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三十七章
    刘爷大口喘着气,王文武见他安静下来。

    王文武问:“刘爷,知道徐大人为什么认识我吧。”

    刘爷狂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王文武继续问到:“你是怎么想到找我的。”

    刘爷说:“我姐夫不是下野了吗!这不兜里没钱了,听说快打仗了,上次你不是说你有枪吗?我就想弄点!”声音越到后面声音越小。

    “你不是警官吗,怎么会没钱,没人巴结了吗?”

    “瞧您说的,先前有人巴结,那不是我姐夫在位的时候吗,现在都下野了,这不就人走茶凉了吗!”

    “就算没那些巴结送钱的,你这警官混的不是太惨了吗,都打主意,打到爷的头上了。”

    “爷,武爷,武爷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您就当我就是一个屁,把我给放了吧!”

    王文武提了提刘爷说道:“我可没有这么大的屁。再说,你小子不会真把自己当个屁了吧。”

    刘爷赶忙在全身上下摸索着,最后掏出向前王文武送给他的怀表,还有几块袁大头,双手递过来。“武爷爷,我身上就这么多,我家里还有,您来我家我都给您。”

    王文武都收过来,看看怀表,还是先前送给刘爷的,对刘爷说到:“刘爷,您这日子过的,您不会想用我的表换自己的命吧。”

    刘爷听到王文武这样说,愣住了。而后赶紧说道:“不,不是的,我是看到武爷爷的表掉了,我给捡了,这不是一直没见到武爷爷您吗,这不是刚见着吗,还给您吗。”

    “哟,那还真是感谢您了,”说完王文武把怀表收进口袋里。

    刘爷,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没,没,武爷爷,您客气了,武爷爷,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别,您先头说要打战了,是那啊!谁和谁打啊!”

    “我也是听我姐夫说的,具体的咱就不知道了。”

    “那你是打算卖给谁呢?”

    “我姐夫,武爷,要不您看,咱们一起怎么样。保准您赚大钱。”

    “好了,”王文武又把刘爷收到空间里,感应到刘爷慢慢窒息,没了动静。

    王文武坐下,酒足饭饱后,去找徐大人家的老钱。和老钱约在茶楼。

    王文武见到老钱进门,大声喊道:“老钱,这里。”

    老钱看到王文武,挥挥手,走了过来。

    老钱一屁股坐下,就问:“怎么了,找我什么事,你不是说,有事写信吗?”

    王文武站起身,给老钱到了杯茶,说道:“老钱,这不是有事找你吗,我寻思还是见面谈好一些。”

    老钱喝了口茶说道:“哦,那你说说看,是什么事要见面说,”

    王文武又给老钱添上茶,说:“我不是听到了个消息!不是说快要打仗了吗!”

    老钱看了王文武一眼,“你是听谁说的。”

    “不是都说西北筹边使徐大人的西北边防军就在BJ附近布防吗?”

    老钱又喝了口茶说到:“怎么,你这是要上战场吗?”

    “瞧您说的,就我这小胳膊小腿的那能啊!是这样的欧战刚结束的时候,我用赚的钱买了不少七成新的枪,也有新的,就是不多。这不是说快打仗了吗,不知道徐大人要吗。”

    老钱瞪大双眼看向王文武,“你手上有枪!有多少,你想怎么卖。”

    “每把三十五块银元,每把枪配六十发子弹。有五百多把。”

    “嗯,虽然不多,我与老爷去说,应该是没问题,”

    “五百多把啊,我又不拉人,不少了。”

    “时间不短了,没锈掉吧!”

    “怎么会,我可是保管的好好的。”

    “也是,你也是管库房的。你这枪卖了不短时间了吧!”

    “都是几条,几条的买,也就是徐大人,可以一次买下。”

    “那你也不看看,大人手下多少人。”

    王文武连连称是,又给老钱满上茶杯。

    老钱喝了一口后,起身说道:“好了,我去跟老爷说下。明天再到这里见面。”

    王文武也起身说道:“好的,您路上小心。我送您!”

    “别送了,就这样吧!”

    王文武把老钱送出茶楼。

    转天过来,王文武要了个包厢,跟伙计说了老钱的相貌,见到来了,就引到包厢里来。伙计点头说知道了。

    王文武叫了壶茶和几盘点心,过了一阵子,伙计引着老钱来到包厢。

    王文武起身迎到:“老钱,事情怎么样了。”

    老钱也没说话,只示意王文武坐下。

    王文武见此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赶紧坐下说道:“老钱,怎么了,是大人不要吗?”

    老钱等到伙计倒茶后离去,“你呀,你呀,也太急了吧,”

    王文武不在意的说道:“嗨~,不就一茶馆的伙计吗?您快告诉我,事情怎么样,大人要吗?”

    老钱摇摇头说道:“亏我以前还觉得你稳重,你是事啊,来的正是时候,你说的老爷都应允了。”

    王文武高兴的说道:“太好了,”

    老钱从怀里掏出支票交给王文武,“这是定钱,明天你把货运到军营里去,剩下的验完枪就给你,另外老爷明天要见你一面。”

    王文武冷静下来了,说道:“徐大人,要见我。”

    老钱点点头说道:“嗯,因为枪的事。”

    王文武疑惑到:“枪的事!”

    “对,你还不知道吧,去年的时候英、法、美等好几个国家发来照会,说是现在中国南北还没有统一,他们运进来军火会滋长战乱,所以要禁止武器禁运,你知道了吧,现在各家都是军火紧张。”

    “你是意思是,徐大人是看看我还能弄到武器吗?”

    “唉,老爷是有这个意思,就看你能弄到了吗,要知道这里面的油水不少。”

    “我知道有一船军火要送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但是我没那么多的钱啊!”

    “嗯,你现在就去问,”老钱想了下,“不,你现在就跟我去看老爷。”

    “徐大人现在那呢?”

    “老爷在军营呢,怎么了。”

    “不是,既然要去军营,我就把枪也带上,免得我跑两趟。”

    老钱吹胡子瞪眼的说道:“嘿,你小子,你当我家老爷是谁想见就见得了的吗?”

    “就是知道不好见,所以才要带上枪了,好让大人看看枪都是什么成色的。”

    “行,你说的有道理,走吧。”

    “好,您先容我叫车。”

    老钱点点头说道:“去吧,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