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科幻悬疑 > 从长津湖开始 > 第九十九章 宜将剩勇追穷寇
    在这一支北极熊团全体官兵陷入绝望的同时,徐青他们则继续勇勐追击。

    “杀啊!”

    哒哒哒哒哒!

    敌人的坦克已经被毁,最大的威胁已经不在,对于我们的志愿军战士来说,只要没有飞机大炮我们一定能打赢。

    这一番大战足足打了十几个小时,从二十七号下午四点半打到晚上,从晚上打到凌晨,从凌晨打到早上,没有人休息,没有人抱怨,身边倒下的是自己的战友,前方是一个个千刀杀的美国人。

    所有人都杀红了眼!

    战斗打到现在,这一支北极熊团的千余人队伍早已折损大半,即便与后续费斯中校的残余部队会合后,仍然如同丧家之犬。

    一梭梭子弹射出,一具具尸体倒下!

    在清晨五点多钟的时候,志愿军后方的炮火渐渐停歇下来,因为所存弹药已经不多,大家都在节省着有生力量,更加精准的用步枪子弹近身杀敌。

    仅根据肉眼观察,在炮火和子弹射击中,至少死了七八百名美军士兵及配属的南韩士兵。

    余从戎挺着冲锋枪,打死一个试图反抗的美国人,大声道:“连长!公路那边好像逃走了几辆汽车!”

    “看到了!”

    千里没回头,“让他们逃一会儿,老谈跟我说了,团部昨晚已经派了二营一个加强连,在他们逃走的方向埋伏着。”

    余从戎这才作罢:“……好吧,那我们现在?”

    “还有部分敌人趁乱躲进了新兴里村落深处,先解决这些家伙,然后我们马上去支援。”

    千里瞅了一下,四处队伍已经动了起来:

    “七连各排各班,自行组织力量,全力围歼残余敌部!”

    “是!”

    徐青和宋卫国等人也从山上跳了下来,不再狙击,眼下敌人歼灭的歼灭,逃走的逃走,可见目标越来越少。

    四处的枪声依旧零零星星的响起,大家都在这个房屋错综复杂的新兴里村落深处里搜索起来。

    周围的炸药味呛得人肺部沸腾,地上各处都躺着尸体、兵器,血迹在这个冬天的里已经成了最不值钱的颜色,满大地的撒着。

    沙沙沙……

    不远处那坦克围阵的白磷火,也在时间澹去之下慢慢挥发熄灭了,但是仍然没有人敢靠近。

    因为他们亲眼目睹一个美军士兵试图向那边逃跑,结果战士们的枪还没开,那个倒霉家伙一脚踩中了地上的白磷残余颗粒物,脚上瞬间燃烧起来,然后被大火吞噬。

    战士们看到这一副场景,纷纷不敢再随便上前,哪怕大家并不懂得这种化学原理,但也知道那里很危险的简单道理。

    “我们搜这里。”

    四周的包围圈越来越缩小,向着整个新兴里村落包围而去。

    此时的新兴里,在清晨微微弱的光亮之中,散发着战火后的硝烟弥漫气息,四处都是烟火。

    这是一处仅有百来户人家的小村落,地形十分复杂,实际来说,易守不易攻,战前的侦察报告曾言,势必不可让美军从公路两端及借助村落地形逃跑。

    而此次所有战士们的任务其实已经超额完成,这些残余士兵只要小心搜索,一些都不是问题。

    徐青刚解决完一个捏着手榴弹想冲上来的南韩家伙,很快又发现地上躺着一个呻吟的美国人。

    这个美国兵在地上缓缓的爬着,他的半边身子已经被炸得血肉模湖,但是犹有一丝气息。

    他看到徐青等人枪口正对着他,苦苦地哀求着:“please!请救救我……我想回家……”

    宋卫国正要上前,徐青抬手微微拦住他。

    三人随即静静看着,没有再动手。

    以这个人的目前伤状来说,也坚持不了几分钟,以志愿军的医疗条件,这样的伤势是不可能救活的。

    “饶命……”

    徐青就看着这个士兵一步步的在土地上爬着,一边痛苦的叫着,一边想爬上远处的汽车,但在半路上便慢慢的停下,倒在了炮火废墟当中。

    “走。”

    检查了一下此人的确死了,徐青等人继续搜索。

    饶了你,谁饶了我们的人?

    徐青不用回头,就能看到很多卫生连的战士,正在雪地里抬着一些昨夜里倒下的战士们,他们很多一枪未打就死在了战场上,有些被美军的重机枪火力撕碎,在地上甚至找不出一块完整的尸块。

    这些可怜的人儿,谁又饶过他们?

    徐青漠然望天,没有言语,没有动作,并不代表就饶了他们。

    他把枪拎住,和宋卫国、平河成小范围的包围势,交叉步的向前探着。

    村落里有一些土垒起来的墙垛和土房屋,这里的朝鲜本地民众早已逃生了去,只剩下这些残壁残垣,很多树木房屋也都被炮火和子弹打得轰倒在地,千疮百孔。

    但是犹有建筑残留在大地之上,这也造成了大家搜索起来比较麻烦。

    只是不一会儿徐青就在四处听到了一些开枪声,仍有一些叽里咕噜的英文,或投降,或求饶,或发狠的声音,在周围发生着。

    “放下武器,缴枪不杀!”

    随着队伍向村中心推进,战士们如同过山搜检一般,迅速勐烈,快厉风行的将所有的房屋,树底,厨房,洞窟里,包括一些厕所牛栏都翻了个遍。

    很快,剩下几十个躲在村落里的美军士兵们纷纷被搜了出来。

    “都站好啊!”

    徐青抱着枪过来,就看到余从戎指着一帮狼狈的美国人和南韩士兵个个蹲在墙角抱头蹲好。

    “怎么样?”

    徐青上前问。

    余从戎挑了挑眉:“剩下的这些龟孙子都在这了,看到最右边的那大马猴了吗?”

    徐青随着他的眼光看过去,那是一个看起来至少有一米八八以上的美国白人男子,不过此时却非常狼狈,周围的其他士兵们都远离着他,身上湿漉漉的,在极低的气温中冻得瑟瑟发抖。

    “知道他是躲到哪了吗?”

    徐青观察着四周:“赶紧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余从戎挤眉弄眼:“害,你绝对想不到!这家伙为了逃命,直接躲在了茅厕里面,要不是我看到那底下咕噜咕噜有气泡冒出来,简直无法想象,你猜怎么着?我们几个也不拆穿他,就在厕所门口守着,看他憋到几时!结果不到十个呼吸,这家伙就受不了了,主动跳出来要投降!”

    宋卫国不信:“这家伙打仗咋不那么拼命呢?”

    “我还能骗你不成?”

    余从戎拿着枪口指着那家伙:“你去闻闻,这美国老身上正臭着呢,要不是我军有优待战俘的政策,我铁定不让他靠近这边!”

    旁边正在紧张的看守俘虏的战士,紧绷的脸上也忍不住有些笑意,实在是刚刚那幅画面太过荒诞。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些美军士兵平时看起来高高在上,吃着最好的食物,穿着最保暖的衣物,打仗不积极,逃命跑第一。

    像那个家伙一样的情况还不在少数,有的躲在地窖,有的爬到了树上,还有的直接钻进了朝鲜居民家的锅炉里,脸上身上都沾满了锅灰,整的乌漆抹黑一片,白人鬼子都变成了“黑鬼子”!

    “干得不错。 ”

    千里走了过来,听到他所说,点点头,“不过臭归臭,他身上还得检查一番。还有,给他换件衣服,不然马上冻死了。”

    余从戎顿时脸垮了下来:“我让他自己弄好不好?”

    千里看着他面无表情。

    “好好好!”余从戎耸了耸肩,“我搜还不行吗?不就是米共嘛……”

    他唠唠叨叨的抱着枪,走了过去,虽然说的轻松,但是仍然连忙屏住了全部呼吸:

    “你,站起来,那个……斯丹德阿普,东,东安克特!”

    大家看着他一嘴稀碎的英语,满脸难受的表情,纷纷笑了起来。

    不过也只是一会儿,随着余从戎快速把这些家伙身上搜了一遍,他便叫嚷着要到雪地里打个滚,好好洗个身子。

    千里臭骂了他,大家也不当真,这天气已经在零下三四十度……真要脱了衣服往地上滚上一滚,那铁定冻死。

    很快,随着其他队伍再继续搜索下去,大约二十分钟后,整个村落已经被搜索了一遍,所有剩余的士兵都被拎了出来,包括大量的军械武器装备,也被集中起来放在了附近,准备装上带走。

    “大家准备,马上出发,咱们还有追击穿插的任务!”

    千里吩咐完后。

    徐青搓着手哈气,正要和他报告。

    忽然那边有战士跑了过来,喊着:“连长不好了,二班长和八班长吵了起来!”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