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科幻悬疑 > 从长津湖开始 > 第三十六章 呼啸而来的炮弹(下)
    天上。

    “听说麦帅又去日本了?”

    “是啊。”

    “他可真会享受,自己跑了,让我们留在这日夜飞……”

    “他是西点军校的校长,你的校长,这么说合适吗?”

    “他是陆军上将,和我有什么关系?”

    ………

    “怎么办?”小花姑娘问。

    徐青也不知道,心里也十分忐忑。

    不过还是强装镇定,安慰她:

    “别急,飞机应该只是看看,我们穿的都是白色,又是躺在雪地上,他们看不见的。”

    ………

    “上面说中国出兵了,让我们找,你看见了吗?”

    “并没有。不过西线的部队遇到了,打了一礼拜。”

    “他们不还是退了吗,地面军都要推进长津地区了,马上北面就是我们的了。算了,这些跟我们无关,跟没有奖金……见鬼,这该死的任务,一个人影都没有!”

    ………

    徐青上空盘旋的这架飞机,像是恶作剧般的来回飞着。

    这是真实的战斗机,哪怕是五十年代的美国飞机。在这巨大无比的阴影下,徐青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他不敢乱动,身边还有小花姑娘,后面还有三名同样没来得及撤走的战士,他们都一样身子紧贴着地面,借着汽车做掩护。

    徐青眼睛余光一直紧紧着天上,极好的眼神赋予他,能够看清飞机上硕大的五角星和星条旗,机尾上涂装着鲜明的F-86字样。

    他知道这是美军的最先进的战斗轰炸机,绰号“佩刀”。这些天日夜在天空中来往,他们甚至有些熟悉了,但这是第一次近距离出现在面前。

    他心里隐隐有些不祥的预感。

    转头对小花姑娘说:

    “如果不对劲……跟着我跑。”

    ……

    “不过麦克教授……”

    “哦天呐,他居然喜欢别人叫他博士……好吧,他说只能炸江这边的桥和公路,另一边却不行,这可真别扭。”

    “不过我还是想问——詹姆斯,你说炸了会怎样?”

    “那就是外交事件。”

    ………

    下方。

    七连许多战士们在废墟上面躺着,他们也没处可逃,只好混在村民死尸当中。

    余从戎:“我们去救他们啊!”

    平河握紧了枪:“他再低一点,我一定能打中!”

    “别动!”

    千里一把拉住余从戎,“这是战斗机,不是侦察机,两架都在天上。看到机翼下挂着的那一排排炮弹吗?动了,大家全都得死!”

    余从戎握紧拳头:“难道我们就不管了吗,他们的目标可能是汽车!”

    千里低吼:“我不知道吗?那是我弟弟!……我亲弟弟!”

    他们这边所有人,都在山谷废墟另一边,紧张的看着。

    他们很幸运,飞机根本就没注意到废墟。

    ………

    “那群中国农民?哈哈,詹姆斯,你一定是在开玩笑,我们还怕他们?”

    “这不好笑。他们刚打赢了日本人……”

    “那不是我们小男孩的功劳?”

    “你会因此上军事法庭的。”

    “好吧伙计,算了算了。”

    ………

    “我们能活下来吗。”

    小花姑娘被他压在身下。

    她衣服是朝鲜族带着彩色的,不能暴露。

    “你说什么!”

    徐青大声问。

    飞机已经在贴地飞行了,就在上空几十米处盘旋。

    巨大的风,树枝树叶乱飞,刮在他脸上,根本听不清。

    ………

    “嘿,瞧瞧我看见了什么?”

    “什么?”

    “我们的汽车。”

    “不,是陆军那帮旱鸭子的。”

    “哈哈哈,Jesus!詹姆,我头一回发现,原来你也有幽默细胞……”

    ………

    “我说——我们还活得了吗?”

    小花姑娘贴着他耳朵,一字一句。

    “活得了!你别乱动……”

    她眼睛有害怕,也有泪花:

    “可我阿嬷妮和阿爸吉……就是这么死的。”

    ………

    “没听说陆军到了这片区域?”

    “可能是先遣队。他们被中国人打回去了,爱抛下东西,真是一群没胆的小鬼。”

    “有我们的人吗?”

    “没看见。”

    “那可不太妙。车上有关于中国毛的标志吗?”

    “也没有。”

    “那就炸了。别留给敌人。”

    ………

    “别瞎说,我们不会有事的……不好!”

    千里在远处大吼:

    “跑!”

    随着千里的呼喊。

    一直也注意着上空的徐青,几乎同时,就看见这架宛如空中堡垒一般的战斗机,绕了一圈,又回了过来,翼下悬挂着的一颗硕大的圆柱形炮弹松动了一下。

    ……然后,陡然在空中翻动掉落下来!

    他眼睛猛地缩成一条线,疯狂拉着她爬起:

    “是凝固汽油弹,快跑!!!”

    ………

    “我女儿还在佛罗里达州,等着我圣诞节回家庆祝呢。你说,我给她送什么礼物比较好?”

    “一只发条玩具汽车,糖果屋,或者夏令营。噢,还有汤姆和杰瑞,你懂的……华盛顿最近流行这个。”

    “天呐,我保证,她会喜欢这个的!”

    “真的?”

    “真的。”

    “小安吉拉吗?记得给美丽的公主稍上我的祝福。”

    ………

    黑色如蛋般的巨大金属物,狠狠抛下来。

    尖利的呼啸声音过后,是炮弹击中了汽车发出的短暂响声,但维持不过半秒,随后是一片铺天盖地的爆炸声!

    “轰轰轰!”

    他没有回头,就感到有一圈巨大的火焰伴随着黑红色的蘑菇云向四周溅射,整辆汽车被炸得四分五裂,石块,泥土,瓦片,乃至汽车零件在空中解体纷飞。

    整个世界仿佛都在颤动。

    炮弹只是落在了那辆汽车上,但爆炸带来的余威却向四面八方卷去,地面像海浪一样波动着。

    跑,跑,跑!

    此时,在他眼中只剩下两种颜色:

    火红的烈焰,和前方的树林小溪!

    ………

    “咦?”

    “怎么了?”

    “好像看到几个北朝鲜难民。”

    “你确定?”

    “詹姆斯,你居然质疑我。那里面有个北朝鲜的女人。”

    “好吧,我确定你是对的。你眼里向来只认女人。”

    “嘿!伙计,别以为我听不懂,你在怀疑我对婚姻的忠贞?”

    ………

    下方,烈焰滔天,人间如地狱。

    “啊!”

    惨嚎声从一个战士口里凄厉的叫出来。

    他仅仅跑得慢了一步,汽油弹的燃烧带着剧烈的高温,一滴四处溅射的火星点燃了他的衣服。

    奔跑中一边大叫一边慌忙把衣服脱下,但仍旧于事无补,凝固的汽油和白磷粘在他身上继续燃烧,撕心裂肺的喊声传出了很远。

    徐青边跑,心里蒙上了阴影,他仿佛感受到一股叫死亡的气息笼罩着这片土地。

    千里握起了枪,狠狠举起,又不甘放下。

    他红了眼睛,在远处大吼:

    “跑!往小溪跑!”

    “躲水里!”

    ………

    “你完事了么。”

    “马上了。”

    “可真慢……那群难民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伙计,我再投一挂怎么样,给这个枯燥的礼拜天取点乐子?”

    “算了吧,留着点弹药,委员会会让你报告的。我们还要去追击北边的敌人。”

    “你说迟了——已经发射了。相信我,我的小可爱会将这片树林燃烧殆尽。”

    “你可真变态。”

    “哈哈,你在哪?”

    “在你上方。”

    “我这就来。”

    “等等。北十二区以南,那有侦查机在叫。”

    “真烦人……好吧,飞了一上午,是时候松松筋骨了。”

    ………

    无尽的烈焰。

    到处火光冲天,到处烟雾浓浓,火星飞越到荒地草皮,粘着就烧,烧却不止,厚厚的雪层全部融化露出焦黑的土地。

    徐青用衣服包住背后被严重烧伤的战士,跟小花姑娘一前一后把他拖着往前跑,刚走出了爆炸圈,又听到天上又传来呼啸下坠的声音。

    徐青还没来得及庆幸,脸色就迅速大变:

    “他们,又投弹了!”

    而此时离溪水也不过十米距离。中间隔着那十辆被掩盖着的汽车,这是最好的屏障。

    “快往那里跑!”

    可小花姑娘忽然踉跄一步,摔倒在地。

    巨大的燃烧弹已经从天而降,在身后数十米外轰然爆炸,冲击波,汽油,火焰摧毁着一棵棵树木,飞快的向这边涌了过来。

    “快起来!”

    徐青去拉她。

    小花姑娘接着他的手想站起来,但又倒下。徐青低头,她的脚踝弯成了扭曲形状。

    “我……你们跑吧。”

    她忽然笑了,用力推了徐青一把。

    徐青咬着牙拉着受伤的战士疯狂往溪水里跳,一边回头,他第一次害怕自己眼神这么好。

    “替我打……”

    她最后往这边看了一眼,喊了一声,但没说完,烈焰和冲击波一转而逝。然后,在高温中她的身体像玻璃一样“啪”的一下碎了……

    他看见她的身子在刹那间解体,火焰像熟若无物的掠过她残存过的地方……

    他从她眼里看到了,不舍,难忘,可怜,绝望,还有一丝似是解脱的笑……

    他的心里也好像有什么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