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科幻悬疑 > 从长津湖开始 > 第七十三章 一双皮靴的考校
    张小山听他说着,也同样感到无比的自豪和骄傲,两人久违见面,不由的谈起了他们这一路的所见所闻。

    雷公给徐青在登记册上的名字划掉了,余从戎还是那么的唠叨,而千里在他走后更加沉默了些,所幸大家一路并没有遇到太大的敌人。

    不过两人谈了一会儿,张小山突然想起来:

    “刚刚洪司令是不是说,你要给大家展示一下枪法?”

    “对,是有这么回事。”

    “不早说嘛!那我可不能再打扰你了,你赶快熟悉熟悉场地。”他赶紧退到一旁,“不用管我,你好好给首长们表现就好,我在旁边给你打气!”

    “好……”

    张小山退到山谷一侧的矿洞边,站旁边看着,见他还要再往这边望着,连忙摆了摆手。

    徐青心里一热。

    自己丢人没关系,但不能给战士们,给首长们丢人。

    他很快调整心情,将身上的装备放下来,取下背上的加兰德步枪,细细的调整着准星。

    随后又把系统界面打开:

    【射击(中级 800/1000)】

    【任务:杀敌(68/100)】

    【经验:400】

    志愿军这边打南韩部队比较难记功,有时候打好几个李承晚兵都拿不到一个嘉奖,而打死一个美军士兵,往往就能立功。

    这傻瓜系统不知道为什么,也跟这一样,只记了美军士兵的数量。

    徐青没有管这些,他数了数剩下的经验,加点上去。

    【检测到技能即将升级到‘高级’,有如下进化路线——】

    【1、点射】

    【2、狙击】

    【请选择?】

    他看了一下,点射是近距离的手枪射击,或者是短步枪射击,狙击就是远长距离的射击。两者有共同之处,并不是选一则无二,而是在某一方向上更加偏专精化。

    而徐青所处的战争环境,选远距离狙击显然更加保险,也更能有效杀敌。

    他轻轻的点了一下,二选项。

    哗!

    随着一阵波动,绵绵的经验和狙击知识涌入心头,身体各处也发生着变化。

    中级以后,每提升一百经验,他就会得到一些知识灌输,只需要消化理解就可以成为自身能力的一部分。

    他如今一共获得了稳定持枪、快速瞄准、打提前量、坦克打击、丛林作战、远距离狙射、运动中击杀敌人、敏锐观察、夜间作战、超强专注力等十种珍贵经验。

    【狙击(高级10 /10000)】

    随着技能升级到高级后,脑海里又多了出一些说不出道不明的变化。

    随后他的记忆里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

    白雪皑皑的密林里,一个身穿着白色迷彩服的矮小身影正潜伏着,他将自己深深的藏在雪堆之中,连莫辛纳甘步枪上都裹着白布。

    他的嘴里含着一口雪,为防止热气呼出,一直静静的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他等待着,等待着,直到远方出现了一个人头……

    砰!

    在寒冷的夜里,一个苏联士兵倒在了火堆旁边。

    徐青就这么看着这个神出鬼没的男人,在密林之中一枪一枪的,用各种诡异莫测的技巧,夺走一条条敌军生命。

    直至凌晨,当对面的山坡上不再有枪声响起,他缓缓起身,望着天空喃喃自语,仿佛穿过时空看到了徐青:

    “永远不要迷信瞄准镜,枪上自带的铁准星就是上帝赐予的最好工具。”

    哗啦!

    画面随之消散。

    但技能提升带来的经验并没有结束,冥冥中大量的狙击知识还在脑海中灌输着,让他对狙击手这个职业和位置再次有了更深的了解。

    骗枪……

    视觉预判……

    雪地隐藏身形……

    利用地形卡点卡位……

    一个个非常宝贵的远程狙击手经验在徐青心里流转。

    再睁开眼时,他眼里的锋芒更炽烈了几分。

    上一秒,他还在觉得自己狙击方面,已经很不错,但此刻看到记忆里那个跟他一样穿着白色披风的身影,是如何每天弹无虚发的取下几十条敌人性命。

    他便明白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自己还需努力!

    想到那位白色死神说的话,他想了想,也将瞄准镜拿了下来。

    对他来讲,这2.5倍的瞄镜对他的帮助其实也不是很大,而且镜面反光也很容易暴露位置。

    他在这调整着。

    很快,山谷外面走来了一行人,徐青眼睛一扫立马就看到了彭总、洪副司令和一位穿着朝鲜常服的中年男子。

    他立刻行持枪礼,站在一旁。

    那位金首相和一行人走了过来,他脸上笑眯眯的,特别热情,用朝鲜语亲切的问道:

    “东木,你打美国人打的好啊!”

    东木就是朝鲜语里的同志。

    洪副司令怕他听不懂,让翻译在旁边解释:“简单的说说,你是怎么打的这么准?”

    “是!”

    徐青敬了一礼,朗声用朝鲜语说道,“报告各位首长,我披着美国人的衣服,瞒天过海潜伏进敌营,在不暴露自身的情况下,依靠枪法出奇制胜,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也是奇了,金首相也惊讶的看过来:“东木,你会朝鲜话?”

    “不能说会,只是一路跟着俘虏的南韩特务学了一点!”

    “学一点好啊,这位‘幽灵’东木,不仅枪打的厉害,还能虚心学习朝鲜语,好,真好!”

    金首相亲切的拉着他的手,回头对几位首长不时的点着头。

    彭总也笑起来:“不错,说明我们的战士不光会打仗,而且还会用脑子,穿着敌人的衣服去侦查,去突袭,这个思路就很好嘛,很值得提倡。”

    他说完又转过头:“叫你给金同志打几枪看看,有信心吗?”

    “有!”

    徐青大声回答。

    “好,我再给你加点信心。”

    彭总让身边的参谋拿出一双崭新的皮靴,递给他。

    “这是前几日过来指导的苏联同志送我的靴子,我穿惯了我们国家自己的棉鞋,不爱穿这个,你要打得准了,这个……就送你了。”

    徐青连忙开口:“不!彭总,这是您的东西,我不能要……”

    “长者赐,不敢辞!”

    彭总直接塞在他怀里,笑着道:“你一身外国牌装备,也不怕多两只靴子,而且你得打准了我才给你,要是不准,我还得收回喽。”

    金首相听了翻译的话,很快听懂了他们的谈话,随即也从随身军官手里拿过一个篮子:

    “彭老总,我们朝鲜没有什么好东西,但是这苹果是我们的人民自己栽种、自己收下来的,也拿给同志补补营养!”

    金首相送的朝鲜大苹果,用竹制的圆形果篮装着,篮子的把上缀个红色缎条。

    这苹果青翠欲滴,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看起来十分诱人,除了稀有,更是有着绵绵的情谊。

    他犹豫:“这……”

    洪副司令在旁点头:“拿着吧。”

    “是!”

    徐青敬了个礼,心中更暖,将这两样物品抱得更紧了些。

    “来来来,大家清场啊,我们都到洞里观看……”

    “在这不行吗,别老折腾,我老彭打过的仗比娃娃吃的米还多,还怕这一点风险?”

    彭总却怎么也不愿意躲进远处的矿洞里,众人劝不动,只好挑了个稍后的地方站定。

    徐青把步枪拿起,一粒一粒的压进弹药。

    再回过头去,就看到几位首长对他微笑着点了点头,而另一侧,张小山在矿洞附近也给他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呼……

    他深吸了一口气。

    虽然只是简单的打一下靶子,但仍然有一股别样的压力担在身上的感觉,有外宾在场,自己可不能给国家丢脸。

    “遇事要静。”

    他调整着气息,自己心里轻轻念了一句。

    数了三个呼吸后,随后举起枪口,遥遥对着远处百米外的靶子:

    砰,砰,砰,砰,砰,砰……

    他站在原地不动如山,对着几个靶子连连开枪,手上没有一丝抖动。

    不过数秒之后,弹仓里响起‘叮’的一声,子弹打光,他才缓缓放下枪来。

    再往前看去,一个个靶中心位置露出枪洞窟窿,分毫不差。

    啪啪啪……

    身后传来一阵轻轻的鼓掌和叫好声。

    徐青正微微松气,就听到一个湘潭口音在问:“除了打靶子,还能打其他吗?”

    “能!”

    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哪位首长在说话,立刻抓起身上的另一个弹夹填进去,再度端起枪。

    此时,在大洞附近的山林之间,寥寥的一些冬季候鸟在树枝上停憩,有山雀,斑鸠,他们正往南面的江原道铁原平原上飞去,等待过冬。

    被枪声惊起后,呼啦啦的十几只,正在张开翅膀在山林间盘旋着就要远去。

    徐青目光一转,当即决定打鸟——鸟的目标小,行动快,比起打靶子、消灭敌人难度更高!

    “各位首长,今晚我请战士们加餐!”

    他大声喊了一声。

    随即立刻仰面卧倒,眯眼对着树梢连连扣动板机,抬手放枪——

    啪,啪!

    两只鸟儿被打的血肉模糊,立刻一头栽了下来。

    紧接着,他爬起来继续往前跑,一个飞跃翻身到山坎上,对着远去的鸟群,啪、啪、啪又响过几枪!

    又是好几只惊飞的大号麻雀栽了下来。

    枪声停歇,他握了握有些发烫的枪管,缓缓放下。

    而其余乌拉拉的鸟群黑影,已经在惊吓中头也不回的往远处飞走不见了。

    “好!!!”

    “好样的!”

    身后,先是寂静了一番,随后顿时响起了热烈无比的鼓掌和喝彩声。

    不仅附近负责警卫的战士、干部们无比激动的鼓起掌来,就连几位陪同参观的首长们也情不自禁在轻轻合掌。

    马上就有早在一旁等候的战士,跑了过去把鸟捡了回来:“一共八发子弹,打中七只麻雀!”

    “厉害啊……”

    虽然众人都看在眼里,但听到这个数字还是忍不住再度发出了一声赞叹声。

    徐青听了马上立正:“报告各位首长!我未能完成任务……请求处罚。”

    失误就是失误。

    有一粒子弹在膛内卡了下,虽然只是稍慢了眨眼时间,但仍旧让一只麻雀溜走了。

    有位正在吸烟的首长把烟掐灭了,上来摆摆手:

    “哎,哪能这么说!小同志你这么精准的枪法还没有完成任务,那怎么才算是完成任务啊?”

    “不错,我看不是没完成任务嘛,而是超额完成了任务嘛,这得好好的给予嘉奖啊!”

    “那彭总,你的靴子送的可轻了呀,啊哈哈哈……”

    诸位首长包括金首相爽朗的笑了起来。

    都在不住的勉励着徐青,毫不吝语夸赞着他。

    彭总也满意的点头:“准,很准,非常准,咱们整个部队也很难找出几个这样子的神枪手,这就是我们需要的战士。小高,把这几只鸟雀送到厨房去,就依他,给大家伙加加餐……”

    他看着徐青这张年轻的面庞,笑了起来,对这个枪法绝佳,沉着冷静的年轻人,他是由衷地欣赏。

    晚上,他送别了金首相后,看着桌上后勤送来的山雀肉,忽然又想起来,于是叫来身边的参谋:

    “把我们的‘幽灵’同志请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