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网游竞技 > 你老爹我才不是什么莽夫 > 第二百六十五章 互相殴打
    人类自诞生之始,就无法绕开“完美”这个词。

    他们追求着完美、欣赏着完美、梦想着完美、验证着完美。

    如果这其中哪怕有一个人能够凭借人力做到这一点,那么对于人类而言都将是史诗般的进步。

    曾有一位人类提出过如此的理论:

    完美的黄金比例是打开另一个空间的“钥匙”。

    这一理论究竟是否正确,暂且无人知晓。

    可数学家的特性能力却让他证明了另一件事:

    即,完美的圆周率可以打破时间与空间的壁垒!

    ……

    古往今来,人类之中的全体数学家都在尝试证明圆周率的完美。

    因为只有完美的圆周率,才意味着人类所处的这个时空是真实的。

    数学家——那位代号为数学家的个人,曾经也是其中的一员。

    在踏足超凡之前,他曾经是海城大学的一位数学系教授。

    能真正被称为“家”的人,在蔚蓝之上极少,数学家算是其中的一位。

    他曾经对探索那种未知的领域充满着兴趣。

    那个时候,数学家从未听闻过超凡,海城大学还没有被深空学社完全渗透,校长孙淑花也还没有被软禁。

    数学家只知道校长是一位睿智善良的女士,因此常常与她讨论学术上的问题。

    一次,数学家说:

    “校长,我一直觉得这世上没有人类做不到的事,我们总有能力改变一切的,您认为呢?”

    校长微笑着回答道:“是的。”

    这一回答一直深深地烙印在数学家的心里。

    从认同,到怀疑,最后是否认。

    人类没办法做到许多事的。

    例如生死、例如命运、例如未来。

    数学家认为校长错了,那位女士太过傲慢,以至于无限放大了人类的力量。

    人类是很弱小的,不完美。

    唯有超凡之中,蕴藏着完美的一切!

    完美的圆周率包裹着数学家的拳头,让那只拳头拥有了打破人类常识的力量!

    数学家想用那只拳头促使终极危险的提前到来。

    那只拳头能够摧毁固定值。

    那是拳头能够杀死许承。

    ……

    这是许承第二次被完美圆周率打中。

    第一次,由于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理准备,许承被直接打飞了,重重地撞在了大教堂的石柱之上。

    老实说,之后的撞击根本无法对许承造成任何的创伤。

    真正让许承觉得有些痛的,还真的是数学家的拳头。

    至于第二次,哪怕做好了准备,甚至还略微压低了身体重心,可许承依旧被数学家的拳头打得后退了半步。

    真够劲的。

    武者的拳头同样够劲,但数学家的拳头却跟武者的存在着本质性的不同。

    武者是在以超凡力量驱动着自己的身体,但数学家却是在以自己的身体驱动超发。

    那是非人的力量!

    轰!

    数学家的拳头砸在了许承的脸上,后者却依旧用自己的那双眼睛死死盯着数学家。

    “来,互殴吧!”

    许承的声音传来。

    不知道为什么,许承的话总是给了数学家一种“命令”的错觉,仿佛自己必须要如此。

    就比如之前自己被打飞的时候,许承让他“护头”。

    明明自己根本不需要防御的,可数学家依旧还是听从了许承的话。

    为什么?

    明明战斗的优势在自己这边,为什么他还要如此在意许承的命令?

    仿佛……自始至终,主导着这场战斗的都是许承,而非数学家。

    这种感觉,令数学家尤其不爽。

    他咧着嘴,狞笑着说道:“如果你想死的话,老东西!”

    唰!

    数学家举起了自己的另一只拳头,正打算挥拳,许承却抢先一步,重重地一拳挥打在了数学家的脑袋上。

    轰!

    只一拳,数学家的脑袋便四分五裂开来!

    除却超凡力量,数学家的身体不过就是个普通人,根本撑不过许承的一击。

    汹汹的烈焰升腾而起,宛若干裂的地面缝隙,修补着数学家的脑袋。

    “呼……”

    数学家吐出了一口热气,打算再度挥拳。

    可等待着他的,依旧是许承不算抬起并落下的拳头!

    轰!轰!

    接连两拳过后,数学家的脑袋便被打得更碎了,甚至正脸上都凹陷下去了一块,鼻子都扁了!

    数学家脑袋很痛,更是有些懵。

    不是说好了互殴的吗?为什么挥拳的总是他?

    数学家试图反击,可无论他怎么努力,也依旧做不到。

    许承的一只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另一只右手不断的挥舞着重拳,接连砸在了数学家的脸上。

    数学家:“?”

    他被打得有些懵。

    数学家除了超凡者这个身份之外,本身就是个研究数学的人。

    不像武者,数学家根本不懂格斗技。

    面对着许承的终极暴力,数学家无法以人类的力量使用技术以做出反制。

    他所能做到的,唯有被许承抓住脖子,接连不断地承受拳头的殴打,再然后用火焰生物的火焰修复身体。

    只要被压制住了一次,便再无反击的可能!

    这种感觉令数学家无比的恼火。

    因为他明知道只要有火焰在,自己就不可能别打倒,可他一时之间也根本想不出反击的方法!

    数学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揍,看着一只又一只重拳落在自己的脸上。

    同时——积蓄着力量。

    完美的圆周率在数学家的右拳之中流转。

    待得许承的数十拳落下之后,数学家终于计算出了那一丝空隙,挥拳重重地砸在了许承的脸上。

    这才是互殴!

    轰!

    原能直接命中许承的正脸,两抹血迹从他的鼻子中流了出来。

    可即便如此,许承也还是没有放开捏住数学家脖子的手。

    “放开我!”

    这种被他人掌握在手中的感觉让数学家极度的不安。

    他挥起自己的重拳,接连不断地殴打在许承的脸上。

    即便身体被打得后仰弯腰,可许承的动作依旧没有半点变化。

    一只手捏脖子,另一只手握拳。

    这样的动作让数学家根本不敢轻举妄动,他也只能被迫挥拳,生怕许承回过神来,再度对其进行压制。

    许承的拳头真的太过可怕了。

    数学家必须全神贯注,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女儿”,也就是火焰生物那边的情况。

    许承却将其看得一清二楚的。

    ……

    火焰生物站在原地。

    半透明的楚秋轻轻拥抱了它。

    火焰生物瞪着那双空洞的双眼,似乎是在等待着楚秋的下一个命令。

    楚秋微笑着摇了摇头。

    “这世上总有东西是不求回报的。”

    “例如拥抱。”

    她破解了火焰生物的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