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二十八章
    安福国会出笼后,王文武像是被遗忘了一样,老钱再也没联系了,9月的时候,冯国璋、段祺瑞相继通电下野。11月的时候又传来消息,徐老板启程去了RB“观操”。

    王文武算是暂时脱离徐老板的视线范围,心情放松之下,和王文武经常在一起的戏子怀孕了。不得已只能把她娶了回来做了小,她是戏班班主买下的说好了十年学艺,十年报效,刚上台没多久就怀了,王文武给了四百块大洋才赎了出来,一顶红轿送了进来。

    舒锦熙因为早产,戏子进门时候还在家里将养身子。戏子进来的这一天,舒锦熙坐在大堂上,王文武坐在旁边是一声都不敢吭。

    那戏子就一身红衣的进了门,院子里没有一点红色,一个贴喜字的房间都没看到,走进大堂,只见王文武一个劲的低头喝茶,看都没看一眼。走到明显是大太太面前跪下。

    “妾身,槐花,见过大太太,”

    舒锦熙说:“多大了!”

    “回大太太的话,槐花今年二十了!”

    “哟,你现在可是在我们中间的最大的了,我应该叫你一声姐姐啊,”“姐姐,妹妹这厢有礼了。”

    “大太太,妾身不敢!”

    “别不敢啊,你胆子不是挺大的吗?都还没进门呢,就怀上了。”

    “是老爷怜惜妾身,没嫌弃妾身,还给妾身赎了身。妾身现在已经是万分感激了。”

    舒锦熙看向王文武说道:“武爷,恭喜了您是三喜临门了啊。又纳了妾,爱琴和她又都怀上了,您是一刻都没耽搁啊!”

    “你也是知道徐老板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不就放松了吗!难道要她堕胎,多不好,怎么也是一条命啊!”

    “那您怎么就不能管住自己的下半身呢?你是不是作践我,我也不是不让你娶,您到是跟我说声啊,您是一声不吭就带回个,还怀着孩子,您这是瞒不住了。”

    爱琴上前安慰到:“我早说了,我们的爷不会平白无故的去捧人,早晚会带回来的。”

    王文武觉得这根本不是安慰人的话,赶紧说道:“我这不是看到你身子才好吗,怕你操心啊!”

    “怕我操心,那我就不操心了,我还没给她准备房的,您看她是住那啊!就三间正房,你看谁合适让出来!”

    “你们谁让出来都不合适啊!”王文武对槐花说道:“你先住到偏房去,等后面的院子弄好了,你在搬过去。”

    槐花说到:“我听爷的,”

    王文武对爱琴说:“你最近找找看,找两个婆子,来做做家务,每月给三个大洋。”

    “知道了爷,”

    这一关算是过了,过年时,大家一家人开开心心的过了个热闹年,有两个小家伙在,席间欢乐了不少,舒锦熙也不介意槐花了,但还是不怎么看得起。

    过完年舒锦熙带着王章居小朋友和赵孙氏回去上学去了,王文武顺路去见了邱管事。

    王文武在邱管事租的房见到了邱管事,现在邱管事的媳妇搬过来住在一起。

    王文武对邱管事是媳妇打趣的说道:“嫂嫂,你这是怕邱大哥找小啊,听锦熙说邱大哥来没多久你就跟来了。”

    “什么话,你以为我家老邱是你这样的人吗,锦熙可跟我说了,你是听个戏都能找一个,”

    “嫂嫂,你这说就没意思了,你们家里不也还有两个吗,”

    “是两个怎么了,锦熙可说了,你家那个进门时可是怀了的,”

    “嫂嫂,我是那一百步,邱大哥就是那五十步,谁也别笑谁!”

    “好了,嫂嫂说不过你,你们两聊吧!”嫂嫂上完菜就出去了

    王文武举起酒杯对邱管事说到:“邱大哥,先走一个!”

    “走一个!”

    “邱大哥,东家的厂长怎么样了!”

    “东家的厂子已经赚钱了,东家还打算继续再开个厂子,我也打算把孩子都慢慢的都弄过来,要我跟东家说,你也过来吗。”

    “我不行吧,我这管事的才当一年,东家还是信你们这些老人。”

    “我相信你的能力,你的能力东家也是看到的,要知道这里工钱都多些。”

    “您还是注意点,现在欧战结束了,那些洋货又要回来了。”

    “那怕什么我们的东西也不差,”

    “欧战打了这么久,他们不会多卖东西回回血。正常的咱们不怕他们,就怕他们走盘外的。”

    “东家会有办法的!”

    “我建议啊,欧战不是结束了吗,欧洲肯定枪炮有多,你说我们买回来,卖给那些地主大院的人怎么样?”

    “你说的有道理,可你说他们会卖吗?”

    “怎么不会,你要知道,欧战可跟我们大帅打仗不一样,两边好几百万人,就是一人剩一块大洋的军火,那也是几百万大洋的军火,要是有人运过来,这不赚发了啊。”

    “等过了年,跟东家说一声,看东家的。”

    “咱也就是没钱,没人,要不然高低整上一波。”

    “你可以去洋行问问啊,价格合适,你就卖到乡下去啊!”

    “我回去问问,邱大哥,你不一起买点吗?”

    “一起吧,到时把价格告诉我。”

    “好的!”

    王文武回到BJ城,去到哈德利洋行,找到先前打过交道的小何。

    “何爷,近来如何。”

    “好,好,托您的福,王管事,您今儿是有什么事请教?”

    “是这样的,现在欧战不是结束了吗?想必这枪应该便宜了不少了吧!”

    “哦,不知道王管事看上了哪款枪啊,”

    “不知道,曼利厦七九贵行能有买吗?”

    “曼利厦七九,不知道你是要多少。”

    “不知道,是多少钱,”

    “您先等一下,我去查下。”

    “好的!”

    洋行小何出去,没多久,肖经理和小何一起进来。

    肖经理说:“王管事,常二爷是要买多少,您说个数,我行一定不会亏待您的。”

    “肖经理,这是我自己的主意,和东家没关系,您可一定给个实价。”

    “既然是这样我就说了,听小何说您要的是欧战上的旧枪曼利厦七九,那十块银元一把,”

    “每把枪送多少子弹?”

    “六十发,”

    “我如果要一千把,最少六七成新,你每把送一百发子弹。多少钱?”

    肖经理想了下,“每把枪还可以少一块银元。”

    “好,什么时候可以拉货。”

    “要半年,您看合适的话,请您先交两层定钱。”

    “好”

    王文武向哈德利洋行定货后,告诉邱管事,问邱管事加人吗。

    邱管事定了六十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