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十九章
    在回到宿舍的路上,王文武问到:“我说的会影响你在同学门中的看法吗?”

    “跟你结婚,都是会有影响的,大家心里想的肯定是能自由恋爱,在结婚的。再说,看今天的情形,你的话确实不合时宜,但没关系,看大家都是很包容的。你是不是,不看好孙先生的护法运动。”

    “嗯,孙先生自是一心为国,可孙先生没兵,陆荣廷与唐继尧等军阀心里怎么想的可不好说。”

    “中国如此多难,难道他们不能在列强在欧洲大打特打的时候,奋起直追吗!”

    “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没有对手的国家,才是好的国家。”

    “难道没有办法吗?”

    “国家总是朝好的发展的,之前清庭不好,人们推翻他。张勋复辟,人们都不答应,也就十二天就下台了,三国演义里不是有句话吗,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会好的,只是苦了民众。”

    “嗯,我相信会好的。”

    王文武和舒锦熙抱在一起,感受对方给的温度。

    下午见没事,王文武赶紧坐最后一趟火车回到BJ。

    回到BJ城已是晚上了,叫个黄包车赶紧回家,爱琴在家等王文武回来,立马忙活起来。又是拍打灰尘,又是端水给洗脸的。闹到快后半夜才总算是上了床。

    “等这个月发了工钱,爷带你去吃大餐。”

    “爷那可说好了,我可还没吃过大餐的,”

    “爷答应的事什么时候没做到过。”

    “嗯!”

    过了一阵爱琴突然说道:“爷,你是不是,带舒姐去过了。”

    “今天她同学请我们吃了一顿,我这不想到你没吃过吗,带你吃一次。”

    “嗯,”

    “还在想镯子的事吗!”

    “没,爷能送我东西就很好了。”

    “还说没想呢,你也是看到了,她家可是把她卖给爷了,嫁妆就只有自己做姑娘时候的东西。爷也是心疼,再说你的不是比她的还大吗。”

    “爷,我知道,”

    “嗯,早点睡吧,”

    “嗯”

    转天过来,想着爱琴昨晚说的话,她别是抑郁了吧,后面的日子王文武多陪陪爱琴,有时也带爱琴去新房看看,一阵时日过去爱琴看上好了许多,不像之前老是在那唉声叹气的自怨自哀。

    房子的修缮也在进行,快到过年的时候,营造厂来人说好了。

    等到舒锦熙请假回来,王文武带着舒锦熙和爱琴一起去到新房收房,修缮后的院子是一所非常漂亮的四合院,前后两进,花木成荫,绿化好,采光也好,从外面接了自来水管进来,又在主屋旁打了口深井。

    “爷,怎么又接水管,又打井的,这不浪费钱吗!”爱琴看房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发现厨房里安了自来水。

    见舒锦熙也和爱琴一样疑惑,王文武开口介绍到:

    “BJ是中国的政治中心,经济中心,BJ可是各方必须打的,万一打仗的时候自来水停水了怎么办,所以爷叫人打口深井,唉,这不就没事了吗!”

    “啊,打起仗来自来水就停水吗,还是井好些。”

    “那也不一定,好了,你们先看看,还要添置什么家具吗,要的话我去找鲁木匠再做些。”

    “嗯,好的爷,”

    舒锦熙和爱琴一起在院子里进进出出的,跑到王文武面前到

    舒锦熙说到:“爷,是不是,家里又要进人的吗!”

    “告诉我,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爱琴说到:“怎么还不知道,爷又准备了一间房,肯定是给新人的。”舒锦熙也点点头。

    “是这样的,我看爱琴都四个多月了吗,已经有些不方便了,生下来也要人照顾,我打算卖个丫鬟伺候爱琴,所以我又多准备了一间房。”

    舒锦熙不信任的说到:“我的武爷啊,这个丫鬟最后不会又像爱琴一样,成为姨奶奶吧。”

    “你别这样说啊,我和爱琴可是两情相悦。”

    “爷,说是两情相悦!”

    “怎么你不信!”

    “我信,等着吧,我们又会多个姐妹的。”

    “这个我也信,爷是个多情的种子。”

    “哈哈哈,对爷是个多情的种子。”

    王文武转头在院子里四处查看,舒锦熙和爱琴在后面哈哈大笑。

    王文武过几天就领进个十六的姑娘进来,舒锦熙已经回学校了,指着爱琴说到

    “你以后照顾她就行了,”

    “好的,武爷。”

    爱琴说到:“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我叫春妮,山东人。”

    “别紧张,我也跟你一样,都是武爷买来的,只不过我怀孕了,不方便所以”爱琴看了一眼王文武“你就来了,你也别着急,你也会有这么一天的。”

    春妮好奇的看向王文武,

    王文武摸摸鼻子,对爱琴说声上工去了,就走了。

    到库房,找到邱管事,

    “邱大哥,过年假的时候,到我家喝一杯,顺便看看我的新家。”

    “好啊,让我看看你弄了这么久才住进去的院子怎么样。”

    “保证让你大吃一惊,我第一次进去,跟之前根本就不是一个院子,”

    “是吗!”

    “我种了花木,接了自来水,朽掉的我换了,家具又添置了些。”

    “你还又买了个姑娘。”

    “我这不是,看爱琴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吗,她也需要人伺候了,可我不会啊,不只能再买一个吗。”

    “不会像爱琴一样,”“我可听钱媒媪说了,你又挑个心胸宽广的姑娘。”

    “怎么你也觉得我挑个心胸宽广的姑娘,就会做姨太太。”

    “弟妹也不信吧,”

    “时间会证明我的清白的。”

    “我又不是说你,你着急什么。”“对了,去东家那的人选出来了没,东家那都派人来问了”

    “昨天刚选出来了,老张和老余,还有有六个新招的。”

    “老张和老余?就他们那年纪,剩下的年轻人弄不过?”

    “你还别说,不管的身手,还是枪法都是靠前的,不管是老人。还是新招的,都服。”

    “嗯,我先跟东家那边说声,你就带他们过去吧。”

    “好,选出来的你要不要先看看,讲几句,”

    “这去东家跟前的,还看得起咱,明儿你送过去就行了。”

    “这是东家有大动作,你不确定谁能活下来,对吗?”

    “到你家喝酒的时候再和你说,去做事吧。”

    “听您的。看来这钱可不好赚啊!”

    “还不去吗!”

    “去,去,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