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六章
    又到一月底,发工钱的时候,这月发了60块银元,数数踹进兜里,真重,BJ城里有不少人一月下来连10块银元都没有。

    “这月发薪,又能添置不少东西啦。”

    “那是托您的福,我得去鲁木匠那看看,东西做得怎么样了。”

    “好去吧。”“你找人的事怎么样了,要我介绍不?”

    “您有认识的媒媪,那真是太好了。”

    “嗯,认识那么一个,等会我带你去吧,你先想想要个什么样的。”

    “您费心了,我想了下要16,7的,长的要好看,最好心胸宽广。”

    “心胸宽广?”

    我在胸口比划到“心胸宽广。”

    “哦~,你挑媳妇呢!”

    没看他说道“我这标准挺好的,您要不乐意,我去流民里找找。”

    “一边等着去。”

    “唉,您忙,不急,我不急,一点不急。”

    等邱大哥把工钱都发完,收好东西:“走吧!”

    “您请,您先请!”

    过几条胡同,来到个二进院子里,院里有不少女子,见我们一下都跑了回去,透门缝瞧着我们。

    “钱媒媪,好久不见啊。”

    “原来是邱爷啊,今儿,我说今早喜鹊怎么在叫呢,原来是邱爷您啊,邱爷有什么关照的,您请说。”

    “钱媒媪你还要我关照的吗,我瞧这院,你这不像缺人关照的样子。”

    “我也就赚个媒钱,这些姑娘没找到好人家,我不是也管碗饭吃吗?”

    “我还不知道你,今儿来呢,我兄弟,要在你这挑个能照顾人的。”“你赶紧把你那标准和钱媒媪说说。”

    “钱媒媪,是这样的,我想要个16,7的,长的要好看,最好心胸宽广。”说完在胸口比划一下。

    “知道了,我这有两个合适的,您先看看。”

    “劳烦了。”

    只见钱媒媪进屋领出两个姑娘,一个圆脸,两只又大又水灵的眼睛;另一个顾盼生辉,撩人心怀。她们还共同有着宽广的胸怀。

    “您来的是时候,一个叫爱琴,一个叫蛋妞,都是昨天才来的。”

    “你们都是那人啊?”

    “她们都河北的张家口的,年前她们家招了灾,现在听说好了,她爸把姑娘放我这里,带着儿子回去了。”

    “那您能做主了。”

    “当然了,您看上了那个。”

    我指向撩人心怀的姑娘。

    “爱琴啊,”“好了你们回屋吧!”

    两姑娘进屋后。

    “爱琴这姑娘,是个好姑娘,您可要好好对人家。”

    “钱媒媪好了,你要多少啊?”

    “50块银元,您就带走。”

    “有些多啊!30块银元。”

    “哟,这可是16岁的姑娘,长得还这么标志,要不是您邱爷,一般人我可不给人看的!”

    邱大哥看向我,

    “钱媒媪,16岁的姑娘40块银元,长得标志加5块银元,行,咱就找保人了。”

    “行,看在邱爷的面上,45块银元就45块银元,我去叫人做保了。”

    “成,我这回去,她家里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瞧您说的。”说完进屋拿出一张字据出来,“她爸走的时候可是立了字据的。”

    我拿起上面写道:

    立赠与字据人钱小果,今因家道维艰,生活无力,因情义所惑,将自己女儿乳名爱琴,现年十六岁,七月二十四日戌时生,情愿赠与刘兴业教养,仰免冻饿之苦,为婢为奴以及将来年长之后,或为择嫁或即为妾皆凭主人自便,倘此女不幸或因病夭折,或被人诱拐失踪,故与主人无干,空口无凭,立将与字据为证。

    “您瞧瞧,钱媒媪这事做的就是让人安心。”

    “咱也是有口碑的,这保人,您看胡同口的松二爷成吗?”

    邱大哥说道“行,你去叫,我们在这等着。”

    听到邱大哥话,钱媒媪就出去找保人了。

    “最近这城里情况不对,黎总统的和段总理不和,连路边的泥腿子的知道,说不准什么时候打起来了,家里要准点粮啊!”

    “在东家那小麦多少钱啊?”

    “在东家那买虽不像外面5.14块银元一石,也要3.81块银元一石。”

    我盘算手里的钱说道:“我要两石”

    “行,等会叫人搬回去。”

    说话间钱媒媪带着松二爷进来了,相互打了招呼,坐下立字据,各方签字。

    看字据已立,钱媒媪进屋把爱琴带了出来,爱琴在屋里早把东西收好,空手走了出来,我见她空手没拿东西,问爱琴:“你没东西吗?”

    “爱琴,她爸什么都没给她留。”

    爱琴不安的站在旁边,低着头,也不出声。

    “知道了,好了,回见。”“走了,跟上!”

    “好,好,您回见,您路上小心!”

    我和邱大哥在前面走着,爱琴在后面跟着,我突然停住,爱琴也立马停住,我突然跑起来,她也赶紧跟着,我看着她,牵起她的手,她还想躲,抓住了,她也不动了。我走到邱大哥面前:

    “邱大哥,您见笑了!”

    “没事,不再玩会,我先回,你慢慢来!”

    “您说笑了!”

    回到库房,邱大哥要老张他们装两石小麦,老张装完后,邱大哥又加了不少,多了有半石左右,在掏钱呢。

    “给7.6元,尾数就摸了!”

    “好,谢谢您了!”

    “王文书,我们给您搬回去。”

    “那就劳烦了!”

    老张在门口叫了个板车过来,叫几个力工搬上车。

    “王文书,好了,您先头走!”

    我也不客气,一马当先,还先去了鲁木匠家,

    “你们先在外面等等。”

    “您忙,我们在这等您”

    “谢了!”“鲁木匠,鲁木匠,在家吗。”

    “哟您来了,我正要找您去。”

    “你要再不来找我,那你名声是要臭了。”

    “您海涵,海涵,您先看看东西,咱可是下了大力气的。”

    “行,先看看!”

    鲁木匠,带我来到家具面前,嘿,手艺真不错,刻画的花鸟鱼虫,栩栩如生。

    “可以啊,鲁木匠,来这是尾款,您点点。”

    “我还不信您吗?”手的功夫可没停下来。

    “您可要帮我把东西帮回去啊!”

    “您等等,我去叫人”

    没一会鲁木匠带着一帮年轻小伙,“您也知道地,我就先走了”

    “好,好,我随后就来。”

    出门对老张拱拱手:“久等了。”

    “您客气!”

    继续带着老张回到家,老张招呼着板车老板把粮食搬进去放好,我问那板车老板:“多少钱?”

    “不,不,不要钱。”

    “不要钱,能帮您做事是他的荣幸!”

    我又问了一遍不要钱,板车老板看了眼老张说不要钱。我点点头说“那行,麻烦了老张!”

    “您客气,我就先回去了!”

    “嗯,好的!”

    鲁木匠带着人把家具放好,也走了。我看看屋子了,终于有个家的样子,我问爱琴会做芝麻酱凉面吗?

    “家里没吃过芝麻酱,不会”

    “不会啊,”她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我会啊,要我教你吗?”

    点点头,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