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二十章
    王文武来到门房,现在选出来的人加门房原本的住户,满满当当,一群糙汉让房间里充满了男人气味。王文武第一次没进得去,让味道给熏出来了。老张他们见王文武进来又出去了不知怎么了,所以也跟了出来。

    “武爷,您找我们有何吩咐?”

    王文武站在外面缓口气,说道:“人都选出来了,你们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邱爷现在去报东家哪里,明儿,你们跟我去东家哪,东家那自会有人把你们安排妥当。”

    众人称是,

    转天,王文武带着老张和老余,还有有六个新招之人去到东家家里。王管家在偏厅接待了一行人。

    “众位,也是经过成成选拔,我相信各位的本领,今后东家的安危就交与各位了。”

    众人大声拍胸答应。

    “还有几位护卫,这几天就到,到时东家再宴请诸位,还请诸位赏脸。”

    “东家,请我等,谁能不给东家面子!”

    众人连连称是,王管家招来仆人带众人下去安置。

    见老张他们随仆人下去,王文武也向王管家提出辞行,

    “你去吧。”

    王文武离开东家家,路上见警察,泼皮是在加紧收年礼,强买强卖都算好的。王文武早就联系经常送货的商家,给自己家也送点,这可不是外面铺子里卖货的价,而是进货的价,帮王文武省了不少。

    公元1917丁巳年,大年三十,王文武和舒锦熙、爱琴、春妮,一起过的,初一舒家兄弟分家了,老死不相往来,舒锦熙也没去给兄长们去拜年,舒锦熙也恨兄长们是一点嫁妆都没给。

    初二跟邱管事等管事一起去了东家那拜年,东家留大家吃了一顿。

    初三请邱管事携夫人一起到王文武家,在外面请来大厨,在家做了一桌,菜上齐,与舒锦熙结钱离开,王文武和邱管事一阵推让,众人才纷纷落座,

    “邱大哥,来,来,看看,我托人特意从山西带来的汾酒。”说话间给邱管事倒上满满一杯。

    “好了,好了,都出来了,”

    女眷们喝的黄酒,

    “来,让我们端起酒杯,进在这时局下,我们还有如此丰富的一餐。”

    “来,进这丰盛的饭菜,也感谢文武一家的盛情款待,明年文武家就要添丁了,我这提前祝文武喜得贵子。”

    “多谢,多谢,多谢邱大哥。”

    众人一饮而净,

    “来,来,来,多吃菜,这位师傅也是有名的。”

    “好,好,好”

    一轮下来,邱管事停杯说道:

    “文武啊,过了年,你可能升管事的了。”

    “不,不,不妥,邱大哥在呢,我那能啊!”

    “你听我说,你听我说,是这样的,东家啊,打算过完年去天津租界开厂子,要抽一批人跟过去,我会过去,所以我向东家推荐了你。”

    “啊,那王文武在这多谢邱大哥。”

    “我们兄弟之间不要这么客气,只是东家那万事从头开始,不便带家眷,我家里就麻烦老弟照顾了,等哥哥安顿好,都会接过来。”

    王文武拍拍胸说道:“邱大哥请放心,”“嫂嫂,有什么问题,直接跟我说,定是帮你办的妥妥的。”

    邱管事媳妇说道:“我是相信王兄弟的,要不是我家没有合适的姑娘,早就介绍给你了。”

    “锦熙,你别介意啊。”

    “那能啊,我能和文武结婚,不也是邱大哥推荐的吗。”

    “那也是文武决定的,跟我可没有关系。”

    “锦熙你要感谢你哥哥们,要不是他们闹的那么大,我估计你都看不上我。”

    “我看你是看我,好欺负,才娶的我。”

    “哪能啊,邱大哥你说是吗。”

    “这是你们自己家的事,别问我。”

    “邱大哥,你看怎么不是,现在不又多了春妮吗!”

    春妮一直低头吃饭,听到有人提起她,抬头看看,也不知道说她什么。

    “爷,什么事?”

    “饭,好吃吗。”

    “好吃,我家那地主吃的都没这好。”

    “哟,你还知道地主吃什么啊。”

    “知道啊,我们那地主也就顿顿都吃白面馍馍,逢年过节才能吃一顿肉。在爷这里也是顿顿都吃白面,还时长吃回肉。”

    众人哈哈大笑,春妮也不知道大家笑什么,也跟着笑。王文武看向邱管事说道:

    “东家是打算举家去天津吗?”

    “这还不清楚,但最近各种苛捐杂税之外,还有各种名义大肆摊派勒索弄的东家喘不过气了。东家这次去天津租界开厂子,护法刚打完,听说又要打起来了,找东家捐钱,再大的家业也经不起这样来来回回的捐啊,东家也是想找条活路。”

    “连一个月都赚不了几个大洋的民众,都要刮出油水来,何况像东家这样有钱的旗人。”

    一时只有春妮在大口吃着,爱琴看向春妮:“真是个傻丫头。”

    舒锦熙说道:“看傻人有傻福啊。”

    “我可不傻,我在我们家可是最聪明的。”

    “对,对,我们春妮是最聪明的,你们还不道歉。”王文武说道。

    “对不起,我们说错了,可以原谅我们吗!”

    “当然可以啦。”

    席间又一次热闹起来。酒足饭饱后,王文武送邱管事离开,

    “邱大哥,要不是你,我都不能在BJ立足,在这请受我王文武一拜,”说话要拜下去,被邱管事一把托住。

    “如果你是烂泥扶不上墙,我能怎么办,还是靠你自己。”

    “邱大哥,你我都知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王文武再拜,这次邱管事没拦,王文武起身说道:

    “东家这次去天津怕是不太平啊,邱大哥你多保重。”

    “我也是知道,先前少东家被绑,就有可能是天津那边人干的,”

    “东家这是开什么厂啊,都还没开,就下杀手了。”

    “这那是杀手,只是警告东家罢了,估计是东家和人家谈拢了,这才又继续。”

    “那您也要小心,现在是谈拢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又翻脸了,就想黎总统一样,请来张勋一起合伙,张勋转身一脚就把黎总统踢一边了。”

    “谁说不是,可有什么办法,东家不想在BJ城硬挺着,咱们做事,不也只能跟着。”

    “太小了不够养家糊口,太大了又都惦记着,咱们这样最好。”

    “对,咱们这样最好,有什么都冲着东家去。”

    “东家要邱大哥跟去,小弟在这祝邱大哥,一帆风顺,鹏程万里。”

    “多谢兄弟了。”

    拱手告别,新年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