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四十二章
    王文武清清喉咙说道:“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文,那我就说说吧。”

    舒锦熙赶紧点头,王文武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

    说道:“我们先说公有制社会与私有制社会,公有制与私有制听名字我想你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

    舒锦熙见王文武看过来,点点头说道:“知道,公有制就是一个东西大家都可以用,私有制是这东西只能我自己用。爷,我说的对吗?”

    王文武笑着说道:“对,公有制就是一个东西大家都可以用,就要比我们街尾的厕所,谁都可以去,私有制就相当于,我们家的厕所就我们自己人用。那么后面的这个社会怎么解释呢!”

    舒锦熙说道到:“嗯,嗯,怎么解释呢。”

    王文武说道:“私有制社会,就是以私有制为基础,以法规制度来确立和保护私人的财产,尤其是对生产资料的私人所有权,这句明白吗?”

    舒锦熙说道:“知道,”

    王文武继续说道:“那我们再说公有制社会,在某种程度上讲,不是按劳所得,应该是按需所得。也就是说,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应该能够拿到自然界应该给他的那份财物,这是社会最大的公平。这句明白吗”

    舒锦熙说道:“那,如果按需所得,但那些好吃懒做和勤劳得到的不是一样的吗,或者老实勤劳得到的没有好吃懒做得到的还少。”

    王文武笑着说道:“那你知道公有制社会需要人民有多高要求吗?你觉得现在的民众能做得到吗?”

    舒锦熙摇摇头,

    王文武见舒锦熙这样继续说道:“好了,我们在来说下公有制社会与私有制社会的区别是什么,我们就拿店铺来说,店铺赚钱了,这就是利润,利润其实就是全体劳动者的剩余价值,在公有制社会,这些剩余价值,一部分用于公共开支和公共福利,一部分用于资本积累,而在私有制社会,这些剩余价值,一部分用于东家及其家人的奢侈享受,一部分用于制造东家未来更大的奢侈消费的私人资本积累。”

    舒锦熙问道:“那共产主义呢?”

    王文武继续说道:“共产主义就是人们对社会资源整体占有形式的一种,或者是属于社会整体上分配形式的一种,即它是一种人们共同占有社会资源、共同劳动、共同分享劳动成果的公有制形式,从而达到人民当家做主的目标。”

    舒锦熙问道:“那共产主义下,我还可以不让外面的人用我家的厕所吗?”

    王文武说道:“共产主义怎么会否定个人利益,更不可能消灭人的欲望”

    舒锦熙赶紧说道:“你不是说共同占有社会资源吗,厕所不也是社会资源吗?”

    王文武问道:“如果我们家的厕所变成公共的了,那这样算不算是一种财富和自由建立在另一部分人的痛苦、压抑和无条件的牺牲之上。那你觉得这是对的吗?”

    舒锦熙摇摇头。

    王文武继续说道:“如果一个,老实勤奋努力劳动,用自己辛勤劳动赚到的钱买了地,那他就成了无恶不做的地主吗?”

    舒锦熙摇摇头:“他自己可能不会,但他的后代会啊!”

    王文武摇头说道:“共产主义的“共产”并不是剥夺凭自己的劳动创造的财富。共产主义是指生产力高度发展,产品极为丰富,人民具有高度的思想觉悟,劳动成为生活的第一需要,实行共产主义公有制,分配原则是“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舒锦熙说:“我是说万一要是有个懒汉,他要个老婆,那怎么给。”

    王文武说:“介绍啊,万一有人看上懒汉了呢?”

    舒锦熙说:“谁会看上个懒汉。”

    “我是说万一,又不是给介绍了,就一定要嫁给他,只是说让他可以多认识些姑娘。”

    “不是说按需分配吗,一个懒汉,他就是需要个媳妇怎么办。”

    “怎么按你这么说的,就是一定要给懒汉一个媳妇咯?”

    “不是的,我只是说按需,懒汉需要媳妇,社会就要分他一个媳妇吗?”

    “那你要知道按需分配指的是以人的实际需要和需求作为分配根据,不是随意满足人的任何欲望。”

    “懒汉要传宗接代,怎么不是实际需要了,没媳妇他不是绝后了吗?”

    王文武想了下:“这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了,你就说懒汉娶亲,谁自己愿意嫁可以,但你不能因为懒汉没有媳妇就强迫别人嫁吧!”

    舒锦熙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舒锦熙憧憬继续说道:“那你说真到共产主义社会的时候,那是一个怎样的社会啊!”

    王文武说道:“那必是一个你我,重来未见的社会。”

    “嗯!”

    王文武继续说道:“你去法国吧,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舒锦熙惊喜的说道:“真的吗,爷,”

    “当然是真的,不过,你得下半年才能去,要等王嫣断奶了才行。”

    舒锦熙抱住王文武说道:“爷,你真好。”

    王文武拍拍舒锦熙的背,说道:“我们出去吧,小家伙们要来要压岁钱了。”

    舒锦熙在怀里轻声回到:“嗯,爷,我们出去吧!”

    王文武和舒锦熙重新回来大堂坐下,爱琴领着章晟和章栢拜年,章晟现在快四岁了,正是到了人嫌狗不待见的年纪。

    后面春妮和槐花也带着孩子拜年,王文武要槐花把王章居抱过来,王章居是过年前槐花生的。还没满月。

    赵四爷也带着儿媳妇赵孙氏给王文武拜年,王文武赶忙把赵四爷扶起。

    王文武说道:“赵四爷,您这是干嘛。您这不是折我的寿吗?”

    赵四爷说道:“怎么会,武爷,我现在就是您家的门房,给东家拜年,怎么会折东家的寿呢!”

    王文武还是没坳过赵四爷,结结实实的受了赵四爷一拜。希望王文武不要嫌弃赵四爷身子骨越来越不好了。王文武连连表示不会。

    最后晚上睡觉的时候舒锦熙问王文武,“你是真不嫌弃吗?”

    王文武说:“如果是私有制社会,我会,因为他什么都做不了,”

    舒锦熙问:“如果是公有制社会呢?”

    王文武说:“他应该在家不用出来工作,身体不方便的,还会有人来照顾他。”

    房间里一阵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