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九章
    辛苦了一夜,总算是把东西做好了,趁忙活间隙,把空间的白面放到最边上的屋,房间不大占了大半个房间。

    “行了,知道做了吧,下次你自己做,累死爷了!”

    “知道了,爷。”

    “还有,我买了些白面,放到最边上的屋了,注意点,别让老鼠吃了!”

    “那我去买几个老鼠夹回来。”

    “注意点,别人还没吃,被老鼠吃了。”

    爱琴心想,爷这是买了多少白面啊!

    14日,街面上有消息说BJ城进来很多军人,这些军人个个荷枪实弹,而且装束非常独特,他们头上都盘着大辫子,身穿蓝色制服,脚上穿的是特制的军鞋,像靴子,又不是靴子,每人背上背着个黄色的包裹,不知内有何物。

    还有消息说这些人是从中华门进来的,还有人去以黄土铺路,看样子是有大官进京了。

    听着这些消息,王文武知道是张勋率“辫子军”进了BJ城。立马找到邱管事:

    “邱大哥,你听到消息了吗?有军队进城了,还是有辫子的!”

    “我知道呀!可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就算是回到前清咱也不亏啊!咱东家可是一等镇国将军!咱们不也鸡犬升天。”

    “回到前清,那要不要留头不留发啊,咱头发可长不了这么快啊!”

    “呃!”邱管事也愣住了,忘了还有辫子的事,见他愣住了,王文武赶紧说:

    “我现在去外面看看能买一条!备着。”

    “都民国了,不得吧,”“记得也给我来一条啊!”

    “知道了,邱大哥你看要和东家说一声吗?”

    “这没准的事,先别说。”

    “好的,我去了!”

    “去吧,去吧!”

    脑子里可记得张勋复辟,没复辟多久,但辫子这生意可以搞,先跑向典当行,典当行却没有辫子,又跑向戏班子,购买戏班做道具的假辫子,去了好几家。六十块银元,二十铜元左右一根买了三百七十三根,请人全都送回去。

    “爷,怎么买这么多辫子啊!”

    “你就不懂了吧,爷跟你说啊,今儿街上有消息,有队带辫子的军队进城了,你知道是谁的人马不?”

    “谁的呀!”

    “是徐州张勋张大帅的定武军,你知道吧,他的人,人人脑袋后面都有根辫子。”

    “可这和咱们有什么关系,咱就一平头小老百姓,再说现在都民国了,不兴辫子了。”

    “那你说万一,就那万一,他张大帅复辟大清,还要来个跟大清一样留头不留发,你说怎么办,你先别管人家能坚持几天,就是一天咱也要当心脑袋。”

    “那是,可爷,你怎么买这么多啊,收怎么多辫子怎么回事。”

    “这你还是不懂了吧,你说他这复辟了,这满城的遗老遗少们,脑袋后面还有辫子吗,不满城的找,到时爷两个大洋一根,他们还不能还价,你信不信!”

    “爷,我信。”

    “信就收好了,估计过了这几天,你爷要发了。”“对了,拿根出来,我要给邱大哥送去。”

    “好的,爷。”

    提溜着一根辫子返回库房,敲门进邱管事办公室,见他愁眉不展,提起辫子放在跟前。

    “邱大哥,给。”

    “哦,回来了,多少钱,我给你”

    “哟,我哪能跟您要钱呢,不值钱的玩意,您就拿着。我估计就一阵子的事,事完了您再还我就成。”

    “行,看样子你还买了不少,来,来,跟我说说这里面的门道。”

    “别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就说我知道的两件事啊!”

    “好,好,你快说!”

    “这一件事武昌起义后,张大帅奉令镇守南京,南京城可是打了一个月啊,除了南京城,你看哪里打了这么久的。”“还有一件事你也知道,就是张大帅的部下一律留辫子,不允许剪辫子,所以也被称为辫子军,还始终声明自己效忠清庭。您说他现在进BJ城会干什么。”

    “这都民国了啊!”

    “不管张大帅能在BJ城待多久,咱们平头小老百姓,不都得小心啊!”

    “有道理,你在匀我几条辫子呗!”

    “您要是要的多,您去购买马尾,给做上假发辫一样,说不定能小赚一笔。”

    “小赚一笔?”

    “张大帅真成了,您说这满城的遗老遗少们~~”

    “文武多谢,下次请你去柳泉居,我现在去买马尾去了!”

    拱拱手离去,王文武帮邱管事关门,回去继续做事。

    一连几天,城里没啥变化,邱管事把王文武叫到办公室里:

    “文武啊,你说的是不是不准啊,这几天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啊!”

    “现在是民国,他张大帅,是不是算要反啊,这造反的事又不是真像唱戏一样,把旗一立,就可以的啊,不得参谋,参谋。”

    “你说的也是。”就见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您这是买了多少啊?”

    “我家现在是堆满了。”

    “真是不少,还有地睡吗,不行去我那,不过就一张床。”

    “您的意思是,你睡地上,我睡床上是吗,那多不好意思。”

    “您别不好意思,我现在就回去准备下,不过被子还是您送我的那一套,想来您也不会嫌弃的,就是一直没洗。”

    “爷们,这是有味了。”

    “现在还没。”“就快了。”

    “那算了,起味那算谁的啊!”

    “张大帅到现在还没走,应该也快了,您再等等。”

    “也只能等等了。”

    一直等到月底发完工钱,转天过来,早晨醒来,突然发现街上出现很多军人,这些军士队形不整,除有几人持枪站岗外,剩下的有的站着,有的坐着,还有的躺在地上。打问知情者,方知这就是张勋张大帅带领的定武军,俗称辫子军,人人脑后盘着辫子。

    各大城门都有辫子军驻守。神武、地安、西安、东安各门,被辫子军挡道,交通因此堵塞。进货的车队挡在城外进不来。各粮店纷纷排起长龙来,库房的粮食送往各处店面眼见着空了一半,这时东家发下话来,各处伙计可以平价购买,王文武和邱管事等管事的不仅平价购买还发一百斤白面回家。

    东家派人来说,东家不发话库房不准在发粮食了,等新进的粮入库后,王文武立马和邱管事的合雇一位板爷把白面送回去,一路跟着,怕半路上有人抢了去。

    到家跟爱琴说:“外面事了,你这几天少出门,家里少什么东西要爷去买,还有你问下赵孙氏看看她缺什么吗,爷一起买。”

    “知道了,爷,我现在就去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