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玄幻奇幻 > 道诡异仙 > 第七百三十七章 红中
    「红中!你信我!别跑!我没打算害你!我们之前谈好的!」

    身体几乎匍匐在地上李火旺,使出全身的力气,向着对方努力解释着。而红中此刻跟上一个消失的红中,想法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他看着李火旺,嘴角微微上扬,「嘿嘿嘿,想骗我?道行还浅着呢,我~不~信~」说着他再次挪动起来,逐渐远离李火旺。看到这一幕的李火旺简直都要吐血了,好不容易让他同意跟自己走,结果时间一到,对方就把刚刚发生的一切全忘记了1他此刻都顾不上头顶的死亡司命,咬着牙拼劲全力向着红中追去。

    「没感觉我们现在头顶的感觉不一样了吗?这种鬼地方,你真的想一直循环待下去?你信我!我带你出去!」

    「你骗别人!不代表别人骗你!!你好好想想!想想咱们的情况!到底你是继续呆在这里!还是跟我出去收益大!」面对李火旺的苦口婆心,红中依然不为所动,企图尽可能远离魁榴的阴影范围,也同样远离李火旺。

    李火旺明白,对方根本听不进自己在说什么,之前那个红中是看过巨柱上自己记录的红中,而眼前这一个家伙,他对过去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压根就不知道。

    这种情况下李火旺明白,自己恐怕说的再多,对方也只会猜疑更多。

    当听到耳边的嗡嗡嗡的转轮声逐渐减弱,李火旺一咬牙,硬顶着司命的威压就这么直接站了起来。李火旺身上融化加快了,但是他此刻管不了那么多,用尽全身力气向着红中追去。

    走总比趴着要快,当李火旺终于追上了红中后,他直接扑了过去,把这家伙死死的压住。「给我老实点!」既然软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了。

    「好,我知道了,你说的是真的,你把我手放开,我跟你走。」此刻的红中看着李火旺的脸说道。

    「少给我来这招!没用!我知道你现在根本不信我!我放开你就跑!」如同蜡烛人一样融化的李火旺死瞪着他。

    「你觉得我现在是骗你的,好,就当我是骗你的!但是不管怎么样咱们先离开这地方!先离开魁耀范围!等出去后我再给你好好解释!」

    再继续待下去的话,别说向红中解释了,恐怕说道一半,自己就要魂飞魄散了。

    红中看着眼前的李火旺,终于缓缓的点了点头。

    当李火旺再次动起来后,红中终于没有拖后腿,两人齐心协力向着外面挪去,随着移动,红中的身体也开始融化了。很快,他们也没空提防了彼此,开始拼尽全力离开这地方再说有。

    他们身体融化的地方开始有些粘连,让现在的两人仿佛如同连体婴儿。然而无论他们继续走多远,那种融化的速度依然没有减缓多少。

    虽然现在没有镜子,但是李火旺可以肯定是,他现在的样子恐怕已经不成人形了。

    「你跟之前的我到底干什么了?为什么会惹到这东西?司命也敢惹?疯了吗你们?」红中语气很是不满的抱怨到。「我们怎么可能会惹它!这家伙自己不知道怎么来的!」李火旺艰难的回答着。

    两人艰难在死亡司命的压力下继续走着,在生死存亡的压力下,他们两人已经没空说话了。

    就在李火旺以为他们会这么逐渐离开的时候,意外忽然出现了,从自己的头顶射下来一道视线。「魁橘在看我?」

    这养念头响起的一瞬间,李火旺停住了,此刻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彻底无法动弹,并且自己的意识也开始跟着身体逐渐融化。他快死了,这是一种感觉,只要是快死的人都会有的那一种感觉。

    陷入濒死的时候,李火旺视线不由自主的往上偏移。原先仅仅只是看了一眼,都受不了死亡司命,此刻却显得格外的亲切,靠近散发出

    来的温暖仿佛是自己的母亲的怀抱。

    李火旺渐渐的瞧见,自己距离对方越来越近了,他的脸上逐渐露出笑容来。

    随着越来越近,那天花板上的东西也逐渐发生了变化,它渐渐的变成扁平,逐渐在李火旺的面前变成了一面漆黑色的镜子李火旺在那镜子里面瞧见了变得墨黑色的自己,两四目相对,李火旺参透了其中蕴含的一些天道,一些规则。

    那镜子是自己一部分,同样也是魁栅的一部分,每个活物生来身上就带着「死」的,每个活物生来就是魁栅的一部分。

    而所有「死」的集合,就是魁榴,观世间千变万化,可死亡永远不会变,死亡既是永恒。

    不知道看了多久,就在李火旺快要从镜子里看清自己是怎么死的时候。

    那面镜子仿佛被别的什么东西推了一下,忽然全碎了,紧接着那种无比温暖的感觉也不见了。

    仿佛重生过来的李火旺这才发现,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头顶的东西已经彻底没了。

    李火旺忽然感觉到身下一空,紧接着他带着强烈坠落感,以极快的速度向着下方落去,自己原来只飘了张脸上来,身子还连在下面呢。等他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原地很久了。

    忽然,两人瘫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庆幸自己活过来了。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李火旺努力的回想着刚刚的一切,却发现之前发生了什么,自己已经忘记的七七八八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自己似乎是绕过一劫。

    「季灾动的手?」

    等喘匀了点气后,思索了片刻的李火旺向着一旁的红中问道:「知道这家伙的出现规律吗?」

    「你不是说了吗?我的记忆只能存在一小时,你觉得我会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红中谐谑的看着李火旺。听到这话,李火旺也不问了,现在的红中压根就没脑子,他的脑子全刻在了巨柱上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既然自己能在接触司命的情况下,居然还活着,不得不说运气还算不错。

    忘记就忘记吧,跟司命相关,还是别想太多了为妙。

    死亡危机过去了,接下来就该轮到红中了,喘着气的李火旺看向一旁瘫在地上的红中麻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