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科幻悬疑 > 从长津湖开始 > 第九十五章 指挥所里灯火灿烂!
    炮火声还在继续,一颗颗火红色的光球在黑夜里极速的划过,炮弹纷至沓来落入坝上,在湖面四周引起的回响,震耳欲聋。

    “敌人那边怎么了?”

    那边在骚乱,这边很快也发现了一些端倪。

    徐青打完这几枪之后,明显看到那边的慌神,他不知道自己打中的那个军官是什么级别,但看起来应该地位不低。

    一边上弹夹,他一边朝千里那边大喊:“美国人的一个指挥官已经中弹,敌人乱了,大家乘胜追击!”

    “他们的指挥官死了?”

    徐青的枪法已经被大家看在眼里,几乎少有活口,所有人立马下意识认为中枪的指挥官已死。

    消息从七连的队伍,传到了九连的队伍,然后又传到了整个三营和其他的队伍当中。

    坝上停着的燃烧的卡车上熊熊烈焰,照的所有人脸上雪亮发红,大家很兴奋互相传着这样的消息。

    听到这话后,所有人都在观察是否属实,而对面那些美军的慌张表现,也给了他们极大的信心。

    谈子为和千里确定后,对视一眼,等炮声停下,随即大吼:

    “冲啊,同志们,杀敌报仇就在眼前!”

    昂!

    激扬高昂的军号,此事再次响了起来!

    对面的敌人们也听到了这边嘶喊杀声连天的沸腾,顿时变的有些慌不择路了。

    “长官怎么办,我们还打吗?”

    “上校怎么样了?”

    “他身中五枪,恐怕已经殉职……”

    “Fuck,我们……退!”

    费斯中校咬着牙,看着对面连绵扑过来的人影,白布飘飘之后是一发发子弹。

    这一些中国士兵们明明冻的全身僵硬,一身冻疮和流血受伤的躯体,依旧在不畏死亡的冲上来。

    此时美军的阵地上,大家都被指挥官的死亡给冲散了士气,边打边退已经成了奢望,但依旧火力算足,可这些三三两两从各个方向突袭而来的中国人士兵们倒下了一批,紧跟着又冲上来一批。

    “退!只有退,我们才能打回来,我们失去了炮火,现在根本阻止不了他们前进——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大型的围剿屠杀!我们的撤退并不可耻!”

    “是……长官。”

    “Everybody——fall back(所有人开始撤)!”

    “Fall back……”

    “Go, go, go!”

    来自阿美利亚的一声声撤退,在这个朝鲜的异国战场上第一次响起。

    美军士兵们听到车队的号令后,纷纷像溺水的人儿找到了绳索一般,瞬间争前恐后的撤离工事,冲上吉普车,或是徒步奔跑飞快的退去。

    “中校先生,坐稳了!”

    费斯中校坐上汽车,士兵快速的对他喊了一声,随即匆匆发动汽车开了起来。

    他看着窗外的士兵们疯狂逃窜的场景,心里感觉到无比的荒谬。

    就在一个多小时之前,他们还坐在坦克上无比畅快地谈论着圣诞节怎么过,沿路没有任何敌人,所有与他们作对的北朝鲜人全部被赶至北边,他们北上的道路行进途中一马平川……

    而此时,再次上路,雪景还是那幅雪景,身边的人却换了副张慌的表情,车后沙袋处留下了几十上百具自己士兵们的尸体。

    在他的后方。

    “杀啊!”

    “打死美帝野心狼……”

    雪夜正酣,雪地上火光一片,枪声一片,杀声一片,血光一片。

    他听不懂大多数中文,但和常凯申打了几年仗,他对那个简单而有力的“杀”字印象清晰。

    他明白,这是这些中国士兵们发起攻击的最有力信号。

    他看到有些士兵来不及登上卡车后蓬座,就在中国士兵手中冲锋枪的子弹中倒在了路中间,他救不了,也没法救。

    “我们不应该这么被动的,这是一场在错误的时间,错误地点,发生的一场错误战争!”

    费斯中校深吸了口气。

    他很后悔不该听任上校在这里任性的停下,美名其曰要观赏湖景。

    他们更应该和前方的三十一团其他队伍会合,那样即使遇到这样的敌人包围,也不会如此惨烈,指挥部被包围、指挥官身死、大批敌军近身包围,坦克和重武器更荒诞的无法使用。

    他越想越气:

    “走!不要停留,离开这个鬼地方……”

    “是,长官!”

    车开的飞快,也逃得飞快。

    美军士兵们有的一边逃跑,一边在车上拿枪扫射,试图阻止对面的中国战士们往前扑进。

    但马上就有一颗子弹不知从何而来,精准的击中了他的额头,呜呼一声便没了命。

    “对面有狙击手!”

    吓得车上其他士兵再也不敢主动射击,有的直接把枪丢下车,老老实实的趴下躲好。

    战斗就在这场拉锯的过程当中,越行越远。

    连绵的枪击和炮火将逃跑的数百士兵又至少留下了一半,大坝上满是被击毁的车辆,而在志愿军战士们的扑击下,那些幸运逃走的士兵们在远处发出了阵阵欢呼。

    战士们还想继续追下去,各连营干部们连忙发号施令,他们知道前方不远处还有别的埋伏,别的部队。

    而这里的大量武器装备,是对付美国人最好的助力,必须充分利用。

    “各班各排都有,快速打扫战场!”

    徐青也收起了枪。

    此时周围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火药味道,炮弹和汽油引起的火焰燃烧中,冰雪在哗啦啦的融化,大坝炸出了硕大的缺口。

    两侧的湖水变得血红,地上的冰雪也只剩下了澹澹些许,满地都是尸体,有美军的,也我们的战士。

    他回头看了一眼,七连和其他连营都开始迅速的打扫起战场来,这种战斗只是开始,他们马上还有其他的任务。

    徐青没有向着大家的方向而去,他把步枪背起来,将手枪取出,小心往美军沙袋后面挪去,路上还有些奄奄一息的美国鬼子。

    他本着人道主义帮了个忙。

    前面,原本伫立在大坝上的几所水电房屋,都已经被炮火摧毁的不成样子,但还有一小半间幸运的存在着废墟上。

    他慢慢靠近,因为刚刚看到有几个士兵,将他击中的那个军官拖进了这所房子。

    房子里隐约灯火通明。

    他拎着手枪,轻轻推开房门,炮火将这里面的房屋内部已经震落的土灰沙石满地,里面却诡异的传来一阵欢快的英文歌声:

    “Jingle bells,jingle bells.

    Jihe way……

    what fun it is to ride

    In a one-horse open sleigh

    Jingle bells,jingle bells

    Jihe way……”

    他四下扫视,声音是从角落传过来的。

    他轻轻踱步过去,墙角正孤零零的坐着一个军官,他怀里正捧着八音盒,放着一首美国老儿歌《铃儿响叮当》。

    这就是之前那个狂妄的指挥官,只不过眼下身上布满枪口和血迹,命不久矣。

    “你叫什么?”

    徐青没有向前,黑洞洞的枪口遥遥对着他。

    他能看到这个家伙还留有一口气,胸口在微微的起伏着。

    “艾伦·麦克……”

    这个蓝眼睛美国老,低着头颤抖着睁开眼皮。

    不过此人已是弥留之际,他观察了片刻,随即在他身上小心摸索,很快找到了一本军官证和他的狗牌。

    “原来你就是这支队伍的最高指挥官,他们就这么把你丢下了?”

    徐青看了他的信息以后,才恍然这是一条大鱼。

    不过可惜,他的模样早已回天乏术,上帝撒旦都救不了他了,美国人自己更是放弃了他。

    麦克来恩上校轻轻松开手掌,掌心握着一只小小的精致圆怀表,银色镶边串链,里边是一个漂亮女人的黑白照片,笑靥如花。

    他颤巍巍的伸起手:

    “I…I wanna go home(我想回家)……”

    徐青接过怀表看了一眼,他表示理解,但外面躺着那么多战士的尸体,让他做不到释怀。

    “我只能帮忙送你一程。”

    他用衣服包住枪口,轻轻抵住他的胸膛,开了最后一枪。

    砰!

    这位上校先生闷哼的声音戛然而止,空白的眼神有遗憾,有不甘,但房间里这时候也只剩下那首还在轻轻播放着的圣诞节儿歌了。

    战场上只有敌我,没有对错。

    在他这,可不存在有些枪可以开,有些可以不开的情况。

    “怎么了!”

    外面,有听到枪声,千里他们跑了进来。

    “没事,遇上了一条大鱼。”

    徐青把军官证抛给了千里。

    “上校?”

    千里看了看军官证,又看看这个家伙身上新鲜的枪口,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说其他:

    “……干的好。”

    再看这间房子,应该是敌军临时的指挥所,他们刚到这儿,就把这个原本一贫如洗的房子简单的布置了许多,墙上还贴着一张火热的杂志女郎照片,上面是一个性感奔放的美国女模特,奢靡的资本主义生活。

    他看了下,上面写着芭芭拉·布瑞顿(Barbara Britton)。他不认识。

    这个时候,玛丽莲梦露还并非是梦中情人。

    不知道这是哪个电影女明星。

    回头看了看低头坐在墙角的尸体,这个家伙说的倒挺深情,但恐怕也不是那么忠贞无二。

    他无暇顾及,而一旁的余从戎却瞪大了眼睛:

    “美国人……都穿这样吗?”

    平河,宋卫国,雷公他们也都各自上来看了一眼,咂舌不已,有的看的脸红。

    “你管人家长什么样?”

    千里把他脑袋拍走,看了一眼,也被大胆的画风惊住片刻,不过很快恢复如常:“……别看了,赶紧收拾东西,待会马上出发!”

    他把海报照片撕了下来,不让大家继续看下去。

    徐青在一旁快速的搜索着东西。

    房间里摆了两张桌子和行军床,床头有收音机,日记本,有雪茄和一只铁皮滚珠打火机,一小瓶威士忌。

    桌上抽屉里,徐青只是一翻就收缴到巧克力,几块糖,香烟,可可粉,随身带的白面包,肉罐头,压缩饼干,全是补充热量的好东西。

    其他人见徐青这么小,都这么澹定,连忙咳了一下,也匆忙的在尸体上扒起衣服来。

    众人拿到敌人的棉衣,皮衣,手套,作战皮靴,羊毛衫什么的,也不管他死人不死人的,这时候保命要紧,全部发下去给那些根本也有什么棉衣的战士们,让他们赶紧套在衣服里面保暖。

    “七连的,准备出发!”

    不过一会儿工夫,所有人开着汽车,拉着火炮,再次浩浩荡荡的出发。

    “Jingle bells…jingle bells…Jihe way……”

    前方是未知的战斗,后面的大坝废墟上,只有那一首代表温暖和团圆的美国儿歌还在死寂的战场上歌唱着。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