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六十四章
    王文武接着说道:“你没有听到我刚才说的吗?”

    “什么?”

    舒锦熙对爱琴说道:“你刚才没听清楚吗?爷,都说了是刚开始的时候了。”

    爱琴小声的说道:“就你懂!”

    王文武赶紧安抚道:“好了,都别吵了!”

    舒锦熙头也没回说道:“爷,我们可没吵啊!”说完转过身对爱琴说道:“你说是不是!”

    “没吵,没吵。你继续说!”

    王文武见两人都是这样只好继续说道:“刚开始的时候是不错,但当天福帮地盘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多,那各种三教九流的都加了进来,而老帮主为了保住越来越大的地盘也是来者不拒。可天福帮也从同乡之间互相帮助的组织,变成现在都是干下九流的帮派。老帮主行事都有底线,但现如今是少帮主管事,此人为了钱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

    舒锦熙问道:“你是说,这个少帮主会对我们下手,可我们也没挨着他什么事啊?”

    王文武无奈的说道:“还不是那个姓邱惹得事,他打着我的名义做事就不说了,尽然还要我出钱,想什么好事呢!用我的钱办他的事。”

    爱琴说道:“邱大哥,真是这样的吗?”

    “你还别不信,今天你们知道他把我拉到那去了吗?”

    舒锦熙说道:“去哪了,我听赵四爷说了,邱大哥找上门来,没多久你们就出了门,我还以为你们吃酒去了。”

    “要是吃酒,那就好了,他带我去见那天福帮的少帮主!”

    舒锦熙惊呼道:“天啊!他带你见天福帮的干什么!”

    爱琴也是惊讶道:“爷,你没参与进去吧?”

    王文武听见爱琴的话,说道:“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参与进去,你要知道组织摆工可是要不少钱财的。”

    舒锦熙好奇的问道:“爷,你和我说说,怎么组织摆工?”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干过!”

    爱琴也说道“那前年的时候,那些学生工人摆工,摆课,是怎么做的?”

    “学生摆课,你问错人了,你应该问锦熙,她可是摆过课的人!”

    舒锦熙见两人都看了过来,也只好说道:“还能怎么摆课,就是不去上课啊!”

    爱琴失望的说道:“就这样?”

    “就这样,要不然呢!”

    爱琴又看向王文武问道:“爷,那摆工呢?”

    “是啊,那摆工呢?”

    王文武好奇的向舒锦熙说道:“那会天津没有摆工吗?”

    舒锦熙说道:“怎么没摆工啊,好多工人都参加我们的游行,不摆工他们有时间参加吗!”

    “那你不知道怎么组织的摆工?”

    “我知道什么啊,我就是发发传单,在街头演讲。”

    爱琴这时插话道:“演讲是什么?”

    “就是讲要让民众知道的呀!”

    “哦,你演讲怎么样,是不是有很多人听啊,我看朴先生在街面演讲的时候虽然我没听懂,但有好多人看呢!”

    “朴先生?”

    “嗯,朴先生大家都叫他朴先生,我看着他被警察转走的。也不知道现在出来了吗!”

    “那这个朴先生住那呀?”

    “我怎么知道,就是街上看到好多人聚在一起,他站在上面大声说着我听不懂的话,有好多学生跟着呢!我就知道他一定是个有学问的人。”

    王文武对爱琴说道:“有学生跟着就是有学问的人啊!”

    “那可不,没有学问,那些学生会跟着吗,咋不跟着你呢!”

    “嘿,你这嘴啊!”

    舒锦熙说道:“你才知道她的嘴厉害啊!那是知道朴先生在那就好了,我还想见见他。”

    “这有什么好见面的,还不是让警察给抓了,现在都不知道出来了没。”

    王文武对舒锦熙说道:“你不要担心,报纸上不是说了吗,都释放了。”

    舒锦熙点点头,对王文武说道:“还是说回摆工的事吧,这要怎么组织啊?”

    爱琴对舒锦熙说道:“怎么,你怎么对摆工感兴趣,你要组织摆工啊?”

    舒锦熙毫不推让的说道:“怎么?不行吗?”

    爱琴对着王文武“哟,爷,您可是听着了,要是那天警察上门,一定是因为她!”

    王文武说道:“好了,好了,锦熙你组织摆工的时候一定要用假名字啊,还有不要说自己是那人,住哪里,知道了吗!”

    “知道了!”

    爱琴不满的对王文武说道:“爷,你怎么这样,万一她说出去了,我们一家不都要蹲大牢啊。”

    王文武摆摆手说道:“她都说自己会注意的!”

    “爷!~”

    “好了,这个不要说了,锦熙自己注意点,别拖累到家里。”

    舒锦熙对爱琴说道:“我一定不会拖累到家里的。”爱琴见舒锦熙坚定的神情,也没在说什么了。

    舒锦熙对王文武说道:“可以跟我说说,怎么组织摆工吗?”

    “可以,但姓邱组织的摆工,和先前的大摆工根本就不是一会事,你还要听吗?”

    “要,我想听听,有什么不一样。”爱琴也看了过来。

    “最大的不同就是,工人拿不拿钱。”

    舒锦熙疑惑道:“拿不拿钱?”

    “对,姓邱组织的摆工,工人不是没工钱,只是这工钱是由姓邱的来发,如果你不愿意摆工都不行,会有天福帮的把你堵在家里,不让你去上工。”

    爱琴插嘴道:“那要是家里正好没粮了,也不能出去吗?”

    “那你觉得那些流氓会跟你讲客气吗?当然的把你打一顿再赶回去。”

    舒锦熙问道:“难道他们一点都不怕弄出人命吗?”

    王文武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很有可能,他们就是要把人弄的家破人亡,才好霸占一切。”

    舒锦熙说道:“这都没人管吗?”

    “人都没了,谁来伸冤,警察不会,就是街坊四邻都不会做声,生怕这些流氓盯上自己。”

    舒锦熙:“难道真的就没有人来主持争议吗?”

    王文武反问道:“那你认为,谁应该来主持正义?”

    舒锦熙说道:“法律!”

    “可执行法律之人,不想主持正义。”

    “邱大哥组织的摆工,就是这样组织的吗?”

    “至少他还打算给钱,而不是直接要天福帮不让上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