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十七章
    为了履行结婚的法律手续,要去民政局办理结婚证书。一早起来带着舒锦熙和爱琴,先去了民政局,当王文武和舒锦熙出来时手里拿的结婚证书,四周人恭喜道贺时,爱琴一脸羡慕的看着,

    小心的带爱琴去到大夫那,开了些安胎的药,带着两女人回家了。后出门寻鲁房牙子,看看那两家怎么样了。

    “鲁房牙子,鲁房牙子,在家吗?”

    “在,在,武爷,您怎么有空来了。”

    “哦,我问问,那两家怎么样了!”

    “还在挺着呢,就他们那房,说是推到重建都行,卖房都一大笔钱了,那家能像您一样呢,”

    “行,叫上营造厂的,一起去,看看价格合适不,不行咱在找其他的。”

    “行,您先在这坐着,我去叫营造厂的人。”

    “去吧,别让爷久等了。”

    “好嘞。”

    王文武带上鲁房牙子和营造厂的人先来到那家,兴许前脸的门面,前脸在外看着还行,可一进屋去,什么屋顶长草,窗户没窗,都是轻的。有堵墙都整个裂开了。

    “那爷,我又带人来看看您这房了。”

    “看吧,要不是手头紧,我会卖?”

    “那是,那是,”

    那爷的房虽破,但人还是油光满面,听说把媳妇卖了,看样子是真的,不会洗衣服,衣服是各种污渍,来口鼻烟,舒舒服服在找个地方坐下。

    鲁房牙子陪着那爷,王文武和营造厂的人在到处查看。

    看了一圈下来,连新铺条自来水管等花费最少要两百一十五块银元。

    “那爷,您也是听了,您这房要住进来还要花两百一十五块银元,再说您家可也没剩下什么家具,这可是又要添置许多,您这个价是不是该降降了。”

    “要不是手头紧,我会卖?一千个大洋一个都不能少,在说阜成门内王府仓胡同西段这地可不差,我正房3间、厢房4间、南房2间、耳房1间、门楼1间,共计11间房,占地半亩地也不小,怎么了这连一千个大洋都卖不上了?”

    “那爷,您是觉得一千个大洋在BJ城里卖不到,不需修缮,还家具齐全的房吗?”王文武听那爷这样说,说道:

    “唉,那我可没说,我这!就这价,你爱买不买,当爷求你吗!”

    鲁房牙子赶紧打圆场:“都别上火,都别上火,武爷您先到胡同口,喝口茶,让我在和那爷谈谈。”

    瞧着那爷高傲的神情,点点头带着营造厂的人到胡同口喝茶,留下鲁房牙子与那爷商谈。看着过往的行人,叫来卖报的要了一份报纸,报纸都快看完了,鲁房牙子才来。

    “先喝口茶,”又向茶摊老板要了碗茶。

    鲁房牙子咕噜咕噜一口喝干。

    “该死的那五,进门是一口水都没有。”

    “他没饿死就不错了,”

    “那也快了,他欠的钱利滚利涨到五百大洋,他想留五百大洋过日子,”

    “他留的住?在那他鼻烟可没停,看他样大烟估计也没少抽,花费可不少。”

    “他那里用的了,上好的大烟,您是不抽所以不知道,那些差的可比纸烟还便宜。”

    “真的?”

    “您还不知道啊,烟馆下等大连铺,用芦席铺地,木头作枕,一盒川膏只要5分钱。老刀牌香烟就价值3个铜板,您这一比大烟真的比纸烟便宜。”

    “好了,还是说回房子的事,他是不肯降是吗?”

    “不肯降,”

    “好吧,我们在去另一家看看,”

    “听武爷的。”

    另一家主人姓佟,叫佟三儿,佟三儿的家比那五好的是墙没裂开。佟三儿开门把王文武一行让进来,佟三儿可比那五热情许多。

    “佟三儿,这位是武爷,上次也来看过了,这次带了营造厂的人来看看,你这房子弄好要多少钱,你也别介意,你也是知道你这房子,不修缮下是根本住不进来。”

    “我那会介意呢,您看着,我先给您来壶茶,”说话间进屋拿壶茶出来,营造厂的人在院子里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这院子比那个好些,但也要一百七十多个大洋。”

    “知道了,麻烦您跑一趟了。”

    “如有需要,请找我们鲁记,工钱一定公道。”

    “会的,”“您慢走。”

    “您留步,留步。”

    送走营造厂的人,众人再次坐下,鲁房牙子说道:

    “佟三儿你也是听到了,武爷要住进来可还要花一百七十多个大洋,还不算家具什么的,你这八百大洋是不是高了!”

    “七百大洋,我这正房4间、厢房4间、南房2间、耳房1间,共计11间房,不能在少了。”

    鲁房牙子看向王文武,王文武点点头。

    “行,武爷也同意了,咱们今儿就先签典契,二位看如何。”

    “没问题。”

    “好的。”

    找来邻居,共同见证交易过程,证人最后还签字画押。

    王文武见都签字画押好了,说道:“好了,明日买房的事情我会刊登到报纸上,广而告之。报上登买房的位置,还会说明交易日期,好让对此次交易有异议的人赶紧找来,期限为十天,如果十天内没有找到我们,那么在交易之后,我王文武概不负责。”“十日后,我们去登记局登记过户。”

    “听武爷的,”

    这买房的事是总算有了眉目了,房子是佟三儿的祖产,现在就怕他的兄弟姐妹叔叔伯伯侄子侄女都有这房子的所有权,如果想要卖掉这房子就还必须得通过他们的同意,万一没有跟他们商量,就把这块地给卖掉了,他们很可能就会来找王文武来闹,最终闹到公堂。那时又是麻烦事一堆,佟三儿人都可能不知道跑那去了。

    “鲁房牙子,你可打听清楚了,在银行或者钱庄这房子没抵押吧。”

    “没,我可打听清楚了。”

    “好,我们十天后见。”

    “十天后见,”拱手离去。

    王文武赶紧跑回库房找邱管事的,“邱大哥,邱大哥,我请您帮我打听一套房子。”

    “哦,那的。”

    “阜成门内王府仓胡同后佟三儿的房子,”

    “好的,我帮你打听下,”

    “麻烦您多向银行或者钱庄打听这房子抵押了没。”

    “我还不知道啊!”

    “我这不是花了大价钱了吗!”

    “大价钱,多大啊!”

    “七百大洋啊!”

    “他那房子,这还贵啊!”

    “我修缮就要花快两百大洋,七百大洋不少了。”

    “是不少。”

    “房子的事就麻烦您多打听了。”

    邱管事摆摆手意思知道了,王文武离开回去做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