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科幻悬疑 > 从长津湖开始 > 第二十九章 朝鲜女孩金煦花
    睡梦之中,徐青睡得并不是很安生。他迷迷糊糊之间,又仿佛听见了美军飞机的轰鸣声,但几次惊醒睁眼却又发现是在做梦。

    等天亮,他无奈起来,费劲用手搓着冻得冰凉的双脚,但眼睛上已经挂了两个重重的黑眼圈。

    余从戎看到他,马上就忍不住:“你这昨晚上做梦,是打了多少美军啊!”

    雷公站在一旁笑。平河、张小山这些七连的战士们看到了也都笑起来,都感到颇为有趣。

    徐青回过头看,这才发现:这一百多号人里面居然只有他一个人有黑眼圈!

    就连昨晚值夜的人,短暂的换了班后,睡得都挺好。

    没天理啊!

    这些老兵都不讲道理啊。

    千里也走了过来,轻声问道:“还不习惯吧,能坚持不?”

    “……没问题。”徐青果断点头。

    昨晚之前在火车上也休息过,精神上倒也不困。这时候可不能拖后腿。

    “好,坚持不住要说。”

    千里点点头,转过身去,吩咐道,“大家准备出发!”

    “是!”

    趁着天刚亮,能看清路,众战士快速整理行装上路。

    七连不知做过多少穿插的任务,风餐露宿都是常事,没有什么复杂的讲究。昨晚上天气其实很寒冷,不少人都冻的浑身发抖,睡的其实并没徐青想象的那么好。但没人有怨言,干净利索的就马上继续上路。

    一走又是一天,十几公里的行走跋涉,没有丝毫喘息,他们要到的目的地“志愿军总部指挥所”离这还远着。

    徐青刚开始还可以坚持的住,但慢慢走下去,身体有些吃不消。雷公、千里等人都看在眼里,准备让其休息一会儿的时候,没想到他又生龙活虎过来。

    虽然感到奇怪,但也没有多想什么。

    只是觉得他意志力不错。

    但实际上,徐青是逼得没有办法了,把今昨两天的积累的经验20点,通通加在了【体质】属性上,体质一项勉强提升到1.2,身体耐力增强了一些,精神状态也像是回了一波血般,这才得以继续跟上队伍。

    这一天里,他们时不时能听到头顶天空有飞机呼啸而过,肉眼可见其上满挂着弹药,向着西北边,也就是他们来时方向飞过去。

    每当飞机引擎声在天上响起,所有人都趴在山林间,隐蔽着,一动不动。

    但飞走之后,所有人都面色严肃,难看不已。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知道这样的情形绝对不算好。

    回想起一路随处可见的轰炸痕迹,梅生道:

    “这一路走来,我们并没有见到美军的很多行军痕迹,他们应该还没有打到这里。但是空军飞机却在不断的扔炸弹,你们说美国人这是想要干什么?”

    千里道:“我们的参战,已经让美国人大为警惕,这恐怕是想切断我们的退路。师部就是预料到这一点,才让我们提前入朝作战——别惊讶,这也不是我分析的,是谈营长告诉我的。”

    大家听着,都点点头。

    事实上,徐青也隐约记得。不管是历史上还是电影,好像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为了防止我方增兵入朝作战,一直以来都没有放弃对鸭绿江中朝边界,各方的道路,桥梁,公路等地方的轰炸。只要有人的地方,美军飞机就出现过。

    他不了解具体细节,但是对鸭绿江断桥这个景点却颇有印象。

    七连继续上路,他们不走大路,只在群山中走曲折难行的山路,这是人踏兽行踩压出来的羊肠小径,有的地方甚至不能被称之为路。

    但就是这么崎岖艰难的道路上,他们仍然见到了不少正在往他们来的方向撤退的朝鲜老百姓们,大多都是步行,有的赶着牛车,拖家带口。

    这些当地老百姓都看见了他们,好奇的望着。他们也没法躲避,因为周围确实也没可隐藏的地方,山间就这一条道。

    有懂中国话的朝鲜人民,询问他们是哪里的部队,他们有任务在身,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索性对方也没纠结,哪怕没有标志,不少朝鲜老百姓就猜出来了七连就是一只中国军队。

    因为所有的北朝鲜军队都在后撤,只有他们在前行。

    越过山岭,已经是晚上,他们已经到了白天遇到的,那些老百姓他们之前的家:

    这是属于东林山这一带的村镇。虽然离鸭绿江有些距离,但这里靠近车站,有铁路车轨铺设,因李承晚伪军的指引,直接被联军飞机作为目标,村庄是被波及的——只是一颗炮弹掉落在这,便成了一片废墟。

    “这也太残忍了,他们这是同一个民族啊……”

    七连全体站在这一片倒塌的残垣之上,徐青有些不忍,废墟里还有不少残存的尸骸,身上是传统的朝鲜民族高领服,在朝鲜夜晚冰冻的空气中更加让人心里发寒。

    白天那一批是幸存下来的,是前往我国东北逃难。

    “没办法。你要明白,这就是战争。”千里摇摇头:“……这才是战争。”

    村已经被轰炸成这样,大概率不会有飞机再来。一行人在这里,找了个没有倒塌的房屋,作为今晚的歇息地。

    大家不能生活做饭,徐青把口粮袋里面的炒面掏出来,就水吃下去。

    说实话,一连吃了两天,吃多了这种像粉又像糠的食物,让他有些干涩难以下咽。不过也没计较,总好比过没有吃的。

    吃完他就迅速动作起来,今晚是炮排值上半夜,他跟张小山,还有其他三个战士编到了一起。

    坐着在那一段时间,四处没什么动静,徐青小声的问张小山:“你家北京哪儿的?”

    张小山闻言,笑道:“我们家原来不在北京,去年解放后才搬过来。原来老家在北戴河那一带,那儿可美了!”

    “有多美?”徐青也没去过北京。

    “那你跟这里也一样,靠着海,但是却是四季长春,我家开门出去就是蔚蓝的大海和金色的沙滩。你划过船吗?我从小父亲就带着我在北戴河上游船,那里有沙滩,红桦林,不停拍打的海浪,我第一次捧起海水往嘴里面送的时候,才知道那水是咸的……”

    徐青一愣:“我家也是。开门就是一片大湖,有渔船,水鸟,大山,好看的枫叶林,好看的黄昏,摇不完的乌篷船。,还有……湖上面永远在捕捞养家的老父母。”

    徐青也说不出什么滋味,在现实世界,他的父母早早就车祸离世,他很小就没有享受过父母亲情的温暖,而伍万里的亲生父母对其的爱意却是隐藏不住的。

    不知不觉的,他似乎把这当成了他的第二个家。

    “是么,那咱们还挺有缘分的?”张小山看着他神情,以为他是思乡了,轻轻笑着道,“等这次打完仗回去,我带你去北戴河划船,然后你也可以邀请我去你家那玩,好不好?”

    “好……谁在那?”

    徐青正要回话,突然眼睛看到不远处的一处半倒塌的房子后有人在靠近。

    “谁?”

    张小山和另外几个值守在周围的战士,听到他的声音,也立马反应过来,把枪口端起来。

    屋内其他正在休息的人员,听到动静也纷纷醒了过来。

    “나는악의가없다……”

    那边有声音传了过来,声音清脆,又带着一丝怯意。

    徐青一愣:“孩子的声音?”

    他和张小山对视一眼,他随即朝着那边喊:“会说中国话吗,出来讲话?”

    那边:“会一点点……”

    这下他们听清了,是女孩的声音,中国话不是很标准,带着微微有些别扭的口音。但是能听明白。

    “怎么回事?”

    伍千里第一个拿枪跑出来,余从戎更是火急火燎的掩护着冲出:“敌人在哪!”

    徐青道:“……等等!先别开枪。”

    他们也看清了,就在那房子后面走出了一个小姑娘,十几岁模样,长长的头鬓和辫子上有些狼狈。

    她一身朝鲜本土的服饰,长裙的腰间有长皱褶,宽松飘逸,色彩鲜艳,却又不花里胡哨。衣服上很脏,她站在那小脸看着这边。

    千里松了一口气,不过没有放松警惕,一边拿着枪一边问:“姑娘,你有什么事吗?”

    “这是我家的房子……”她犹豫了下回道。

    众战士一愣。看看她,又看看房子。

    千里也是镇住了。他小声对余从戎说:“你带一个排的弟兄,看看四周有没有什么动静。”

    等余从戎走后,他问女孩:“不是不相信你,这里的百姓不都走了吗,你有什么可以证明的吗?”

    “里面有个地窖,里面有我的的东西。”

    千里瞥了一眼徐青:“去看看……小心点。”

    “好。”

    提溜着枪回到屋里,战士们都醒了,持枪伏在房间四周。他在人群里找了一下,就和平河比较熟点。

    他招呼了一下,两人小心的把地窖小心打开。看到下面有一张床和零碎的生活用品,还有一个朝鲜这边的书包,里面有几本课本。

    他翻了翻,没拿东西。回了屋外,问:“姑娘,冒昧问一下,你叫什么?”

    她也不怕:“我叫金煦花。”

    徐青微微点头,低声道:“应该没错了!”

    他等了一会儿,余从戎也带着战士们回来了,没说话。只轻轻的摇头。

    千里喝令众人放下步枪,不再枪口对人:“原来是朝鲜老乡,实在不好意思,我们马上就撤出你家房子……”

    他怕的是有当地奸细伪装,传递情报。

    没想到女孩并不在意,反而好奇问:“你们是中国军队嘛?”

    没人回答。

    但是徐青看女孩的样子,应该是猜出来了。她看了看孤寡寡的一百来号人,单薄的棉服,又好奇的问:

    “你们有飞机?”

    “没有。”

    去年开国大典上,也只有十七架飞机。他们怎么可能有。

    “有坦克吗?”

    “没有。”

    “有大炮?”

    “……没有。”

    “那你们怎么打哩。”

    她摇摇头满是疑惑:“我们原本有上百坦克,也被打成现在这样,可你们怎么打美国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