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七章
    平静日子又过了一阵,爱琴比刚来时放开了许多,闲时会和赵孙氏聊天,赵孙氏带她融入BJ的生活里,这天到库房没多久,老张进来说:“王文书,外来了收尸的,说他们发现烟鬼死在路边,正好过路的知道是我们这的,就拖过来了。”

    “在门口?”

    “那能啊,在旁边小巷子里等回话。”

    “烟鬼家里还有人吗?”

    “兴许是没有了。”

    “知道了,我和邱管事的一声。”

    老张点头退下,看老张离去后向邱大哥那走去,敲门。

    “谁!”

    “我小王!”

    “快进来!”

    推门进去,只见邱大哥夹着烟,看着报。

    “小王,东家进的粮食,都点清楚了!”

    “点清楚了,邱大哥是有这么一件事,门房的烟鬼死在外面了,被人认出是我们这的,送我们这来了,我问了老张,烟鬼家里都没人了,要不要给副棺椁?还有门房那,这就少了一人,再说这世道要不要多加几个?您也说最近这城里情况不对,库房里这么多的粮食。”

    “你怎么看,你有什么想法?”

    “我看啊,就是给老张看也该给副棺椁,门房这我建议这一阵子还是多招几个,如果东家心疼工钱,就先招几个说试用3月,干得最好的留下,试用时可少给几块钱。”

    “烟鬼的事你拿主意,走公账,招人我问下东家怎么看!”

    “行,我现在去办,老在门口也不是办法。”

    到账房预支了25块大洋,在门口汇合了老张,要收尸的在后面跟着,向棺材铺走去。

    “老张,你知道一副棺材板要多少钱?”

    “刚问了收尸的,一般的要20个大洋。”

    说完王文书没做声,老张也闭口不言,到棺材铺老板也没笑容上来直接就问

    “要多大的?”

    “第一次,请问还有什么说法?”

    棺材铺老板看看我说道:“我们做棺材的尺码也有自己独特的说法,有一二三、二三四、三四五、四五六和放大样的区别,一二三就是底一寸厚、两帮各二寸厚、盖三寸厚,二三四、三四五、四五六以此类推,要那个尺码的。”

    “就一二三的,一般的就成,多少钱?”

    “20大洋”

    “写个25的票。”

    “明白”

    老张在那张口像要说话可看棺材铺老板在又闭嘴了,他这是有话要说啊,棺材铺老板见状说自己还有事先进去了,老板不见人影老张立马在耳边说道:“您把这事教给我,我一定办的妥妥的。”

    一直看到老张不敢对视后说道“25个大洋的票,给你15个大洋,可以办吗?”

    老张眼睛一下亮起来:“可以,当然可以。”

    给老张15个大洋后“25个大洋的票,办完了送过来。”

    “好,好,您瞧好吧,办完我立马送来。”

    转身出了店铺,就见老张找到棺材铺老板说着什么,没去管老张的小心思,烟鬼最后走的怎么样,其实谁都不关心,毕竟葬礼是给活人看的,没有活人在意,也就不重要了,可能都在意的是棺材钱。

    不想了,那空间不知道可以放活物没。在市场买了只鸡,提着往小路走去,到一没人处,左右看看,心念一动,哪只鸡出现在空间里,活蹦乱跳的,这也太活了。看样子里面没空气要憋死,手抓抓空气看能送进去吗,它好像越来越不行了。还是把它放了出来,好好的母鸡还能下蛋呢,它头四处乱看惊恐不已,不会影响它下蛋吧!

    不远处一院子开门,出来个“黑狗子”,上穿土黄色上衣,下着马裤,腰里别着枪。

    “嗨,那人,站住,那的,”

    “老总好,买只鸡打算回去呢。”

    “这鸡是偷的吧!”

    这是打算明抢啊,见王文武好像不乐意,立马把手按到抢上。

    “偷的,来吧,跟我走一趟吧,爷们!”

    “别,别,不至于,不至于!”

    说话间按住,不让他拔枪出来,心念一动,这小子到被收到空间里,那小子跟只鸡一样四处乱看惊恐不已,嘴巴张大可吸不到一口氧气。四周没人,赶紧走人,心里是害怕不已,空间里那人脸是太吓人了。心里有个感觉,那枪能单独拿出来,回到家把鸡要爱琴养好,回屋关门一气呵成看着“黑狗子”腰间的枪出现在手上,感受着手里的份量,看铭文是把英国韦伯利·斯科特Mk.VI0.455英寸转轮手枪,里面6发子弹,在“黑狗子”扫描一番,身上还有24发。

    爱琴拍拍门“是我!”

    开门让进来,瞧瞧前院没人,关门。

    “这是怎么了,出大事了?”

    “没,不是大事,”把转轮手枪拿给她看“最近总统;总理闹的厉害,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打起来,我买了把枪放家里防身用。”

    “爷,你不带身上吗,万一兵荒马乱。”

    “真兵荒马乱,身上有枪还不好拖身,再说兵荒马乱谁出去啊!”“给你5块大洋,买几个缸回来,我们做泡菜,蔬菜可以放久点。”

    “好的,爷,泡些什么?”

    “都行,卷心菜,黄瓜什么都可以”

    “好的,”

    “要辣椒、盐、白醋,不够的话也买回来。”

    爱琴点点头出门了,把枪藏好,调整好心态回去继续上班。回到库房,在门房碰到也是刚回来的邱管事。

    “邱大哥,回来了,东家是怎么说的?”

    “进屋说。”

    王文武关紧办公室门,邱管事泡杯茶放到桌上,一杯推到面前。

    “邱大哥,东家怎么说,要不要加人?”

    “东家不仅要加人,还要加枪!”

    “加枪,长枪还是短枪?”

    “短枪,这次招二十个,挑八个好的去东家那做护卫。”

    “招这么多人啊,东家原本的护卫呢?”

    “我打听了,前几天少东家被人绑了,东家花钱给救出来了,东家怕又有人被绑,所以要加人,去东家那每月给20块银元。”

    “那我们这的呢?”

    “加4个银元”

    “这人有什么要求没。”

    “身家清白,身体健康,无暗疾,有保人就成。”

    “那我把消息放出去了。”

    “去吧。”

    出门跟几个中间人说了,有好赶紧的推荐过来,钱也不会少了他们的,众人称“是”离开,不知道能顺路补充点子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