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七十章
    王文武看了一圈,确认这里没有缺什么东西,可以直接住进来。

    第二天,王文武就带人住了进来,利顺德大饭店虽然好,但也贵啊!特别是王文武一家人又多。三间房就显得太小了。

    舒锦熙带着孙沐恩一起来,孙沐恩见爱琴在收着房间里的花瓶等易碎品,于是向王文武问道:“怎么把这么花瓶都收了,放在那摆点花,你不觉得好看吗?”

    “谁让你这花瓶看着就不便宜,万一给你弄碎了,我可赔不起。”

    “哟,这可不像能住的起利顺德的人,能说出的话啊!”

    “这怎么不想是我说的呢?难道在孙小姐眼里,我王某人是富豪?”

    “你怎么不是了,看锦熙我就知道,你啊,就是个富豪。”

    “那就是你眼里的富豪,也是怕赔不起。”

    舒锦熙说道:“你是不知道,就我们家里的几个小皮猴呀!不收起来,到时候你可能就看不到几个了。”

    孙沐恩一手抱住舒锦熙说道:“那不就让这位王先生赔就是了,你担心什么?”

    王文武说道:“担心什么,当然是担心赔到没钱啊!”

    “怎么会,虽说我这是法国的花瓶,但也就几块大洋的样子。”孙沐恩话都没说完,就听见一声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众人赶忙看了过去,只见王文武家小的愣在原地,大的知道自己闯祸了,早跑了。

    王文武看向跟孙沐恩来的管家询问道:“管家,不知这个多少钱?”

    管家倒是一脸和煦的说道:“王老爷,您是小姐的客人,怎么能让您赔呢?”

    王文武不好意思的说道:“孙小姐能收留我们一家,已经是感恩戴德了,我们这弄坏东西了,我们心里也过意不去。”

    管家看向孙沐恩,孙沐恩见管家看着自己,说道:“看我做什么,他不是要赔钱嘛,你就让他赔就好了。”

    管家查看了一下碎掉的花瓶对王文武说道:“王老爷,这个花瓶是老爷同意从法国买来的新品,前天才放到这的。”

    孙沐恩看了下碎片对管家说道:“是前天才新到的那一批吗?”

    “是的,小姐!”

    王文武看碎片就知道不是便宜货,向管家问道:“那不知,这个多少钱?”

    管家说道:“这是老爷请人代买的,不算运费,一个十二英镑。”

    爱琴茫然的看向王文武小声的问舒锦熙,“太太,这个十二英镑是多少钱?”

    舒锦熙怎么都没有想到一个花瓶能这么贵,直到被爱琴拉了几下才反应过来,说道:“按现在的汇率,一英镑换八块五来算,这个花瓶值一百零二块大洋。”

    爱琴听到这个数字,大声说道:“就这么一个东西,值一百大洋?”

    管家见就连小姐的朋友都很惊讶,于是又介绍般说道:“王太太,这个是法国圣路易凡尔赛系列水晶花瓶,这款花瓶是今年才出来的,名字的由来是民国8年让阿尔萨斯和洛林两区重返法国的《凡尔赛条约》而得名,因为就一只花瓶的制作过程长达两,三个月,所以啊!这东西自然就贵了!”

    王文武从怀里拿出票本,签了十二英镑的支票递给管家,“您收好了!”

    “王老爷客气了!”说完又站到孙沐恩身后了。

    孙沐恩伸手从管家手里拿过支票,递了回去,说道:“我爸同意我去法国了,这是你教我法语的学费,当然还包括这里的租金。”

    王文武看向舒锦熙,见舒锦熙点头,看来是真的了。也没接过支票说道:“孙小姐不好意思,我和舒锦熙会坐最近走苏伊士运河的船去法国,我实在是没时间教,这钱您还是收了吧!”

    孙沐恩也没强迫,说道:“那去法国的路上教我点吧!”

    “你不学好在去吗?”

    “乘着老爷子没改注意,赶紧走,要是他注意变了,我是想走都走不了。”

    “那好吧,锦熙你来教吧!”

    “当然是锦熙了,虽然她说你的比她好,但我是怎么都不相信的。”

    王文武跟着孙沐恩在房子里转了一圈,管家和舒锦熙盘点房子里的东西,这是王文武要求的,并向孙沐恩说“到时退房子的时候,好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孙沐恩也看到刚才舒锦熙知道一个花瓶都要一百块大洋的神情,知道舒锦熙也不想欠太多,也就顺势同意了。

    管家和舒锦熙清点完成后,管家找到孙沐恩说道:“小姐,都和王太太点清楚了!”

    “好了,我们就等船来,到时我们一起去法国了。”

    舒锦熙微笑的点头,和王文武一起把孙沐恩送出门口,见其离开都松了一口气。

    王文武对舒锦熙说道:“你这是怎么了?”

    “当然是她终于走了啊!”

    “你们不是好朋友吗?”

    “那你不也是!”

    “她又不是我朋友,她可是房东啊!对了,有把死贵死贵的东西都收起来吗?”

    “都跟爱琴说了,她都把孩子关到仆人房了,不等她把东西都收好,看样子是不会放出来的。”

    “你说那东西又不小,还挺重的,这几个小家伙是怎么把它弄掉的?还是从二楼掉到一楼。”

    “我看要不是掉到一楼,还不一定碎。”

    “磕坏了,不管行吗?要不是她,我们可没有这么快找到落脚的地。可别影响到你们的友谊。”

    “那是你不知道,孙大小姐的反复无常,不过今天是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她虽然不说小肚鸡肠,斤斤计较,但也不是大方的主,这次是怎么了,不说租金了,就是那么贵的花瓶说不要赔了,就不要赔了。”

    “就连你这个同窗都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就不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吗?”

    “你是不知道,她可真不愧是商人的女儿,摆课的那会,我们都上街了,可她倒好买卖做的是风生水起。”

    “你羡慕了!”

    “你哪里看到我羡慕了?”

    “那你怎么像是咬牙切齿的!”

    “不是,在一个全国人民上下一心的时候,她跑去发财赚钱,你说,她是不是发国难财。”

    “我昨天还在她家看着你们姐妹同心的样子,原来你是这么想她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