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二十四章
    胡同口两身慢慢走来,见有一个人影蜷缩在自家门口,这两人就是汪瑞的剩下的两个儿子,老大推了推那个人影,

    “嗯~,你们才回啊!”

    “不是,你谁啊?”

    “我是徐公子派来找汪瑞的,你们是他什么人啊!”

    汪瑞老二说道:“你是徐公子派来的,我爸昨天说帮徐公子办事去了,到现在都还没回呢!徐公子也不知道我爸去哪了吗?”

    “事做完就走了呗!现在是另有吩咐,”

    老大看看王文武说:“这位之前没在徐公子哪,见过啊!”

    “老钱自己走了,你们家又没人,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等”

    “老钱?”

    “钱一恒!”

    “原来是钱爷呀,您是?”

    “我是他爷爷,”

    汪瑞的两崽相互望了下“爷爷?”

    “他叫我爷爷,想什么呢,怎么可能是亲的,我像是能有这么大的孙子的人吗?”

    两人连连摇头,“不像!”

    “行了,汪瑞你们找到了没!”

    老大说到:“没了,附近的烟馆,娼馆都没找到,半掩门我们哥都去了,也没有。”

    老二说:“是啊,都找遍了,”“您来的时候,门就是锁着的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你家要是有人,爷早就说完走人了,还会在这等你们!”

    老二紧张的说道:“可我们走的时候,要老三在家照顾娘呢!”

    “你们有钥匙吗,快开门看看。”

    哥两着急忙慌的拿出钥匙开门,王文武顺势退到两人身后,见四下无人,把两人收到空间里。拔下锁上的钥匙转身回家。

    过了几天,老钱又找了上门,

    “小王,我朋友汪瑞,他们一家都去南方了,托我帮他,把他那个院子卖了,这不我想到了你,那院子你也是看过的,怎么样,有想法没!”

    “老钱,这我还真没想法,你要知道,我这可刚买不多久啊,可是把我给掏空了。”

    “唉!你不先听听价吗,只要八百现大洋啊,你再添点,不就可以了吗!再说那家具你也是看了的,不错!”

    “您没去汪瑞的亲朋好友处打听,打听。”

    “我可以看你也是热心人,我才先问的你。”

    “老钱你看啊!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看中的是我后面的院子,虽然是烂了点,但是他大啊!但是主人家死活要一千块大洋,那家里家具卖的也没剩下几样了,我这里外还要花不少,您要是能帮我让哪家主人松口,我四百大洋把您朋友家的家具都买咯,”

    “嗯~,我先去看看,”

    “我带您去。”

    王文武带着老钱来到那三的院子,王文武上前敲门,半天那爷才懒洋洋的从里面把门打开。

    “什么事!”

    王文武说到:“你院子还卖吗?”

    “卖,来看看吧!”

    那三把王文武两人让了进来,像上次一样,找一地一摊。老钱就在四处查看着,王文武和那爷闲聊着。

    “那爷,您这还挺着住啊!”

    “什么话,会说话吗,会说话吗,要是搁大清那会,爷立马就把你给宰了,你是赶上好时候了哦。”

    “您也挺了快一年了,价不降降吗?”

    “这么好的地,这么大的院,这能降吗?”

    “那您看那位爷,愿意卖吗!”

    “不买,那是他不识货!”

    老钱看了一圈走到那爷面前,

    “你这院一千块大洋就卖,不能少?”

    “唉,对,一千块大洋一个子都不能少。”

    “知道了,小王,我们走”

    “唉,好的。”

    那爷这时起身到:“不买,你们刷我玩啊,你们要是拿两个大洋,你那爷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了,要不然要你们见识见识你那爷的本事。”

    那爷说完就露出自己,骨瘦如柴的胸膛和腰间的刀子。

    老钱听到也没做声,掏出两个大洋丢给那爷,转身出来,王文武跟在老钱的身后一起出来。

    老钱出来后说:“院子是不错,他是欠钱了吗!”

    王文武说道:“欠了,还不少,有几百块了。”

    “是不少了,我先问问,晚点有消息了,再谈价吧!”

    一直快到八月,老钱都没有找王文武,王文武以为这事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但到八月初的时候,听爱琴说那位“那爷”死在烟馆了,王文武知道老钱很快就会找上门来。

    果不其然,转天,老钱就上门来嘴上说着“恭喜,恭喜。”

    王文武赶紧迎了上去,“老钱,我何喜之有啊!”

    “来,来,我跟你说啊。”两人坐下,爱琴上茶后退下。

    “小王啊,是这样的,你不少看中后面的院子吗,这不是巧了吗,那人的欠条在我一个侄子那,欠了不少钱,那人你也知道他是哪里有什么钱还啊,就他那个价谁买他的啊,所以我那侄子买了下来了,他要那房子也没用,所以我就想到你了。”

    “那您侄子想卖多少钱啊!”

    “你不要担心,不要一千,九百就行。”

    “八百!”

    “我们各退一步怎么样,八百八,这数吉利!”老钱笑眯眯的看着王文武。

    “那就多谢了,那院子没其他的问题了吧!”

    “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啊!”

    “那能啊,咱现在就去过户。”

    “嗯,好的,走吧!”

    王文武跟着老钱跑手续,全程没看到老钱口中的侄子。

    王文武心想:这次老钱成功的从我这弄到好处,他的胃口只会一次比一次大。

    “钱大哥,我与你是一间如故,我请大哥喝一杯!”

    老钱笑着点点头:“好,你带路吧”

    王文武和老钱走上二楼,在二楼还能看到戏楼上咿咿呀呀的京剧,叫来跑堂的伙计,上几个拿手菜。

    “钱大哥,我先进您一杯,有眼不识泰山,”说完就是一口干。

    老钱笑笑的抿了一口说到:“你呢,也不要想多,按现在的来就可以,保你没事。”

    “请问钱大哥,现在是个什么数,小弟心里好有低。”

    “你呢,也是有些能耐的,要不是机缘巧合,我们也不会注意到你,以后徐公子可能有些事需要你去做,你呢,也不要推辞,徐公子也肯定不会亏待你的,这个你心里要有个数。”

    “还请问是什么机缘巧合,”

    “你们这些人,那我就说了,不过,徐公子和我们家老爷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不知是何事,连徐大人都无法解决,小人能帮上什么忙?”

    “是这样的,不是国会议员选举了吗,老爷呢,想让一个人失踪一段时间,要安静,不能满城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