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年代文作精女配她不作了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六零农场作精女配(31)
    第二百六十八章六零农场作精女配(31)

    农场生活区附近的小树林一共有两个,而他们所去的林子,狭长密集地蔓延至后山附近,哪怕农场用荆棘、木材和铁丝阻挡,也不能做到万无一失,而且这里经常会有小型动物迷失溜进来,更是不乏些带毒的蛇蚁虫蝎。

    有着操场旁边的小树林在,这边基本上是没人的,毕竟曾经有人在这里被毒蛇咬伤身亡,又或者被孤狼撕咬……

    当时厉清泽拉扯着她,凭借着内心的那股闷气,在林子里走了好大一会儿,即便如此,他们也碰到了王可琪与常立强俩人密谋和厮混!

    方芸妮便清楚自己在某一个任务界面时,触发的随机幸运异能起了作用。

    方芸妮一直很清楚,一旦可期养殖场开办起来,两个部门之间的竞争激烈,部门之下的员工们也会冲突不断。

    可是她没想过,王可琪这么早就要出手。

    心里想着事情,她翻来覆去大半夜才睡着。

    方芸妮皮肤白皙,哪怕春风皴人、夏阳晒人,她脸上也没受到多少影响。只是今儿个她漂亮的狐狸眸子下,带着淡淡地青色,越发显得楚楚可怜。

    早上吃饭的时候,厉清泽心疼得不行,又起身打了俩白煮蛋,盯着她吃下去。

    方芸妮哭笑不得,“我就是睡眠不足,中午补回来就好了。”

    “我哪里有这么娇贵?”

    厉清泽在桌子底下握住她的手,小声地说:

    “芸芸,厉家、常家和王可琪的事情交给我,你照常工作和生活。”

    “我不会让咱俩吃亏,也不会任由他们算计。”

    “只要他们敢出手,那我会让他们体验下自食其果的滋味。”

    方芸妮对此丝毫不怀疑,毕竟厉清泽是厉家家主,这点手段还是有的。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

    厉清泽笑着补充说:“是你陪我看场大戏!”

    这几天方芸妮和厉清泽,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任由王可琪等人为周三的到来忙活。

    昭阳农场是由知青们完完全全靠着双手,一点点建造发展起来的,这里距离城镇不近,若是没有场外那条十多年走出来的小道,恐怕人迷失在荒野中,也寻不到城镇的路。

    这里日子乏味枯燥,又格外艰苦辛劳,日复一日永远看不到尽头。

    尤其是大家伙刚结束了一波繁重紧张的农忙,急需要一场狂欢来释放解压,而且平日里男知青和女知青劳作、生活都是分开的,很少有机会接触了解,这次的篝火联欢被大家伙期待着。

    甚至男女知青们还传起了纸条,大约就是能不能在篝火联欢的时候挨着坐,又或者得了什么好东西分享一下。

    就连厉清泽头一天晚上,都别别扭扭地塞给她一封信以及一个包裹!

    “你回去再看,明天不用工作,你多睡会,不然晚上可熬不了那么久。”

    “我清早会跟随着采购车去一趟市里,买些东西,给你带肉包子回来……”

    方芸妮捏着信,将包裹接过来,笑着点头。

    厉清泽最稀罕她这种看向自己,乖巧浅笑的模样,每每都忍不住欺负她。

    这世上怎么能有如此让自己掏心掏肺的小女人呢?

    回到宿舍,方芸妮就见到好几个舍友,偷偷摸摸拿了手电筒钻到被窝里。

    然后其他舍友会冷不丁将被子掀开,小姑娘们笑闹成一团,抢着看情书,甚至还要念出来。

    方芸妮默默地将自己的信和包裹,锁入箱子里。

    虽然她是别人口中的小方主任,但是大家伙都比较精,在工作的时候喊她小方主任,生活中却与她没大没小,跟普通舍友般相处。

    也不清楚她们是以这种方式,拉近她与她们的感情,还是说她们想在生活中,寻找个平衡。

    反正方芸妮并不太喜欢这种没有分寸的打闹。

    因为她太清楚女孩子之间的友情,有多么的脆弱,而且她们的嫉妒心也格外可怕。

    方芸妮神色淡然地洗漱完,钻到被窝里睡觉。

    篝火晚会是农场办的,各种食材从外面运输进来,肉类虽然不多,却也能让每个人解个馋。

    明天不用上班,宿舍的姑娘们闹到很晚,第二天食堂开饭的哨音都吹了好几次了,她们才挣扎起来洗漱,换上好几天前就准备的衣服,仔细梳妆打扮!

    方芸妮洗漱完,装作找衣服,这才打开信瞧。

    男人的字大气带着洒脱,让她不由地想起他写信时候的模样。

    他肯定坐得笔直,一本正经地伏案写信,时不时念起她的好,傻笑陶醉一番,再绷着脸继续写。

    “方芸妮同志:展信佳,我很感激命运的安排,让我们能同生于京都,却在如此偏远却泛着温暖的农场相见……”

    “第一次见你时,我就觉得今年的春天突然降临了,而你便是那最娇艳独特的迎春使者……”

    “原以为俩人每日见面,写情书太过正式和矫情,相比较纸短情长,我更喜欢直接地拥抱你,让你感受我为你乱了节奏的心……”

    “可是,我听同事说,小姑娘喜欢生活有仪式感,喜欢浪漫与情怀。”

    “我觉得这样也不错,生活漫长,不能总是充斥着工作与一成不变的生活琐碎,得要时常有惊喜与变化……别的女同志有的,你也得有……”

    “……絮叨这么多,希望芸芸不要烦闷,在爱情面前,我也是个凡夫……”

    瞧着男人的信,方芸妮脸上的笑容比往常又暖了三分。

    她十分清楚,一个男人真用了心,就会事事上心!

    什么直男不懂女儿心,那不过是男人懒得动脑筋、疼爱女人的借口罢了。

    都是一样的心和脑袋,只看你愿不愿意动了。

    这算是她收到的第一封情书,方芸妮轻笑着拿出笔和纸,来了个回信!

    同样展信佳的开头,“清泽哥,收到你所谓的情书,我真的是万份惊喜。”

    “情书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仪式感,而是来自你对我的珍重,简单的文字因为有你情感的倾注,被赋予了厚度,也拴住了岁月……”

    “我想,等咱们被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掩埋,忘了彼此曾经的心动与欢喜,不妨拿出来瞧瞧,重温一番……”

    “感情应该像是埋入树底下的酒,并不会因为激情而消退,反而因为时间的加持,让浮于表面的情谊,渐渐深入骨髓,被定格被拉长被永恒……”

    “爱有许多衡量和表达,我希望我们之间是经得起艰难困苦,也能够携手共度繁华富贵的……”

    方芸妮写完最后的署名,全文恰好是一千三百一十四个字,与厉清泽的等同!

    将信装入信封粘好,她还帖上了一张邮票,琢磨着等以后出了极具收藏价值的邮票,她得囤上几板当传家宝,万一往后子孙不争气,也能凭借着邮票挺过些艰难岁月。

    想到这里方芸妮都禁不住笑出声了,若她的后代当真如此贫困潦倒,那肯定是他们不努力奋劲,几板邮票价值再高,也拯救不了坐吃山空的他们!

    将信件放到一旁,方芸妮这才打开包裹,里面竟然是一身改良版的碎花旗袍,虽然略微宽松,却仍旧可以将她漂亮玲珑的身段,展露三分。

    方芸妮抿着唇轻笑,换上衣服,还有黑色方口编制凉鞋。

    她利用手头上的工具,给自己略微烫了空气刘海,高束起来的马尾也卷上了弧度,扎上大红色蝴蝶结,漂亮又洋气,就像是灰扑扑的农场,被射入了一道鲜亮的色彩!

    舍友一瞧都喜欢得不行,纷纷让她帮着她们将头发也略微烫一下。

    方芸妮笑着直接将工具递过去,说了下怎么用,“就像是烫衣服似的,头发微微潮湿的时候隔着布烫,不会伤头发……”

    “不过这样的弧度维持不太久,基本上一两天就恢复原来的样子了……”

    大家伙都不在意,笑着谢过后,互相帮忙烫头发臭美一番。

    这个法子就像是长了翅膀般,烫头发打开了女同志们臭美新天地。

    不过大家伙的审美有待加强,反正等去食堂吃饭的时候,男同志们脸上表情怪异。

    原本精神利索的姑娘们,一个个跟炸毛的猫儿,或者卷毛的哈巴狗似的!

    甚至有的男同志喝着汤直接喷出来了!

    方芸妮都没眼看了。

    跟着采购车回来的厉清泽,看着比往日更加精致漂亮的女人,眼睛都不舍得挪开,目光炽热恨不能将人给融化掉。

    “同样是烫头发,我姐姐的好看,”方晓辉都小声地说。

    厉清泽点头,“你姐姐审美好,不过你姐姐长得俊,就是顶着个爆炸头,也是场里一枝花!”

    方芸妮抿着唇笑,瞪着他们小声地说:“我觉得,要是让男同志们知道,是我将他们心仪的小姑娘,变成这个模样,会不会寻你的事啊?”

    厉清泽笑着给她剥鸡蛋,“他们不敢,喜欢一个人,就得接受她的所有,不仅外貌、学历、家世背景,还有喜好、谈吐、为人处世等等。”

    “但凡有一点不能容忍的,不是他们不够喜欢,就是喜欢得浮于表面!”

    方芸妮也是如此想的,不过食堂里早上没有往常的匆忙烦闷,大家伙笑闹着,就如同他们来农场前,不需要为饥饱奔波忧愁。

    纯粹的快乐,恐怕也就只有农忙结束后,眼见到大丰收时,以及逢年过节的时候了。

    虽然是篝火晚会,但是食堂中午已经开始准备起来。

    方晓辉吃过饭,就急匆匆去后厨帮忙了。

    厉清泽见方芸妮笑容里还带着些许的担忧,便拉着她装作散步般往后山而去。“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方芸妮好奇地跟着,在上山前,厉清泽还招呼了两个人。

    那俩人身形有些奇怪,若是平时她不会注意到,主要是厉清泽单独将他们给拎出来,又是在篝火晚会前夕,是以她很容易联想。

    都是男人,一个从背后看,除了头发和走路的姿势与气质不同,不熟悉的人很容易将他认作是厉清泽!

    另一个男人应该是早产儿,个子不算高、身子瘦弱、皮肤白皙,五官清秀。

    同样的,若是他留起长发、走路略微收敛下,胸前再揣俩馒头,不看模样的话,别人也容易将他和方芸妮给弄混……

    “清泽哥,你是想……”

    方芸妮心里已经有了种猜测,忍不住轻笑着压低声音问:

    “你是不是想晚上的时候让他们代替我们?”

    “你有没有化妆的工具?我能将他们画个差不多,尤其是晚上光线不好,他们言行举止略微注意,就可以扮咱们七八分像了!”

    厉清泽挑眉,诧异地看向她:“你会易容术?”

    这次轮到方芸妮愣了,兴奋地问道:“所以,清泽哥你会易容术?”

    “我不过是会化妆,利用光线和化妆品,能将人的模样复刻个七八。”

    厉清泽笑着说:

    “那我们说得可能不是一样的事情,我这易容术是厉家家主必修课程之一,利用特殊的调制塑性胶水,将人当成个泥胚,捏制成想要模仿的人。”

    “等胶水干了后, 是能将那层胶水跟脸皮似的撕扯下来,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

    “我这次去市里,就是为了采买易容的东西,既然芸芸也有能复刻人模样的本事,不如咱们比试一下?”

    方芸妮颇有兴趣地点点头。

    像是化妆,在后代是精致女孩儿人手必备的生存技能,算不得金手指。

    她本身在现实中,也有着不错的技巧。

    “清泽哥,你说怎么比吧?”

    厉清泽指指她,“你复刻我,而我复刻你,看看谁的作品与本人更像!”

    这个好玩儿,方芸妮摩擦拳掌有些迫不及待了,“那有没有彩头啊?”

    厉清泽凑近她耳边,低声说:“彩头嘛,就我们彼此向对方提个要求。”

    “比如,”他几乎用俩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比如我如果赢了,等结婚领证后,咱俩不许分房睡!”

    厉清泽还说觉得装作忧郁、脆弱,惹得女人心疼、心软,不是他的风格。

    年代文作精女配她不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