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七十一章
    舒锦熙没好气的说道:“我这样是因为什么,还不是我们一家吗?事情解决了,说风凉话了。”

    王文武连连摆手说:“我没有,怎么会,你可别诬陷我啊!”

    “好了,快点把这里弄好了,明天去码头问问,什么时候有船。”

    王文武也没说话,点头和舒锦熙进去了,只见爱琴带着两个老妈子收拾的东西,槐花则和春妮在把自己带来的东西收好。

    爱琴见王文武进来,站在地毯外面向其抱怨道:“爷,这满屋就没有便宜的,我就是这地毯我都不敢踩,我是生怕踩坏了,又是一百大洋出去了。”

    王文武安慰道:“这东西没你想的那么不经用,你放心大胆的走就是了,你怎么住这么好的房子,怎么还住不舒服了!”

    舒锦熙说道:“还不是,这一刚住进来,就碎了个一百大洋的花瓶,你是没去厨房,这就连碗都是镶金边的,就我们家那几个猴,家里用的那碗都箍成什么样了,你就说他们配用镶金边的碗吗?”

    爱琴听到碗都镶了金边,连忙跑向厨房去看了。

    王文武说道:“章居和章晟都大了,知道事了,你看他两最近是不是没打碎东西了。”

    “刚刚那个花瓶就说这两小子弄碎的,章居要不是男孩,还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要不然我现在就溺他。”

    “别,不要这么暴躁,来我们赶紧收拾好吧!”

    “我看你最好是去看看爱琴,说不准这丫头干得出来。”

    “不会吧,你看,你都说了,是男孩,还是从自己肚子里出来的。”

    “她还有章栢啊,她可不像我就一个男孩。”

    王文武心里也不确定了,赶忙去找爱琴。

    刚到厨房,就见爱琴一声不吭的向仆人房走去,王文武见状赶紧拦下,说:“爱琴,爱琴,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还能干嘛,当然是揍人去了!”说着还拿上桌子上的擀面杖,王文武见那擀面杖一米长短,小孩手腕粗细,想来是经常有人用,油光水滑的,看样子就是孩子骨头断了,它都不一定断。

    王文武连忙抢下擀面杖,说:“揍就揍,拿东西干什么,万一要是打坏了怎么办!”

    爱琴带哭腔的说道:“打坏就打坏,要是他在像在家那样,咱们怎么够赔的。”

    “好了,好了,我来说可以吗!你就别插手了。”

    王文武见爱琴点头,把孩子都叫了出来,章居和章晟知道自己犯错了,一直低着头就是不敢过来,章栢则不是那么清楚了,但见到哥哥们的样子也知道是犯错了,但因为平时有哥哥们护着,倒是敢走过来,还想躲到妈妈的怀里去。

    爱琴想都没想,一巴掌就打在屁股上。就一下屁股就红了章栢哇哇大哭,章居和章晟更是不敢动了,甚至想躲到对方的身后。

    王文武说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也站过来。”

    章居和章晟在哪磨蹭了半天,就是不动,最后还是被爱琴拖过来的。

    章居和章晟当即躺地上哭了起来,王文武只能。对爱琴说道:“你看他们自己知道错了,下次肯定不会犯了。”

    见爱琴还是脸色不渝,王文武说道:“嗯!我去看看东西收拾好了吗!”说完就离开了,身后响起兄弟二人的惨叫声和棍子打在肉上的声音。

    到吃饭的时候,章居和章晟两人都屁股都快打烂了,王文武特意叫了医生上门看看。把买的药膏敷好,两人只能趴在床上吃饭。

    舒锦熙和爱琴这两人也是的,打之前心硬的不得了,屁股都快打烂,等医生看过后又心疼不以。

    王文武说道:“好了,好了,医生不是说了吗,过七天就好了。”

    舒锦熙说道:“不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你当然不心疼啊!”

    王文武闭口不谈,等吃完饭才对众人交代一番,等到第二天。

    王文武在客厅等舒锦熙,舒锦熙则在给孩子们换药。王文武有时觉得舒锦熙和爱琴在有些事情上打配合,昨天爱琴唱红脸揍两小子一顿,今天则由舒锦熙唱白脸,给两小子换药。

    真是给个巴掌,再给个甜枣。王文武正看着早上买的报纸,这时老妈子过来通报说孙沐恩到了。

    王文武不清楚为什么又来了,但也只好出门迎接,当见到孙沐恩的时候,就觉得好像今天的孙沐恩好像变漂亮了。

    “孙小姐,大驾光临,吃早饭了没!”

    孙沐恩哈哈大笑说道:“我还以为你要说有失远迎,没想到你尽然会说吃早饭了没”

    王文武还是没觉得刚才说的话有什么问题,顺着说:“我看你来的这么早,所以就问一句吃早饭了没,有这么好笑吗?”

    孙沐恩停住笑声,正色说道:“不,现在想想也没那么好笑了,你就不让我进去吗?”

    王文武赶紧请孙沐恩进来。

    孙沐恩刚进房子就发现所有的花瓶都不见了,舒锦熙和几个姨太太带着几个孩子正在餐厅吃着早饭,大的孩子还好,小的两三岁的总是想从凳子上下来,王文武的孩子也多看住了这个就没看住那个,总是不消停。

    舒锦熙见孙沐恩来了,连忙把王嫣交给老妈子迎了上去,“沐恩,来了。”

    “你怎么脸色不好,怎么不欢迎我!”

    “哪里有!这不是小的生病了,夜里老是吵!”

    “看医生了吗?”

    “还没,原本打算几天去的,沐恩,你知道天津那个医生擅长看哑科的。”

    孙沐恩叫来身边的管家问道:“李管家,你知道那个医生擅长看哑科的。”

    李管家说道:“王太太,您可以去天津宫北大街德育堂的坐堂何大夫,此人极善哑科”

    “多谢李管家了。”

    “太太,您客气了。”

    孙沐恩对王文武说道:“天津去欧洲的船不多,所以我今天来问问,你们要不要去上海,上海去欧洲的船就有不少。”

    王文武说道:“我还是先去码头上看看,看看天津去欧洲的船走那边。”

    孙沐恩疑惑道:“走那边?”

    “我先头了解了下,坐船向南经过南海出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过好望角向北前往英、法,当然也可以在苏伊士运河那里进入地中海,前者一般都要个半年左右,后者估计也要两三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