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二十七章
    王文武看了国会老爷一眼说:“不让你的小厮出去吗?”

    “他出去做什么,你以为他们不知道,你是段祺瑞的人吗?捂这么严实,有用吗?”

    “会有用的,还请您的小厮到门外,不要让人听去了,这种事想必您也不想弄得人尽皆知吧!”

    国会老爷挥挥手,小厮鞠躬退到屋外。王文武也站起身看了眼外面除了小厮没有其他人,拍拍小厮肩膀“别让人靠进”

    王文武走向国会老爷,手搭在肩膀上,国会老爷就被收进空间里面去了。

    走到门口问小厮,有人靠近吗,小厮答道“没有。”

    “我们事情谈完了,你进来吧!”

    小厮进门没看到国会老爷,愣神中王文武从后面把小厮收进空间。王文武关好门快步离去,伙计见状迎了上去“爷,您还满意。”

    “你们老板想插一脚吗?”

    “不,不,我们老板希望大人能念他的好。”

    “我会说的,剩下的我可管不了!”

    “那真是太感谢您了,”说话间伙计悄咪咪的塞了根小黄鱼。“我们一定会处理干净的”

    王文武颠颠,“没有人来找过国会老爷,知道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

    王文武出了馆烟,在外面转了几圈,以前看电影,小说,等反侦察的手段,确认没人跟着后,解除了伪装,还换了身衣服,找了个电话打给老钱。

    “老钱啊,事情做完了,不过有个事想见面跟你说下。”

    “嗯,在那碰头呢?”

    “一起去柳泉居吃个饭吧!”

    “嗯,好的”

    柳泉居二楼,王文武和老钱做在一起吃吃喝喝,见差不多了,王文武说:“去搞定那个一家人住一起的议员老爷的时候,人家烟馆的老板想搭上线,还给了我一根小黄鱼。”说完把小黄鱼递给老钱。

    “你自己收着,人家认出你来了。”

    “我捂的可严实了,以为我是来金钱贿买的。”

    “知道了,我会跟老爷说的,方镇东的事效果很好,钱明天给你,”

    “你寄汇票过来吧,有事可以写信给我,万一你也得道升天了,盯着你的人就多了,没事别联系,有事就写信给我。”

    “好,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小黄鱼就当老爷赏你的,收着吧!”

    王文武点点头把小黄鱼收到怀里。

    在门口分别的时候,王文武问了一句“徐老板,赏了多少?”

    “这重要吗?”

    “这看对谁,对我很重要。”

    “一百大洋!”

    “那你刚才还要我付钱,”

    “是你喊我吃饭啊,当然你付啦!”

    王文武是一刻都不能看到老钱的老脸,转身离去。

    8月12日,段老板操控着的“临时参议院”制定了新的《国会组织法》,之后开始组织国会大选。

    新国会开幕。在王文武现在的大老板徐树铮幕后指挥下,安福系用政治胁迫、金钱贿买、伪造选票等手段操纵新国会议员选举,结果大获全胜。在当选的427名国会议员中,安福系占384名。,新国会因被安福系控制,历史上故被称为“安福国会”。此后,段祺瑞通过王揖唐,按月给参加安福俱乐部的议员发放月津贴。

    这和王文武没有多大的关系,只是舒锦熙回来安胎,徐老板的汇票让舒锦熙看到了。

    舒锦熙说:“爷,我的武爷,您是做了什么大事,收这么多的钱,”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总理府的钱,你说能是什么事?”

    “我想不出,你是去威胁议员了,不能啊,就你这个体格,人家还不一定怕呢!来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威胁的。”

    “你不是进步女青年吗,怎么关心总理府的龌龊事。”

    “你不是说了吗,我是进步女青年,我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胁迫、贿买,还有伪造选票就这些手段,你知道了吧。”

    “那钱也不会给这么多啊,你是不是还干了其他的,怎么会找你。”

    “不就是那倒霉的戚继光印吗。”

    “戚继光印?怎么回事?”

    “被人诈出来了,只能一条到走到黑,或者段祺瑞完蛋,”

    “爷到底怎么回事呢?”

    旁边爱琴和春妮也是满脸担忧的看着王文武。

    “戚继光印被徐树铮的崽看上了,他手下人不想给钱,想强抢,我就把他们藏了起来,第二天,爱琴是知道的,来了两批都说是徐公子的人。”

    舒锦熙看爱琴点头,表示知道了。

    王文武看向舒锦熙问道:“你是徐公子的话,你派的第一批人不见了,你会怎么做”

    “你把他们杀了!”

    “我有想过警察会上门,把我严刑拷打,但没想到是还会派人上门。”

    “所以你是去暗杀议员了!”

    “嗯!他们应该是看上我杀人安静,现场还干净。”

    “爷,你怎么这样,暗杀国会议员。”

    “你以为没了我,国会的老爷们就不会死吗!”

    “但,但你也不能这样做啊!”舒锦熙伤心的哭了出来,

    “我可不敢赌他们,会按章程办事,也是,我年轻气盛,他们第一批人来的时候没忍住,印给他们就好了。”

    舒锦熙说:“爷,我不是怪你,你说的我也知道,我只是想不到暗杀议员的是自己的夫君。”

    “不要伤心了,议员对民意代表的身份认知甚浅,甚至主张将年俸提升至6000元,不这样就不能弥补竞选时贿赂的钱。国会议员也是那边给钱就往那边跑。”

    “可我还是伤心,这是我们的祖国啊,这是中国的最高机关啊。”

    “一个花了整整四个月来“开会表决”自己的薪俸标准的国会,能给中国带来什么呢!”

    最后舒锦熙累了,和王文武说了声就去睡了。王文武赶紧示意爱琴跟上去看看,但舒锦熙没让爱琴进门。

    第二天,舒锦熙的眼睛还是红红的。事情已经发生,王文武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希望还是不要影响孩子的出生。

    之后的日子,舒锦熙像是接受了自己的丈夫是段总理的杀手,但还是让胎儿早产了,幸好王文武提前做好了准备,稳婆提前住进了家里。舒锦熙半夜生产这才没出事,又是一个小男孩,五斤。

    王文武起名王章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