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科幻悬疑 > 从长津湖开始 > 第八十四章 七连,我回家了!
    雪山和森林的交界处,到处都是轰轰烈烈的寒风,这不是夸张的说法,而是七连正面对着的冰寒天气。

    伍千里走在雪山小道边上,看着后面慢慢往前开进的队伍,大声喊道:“大家脚下都踩稳着点!”

    刚刚上山的路上就有一名战士,放在马背上的一条炒面袋落在崖边,连忙要去捞,却差点掉下悬崖,还是旁边的平河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

    雷公上前两步,担心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再继续走很容易发生危险。”

    千里点头,也明白如此:“但是我们的穿插日程只剩下两天了,师部命令必须在二十三号之前,到达指定的地点!”

    雷公:“那也不能不顾大家的性命啊……”

    千里回头看着。

    七连的战士们很多都有些筋疲力尽,不是他们的战士不行了,而是进入朝鲜后长达数星期的艰难跋涉,他们休息的时间很少,几乎日夜兼程在行进,而且时刻要担心着美军飞机,沿途是否有敌人踪迹。

    有哪一个战士是睡的安生的呢?

    虽然辑安车站东北老乡们送的棉衣,加上路上托了那些美国人的福,战士们的防寒衣物勉强算足,但一百五十多号人并不完全够得上。

    仍然有几十个战士需要轮番换着衣服穿,美军的一些羊毛袜、防寒内衣都被雷公改成了各式各样的穿上,而这,在穿插行进的队伍当中已经是极好的。

    几天前,他们刚刚路过一支队伍,他们的战士路上冻死了好几个,更冻伤了一大批,有些冻得脚大了几圈,鞋都穿不了,更别说走路了,只能背着走。

    最后实在走不了的……为了不耽误穿插任务,只能留在原地。

    七连战士们当场分出一部分棉衣,送给了那支兄弟部队。

    他们并不知道像这样的队伍、像这样的志愿军们,整个朝鲜大地上还有多少……但他们知道自己算是幸运的。

    千里仔细想了想,看着前方的森林,道:“过了这道岗,在那片林子里休息一会……”

    雷公马上大喜:“好!”

    “不能太长……”

    不过雷公已经回去招呼着大家了:

    “大家再坚持一会,我们马上到了前面的林子,就能休息了!”

    “是!”

    不少战士们面露喜色。

    二十分钟后,大家加快速度,终于过了这道山脉,山的另一侧是片茂密的寒带林。

    说来也奇怪,他们刚走进林子不久,风雪慢慢又小了起来。

    余从戎边走边高兴的说道:“连长,咱们歇多长时间啊!”

    千里看了看天上的风雪:“如果雪停了,我们就休息三个小时,不停,半个小时就走。”

    “才三个小时啊……”

    余从戎自动省略了他后半句话。

    千里没管他,吩咐大家:“都不要掉以轻心,把装备放在手边,随时看好了。”

    “是,连长!”

    战士们沿着附近树干底部刨了些浅坑,把雪扫开——也只能如此了,冻土根本挖不下去。

    三三两两的战士们就卧在坑里把美国人的军装大衣铺上,彼此抱着取暖裹得紧紧的,也不管什么姿势,倒下就立马休憩,微微的呼噜声几秒就响起。

    伍千里看着大家累坏了的模样,心里也有些愧疚,但他知道自己作为连长,必须要完成任务,必须要那么做。

    除此之外,他一直不知疲倦的奔走,在路上脚下寂静的冰雪寒冷也会让他无暇思考更多。

    而此时,他回头看着沉睡的七连战士们,他的心里生出一丝安静。一旦安静,他就会想起一个人。

    他的……弟弟。

    他只能沉默着闭上眼睛,尽力的不去想那些。

    正休息间。

    忽然某一刻,一名正在附近值守的战士忽然抱着枪从森林外跑了进来。

    千里没有睡着,他第一时间睁眼:

    “怎么了?”

    “连长,山下好像有动静!”

    “哪?我怎么没看见。”

    千里趴在林子边。

    接过美军的望远镜,顺着指的方向仔细看去,才瞧见雪山之下,一条蜿蜒的朝鲜公路上驶过来一个小小的“雪白”身影。

    那是一辆披着巨大的雪白幕布的吉普汽车,全身被伪装成雪地的颜色在公路上行驶着,如果不是望远镜,肉眼很难分辨。

    千里皱了一下眉头:“先叫醒大家。”

    “是!”

    战士们其实在值守的战士上来第一时间,就已经被惊醒了,大家早已训练有素,对各种情况都有准备,虽然很困,但所有人马上打起精神,抱着枪械随时准备应对。

    平河在千里旁边架起狙击枪。

    余从戎也趴了过来,问:“是不是美国人的汽车?”

    梅生接过望远镜看了一下:“不,美国人应该不会这么遮掩行踪?我们一路遇到的美国人都大摇大摆的往北面前进。”

    “那就是我们的人?”

    梅生摇摇头:“也不能确定。千里,我们怎么办?”

    他放下望远镜,随即看向千里。

    众人也看向他。

    千里紧盯着那个在公路上的汽车身影,看见车就快经过他们这一道森林,脑子里转的飞快,随即开口:“吹一个哨子试探下——鸟哨!”

    鸟哨就是,尽可能的将哨音吹的像鸟儿一样叫,而不像战斗攻击时的突兀尖利,达到不引起敌人怀疑的传递消息。

    马上。

    余从戎就带着一排的侦查员,在半山腰的森林里趴着,然后吹起了哨子。

    “哔~”

    清亮动听的哨子音,瞬间在公路四周响起。

    “看来不是我们的人……”

    哨子音停了,但车还在往前开。

    他们正失望间,汽车又往前行进了二十多米后,突然间停下。

    ………

    徐青离开了韩军特遣队的那道山脉后,已经开了两天的汽车。

    穿过横跨朝鲜北面东西两地的狼林山脉后,高喜有因为还有任务,便开着另一辆汽车,辞别了徐青和宋卫国两人,向着东线战场后方的九兵团指挥部赶去。

    车上只剩下徐青和宋卫国两人。

    此时在朝鲜公路上行驶了半天后,他正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忽然间感觉到冥冥中有什么东西对准了他。

    高级的狙击技能让他瞬间心中大警,反应过来可能有狙击枪对准的这附近。

    “卫国,有狙击枪在附近!继续往前开………”

    “是!”

    哔~

    山上忽然又传来一阵“鸟叫”声。

    “等等!”

    他立刻又喊道:“这声音……”

    宋卫国一边开车,一边也有些反应过来:“好像是我们的人?”

    徐青又听了一会儿,当即立断:“把车停下!”

    “好!”

    很快宋卫国,就把车缓缓停下,为保安全,他停在了一块路边石头旁边。

    徐青没急着出去,而是隔着车窗的缝隙,对两边的山脉和森林都小心观察了一下,但连绵的雪,并不能很好的得到有效视野。

    “你先别出去。”

    徐青打开车门,跳到石头旁,小心把身子卡在石头背后,随后掏出胸前的哨子同样吹了起来:

    “?~”

    四周安静了一下,随后有声音和来:

    “哔~”

    “是我们的人!”

    徐青很快明白,这附近有他们的战士。

    他继续吹着,在哨子音调节奏里加了一些辨明身份的暗号。

    对面也马上吹来了同样的暗号:

    “黄鹂鸟,要去,天边吃稻谷……”

    这是九兵团一团三营的独特标识!

    难道……

    徐青豁然抬头,对面的一片低矮山林里,忽然从雪地里站起来一排排披着雪花的人影。

    他眼神极好,在这些人影站了起来的瞬间,忽然就有一些莫名的熟悉感,他们所隔八百多米,徐青就一眼看见了这些人是谁!

    七连……七连啊!

    他不敢高声放语,但立刻摘掉了面罩,站起来举手挥动起来。

    “???……”

    正在山上林子边的战士们也惊呆了。

    雷公放下望远镜,讷讷的试问:“是我眼花了吗……”

    余从戎差点跳起来:“没有看错!是他,是他,是万里——”

    “小声点!”

    梅生把他头按下,不过脸上也有些惊喜,“好像真的是………”

    余从戎毫不在意拍掉脸上的雪,道:“没错啊,就是万里,他没死!连长,他没死,你弟弟伍万里——他没死!”

    众人看向千里。

    千里站在那,嘴巴微张着——这是在他们眼里如战神一般的连长,几乎从未有过的表情。

    千里的望远镜一直没有放下。

    许久,他才声音有些颤抖的道:

    “二排、三排警戒四周,注意有无敌情,一排……跟我下去接人!”

    “是!”

    七连所有的战士们纷纷动起来,在最初惊愕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惊喜——他们原本以为死去了多时的一名战士,居然还活着!

    这是在战场上最让人高兴的消息之一了。

    千里表面还是如往常一般,但是,他加快的身形显现出他内心的不平静。

    “走!”

    千里第一个纵身下滑,在森林下坡的冰雪上滑下,朝着公路而奔去。

    ………

    “组长?”

    宋卫国看到徐青的表情,也下了车。

    “是我们的人,是我的家人,我回家了……”

    徐青没有回头。

    他有些心情激动,他已经看见了山上正往下而来的十几个身影,为首的第一人就是那阔别已久的七连连长、伍万里亲哥、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一个人——伍千里!

    他们是来接自己的。

    天地间明明还有大股的寒风在呼啸,但徐青看着对面走过来的伍千里,彷佛耳边只剩下一个声音:冻硬的皮靴踩在冻硬的雪地上的沙沙之声。

    那是他们一起在东林山的美军那缴获的。

    他看了一下四周,没有其他情况,快步向前。

    他深呼了一口气,轻轻喊:

    “伍千里!”

    对面走过来的伍千里也正激动着,听到他这样一喊,微微愣后,忽然笑着回道:

    “谁在叫唤?”

    徐青一瞬间有熟悉,有湿润,有涌上来的感动,还有久别重逢的喜悦,他很想像他当初喊自己一般,叫上一句——“你老子!”

    但是最后千言万语只化作了一个字:

    “哥!”

    他在后世父母双亡,从小并没有感受过家庭父母亲人的温暖,外婆后来大学期间过世之后,都是一个人生活。

    这是他第一次觉得、也是第一次内心真正承认,他觉得自己……真的多了一个亲人!

    后面的战士也从山上滑了下来,有他一个个熟悉无比的身影:正兴奋的余从戎,微微笑着的平河,雷公和梅生正站在山上遥遥的对他挥着手,还有许多熟悉面孔的七连战士们……

    徐青阔别了七连多少个日夜,多少个小时?多少个风雪骤起又骤落,多少个敌人鲜血流在枪口下……

    他终于跨过风雪的阻碍,数百公里的遥远空间,在朝鲜这个异国大地之上,他披着一身戎马,在战与火之中、在风雹雨雪里跋涉………

    此刻,终抵终点。

    他带着一身血与火,来到了千里的面前。

    看着这一个个熟悉,激动,期盼,又错愕的脸庞,他的心里有难以言说的情绪,在汹涌在鼓动:

    千里,你好。

    雷公,你好。

    平河,你好。

    余从戎,你好。

    何长贵,你好……

    七连,你好……我们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