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十五章
    转天过来,邱管事把王文武叫到办公室,

    “你是婚事啊!”

    “您看柳泉居,您满意吗!”

    “昨天,我儿子带回来的烤鸭子,还挺好吃的,”

    “我在柳泉居订一桌,咱们两家人好好,亲近,亲近,走的时候,一人一只烤鸭子。”

    “这么多哪里吃的完,吃不完不糟践吃食吗。”

    “全聚德的鸭子,我先把钱付了,您想吃了,您就去拿。”

    “文武,还是你周到,”

    “我的婚事谈的怎么样了?”

    “谈好了,请人看了黄历,六月初十订婚,七月十三合婚,她们家是早就盼着她嫁人了,彩礼也同意四百块银元,”

    “好,好,好,六月初十订婚这没几天了啊,那您这帮我看着点,我去打副八钱重的金镯子去,另外我还需要准备什么。”

    “你是什么都不懂啊,去吧,去吧,打你的金镯子去吧,我列个单子,然后你按这个来就是了。”

    “谢谢您了。”

    “去吧,去吧!”

    在街上找了家,皆有口碑的店。

    “伙计,来,来,来,”“你们这打个一对八钱重的金镯子,什么价,多久做的好。”

    “现在八钱金子要五十八块银元,工钱看您要啥样的给。”

    “有啥样的,带我看看,”

    “您看咱们这能做三种,看您是要磨砂、光面、还是车花,”

    “我看这个光面的就挺好的,这个多重。”

    “这个可没八钱,您这是做彩礼的吧,向您礼重的也没几家,”

    “嗯,那是,我什么时候有拿啊,”

    “您这光面的要半个月,您先给十个大洋的定钱。”

    “嚯,半个月,爷可等不了,六月初十爷就订婚了,你说爷等得了吗?”

    “您请稍等,我先问下掌柜的。”

    “快去吧,别影响爷找下一家,”

    “好好嘞,绝对耽误不了您。”

    王文武摆摆手让伙计快去,伙计退后,转身离去。王文武在店里四处转悠,看到个镂空的镯子挺漂亮,叫来伙计,

    “这两个,给我包起来,等下付。”

    “好的,爷!”

    先前离开的伙计跑来。

    “爷,您要的镯子,明儿就可以,”

    “行,爷还看了两个镯子,一起多少,”

    “好的,您这两镯子一两一钱,两百二十七块银元,收您工钱一个大洋,另外八钱的镯子您先给十个大洋的定钱,今儿,您要付两百三十七块银元。”

    从钱袋里拿出放到空间里朝鲜银行的纸币,给了两百四十元,等伙计打包找钱后,直接回家了。

    “爱琴,爱琴,”

    “爷怎么了,”

    “看爷给你买了什么!”

    王文武拿出那六钱的金手镯,献宝式的给她。

    “哟,这镯子可真漂亮,是给我的吗!”

    “对呀,肯定是给你的啊,爷,奖励你的,”“来,爷来帮你带好。”

    小妮子高兴极了,说句爷真好就去找赵孙氏显摆去了。虽说前一阵子听到王文武要娶亲了,不高兴,但这个时代民国的女人,对男人多娶的接受程度还是蛮高的嘛。笑了笑对爱琴说了声,就回库房了。

    “邱大哥,邱大哥,在吗?”

    “在,在,叫什么。”

    说话间推门进去,邱管事在纸上写写画画。

    “你现在是门都不敲了!”

    “这不是我亲爱的邱大哥吗,怎么这么见外了。”

    “你这那学的,还亲爱的,你就恶心我吧!”

    “怎么会,您写得怎么样,好了没!”

    “彩礼,镯子你自己都准备好了,还要的就是要送些“大八件、小八件”之类的糕点,通常都得用点心匣子包装。切记,别用过年过节那样的蒲包,因为蒲包意味着“稀松平常二五眼”,这在婚事上犯忌,也不严肃。知道了吗!”

    “知道了。”

    “舒家老爷子不在了,她那兄长现在就想把她一脚踢开,你也不要指望舒小姐的嫁妆了,她一个人过来,你都不能瞧不起她,知道吗?”

    王文武神情严肃答道:“王文武知道了,如不是她家出了大变故,我王文武还不一定能求娶到,如此的好姑娘。”

    “你知道就好!希望你说道做到。”

    “多谢,邱大哥。”

    日子一天天过,请上邱大哥和媒婆,带上新打的镯子,大八件、小八件糕点。大八件为:一、翻毛饼,二、大卷酥,三、大油糕,四、蝴蝶卷子,五、幅儿酥,六、鸡油饼,七、状元饼,八、七星典子。小八件比大八件小一号:一、果馅饼,二、小卷酥,三、小桃酥,四、小鸡油饼,五、小螺丝酥,六、咸典子,七、枣花,八、坑面子。后四种最受小孩子欢迎。特别是枣花,用枣泥扭成花瓣,非常美观,所以后四种多买了些。

    进门,全程都由邱大哥和媒婆与舒家老大交涉,老二和老三在旁时不时的插嘴,所幸他们哥三今天的是谈拢了,没弄出什么幺蛾子。他们也知道上次卖房的时候闹的自己脸上也没光。

    舒家老二和老三,对彩礼不甚满意,将舒小姐如同商品一样公开要价,双方讨价还价,这举动未免让人寒心,最后王文武还是同意,加五十银元,但说道嫁妆的时候,就只有些衣物和少量首饰。

    这是要把舒小姐卖了,但王文武觉得,老爷子刚死没多久,几兄弟能闹到那个场面,把舒小姐卖了也不稀奇,可能是怕人戳脊梁骨,老爷子刚死就卖房,卖妹妹,那天回礼的时候还是可以的,但过后是要退还回去的。

    然后“请期”虽然早已商定好,但这个流程还是要走的,这个日期要格外谨慎,不仅要挑个黄道吉日,还要避开女方的经期,防止“红马上床,家败人亡”。这是听媒婆说的。

    舒家收到王文武的定礼后,要将受到的茶食点心、龙凤喜饼等分成若干份,装入食盒,分给四周七大姑八大姨等亲朋好友,告知陪送妆奁的日期,

    现在就等到合婚的时候了。

    “你这打算邀请那些人!”

    “邱大哥你啦,我会问问东家来不,再个库房的伙计,相熟的掌柜,管事的,”

    “这加上舒家的亲朋好友,你在赵四爷的租的房子摆不下啊,”

    “还是在柳泉居摆吧,离得不远,大家都方便。”

    “行,要不然舒家说有六十几桌,你这也有十桌左右,搭酒棚也是个头痛的问题。”

    “我先去柳泉居定桌了,要他们准备起来了。”“还有缺漏的地方,好烦请邱大哥照顾点了。”

    “我知道,你先去吧。”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