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三章,租房
    时光飞逝,不知不觉到月底。

    “小王啊,月底了,这是你一月的工钱,40现大洋,收好咯。另外东家发下话来,你下月的月钱涨到60块银元,做得好工钱还能涨。”

    “那多谢东家了,邱大哥,我这刚发工钱,咱福寿堂走起。”

    “等我帮你租好房,你要不再看看要不要说这句话。”

    “那能啊,您这是瞧不起人啊,我是托您的福,才有工可做,您这话说的。”

    “行,爷们,咱就腿着。”

    “哎,您走先头。”

    时值正午,太阳高挂,来到一个二进的四合院,邱大哥明显先前跟人说好了,一头发发白的小老头,脑后留着一小辫,还算利索的迎了出来。

    “邱爷,您来了,来,来,来,请进,请进。”

    把我们迎进大院,到杯茶水,笑嘻嘻说道

    “您先将就点,喝点高沫。”

    “赵四爷您客气,先跟您介绍一下,这位跟我一样也是跟着常二爷的人,姓王,王文武,您跟我一样叫小王就行,前一阵子听说您前院不是有几间房要租吗,您看,给个价。”

    “哟,我说今早怎么喜鹊叫呢,原来是有贵人来啊!”

    “四爷,您就别打趣我了,我也是诚心租您的房子,您也说个数。”

    “那我就一说,您也就一听。我前院三间倒腾房要出租,大小您先跟我来看一下,看下。”

    说话间引着众人来前院,前院三间连着的房间,大小都差不多。但是,是一件家具都没有啊,跑的老鼠那个小啊,那个瘦啊。看来这四爷是位八旗子弟了,家里空空如野。

    “四爷,您房子是好房,您算算租多少呢?”

    “我院位置也不错,三间一月9快银元,押二付三,我还帮你打扫,洗衣,如您多4快银元,在咱这吃都行”

    “哟,四爷,这可以是我介绍来的啊,您就给这个价,你是打我脸啊。”

    “邱爷,我哪敢打您脸啊,借一个,不,就是十个也不敢啊。”

    “四爷,我是爽利人,我看您这连家具都没有,我这需要添置不少东西呢。不如这样,租金8块,我再多给2块银元算伙食费,就早·晚两餐,押金我就不付了,租金我每月初给您,在同样租金情况下您要优先租给我,您看这样成吗?”

    “这,这,这,”看看我,看看邱大哥,“唉,看在邱爷的面上,我就答应了,还烦请邱爷做个保。”

    “好,我做保,这事就算成了,来,我们立字为据。”

    众人又回到院子里,赵四爷进屋拿纸笔出来,写到:今我赵铭阳愿将前院三间倒腾房出租给王文武,每月初付租金8块银元,如有他人租凭在同样租金情况下优先租给王文武,空口无凭,立字为据。

    我和赵四爷分别签字画押,邱大哥做保也签字画押,就等字干了。邱大哥说到:

    “四爷,我记得您倒腾房不是这样的啊,里面的东西呢。”

    “邱爷,您以为我想啊,这不我儿媳妇难产吗,稳婆说是给男孩,我就送西医了,好嘛,那价钱,啧,您也是知道我家那小子,被人打死在外面我也不奇怪,幸好那稳婆说的对是个男孩,我家也算有后,这不我这卖点东西,要不然,我真不知这个家要怎么维持下去,大清完了,铁杆庄稼也完了,我也快完了。”

    “四爷,您快别怎么说了,这可不吉利,您不新添了个小孙子吗,这是有了新希望了。”

    “邱爷,也就是您,旁人我也就不说了,就我那儿子,唉,就不说了,我那儿媳妇指不定什么时候跑了都有可能。”

    “不能吧,她可给你老赵家生了个孙子啊!”

    “怎么不能,就我儿子那样的,能有好人家的愿意嫁进来?我看他一直不着调,就打算给他找房媳妇,可媒婆一听是给我那儿子,就连说没有合适的姑娘,后来他自己不知那带回了怎么一位,要不是来的时候没怀着,我都不确定这是不是我赵家的种。”

    说到这赵四爷满脸伤心,手里的帕子擦着眼角,看到这我连忙说道:

    “四爷,咱别说这些了,您瞧上月,我们收回德国在天津和汉口的租界,并收管上海、厦门等处德国商船,咱们国家这不慢慢收回租界,向好发展,咱们自己不也会向好发展,再说儿孙自有儿孙福,您祖上福德自会保佑。”

    “四爷,小王说的不差,儿孙自有儿孙福,段大帅说要宣战,召集了各省督军在京开会,讨论参战问题,咱们参战了,不是也当回战胜国吗,咱们在洋人面前也扬眉吐气了吗。”

    “谢谢了,我也不是不听劝,不是有句老话吗,听人劝吃饱饭吗。”

    “四爷,您能想开,真是顶好的”“邱大哥,四爷,您看这差不多了,这正午,咱先吃点。”

    “行,就别去福寿堂了,就去西四报子胡同同和堂,离得进,吃完咱也好回去。”

    “四爷,您看呢?”

    “我那里还挑呢,您能想着我,我真是托您福了。”

    “我是托您二位的福,请,请。”

    虽是租的,也算是自己的家了,心里想着就美滋滋的,步伐也轻快了不少

    其他八大堂都有戏台,同和堂虽然没有戏台,可院落多,各个院落花木扶疏,毫无市井俗气。同和堂跟聚贤堂同处一地,竞争是免不了,聚贤堂拿手菜是“炸响铃双汁”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同和堂这边儿也不示弱。同和堂有一道拿手菜叫“天梯鸭掌”,是把填鸭的鸭掌,用黄酒泡发,与火腿、春笋一起抹上蜂蜜,用海带丝扎起来,用文火蒸透来吃,这道菜糯润适口。

    要了“便席”还叫上了拿手菜“天梯鸭掌”,跑去聚贤堂叫了聚贤堂的拿手菜“炸响铃双汁”菜品上齐我端杯起身

    “邱大哥,我刚来时真是身无分文,要是没您,饿死街头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杯酒我进您。”说完我仰头一口闷,再到满一杯,“邱大哥,要不您引荐,教了我这么多,咱也不能在BJ立足啊,我这算是在BJ立足了,这杯我还进您”说完又一口闷。

    邱大哥也站起身,说道:“能在BJ立足,是你本事好,与我没大关系,就是别的地方你也能。”

    手上满上酒说道:“那是您客气,我还能不知道,外面那么多的流民,没您,我就是那其中的一个!”说完进邱大哥再次一口闷。

    “邱爷,小王也真心,您受之无愧。”

    “唉”邱大哥一口干掉手中酒

    “四爷,咱们也走一个。”

    “行,您先吃点东西,先垫吧垫吧”

    一时宾主尽欢,推杯换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