬疑 > 从长津湖开始 > 第一百零二章 雪山上死亡的凝视
    车子开动后。

    飞机还在头上缓缓盘旋。

    它们像忠诚的卫士一样守护着车队,为他们眼中的“北极熊团”在保驾护航。

    所有人都肉眼可见的振奋,有不可思议,更有着一种深入敌营的兴奋感。

    宋卫国快速将地上摆着的对空联络的布条收拢起来,他一登上车,就兴奋的开口:

    “这玩意可太好使了,再遇上敌机,咱们不就是外甥打灯笼——照旧了!”

    平河一直紧紧抱着枪,点头无言:“刚飞机来的时候,我还在想着怎么把他们打下来,没想到有一天敌人会把我们当成他们的朋友……”

    徐青笑了:“美国人信上帝,但他们自己可不是上帝。他们玩的那些谋略战术,我们的老祖宗两千年前就玩了个遍,这一波,属于我们教他们做人。”

    这一番看似兵行险刃,但纵观朝鲜战场前后,志愿军哪一次的战术跟美军相比,不是高低立判?

    如果不是武器装备落后太多,没有飞机大炮的支持,或许根本不需要打三年之久。

    徐青记得一本《孙子兵法》,战后不知被多少外国将军,政客,企业家都奉为经典。

    车队在走,而大家兴奋地小声密集说着话。

    而随着一箱箱的空投包分发下去,众战士被香味激的也顾不得说话了,个个狼吞虎咽快速吃了起来。

    实际上,从昨夜发起众攻开始,所有战士几乎没有进过食。

    而这一顿是入朝以来,大家吃的最好的一次了。

    大部分进入朝鲜的志愿军战士们,都是吃炒面,炒面完了吃土豆,天气越来越冷,土豆都冻得跟铁疙瘩似的,有的队伍战士连土豆都没得吃,只能吃雪。

    七连算运气好的,但那些缴来的美式罐头也是被一罐当做三餐来分。

    而此时却是敌人亲自用飞机送来奶酪、面包、肉罐头,这是多么的幸福?

    有些战士饿极了,甚至把包着面包块的白纸都看成了明晃晃,香喷喷的冒着热气往嘴里塞。

    雷公笑呵呵的道:“我们的战士,要是每天都有这样的伙食,那指定回回能打胜仗!”

    徐青也笑了:“没有咱们也能打赢,搞定了美国人什么玩意都有。”

    “没错,这次咱们打了个北极熊团,下回再打他娘的一个南极熊,西部大野牛,那缴的更多!”

    余从戎大手一挥,神气十足。

    车里轻轻的笑了起来,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是在激烈战火当中一丝少有的无忧时光。

    在笑声中,有战士笑着笑着忽然小声啜泣起来,徐青看过去,那是一个叫刘志毅的年轻战士。

    雷公见他吃得眼泪鼻涕都出来了,赶紧在背上轻轻拍打着:“不急,慢慢吃,美国人的东西好吃,回头咱们再好好抢他们的……”

    刘志毅有些哽咽,他把面包使劲的咽了下去:

    “我不是吃到这么好的东西哭了,我是想起来,昨天晚上我们排还有许多弟兄们,李茂才,魏前进,贾珍他们仨,都没能吃上一口这样好吃的东西就死了……”

    听着他说的话,正在进食的战士们都安静下来。

    徐青也微微沉默。

    事实就是这样,坐在这里的都是活下来的人,即便昨夜围歼取得了很大的战果,但是依然有很多战士倒在了雪地里。

    七连作为助攻队伍,已经算减员较少的,但依然有一些伤亡,其实早上打扫战场时,徐青就发现了队伍人数隐隐少了一些,但大家没人主动提。

    死亡,对于这些老兵们早已习惯。

    没人说,也不代表大家都忘记了。

    千里舔完一个罐头,将里面的肉汁汤水全部嗦完,把罐头小心的盖好放起来,他看了一下四周沉默的样子,沉声开口:

    “有战争,就有牺牲,或许下一个死的就是我,就是你,你,还有你!”

    他一个个的用手指过去:“我们根本没法保证战场上,谁能活着,谁会死去……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记住这些人的名字,记住他们曾经做过的事,带着他们没完成的心愿,没吃过的好东西,努力地活着,努力地战斗下去,将敌人打败!这是我们的任务,也是我们每个人的使命。”

    雷公:“没错,你看,美国人的面包好吃归好吃,咱们的馍馍也不差,等仗打赢了,以后啊,我们国家也会有这么好的东西……”

    众战士当中有人轻轻喟叹:“真希望早点看到那一天呐。”

    “会的。”

    徐青听着大家的对话,默默吞吃着面包,有口难言。

    未来的中国什么样,在这些人当中,甚至在这个时代的所有人当中,他其实都是最为清楚的。

    可他却无法说出口。

    他是从“那一天”来的,他很明白,后世的人很难体会得到这个时代的辛苦,而如今的人们几乎也想象不到那时的幸福。

    这是隔了七十多年的遗憾。

    而这种遗憾,只能由他自己去把握,去弥补……

    在胡思乱想中,时间过得飞快,汽车行进速度比徒步行军要快上不少,车窗外路程在变,而山景雪景一直没有变化。

    一路上。

    侦查员也发现了附近几股志愿军零散的队伍,他们也正朝着下碣隅里的方向穿插着,七连通过哨子及时进行了联系,好在没发生乌龙。

    而沿途的友邻部队躲在丛林中,看着七连上空的兢兢业业护航的美军飞机纷纷震惊住,哪怕是这里也有不少是丰富战场经验的尖刀连队,也从未如此大胆行事过。

    敌机在天上,而我们的部队在底下大摇大摆走过。

    所有沿途见证的战士们都像是活在梦里,狠狠掐了自己一把,他们在为七连捏了把汗的同时,是既激动又自豪。

    徐青他们还不知道,他们的此次行为,给所有的志愿军战士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在往后三年内,整个朝鲜战场上涌现出了各种各样让敌人闻所未闻,难以招架的奇特战术!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第七穿插连,也成了志愿军队伍中的一支传奇队伍,他们的番号和战场传说,在几十年后仍旧被世人所传阅!

    ………

    车队急速前进,在上午时分,终于接近穿插地点,这里是丰流里江下游地段,位于新兴里的东北山区末端,前方过了湖面就是下碣隅里。

    根据一路上的踪迹、战俘问询和前线电台联系,他们已经了解到,凌晨在包围圈中侥幸逃走那一小支北极熊团残军,由美费斯与威廉两位中校指挥,他们正在南边全速逃命,企图于下碣隅里的陆战一师会合。

    这些慌不择路的美国人抛弃了大量的辎重、车炮,在路上被战士们围追堵截,一夜激斗之后,大约还剩二百余人。

    “大家做好准备!前方马上就到我们要伏击的地点,我们的先头部队已经在前面做好了埋伏,我们只需要在附近堵住他们的退路,将这伙北极熊团彻底覆灭在这里!”

    听到千里说的话,大家纷纷打起精神来,检查枪支弹药。

    到了这附近以后,天上的飞机盘旋了一会儿,也开始陆续飞走了。

    他们认为前方已经没有危险了。

    临走之时,飞机上的美军飞行员挥舞着空军帽,向下面挥手致意,所有人也都笑嘻嘻的向美国人“亲切”告别。

    不过假的终究是假的。

    随着飞机离开,所有人马上笑容收敛,压在所有战士们心里最后的那一丝紧张也彻底落下!

    “全体都有,上山!”

    飞机走后,千里一声令下。

    所有人立刻恢复军人本色,速度撕去伪装,抛弃汽车,将车队停在山沟里,然后各班各排组织起来,离开公路向前方的高地穿插而去。

    公路北面都是连绵的山,他们要登的是一座横越的长津湖附近的崎区狭窄山岭,最高点是1239高地,也就是兄弟部队坚守了一夜的阵地。

    大家轻装上阵登山岭,徐青一边跑,一边问千里:“在这埋伏的是哪支队伍?”

    千里:“二营的第五侦查连。”

    徐青听了有些熟悉:“我们好像跟他们打过交道?”

    “出发时你不是见过一面吗,还匀给他们了十几件棉衣。”

    “是他们!”

    徐青记起来,那似乎是刚到新兴里时碰到的一支队伍,同属他们攻坚一团。

    那位木讷腼腆的连长同志他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当时送给大家的棉服发没了,徐青还把自己身上的军大衣脱给了那位连长。

    余从戎听到这话凑了过来:“我也想起来了,他们连还有个小战士欠我一首诗呢!”

    雷公刚从他身边经过,撇了他一眼:“得了吧,写诗那是歌颂,你四川瓜娃子一个,老大不小还是个莽头汉,谁给你写诗,要写那也是写咱们主席!”

    “咋不能写,雷爹,你这是嫉妒……”

    千里回头吆喝:

    “别说话了,节省点体力,小心别掉下去了!”

    此时,即使是白天,户外的气温也一直保持在零下三十多度,山高路远,地冻海拔,他们正攀登的这座1239高地是附近呲牙列齿的山岭的一部分,山上犬牙交错,几乎没有平地。

    除了志愿军内部的这个叫法,这座高地还有个朝鲜本地名,叫死鹰岭。

    这名字是朝鲜语翻译过来的,意味着连鹰都飞不过去的山岭,听起来就很吓人,可见陡峭严峻之极。

    大家小心上山,好在刚刚一路都吃饱喝足,补充了连夜战斗消耗的体力和热量,没有出大差错。

    上了山顶后,众人随即各自找好地点,趴在岩石后雪地上。

    长津湖的支流就在这一边山底下,在这里能清晰看到湖面已经结冰,大部队行军,只有对面底下这一条朝鲜公路和湖面可以通往下碣隅里,而这就是埋伏美军的最佳的一道咽喉!

    “嘘!大家都不要发声……”

    很快。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就看到死鹰岭底下公路旁的山林附近,有几个美军侦查员在徘回。

    他们正对着天际远去的飞机大声摇着双手,呼喊着,但是飞机在他们的眼神当中越飞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侦查士兵里有一个家伙, 满脸不信地直接坐到了地上,捶着雪地在嚎啕大喊,旁边人赶紧把他拉起来,往树林里拽。

    宋卫国压低声音:“这些美国人喊什么?”

    “应该在喊他们的飞机?”平河正在擦着枪,若有所思。

    “不。”徐青接着他的下文说:“现在是护送‘我们’的飞机了,已经完成了任务,不会再理他们。”

    又过了一会,下面的美军陆续又出来几个,在四周小心侦查了几回,半个小时后,树林里才磨磨蹭蹭地开出来了一小支车队。

    《镇妖博物馆》

    看起来,他们已经在这座山林里躲了好一会儿,这支原本满满当当的北极熊团,此时只剩下了虾兵蟹将二百余人,肉眼可见的重火力被打掉大半,只剩下余下寥寥八九辆汽车,车上是一堆受伤颓废的士兵。

    七连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余从戎最为心急:“连长,我们什么时候打?”

    千里也用望远镜紧盯着底下那条狭窄的朝鲜道路,马上车队上路以后,就是进攻的天赐良机。

    他看看看对面:“不急,对岸的山峰上早已做好埋伏,我们接到命令是策应助攻,兄弟部队一打,我们接着就打,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听了千里的话,众人这才想起自己等人的任务,纷纷按捺下心中的躁动,把枪口压下。徐青也已经把枪架好,冷冷地看着底下的美国人车队,彷佛在看像死人一般。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