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七十八章
    王文武从船上下来,相比中国港口多了许多塔式起重机。

    舒锦熙则和孙沐恩在一起等着,王文武办理货物暂存手续。

    当工作人员知道王文武是自己带货来法国,并不是那家公司的货时,突然热情起来,没多久一个大腹便便的白人出现在王文武面前。

    还算客气的说道:“Bonjour, allez-vous parler français?”【你好,你会说法语吗?】

    “Sera un peu! Qui es-tu?”【会一点!你是谁?】

    “Génial, génial, je suis toujours inquiet de ce que vous ne pouvez pas faire, vous êtes si génial!【太好了,太好了,我刚才还在担心你不会法语怎么办,你真是太棒了!】”说完一把抱住王文武。

    王文武被浓厚的体味差点熏过去,赶忙把人推开,大声说道:“Qui êtes-vous【你是谁?】”

    “Je suis une compagnie de navigation française, je peux acheter toutes vos marchandises.【我是法国邮船公司的,我可以买下你所有的货物吗。】”

    王文武知道如果自己卖货的话,会浪费大量的时间,于是说道:“Il n'y a pas de problème avec le prix.【价格合适,就没有问题】”

    王文武经过和白人男子的几轮讨价还价,全部卖出。

    等见到舒锦熙和孙沐恩的时候,王文武指着身边大腹便便的白人说道:“他会帮我们在这找个临时落脚的地方,明天再做火车去里昂。”

    见众人都没有问题,大腹便便的白人带领众人来到一个中等的旅店。

    王文武问孙沐恩道:“孙小姐,您看这里如何?”

    “就住一晚,还是早点休息吧!”

    孙沐恩没意见,王文武更是没有问题,入住后舒锦熙问道:“那个人是你是从那认识的,连今天放房费都是他付的。”

    “你相信会有这么好的人吗?”

    舒锦熙拿出等下要用的说道:“这不见到吗!你还没说他为什么会这么热情!”

    “你就没觉得他看我的眼神,就想是看傻子样的吗?”

    舒锦熙坐在王文武身边问道:“爷,到底是这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我把货都低价卖给他了呗!”

    “啊,你低价都卖了!”

    “以这里的低价,我自己去卖一不知道行情,二是耽误时间,三是我们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上,谁知道会有什么下三滥的,还是乘机脱手的好!”

    “那你不是亏了吗!”

    “谁说的,我的东西在这里是低价,可相比在中国可是高价,这生意和做人一样,不能贪心。”

    “没亏就好,”然后小声的在王文武耳边问道:“爷,你这是又赚了多少?”

    “你这几年的学费,可以不要担心了。”

    看舒锦熙一脸惊喜的样子,王文武心里一阵得意。

    大腹便便的白人还在旅馆旁的餐馆,邀请王文武一行人吃了马赛本地美食。

    王文武首先就要了马赛鱼汤,来到马赛不喝鱼汤就像到了BJ没有爬长城一样。王文武在鱼汤里至少看到了5种海鱼来熬煮,还有加入了螃蟹和青口来提升层次感。汤里加了大量本地的香料,熬煮的红黄色汤汁看起来十分浓稠。

    白人向众人推荐了马赛茴香酒,当酒端上来的时候酒呈现混浊的乳白色,王文武试了一口,口感清淡而略带苦味。

    一顿饭也算是宾主尽欢。

    第二天,王文武一行人就乘坐火车赶往里昂。到达里昂中法大学时发现有中国工作人员,能在这么远的地方见到中国人,大家都很高兴。

    在里昂中法大学热情的工作人员的解释下,众人才明白,里昂中法大学属于中法两国政府合作办学,里昂中法大学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学校,因为它没有自己独立的老师、独立的课程安排,而是根据中法双方打成的协议,里昂中法大学与法国里昂国立大学合作,由后者辅助完成课程。

    而里昂中法大学的学生在注册后就可以根据自己的专业进人里昂的大学学习,因为学校也是刚成立人手不是很充裕,王文武问道:“那食宿,学校提供吗?”

    工作人员回答道:“里昂中法大学会为中国学生提供食宿,并且开设了法语补习课程。”

    见王文武轻松了许多,又说道:“之前来的华法教育会支付他们每天5法郎的生活费。但上半年的时候,发了声明说不再对学生发放每天5法郎的生活费。”

    舒锦熙说道:“我们在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你们知道,就好了,现在法国很多工厂倒闭了,勤工俭学的学生没有工作,也没有学上有很多人就靠着华法教育会每天5法郎的生活费活着,”

    兴许是见到从国内来的人,兴许是最近发生的事,声音低沉的继续说道:“即使有补助,也还是有人生活困难,熬不过的就客死异乡,人死了,我们就开追悼会;我最怕参加这样的追悼会,一进会场,就禁不住流眼泪。

    吃的是什么呢?是最便宜的豆饼、土豆。因为没有钱买汽油,土豆都烧得半生不熟,医院解剖尸体,发现胃里面全是一个一个球形的土豆,像是铁疙瘩。”

    王文武一行人都沉默了,孙沐恩小声的问道:“那现在怎么样了?”

    “后面学生的抗争最终迫使华法教育会同意继续支付他们每天5法郎的生活费。但大困境却没有丝毫改变。好了,不说这么多了,你们今天注册吗?”

    王文武看向舒锦熙,舒锦熙则看向孙沐恩,孙沐恩说道:“我出国前答应我父亲的,出国学商科,我打算去巴黎高等商学院。”

    舒锦熙说道:“我是师范出来了,我打算留在里昂还是学校教育。”

    “有空可以来巴黎来找我。”

    “当然了,”

    孙沐恩安排管家带着翻译去买去巴黎的火车票,来法国留学其实非常简单只须有环球学生会介绍信和一张船票,法国总领事馆便发入境签证,等舒锦熙注册后,找了一家旅店做临时落脚的地方。晚上在和孙沐恩吃了一顿饭分别后,第二天孙沐恩就离开了。

    舒锦熙则在大堂找经理,服务员锻炼法语,自从到了法国,舒锦熙一直坚持和王文武用法语对话,从刚下船的磕磕绊绊,到现在日常说话流利无比。

    王文武则买来大量的当地报纸,了解当地情形,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或租或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