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三十二章
    过年没多久,初六就从天津传来消息,初三的时候学生联合会的学生在“魁发成料器庄”检查日货,与本店铺店员及RB人发生争执,然后被本店铺店员及日人打了。

    没过两天,天津警察厅将天津各界联合会和天津学生联合会给查封了,并将天津各界联合会代表都拘捕了。

    舒锦熙急忙的要回来,王文武只能陪着舒锦熙在初八的时候就回到天津,舒锦熙回到学校没多久就收到消息天津学生联合会明天要集合学生和民众,去省署作大规模的请愿。

    王文武好说歹说的终于让舒锦熙同意,让王文武代替舒锦熙去参加请愿。

    当天王文武跟着请愿游行的千余名学生队伍到省署,省署大门紧闭,对游行请愿的民众不予理踩。最后游行请愿队伍选举出男学生周嗯来、于兰楚,女学生张名名、郭隆珍四名代表入省署,与邢副长接谈。

    四名代表向邢副长提出请愿要求四条:一、学生联合会恢复原状。二、开释警厅拘押代表。三、拒绝青岛直接交涉。四、催促福州交涉案。

    四名代表向邢副长提出请愿要求交涉中时,军警突然和游行队伍发生了冲突,王文武都还没弄清是什么原因发生的冲突,就见军警开始大人了,请愿队伍一下就乱了起来,王文武也挨了两下,头破血流的。消防队也用水龙头驱散门前请愿的千余名学生。

    大家都回来后统计发现被打伤的有五十余人。受伤的学生暂被转移到直隶女师。***,于兰渚,张若茗、郭隆真等4位入省署代表则都被省署卫队拘捕了。

    社会各界人士对代表们被捕表示极大的义愤与同情。天津《益世报》、《大公报》等主流媒体以《被拘代表公开旁听》、《学生大风潮》等为题,进行了全程追踪报道。

    王文武已经在天津待了数日,嘱咐舒锦熙:“你这肚子越来越大了,游行的事还是不要去了,我都挨了两下,头破血流的,何况是你。”

    舒锦熙点头应到:“我知道了,你头还碍事吗?”

    “现在已经不碍事了,你也不要担心代表们,社会各界都在积极的想办法解救,会有办法的。”

    “希望如此吧,”

    “这件事已经闹的人尽皆知,他们在狱中不会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再说学生联合会不是要聘请京津著名律师刘崇佑等人吗!代表们会出来的。”

    “嗯,爷要不是我的任性,你也不会挨那两下打。”

    “说什么呢,怎么是你的任性,是我要去的,爷可是从来没有参加过游行呢,爷可是很少和这么多的年轻人在一起,我感觉我那颗心都年轻了不少。”

    “怎么会,爷的年纪可不大,怎么说话这么老气。”

    “还不是和各个掌柜,管事的打交道,年轻人可是要吃亏的啊!”

    “爷就不是年轻人了吗。”

    “爷,心里以前住着个老头。”

    “现在呢!”

    “是个中年老男人。”

    王文武在和舒锦熙说笑中登上回BJ的火车。

    春妮预计三月份的时候又要生了,现在家里四个小孩,最大的也才一岁半,人手实在是忙不过来,王文武经保长介绍,雇个街坊的乡下亲戚。又是增加了人手,才显得没那么手忙脚乱。

    这次怕像槐花那样,提前请了稳婆在家里,春妮生的时候,王文武还在库房里,得到消息,王文武赶忙回家。

    春妮母子平安的生下了个,六斤四两的男孩,当春妮知道是男孩的时候,对着刚出生的小朋友亲了几下。这是稳婆告诉王文武的,王文武也是知道其他几个都生了男孩,就她春妮生的是女孩,现在春妮也生男孩了,高兴坏了。

    王文武也很高兴,给小朋友取名王章茂。

    五月份的时候,张家口的二爷通过刘管事的传来消息,说要买两百把枪,要按每把三十五块银元的价格,还托刘管事的带来十箱滇土说是当定金。

    王文武问刘管事的:“刘管事,你说二爷这买卖靠谱吗,不会黑吃黑吧!”

    刘管事说:“你又不去,怎么心痛货啊,我还担心命呢!”

    “这不是看着是你去吗,万一他黑吃黑了,也是你没命,肯定要先问问你啊,你要是不去,咱就当没有这回事,你看怎么样。”

    “那看你给多少了,”

    “一箱滇土,你看怎么样。”

    “好,武爷您局气,我刘某人一帮您办得妥妥的。”

    “好,你什么时候走,到我那把东西拖走。”

    “好,”

    “那帮我再从张家口换成皮子回来,你看成不。”

    “那你在皮子里赚的,我要两成,你看行不。”

    “行,皮子让你赚两成。”

    “那说定了。”

    “这事说定了,还有个事。”

    “哦,武爷还有何吩咐。”

    “还有这样一件事,刘管事你也是知道的,我这有一批枪,您在张家口帮我看看还有要的吗,绝对不让您白忙活,每卖出一把抢,我额外给您两块大洋,您看如何。”

    “那您得先和我透个底,您还有多少,我这万一要是卖多了,您这没了,不就把我撂半道上了吗!”

    “行,那我跟您透个底,我这还有六百多把呢,您要是卖多了,我就是亏钱也会给您把货凑齐的,绝不会把您撂半道上,您就放心的卖吧。”

    “我可是信了啊!”

    王文武和刘管事约定好时间,刘管事来把枪拖走。

    一个月后刘管事带着皮子回来了,

    王文武见到刘管事,说到:“刘管事,看来您这趟很是顺利啊!”

    “屁的顺利,要不是我多个心眼,我就差点回不来了。”

    “那二爷是拿不出这么多钱吧!”

    “唉,你是怎么知道的!”

    “您先前不少说了吗,一百多人的土匪,这还没过半年呢,怎么就买得起两百把枪的,不过我这是猜的,刘管事您还是告诉我是怎么回事的吧!”

    “还能怎么样,就是钱不够,要不是我多叫了三伙人马,我是会被吃得渣都不剩。”

    “然后呢,没火拼吧。”

    “没,那三伙人没二爷的人多,但也不敢轻举妄动了,最后他们把两百把抢分了。”

    “刘管事,您真是辛苦了,这皮子赚了您占三成,您可不要推辞。”

    “这多一成我就不要了,您能换成抢吗!”

    “您这是?”

    “我家就在张家口,留家里用来防身的”

    “那您二十五块银元一把,这可是我的进价,虽说是旧的,但运回国要的钱还是不少”

    “真是感谢,武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