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科幻悬疑 > 从长津湖开始 > 第七十七章 我们被包围了
    砰,砰!

    徐青眯眼间,连续两枪。

    一个南朝鲜人胸膛被命中,整个身子抽搐两下便躺下来没了动静。

    而那个美国人在另一侧枪声响起的一刹那,却惊吓着飞速躲在了集装箱后,让他另一颗子弹打在他的身侧落了空。

    “继续报告敌人位置!”

    宋卫国迅速打起精神,举起望远镜观察四周的情况:

    “十一点钟方向,距离五百米,风速三点二米每秒。”

    下面的北朝鲜人民军听起枪声,也被吓回了地面,他们本身虽然作战装备精良,但是战斗力一直并不很高,否则也不会被美国人全面溃败赶走。

    不过好在所有火力都集火在降落伞那边的敌人方向,他们也很快回神,配合作战起来。

    哒哒哒……

    铁道部队那边架起了几架转盘机枪,对着林间四处扫射着,徐青则在空隙当中依据宋卫国的观察,时不时的抽一冷枪,当场又解决了两个朝鲜人。

    剩下的敌人纷纷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跳,个个躲在箱子后面,拿着拆开的好几架机枪,朝山上开火回击。

    徐青抽回步枪,缩在山坡下,看到宋卫国也拿起枪准备射击,很多时候观察手也是狙击能手。

    “注意保护自己,我去那边。”

    “是!”

    他招呼了一声,随即快速俯下身往右侧方向过去。

    来到另一侧的林子间,他很快看见了高喜有和这边两个班正在作战的士兵。

    “组长,你怎么来了!”

    在震耳欲聋的机枪声中,高喜有看到他来了,连忙放下手中的枪大声喊着。

    徐青摆摆手,没有过多停留,快速离开。

    他身边没人之后,更加放开的速度,借着四处大作的枪声掩护,快速在林间飞跃。

    他这下非得打中那个美国人不可!

    他以极快的速度绕着整个山坡跑了一圈,大约八百米过后,几乎绕到了这些敌人的右后方。

    哗啦!

    他卧在一个山石后边,端起枪来。

    微微晃荡找方向,幽暗分明的铁准星中间,立刻出现了一个缩在箱后正在装填火箭弹药的白人身影……

    “再见了,兄弟。”

    砰,砰!

    为了保险,他连续射出两颗子弹,滴熘熘的弹头在呼啸的风中划破林间的远距空间,一头扎向了那个白人的头颅!

    休!

    而这个美国白人已经将手中的榴弹炮具按了下去,但是后侧射来的子弹直接打碎了他脆弱的头颅,他无力的双手甩动着筒具,往天上飞去。

    榴弹极速冲上天空,又拐了个弯快速的落下,在半空中“轰”的一下爆炸了开来!

    空中升腾爆裂的火焰只是一两秒,但在白雪皑皑的丛山之间显得如此的显眼,火光在天空中一闪而过……

    四周的枪声一下都有些寂静了下来。

    因为天上的那架侦察机还没有走远,它还在远山徘回着。

    “Help!Help!”

    有个南朝鲜人直接惊喜的跑了出来,站在集装箱上往天空中喊着。

    徐青也吓一跳,不过马上镇定,又扣下一个扳机,瞄准了这个南朝鲜人的后背心。

    “扑哧”一下,后者当即跌落下集装箱。

    剩下几个敌人也从队友中枪的状况反应过来:后方还有敌人。

    有一个立刻想要逃跑,马上被旁边的人民军逮着给扫中了双腿,惨叫跌落在雪林间,剩下两个犹豫不决,但一颗子弹马上就落在他们身前的雪地上。

    两人望着天空那辆侦察机,并没有回来,只是在那座山头又盘旋了一会儿,随即远远离去。

    “我们投降……”

    他们看了看只留下半边脑勺的美军顾问,瞬间也抛弃了尊严,弃枪罢手,用一根树枝顶着白布在风中颤抖着举起来。

    铁道兵那边枪声随即停下,人民军也停止了扫射,徐青瞄了几下,也只好放下了枪。

    刚刚步枪、机枪、榴弹炮爆炸声,纷飞乱舞的使整个雪林间充满着火药和硫磺的味道,这一刻停下来后,彷佛陷入了诡异的安宁。

    “呼……”

    徐青吐出一口浊气。

    山坡上士兵们和人民军遥遥对着暗号,随后滑了下来见面,并押解俘虏。

    徐青则继续的观察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漏网之鱼,才收起枪,重新用白布包裹住,背回背后,起身返回。

    站在山坡上,宋卫国和高喜有也都看见了他,赶了过来。

    “怎么样,你们没受伤吧?”

    “没有!”

    两人脸色都颇为兴奋,他们也开了枪参与其中。打伤击中了一两个敌人。

    “组长你打的可真准,啪啪两下就是一个敌人丧命!这是一场大获全胜的歼击战啊!”宋卫国高兴地说。

    徐青摇摇头:“只有一个美国人,立功都赶不上趟,最重要的是搞清楚他们为什么被空投在这里。”

    “是!”

    “我这就去跟兄弟部队们的战士们沟通一下……”

    两人看着徐青镇定的表情,也不由心生佩服,立马收起了一丝刚刚升起的骄傲之心。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徐青先行下了山。

    很快。

    战士们打扫完战场,将一个个空投里的装备抬了过来,往公路上抬去,侦查兵报告后,还落在后方两三公里外的大部队也急忙赶了上来。

    车队停在一侧的公路边缘,将缴获的一箱箱机关枪、火箭筒、包括大量的弹药和武器给养,统统搬上了汽车。

    “大家加快速度,这里今晚不能休息了!”

    铁道连侦察班的战士们携朝鲜人民军的同志们下了山,高喜上前进行一番交流,他们很快走到坐靠公路旁石头上休息的徐青面前。

    一个朝鲜军官握住他的手连连道谢:“同志!如果不是你们的到来,我们的战士将是一番苦战,感谢你的康慨施援!”

    徐青微微讶异,他的中国话说的很标准。

    一路上碰到的北朝鲜人,虽然也有不少会中国话,但几乎没有这么字正腔圆的。

    看到徐青惊讶的模样,他笑着开口说:“我是一四六师侦通工连的狼山联队副队长,金成泽!我们一四六师前身就是中国的四野部队,此前在中国东北待了很久。”

    徐青这才恍然。

    “那你们在这里是……”

    这时高喜有也过来了,在旁边说道:“已经简单询问了,那个伪军俘虏是派过来的特务,主要是负责侦查附近的军队异常情况。”

    “不错!”金成泽点头道,“我们份属四九零团的两个营暂时驻扎在附近,不过最近被特务察觉到了,他们正在搜索我们藏身地点,不巧今天就撞上了。”

    徐青听他意思也明白了,“藏身”二字都出来了,说明现在的人民军队伍的确是非常的落寞。

    简单的又聊了几句,金成泽就急忙将俘虏带回去审问了。

    随后。

    后面的侦察班走上前一步,向徐青敬了一礼:

    “同志,你的枪法可真准,连长吩咐我不要来打搅你,但是我想了又想……还是想过来道声谢,非常感谢你出手!”

    “别别别,都是自家人,战士们都没受伤吧?”

    “没!只有几个倒霉蛋,被射过来的子弹碎片蹭破了屁股,实在太没出息了!”

    侦查班长笑着说道。

    随即他们交谈了几句。

    忽然,天上又传来了嗡鸣声。

    “小心,有敌机!”

    刚刚经过骚乱的战士们又马上紧张起来。

    “卧倒隐蔽,就地掩藏!”

    在呼喊声中,大家纷纷往两边山林和山沟里遁去。

    徐青看到天上有四架美国飞机,成战斗队形从远处飞来,轰鸣声由远及近,但不到片刻就越过这里轰鸣而去。

    似乎公路上停着的汽车并不是它们的目标。

    这么快?

    徐青看着这飞机来的如此之快,如此之巧,心里有些蹊跷感。

    刚刚那个侦察班班长立刻从里窜了出来:“走,赶紧上车离开这里!”

    他后面的侦察班的士兵,和其他战士们也纷纷走了出来。

    “等等!”

    徐青感觉不太对,忙拦住,“还是先观察一下,大不了这些装备不要了吧。”

    侦察班长大急:

    “怎么能不要呢?我们是铁道部队啊,这些都是修补铁路公路的……”

    彭!

    他话还没说完,空气中尖锐呼啸着的声音一闪而过,他的身体忽然就在徐青面前膨胀开来,炸成了血沫。

    殷红的血迹隔着几米“啪叽”一下的大面积的打在徐青的脸上身上,雪白的披风也瞬间染成了血红色。

    “你,我……”

    徐青愣住了半秒,有种像在做梦的感觉,他豁然抬头:只见刚刚离去的四架飞机,瞬间又折返回来。它们正自高往低,嚣张无比的贴着地面很近的在飞,机身下的几管高射机枪正扑哧扑哧的开着火,如同死亡风暴一样的子弹网,高速击打在公路上战士们的身上……

    突突突突突突!

    !

    噗噗噗噗噗噗!

    !

    “躲避,散开——”

    飞机仅是眨眼间就呼啸而过,公路面却瞬间被打成了筛子,泥土溅飞数米高,沿途跑出来的一些战士们根本躲闪不及就被打成了血雾,真正意义上的血雾……

    徐青顿时红了眼睛:“他妈的狗日飞机!”

    他拿起枪仰面卧倒,把枪托抵在肩膀上,狠狠瞄着天上的飞机就要打去。

    但下一刻——

    远处的山脉之间,一声沉闷的声音轰动着地面,在空气中层层叠荡,由远及近传来!

    一颗高速旋转飞来的炮弹呈抛物线状,一头扎进朝鲜公路的中央,激起了阵阵扬尘,巨大的爆炸和冲击震波将他整个人也往旁边冲的飞起…

    中间整个公路表面炸出了一个焦黑的弹坑,火光石块乱飞。

    刚刚,跑出来的战士们被机枪扫射着,又被突如其来的炮弹轰的七荤八素。

    徐青听到周围不断响起的惨嚎哭喊声,他一眼扫过去,就看到有缺腿的,有断臂的,在地上痛苦的爬着,更甚者有半边脑袋垂在肩膀上的,颈部已经软塌塌的断掉, 还没有咽气,发不出声音在痛苦呜咽。

    而更多的是数不尽的残肢血块,在周围的地面、山石、汽车上沾附着,就没一块是完整的……

    徐青血红着眼抬头,看到前方大约一公里外的公路侧的平原上,隐约能看到停着八九辆坦克和大量的列兵队伍,坦克前列蹲着大量士兵在塞填着什么。

    他立刻大吼起来:

    “我们被敌军包围了,快往山林里跑!”

    “他们要发动攻击了!”

    许多人也早已惊醒了过来,有的赶紧担扶着伤员,有的在找掩护躲避,但是更多的战士们却舍不得车上刚刚放满着的众多装备工具和修补铁路的钢材,在往汽车方向跑。

    “别管汽车了,快走!”

    “不行,这些东西可是我辛辛苦苦拉了几百公里拉过来的,它们比我命还重要!”

    徐青看到那个司机师傅溅着满身的血从地上爬起来,爬上了汽车,他哆嗦着手着急打着火,随后汽车晃晃悠悠的开了起来,他想把车开进山沟里。

    炮弹拉扯着烟云,一枚枚火光闪耀着已经在天空中投射过来,他招呼着大喊着:

    “快走!走啊!

    !”

    但是人怎么能跑得过炮弹呢?

    轰隆隆的爆炸声中,大量的高速弹在漫天的震动声中扎在了公路、汽车、山林和旁边的悬崖上。

    徐青一边跑着,一边看到那个司机师傅的车开了不到十米,就整个连车带人炸成了火球,翻上了天,升腾的红色火焰在天空中照耀着闪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