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年代文作精女配她不作了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六零农场作精女配(30)
    厉清泽那股念头不过是一瞬间,接着就被他自个儿坚决地否定了!

    他紧握住方芸妮的手腕,一言不发冷沉着脸,沿着家属院外围昏暗的地方直奔小树林。

    农场在夏华偏北的地方,哪怕如今已经快六月份了,但是天依旧不算长,刚吃过饭已经完全暗沉下来。

    人若是不走在灯下, 很容易与天地融为一色。

    方芸妮挣扎不开,只能小跑跟着,拿着腿踢他。

    可是他的小腿肚子跟身上的肌肉一样,硬得紧,她穿着的是布鞋,稍微用点劲,就像是跟踢石头般。

    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倒是她脚尖酸疼!

    踢不得,她就开始上手挠他腰间的痒痒, 往常的他早就跳起来了,可是如今不管她如何挠,人就是沉着脸一语不发,当真是隔绝了一切感觉……

    进了小树林,他直接打横将她抱起来,选择一颗大树轻松地窜了上去。

    “芸芸,是我错了,”厉清泽盘着腿坐下,将人揽在怀中,认真地看着她,先低声认错。

    “你压根不清楚厉家的水有多深,我能从出生活到现在,可以说是运气逆天了。”

    “厉家家主的位置有三十多人争抢,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方芸妮微抿着唇瓣。

    她能够感受到, 厉清泽一提起厉家, 浑身就有一股不可控制的戾气,或许他自己根本不愿意想起来。

    可是为了让自己能够对他多些了解, 男人还是一字一句缓缓地说起厉家家主残酷竞争机制。

    “或许对于任何一个竞选,选上的人荣耀无限,而失败的人还有来过的机会,哪怕错失了良机,也不至于丢失掉性命。”

    方芸妮猛地扭头看向他:

    “你的意思是,只有活着的人才能成为厉家家主吗?”

    厉清泽淡笑着点头:

    “对,厉家能够兴盛这么久,无非是从众多小辈中培养出一个王者,由这个心狠手辣、犹如机器般无情无爱的人,带领着族人在朝代更迭、经济起伏中,排除一切情感和个人因素,继续发展昌盛!”

    “甚至有得厉家家主,为了保住家族,曾经牺牲数百族人,而另择族地发展,美名曰断尾求生,置之死地而后生,以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而这个王者的诞生,是几十名优秀的族人厮杀出来的。”

    “这样作为厉家管理机器存在的我,怎么配得上你呢?”

    “虽然与我竞争厉家家族的人已经离去,可是谁能保证我和你就没有处于危险之中呢?”

    方芸妮倒吸口气, 这个年代中还有如此家族的存在。

    厉清泽抚摸着她的脸颊,目光里全是对她的缱绻:

    “我一直不想将自己阴暗的一面展露出来。”

    “因为我怕你会害怕我、逃离我,而这是我不能容忍的。”

    “我知道自己这么做太自私,对你也不公平,可我,不愿意错过你!”

    而你,也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救赎……

    方芸妮瞪着他,“我还是相信咱们组织的,而且我身手不错,能让我吃亏的人不多。”

    厉清泽不顾她挣扎地将人紧紧箍在怀中,笑着说:

    “对,我既然能活到现在,就能护你周全!”

    “再说了,咱们芸芸也不是普通小姑娘。”

    到底是没经过世间黑暗的小姑娘,她不清楚与自己在一起,会面临什么。

    不过她说得也没错,厉家在近百年的发展中,已经元气大伤,与兴盛时期的家族完全不能比拟。

    再加上从他掌权开始,就着手的遣散族人的计划,厉家族人中几乎没有成气候的。

    方芸妮掐着他腰间的肉,“是你说,如果我反悔……”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耍赖的男人给堵住了!

    虽然俩人只闹了几分钟的矛盾,可是他们情绪也经历了大起大落,男人这一次差点没克制住。

    还是又有人悄摸进入小树林,脚踩在枯树枝上的声音,惊动了沉迷的俩人。

    这会儿厉清泽抱着方芸妮好大一会儿,才平静下来,而两个人也听清楚了下面人的说话声。

    “可琪妹子,都走这么远了,周围已经没人了,有什么话你就在这里说吧。”一个略微熟悉的男声响起来。

    王可琪扭过身,笑着看向半米远模糊的身影:

    “我知道你跟常伯伯打得什么主意。”

    “想与我们王家当结亲的不少,甚至也有用下作手段的!不过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的。”

    “我既然敢独自一人来农场,又黑灯瞎火约你出来,自然是不怕被算计。”

    “你们是想要身败名裂、一朝回到解放前,还是想要日子过得更舒坦,全看你的选择了。”

    常立强贪婪地看着她,嘿嘿笑着说:

    “可琪妹子,你是小姑娘,我但反对你做些什么,不管成与不成,你说别人看到我们俩钻树林子,会怎么想?”

    王可琪挑眉冷笑声:

    “当然是要将你当成流氓,拉去挨枪子儿了!”

    “我名声坏了又如何,时间长了,谁又能记得?”

    “可是啊,你却成为你爸升职加薪路上的牺牲品。”

    “等你死了,他们不光不会念着你对家里的贡献,反而巴不得与你断绝关系。”

    常立强的笑容僵直在脸上。

    他能感觉到王可琪的胸有成竹,明知道他可能对她做出多么恶劣的事情,可是她依旧不慌不忙,甚至主动带着他往林子里钻。

    所以,他但凡做了什么,这丫头真敢毫不留情送他进局子!

    他更明白家里人的选择。

    常立强咬着牙道:“那你喊我来,是需要我做什么?”

    王可琪轻笑声,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策反了他,小声说道:

    “我呢,也不是不懂得感恩的人。”

    “可期养殖场的开办,离不开常伯伯的支持,而且咱们王家和常家也算是世交了。”

    “虽然我与你不可能结为夫妻,可是强哥,我却能送给你个媳妇儿,就看你敢不敢要了!”

    常立强忍不住嗤笑声:“我除了在你这里踢到了铁板,整个农场里的女知青,还不是任由我挑选,需要你送?”

    “再说了,农场里的女知青也就那样,没啥意思,一时逗弄下还行,却不值得我娶回家当媳妇。”

    王可琪抿着唇笑,“那方芸妮呢,她长得这么漂亮,在工作上也颇有能力,你就没对她动过心思?”

    原本厉清泽和方芸妮还在被迫听八卦,结果话题却涉及到自个儿!两个人对视一眼,神情淡然带着丝冷意。

    常立强浑身一颤,其实他胡闹的时候,厉清泽还没有来农场,场里的秩序特别乱。

    后来保全科组办起来后,农场才渐渐有了如今安稳的模样。

    就连他都收敛很多,小心谨慎地还没被厉清泽给捏住。

    “王可琪,我还以为你是多正义大气的人,原来也不过如此。知道自个儿打擂台,赢不了小方主任,所以你让我毁了她?”

    “她是厉队长的对象,我不要命了,去招惹她?”

    常立强呵了声,拔腿就要走,不愿意跟她废话。

    王可琪微微拔高声音:“因为我要厉清泽!”

    “下周三晚上不是有篝火晚会,到时候农场全体知青都会参加。厉家老两口会想方设法,将厉清泽和方芸妮给灌醉。”

    “到时候我会与厉清泽成事,你若是不想当方芸妮的男人,那她可就便宜旁人了……”

    常立强想想方芸妮的模样和身段,浑身的热血都在翻滚。

    他怎么就不稀罕方芸妮呢,主要是她刚来农场,就与厉清泽走得近,俩人的关系不言而喻!

    他对着那样天仙般的女人,只能远观而不能亵玩焉。

    如今他有机会一亲芳泽,常立强恨不能现在就……

    王可琪这时候上前走两步,手在常立强胸前轻轻划着:

    “其实你也不用对她做什么,就装作被她吸引,却克制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又恰好被人给看到。”

    “在她伤心我与厉清泽成事时,你趁虚而入,再秉持着为她名声负责,应该很容易抱得美人归吧?”

    “那时候厉清泽是我男人了,还会管方芸妮跟谁吗?”

    常立强听了不停地点头,“高,实在是高!”

    “果然女人最懂女人心呐。”

    王可琪暗暗松口气,得意的笑着道:

    “所以,你愿意与我合作了?”

    常立强握住她的手,“当然,我要是能娶到方芸妮这么漂亮能干的媳妇儿,你功不可没,往后你但凡需要我,只管开口!”

    王可琪压低声音,跟他叮嘱一番。

    常立强凑到她耳边道:

    “可琪,你没有过男人吧?”

    “如果你想将厉清泽拿下来,没有点本事,怎么能让他破防呢?”

    “不如哥哥教你几招?放心,我不会……”

    这常立强不是普通人,哄骗小姑娘的手段很多,不然哪怕常副场长替他收拾烂摊子,也绝对保不住他。

    他最喜欢的是,你情我愿、各取所需!

    而且他只要不是跟厉清泽比,外在条件不算太差,也特别注重身材管理,是以,如此夜晚中,男人浓烈的荷尔蒙释放,加上他一贯熟知女人心。

    尚未经历过人事的王可琪,哪里扛得住……

    厉清泽神色清冷地将方芸妮搂入怀中,遮住她眼睛,也堵上她的耳朵。

    月色悄然爬上了树梢,下面的俩人才粗喘着气先后离开。

    方芸妮这会儿还没回过神来。

    厉清泽揉揉她的头,“世界很大,无奇不有,我们只要做好自己就行,对于别人,瞧个热闹就好。”

    方芸妮扒拉下他的手,“他们刚才密谋,将咱俩分开?”

    厉清泽勾着唇角,声音淬着冰说:

    “他们连做梦的机会都没有!”

    “啧,我那对亲生父母刚来第一天,就已经与王可琪达成合作关系了。”

    “看来周三晚上可热闹了。”

    被自己的父母如此算计,是个人心里都不舒服吧。

    方芸妮乖巧地窝在他怀中,紧紧环住他的腰:“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等,等我们结婚以后,多要几个孩子,热热闹闹的,将以往我们缺失的亲情,加倍地补回来!”

    厉清泽其实早就习惯了,浴血奋战过的厉家人,对亲情从来不报有丝毫希冀。

    他想跟她说,自己内心足够强大,压根没有一点难过。

    不过他很享受女人心疼自己、哄自己的模样。

    厉清泽微垂着眸子,身上的难过在蔓延中,只是略微哽咽地说:“芸芸,谢谢你……”

    方芸妮轻抚着他的脊背,笑着说:

    “我呢相信命运是公平的,老天爷不可能让你一直吃苦,瞧,他这不是将我送到你跟前来了?”

    “你爸妈不心疼你,这不是有我吗?”

    厉清泽紧紧回拥着她:

    “是啊,你就是上天送给我最珍贵的礼物。”

    俩人腻歪了好大一会儿,厉清泽见时间不早了,才送方芸妮回宿舍。

    方芸妮瞧着月色下满身笼罩着沉痛、忧伤的男子,内心是心疼和好笑的。

    厉清泽再厉害,在自己这个任务者跟前,也不过是班门弄斧。

    她怎么就不清楚他的小心思呢,只是自己的男人自己心疼。

    他对父母的算计不在乎,何尝不是历经无数次的绝望,而对人与物的大彻大悟呢?

    方芸妮都不舍得逗弄他了。

    见女人进了屋子,厉清泽多站了三分钟,才扭身步子轻快地离开,恨不能吹口哨。

    感谢那俩人倾情演出,让他将自己那句犯憨的话给含糊过去。

    雨过天晴的感觉,也不过如此了!

    唔,他琢磨着自己怎么扮演,被父母伤透心的小可怜,最好能撑到领证的时候。

    不知道芸芸会不会松口,让他在洞房花烛夜中,忘却身世的凄苦呢?

    结果他美滋滋地刚迈了几步,就感受到身后的动静。

    他僵直着身子扭过来,看到女人又出来冲他挥手!?

    厉清泽赶忙继续捂紧缺爱大儿童的人设,恹恹地挥手。

    方芸妮咬紧唇瓣。

    她从来没发现自己男人,还有如此戏精的一面,难道戏精不该是她吗?

    回到宿舍,方芸妮简单洗漱完躺下,脑海中还不停地想着之前在树林里的一幕。

    不得不说,她运气一向不错,又碰到了直播现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