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七十七章
    虽然有人驻足停留,但依旧没有改变什么。

    王文武见此说道:“孙小姐,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就早找地方落脚了。”

    孙沐恩说道:“你们找好落脚的地方,就来浦江饭店,我们一起吃饭吧!”

    “好的,再见!”

    “再见!”

    最后王文武在离浦江饭店不远的地找到一家中等旅馆,这家旅馆,虽然只是一座三层楼的建筑,但是它除了拥有七八十套客房以外,大餐间、大厅、会客室等一应俱全。

    王文武要了间在二楼大客房,里面还有浴室,还给郭张氏开了间小客房,条件比大客房相对差些。其内部的设备,有电风扇,而且厕所一律采用抽水马桶。

    安置好后王文武带着舒锦熙一起去到浦江饭店,在大堂遇见李管家在等待两人的到来,李管家把两人引道孙沐恩面前,刚一坐下舒锦熙对孙沐恩说道:“沐恩,刚才下船的时候,那个RB人怎么不见了。”

    孙沐恩说道:“都下船了,见不到人,不是很正常?”

    王文武插嘴说道:“我看是刚下船,还不知道你住在哪里,才没有找上门来。”

    孙沐恩兴致不高的说道:“你们就不要说了,就是我爸那关,他都过不了。”

    舒锦熙说:“看来要不是孙叔叔在中间拦着,你就从了吗!”

    孙沐恩听摆是一阵不饶,打闹过后,孙沐恩说道:“其他,我并不讨厌他,可是我们不可能在一起。”

    吃过饭闲聊一阵后,约定明天一起去码头询问什么时候有船去法国。

    第二天等到浦江饭店碰头的时候,伊东五郎兵卫又出现在孙沐恩身边。

    王文武和舒锦熙一下就愣住了,舒锦熙和孙沐恩一起做上黄包车,说道:“沐恩,那个RB人怎么又出现了,他是怎么找到你的!”

    孙沐恩说道:“我也不清楚,我刚到大堂,他就出现了,我还没问他是怎么找到我的!”

    “看来孙小姐又多了一位追求者啊!”

    “他可不是,我这去国外几年,他可不一定等我,说不定等我回国了,他都有孩子了。”

    “那要不,不去法国了,留在国内,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还轰轰烈烈的恋爱,还是去法国留学靠谱。”

    王文武则和伊东五郎兵卫坐一辆黄包车,王文武跟车夫说了跟上前面的车,车上伊东五郎兵卫对王文武说道:“王先生,你可骗得我好苦啊!”

    王文武毫不在意的说道:“我是说了假消息?”

    “没有,没有!”

    “就是了,我又没给假消息,我可是童叟无欺啊!”

    “我先前误以为,您是下人,多有得罪了!”说完一本正经的在车上向王文武鞠了一躬。

    王文武摆摆手说道:“没事,不过,这你是怎么找到的?”

    “我和日清汽船株式会社有些联系,知道孙小姐是从天津上船的!”

    王文武打断道:“你知道孙小姐的父亲是谁了吗!”

    “知道了,我亲自询问了上海的各大饭店,最后在浦江找到孙小姐,所以我一直在大堂等她。”

    “上海的各大饭店都找了?”

    “都找了!”

    王文武对其竖起大拇指,“你可真厉害!”

    伊东五郎兵卫挠挠头,说道:“王先生,不知道这是要去哪里!”

    “孙小姐没告诉你吗?”

    “我也是刚见孙小姐,还未来得及询问!”

    “啊,我们是去码头,问什么时候有船去法国。”

    “啊,你们要去法国!”

    “对,孙小姐和我太太去法国留学,我是不放心,送我太太的。”

    “孙小姐是去法国留学吗?”伊东五郎兵卫眼神变换。

    王文武知道伊东五郎兵卫刚知道这个消息,脑子里一定很乱,剩下的行程,伊东五郎兵卫一言不发沉默的到达码头。在码头伊东五郎兵卫还是热乎的忙前忙后,舒锦熙走到王文武身旁向伊东五郎兵卫努努嘴问道:“这位是怎么回事?”

    王文武小声说道:“这位爷,昨天找遍上海各大饭店,把孙大小姐给找出来了。”

    “看来这个RB人还真对沐恩有意思呢!”

    “可不是,不过,刚知道你们要去留学,一路上都没说话!”

    “我瞧着你有点幸灾乐祸!”

    王文武当即否认三连:“怎么可能,没有,你别乱说!”

    幸好只要等几天就有船,在卖完船票后,王文武和舒锦熙立马说在上海逛逛,把两人留下。

    王文武把舒锦熙送回旅店后,在各商行寻找可以运到法国的商品,最后敲定了桐油,此时正是战后工业迅猛发展之际,欧洲各国由于战备的需要使对桐油的需求量日益剧增

    但桐油市场竞争太强了,王文武没有寻找到合适的货源。而且空间里的生丝包装上还写的是RB会社的名字。

    王文武买了两个大包,试着在空间里面更换外包装,意外的发现可以,转头来买来大包麻绳,还专门看了上海是如何大包的,全都换好。但这些生丝也不合适出现在上海的码头,

    最终还是让王文武在码头上找到了,是个刚来上海卖桐油的商行,乘着其他人没反应过来,被王文武买下。

    王文武赶紧办下运往法国的单子,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王文武一行是乘法国邮轮波尔多斯号启程去法国,在等货装上船的时候,王文武就见伊东五郎兵卫在码头上哭的稀里哗啦的,孙沐恩则面无表情的挥着手。

    见舒锦熙过来就问:“这两位是怎么回事,一个哭的老凄惨了,一个面无表情?”

    舒锦熙说道:“还能是什么,我刚听沐恩说,那小子要追到法国去了!”

    “我(某种植物),小子那的,这么牛!”

    “说是家里做生意的,还是日清汽船株式会社的股东。有钱人。”

    “那孙沐恩是什么意思?”

    “她觉得就是块狗皮膏药,能治病,但还是嫌弃。”

    “嫌弃那小子什么?”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矮了,你没看他鞋底厚的。”

    “还真没注意,毕竟从来没捡过钱!”

    “哼,我回船舱了!”

    “好的,等货都上了船,我再进来!”

    等货物装上船,王文武放心的走进船舱,又在印度停靠时,把生丝运上船,经过半个月的航行后到达法国南部城市马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