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年代文作精女配她不作了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六零农场作精女配(32)
    厉清泽还是喜欢自己想要达成什么,直接说、努力争取。

    对着心上人使心机,刚开始可能是趣味,往后说不定真成了习惯,反而让俩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生疏。这是他不能够容忍的。

    他的心机可以用在所有人身上,唯独不能是她!

    方芸妮没想到男人一直惦记着这事。

    她咬着牙娇嗔道:“没脸没皮,大白天的你想什么呢?”

    厉清泽哈哈笑着,“白天又怎么了,我想什么了?难道不是你多想了?”

    他们走得快,而后面俩人比较识趣,四个人已经拉开些距离。

    “我不过是说咱们不分房睡,怎么就没脸没皮?”

    “哪家新婚夫妻还要分房的?这不是很正常的话?”

    “当然啦,如果芸芸需要我特殊服务,那我乐意至极……”

    方芸妮哼着:“当初分房是你提出来的,如今抗议的也是你自己。”

    “你心里怎么想的,自个儿清楚,不要甩锅给我!”

    厉清泽也不否认,“所以芸芸,你就说敢不敢应战吧。”

    方芸妮还就是个不服输的性格,明知道他是用激将法,但是她仍旧点头,“应啊,我为什么不敢应战呢?”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不过,我的条件是……”

    厉清泽哪怕清楚自己易容术技术高超,没有输的可能,但是心仍旧高拎起来。但凡她说维持分房的事,那他是不是得顾忌她的想法,故意输掉呢?

    毕竟他不舍得为难她,只能借着输掉比赛略微挽尊。

    结果方芸妮笑着说:

    “我刚才想了,清泽哥说得不错,哪里有新婚夫妻分房睡的呢?”

    厉清泽眸子一亮,内心噗通噗通跳得很快,要开荤了,那种激动是无法抑制的。

    毕竟他最近天天与方芸妮遛弯,血气方刚的年龄,真的是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只要不分房,那他就距离吃肉啃骨又近了一步。

    方芸妮继续说道:“最近养殖场正是关键期,我暂时没有要孩子的打算,所以,虽然我们不分房睡了,可也要楚河汉界分明,不能逾越。”

    “怎么样?”

    厉清泽微眯着眼,只要俩人在一间屋子里,还躺在一张床上,哪里有什么楚河汉界呐?万一小媳妇儿睡得沉,又或者睡姿豪放,那岂不是他的福利?

    所以不管他是赢,是输,俩人都能在一间屋子里。

    不过,他笑着声音低沉:“芸芸,你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吗?”

    “如果你赢了,自然我会如你所愿,只要你不点头,我一根手指头都不碰你。”

    “可是你要是输了,这楚河汉界就被摒除,我,可是要向你讨要完整的洞房花烛夜!”

    方芸妮轻笑着,丝毫不慌道:“清泽哥,我还是那句话,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说不定是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也学着他的模样,凑上前低声说:“毕竟我觉得有时候吧,只能看不能吃,还不如眼不见心为净呢,清泽哥,你说呢?”

    “也希望清泽哥到时候愿赌服输,别做些反悔赖账的事情。”

    “那时候,我想你应该更像自己一间屋子吧?”

    厉清泽瞧着女人勾人的模样,浑身气血上涌,咬着牙说: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绝对不会放水了。”

    “芸芸你可以现在就开始做心理准备……”

    方芸妮哼着,“咱们走着瞧!”

    有着如此大的赌注,俩人很快就到了一处隐蔽的山洞。

    撩开如瀑布般轻垂下来厚重的藤枝,厉清泽拿着手电筒先弯着腰走进去,另一只手霸道紧握着方芸妮的。

    洞里干燥带着淡淡地腥味,里面像是迷宫般竟四通八达,不过厉清泽走得很快,绕了约莫四五分钟,视野突然开阔起来。

    他们来到一处峡谷中,四处悬崖峭壁似是直通云霄,只有巴掌大的天洞,投射下一束束的阳光,在繁茂的林子间跳跃。

    这里有碧绿清澈的湖泊,有奇花异草,有亭廊水榭,以及一座五进的大宅子!

    方芸妮被如此景色吸引住,也震惊在这样的年代,能看到如此古色古香且保存完好的建筑。

    厉清泽笑着说:

    “这是我们厉家避乱场所之一,而这样的场所在全国各地有不少。”

    “我将族人遣送离京的地方,都有片类似的宅院。”

    “每个宅子外面分布着机关,普通人哪怕跟着我进来,还留下标记,等回去后仍旧寻不到。”

    “我记得咱们课本上有过桃花源记,大约就是这样的情景。”

    “厉家明面上、招惹人眼的东西,全部被捐赠出去了。”

    “可是一些郊外的宝藏,以及这般的避世之所,比比皆是,不过呢,所有的信息都只掌握在家主手中,而长老们也只是每人掌握一处。”

    “毕竟,”他眸子闪过冷色,“毕竟这些宅院不论建造还是修葺,等竣工后,没有人能够走出周围的杀阵!”

    他低声忍不住又跟她念叨了下厉家的事情。

    “而这些藏匿起来的东西,像是避祸的产业和奇珍异宝,我打算等返京后,捐赠出去一部分,其余的则分给每个族人。”

    “满意呢,他们拿着走人,不满意的话,一分没有,哪怕他们阳奉阴违,得了东西反过来冲我叫嚣,我也有得是法子,让他们手里的东西变得一文不值、一文不剩!”

    “树大分枝,厉家以前的法子,在新时代不适应了……”

    方芸妮赞同地点头,时代的变化,其实是人心在变,明明有着更加轻松的生活方式,谁愿意为了个累人的族长,拼个你死我活?

    如今人们的安全得到保障,以前大家伙需要抱团求生的需求没了,这家族的庇佑作用被日渐消弱,等春风一吹,谁还乐意被套个圈?

    最重要的是,厉家一天不组织族人分割族产,他们的孩子就得时刻准备参加下一批族长的竞争!

    厉清泽继续说道:“族里的规矩很多,而且等级分明,我若是不上位将厉家拆了,而是当初故意在第一次分流时,就认个输。”

    “看似我能当个平庸的族人,实际上是个家奴,但凡我有哪里惹到族长的地方,往后的日子生不如死……”

    可不是嘛,族长从那么多人中拼杀出来,自认为很厉害,也就更不允许族人比自己出色的,哪怕样貌,哪怕记忆力、体力等等方面。

    除了丑陋的嫉妒之心,族长更怕这样优秀的族人会造反,只能将一切隐患扼杀在摇篮中。

    他们很快便到了亭子中。

    厉清泽从石桌下拿出今早买的东西,摊了一桌子,挑眉看向方芸妮:

    “芸芸,你确定跟我打赌?”

    “输了可不许赖账的!”

    方芸妮看着那一堆东西,自己所需要的工具和化妆品也都包含在内了,笑着拿起说:“我虽然是女子,说出来的话也是有分量的。”

    “比试就比试,哪来这么多废话?”

    厉清泽笑着哎呦声,这话说得好像他不敢似的。

    俩人没再说话,分别招呼那两位同志给做好,拿着工具便瞅着对方十来分钟,在脑海中将自己喜欢之人,一点点临摹出骨相来。

    第一步特别关键,就像是绘画时勾出大体轮廓般,如果连这个步骤都没有框定好,那么再细画的时候,会出现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情况!

    不得不说,好看的人,尤其是耐看型的,这骨相都格外漂亮,大自然赋予的线条流畅,是人们自个儿用手都无法想象绘制出来的完美。

    等将对方彻彻底底印入心里后,他们便开始忙碌起来。

    上午的阳光正好,经过水汽的光芒都收敛了威力,染上轻柔。

    方芸妮沉静心神,下笔很稳,虽然手头上的工具,不如后世的齐备和顺手,但是厉清泽搜罗的东西不少,她略微改造下,也能用。

    约莫两三个小时,方芸妮和厉清泽像是约好得般,同时放下了工具!

    经过改装后的俩人,单单从背影来说,已经跟厉清泽和方芸妮无限接近了。

    “清泽哥,我觉得吧,咱俩比赛没有个评委,容易带着主观想法。谁也不服气谁,如何评判输赢呢?”

    厉清泽挑眉,守着外人,他不好说得太清楚,“我也这么认为,事关以后我们俩婚后的相处方式,所以比赛结果马虎不得。”

    “不如将评判的权利,交给参加篝火晚会的大家。”

    方芸妮点点头,笑着道:“好啊,巧了,我同样觉得咱们既然是为了在篝火晚会上以假乱真,瞧瞧王可琪、常家和你家的阴谋诡计,才寻得替身。”

    “自然是要用实践来测试一番,谁的模特先被人发现是替身,那谁便输了,怎么样?”

    这不仅是对他们化妆、易容技巧的考察,也掺杂着运气成分了。

    厉清泽低笑声,自己喜欢的小姑娘真像是一本读不完的书,每时每刻带给他惊喜,也让他与她多相处一分钟,爱意便能更加深沉一分。

    厉清泽准备得齐全,主要是他刚开始没指望方芸妮帮忙易容,以为自己一个人忙活俩人的替身,得从上午熬到傍晚呢。

    如今他们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加上还有事关他幸福的比赛,效率奇高!

    他去庭院中,从古井里拎出来肉,在厨房中翻出各种调味品以及鸳鸯锅,又到他平时借着巡逻的时间,在周围种的菜地里,摘了些青菜。

    “我平时不在这里开火,所以条件比较简陋,大家先凑合下,晚上咱们吃好的。”

    那两位同志连忙说这已经很不错了,晚上篝火晚会虽然有肉,但是人均下来没多少的。

    方芸妮算起来是在异世第一次吃火锅,虽然火锅烹饪方法简单,就是肉、菜在汤里涮一下,可是搭配上各种蘸料,味道鲜美又好吃。

    不过那俩人不敢带着妆如此吃,都是等厉清泽涮完后,盛给他们。

    这个峡谷中,有着岁月静好的魅力,哪怕没什么娱乐消遣的,可是大家伙仍旧在这里不愿意离开,就好像与农场是两个世界般。

    很快天色昏暗下来,方芸妮和厉清泽四人收拾妥当后,从山洞中离开,不过等走到山外缘的时候,他们停下脚步,让那俩跟他们化得犹如双胞胎的替身下去。

    经过一下午的培训,那两位同志不论说话的语气、身型、姿态,都跟他们很像了。

    主要是厉清泽平时在外人面前一板一眼,而方芸妮也都是端庄大气,并没有呈现出太多的变化。

    此时的厉清泽和方芸妮,也都变换了一种模样和穿着打扮,与普通的人没太大变化,是那种一眼望去不会被注意的。

    农场里的人很多,而且每个月都还有新人涌入,加上两个养殖场的开办,又有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和知青们携家带口地奔来。

    突然多出来俩生面孔,谁也不会好奇。

    厉清泽和方芸妮平时走到哪里都被注视着,如今他们并肩走着,没有一个人上前打招呼,甚至没人会多看他们一眼。

    这种感觉他们俩都觉得新鲜。

    他们寻到那俩替身的对面坐下来,与周围的同志融入在一起,余光却锁定着替身。

    夜色彻底驱赶最后一抹余晖,一堆堆的篝火被点燃,欢乐笑闹声,随着腾腾烟火与热意笼罩住整个农场。

    方芸妮扮演的是腼腆不爱说话的小姑娘,是以她旁边的女同志,询问了她姓名和工作后,便没多大兴趣,与另一边的人说起话来。

    而厉清泽身为男士,倒是时不时与人搭两句,更多的时候是照顾着她吃东西。

    那俩替身顶着他们的模样,之前在山上还正常,到了这里,却真入了状态,俩人腻腻歪歪得,让方芸妮看了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回想一下,似乎,她跟厉清泽在山上吃火锅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明明一样的容貌,一样的动作,甚至是神态,都没差别多大,可想想那俩是男同志,方芸妮就忍不住要爆笑出来。

    她忍耐得痛苦,肩膀都带着轻微地颤抖。

    厉清泽压低声音道:“芸芸,比赛刚刚开始,你可不要提前暴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