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苟富 > 第一百零五章 风过无痕人事新
    与自己有关的事情,他就去做,老板没有吩咐插手的事情,绝对不参与,甚至都不去考虑。这是袁忠留给自己画的一条线。

    所以他停下来不说了,也直接说出来:“我没有考虑检测站那边的事情,因为我没有在那里做事。”

    吴泽生都忍不住给袁哥点了个赞。

    要是换个人,说不定因为老板的信任与重用,说不定就要得意忘形的什么事情都要插手搞一搞了,显得自己多能耐,老板就多喜欢一样。

    侯平安就大笑,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袁忠留等侯平安拍了肩膀这才站起来,吴泽生也赶紧跟着站起来。

    “Q5过户了没有?”

    “过户了,那姓潘的,屁都不敢放一个,这事是袁哥交给我办的。”吴泽生赶紧出来,刷自己的存在感,因为袁哥太耀眼了,所以他感觉自己有些跟不上。但是他见缝插针的本性还在,马上逮到机会就闪个光。

    侯平安就对着他点头笑,然后摆摆头:“走走,去财会室看看。”

    一行三人就去了财会室,不过那个和潘建国搅合在一起的少马子还在,侯平安也不在意,反正没多长时间了。

    不过那少马子看到了侯平安,立即就站起来,有点儿战战兢兢的感觉。其余的几个也都站起来,但是没说什么,也好像不太在乎。

    说白了,这里要拆迁的消息,她们都知道了。迟早要走的,所以无所谓了。倒是那少马子,就怕侯平安追究她侵占公司财务的事情,有些害怕。

    “都坐下,都坐下。我就是看看!”侯平安往下压了压手,示意这几个女人都坐下来。

    几个女人坐下来之后,有些不自在。但是却不敢嗑瓜子聊天了。

    “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的没有?”

    侯平安问。

    都不出声,侯平安觉得自己也问不出什么来。就点点头,准备走了。

    “老板……”

    一个女人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话。

    “说,有事就说,只要我们能够解决的困难,我们一定解决。”侯平安笑。

    那女人挺年轻的,眼光在另几个人身上转了转。

    “老板,听说这里要拆迁了啊!”

    侯平安就点头笑:“都知道了?这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确实听说要拆迁了、”

    “那个……我们是不是就失业了啊?”那女的继续问。

    “也不算!”侯平安继续笑,“如果你们愿意,我可以介绍你们去我其他的公司,可能你们都打听过我的事了,除了驾校,我还有个检测站。”

    那女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当然愿意啊,我们跟着老板才能吃香的喝辣的。”

    侯平安就笑:“记得老板的好就行了啊。跟我做事的人,只要认真做,我都不会亏待的,咱又不是那种花花肠子,只知道认钱不认人的。”

    “谢谢老板!”

    那女的笑开了花,其余的几个女的也跟着小声的说一句“谢谢老板”。但是那个少马子没有说,因为她知道自己肯定跟不了。

    侯平安出来,又在训练场上抓了一圈,然后看了看在场的几个教练正在教学员,就转头反复袁忠留。

    “让教练将所有来的还有没有来的,叫过来,我们一起吃个饭。”

    袁忠留就答应一声。

    旁边的吴泽生就赶紧的从口袋里拿出本本,这是驾校所有教练员和工作人员的电话本。先去训练场上找几个在这里的,然后让他们分别去通知其他的相熟的教练。

    地点就定在驾校旁边的最高档的那个饭店。

    这饭店本来就是做驾校生意的,这次也在搬迁的范围之内。

    等中午的时候,驾校的教练就一群一群的过来了。

    其中还有潘建国的车也杂在中间。

    侯平安站在酒店的门口,一个一个的和教练员们打招呼。这多少让人感觉到很亲切。潘建国匆匆赶来,迎面朝侯平安走过去,伸出手。

    “老板,您来了也不打个招呼,我刚好去医院了,这段时间眼睛不太好,总是眼皮跳,又看东西不太清楚。也知道怎么回事。”

    “辛苦了,辛苦了,瞧出什么来了没有?”

    “说是角膜炎,是经常看手机影响的。本来年纪就大了,天天刷手机,眼睛能好才怪呢。”

    潘建国说着,就对侯平安说:“要不,我们先去包间坐坐?”

    “没事,站一会儿没事的,等他们都进去了,我再进去,要不……你先去坐坐?我马上就过来了,还差两个人没到。”

    潘建国也就不上去了,陪着侯平安一起等还没有来的人。打电话了,已经在路上,差个十来分钟就到了。

    等了十几分钟,人才到。一前一后,停好车,就小跑过来和侯平安、潘建国打招呼。

    “都上去,都上去!”

    侯平安打招呼,这两人有些受宠若惊啊。赶紧的随着上楼上包间了。

    摆了三桌,侯平安吩咐上了餐馆里最好的白酒还有啤酒。

    每个人都倒了酒,侯平安就吩咐袁忠留,低声说道:“待会儿跟着我。”

    袁忠留点头,什么都没说。一切按照老板的意思去做,然后想为什么这么做。这就是做事情的态度了。

    有吃有喝就很快乐,在吃喝的时候,每个人都很简单,那就是嘴边的酒肉一定要吃好喝好。然后酒满上,吆五喝六的。本身教练群体就比较大大咧咧的好爽一些。

    喝到兴头上的时候,侯平安开始每一桌都敬酒了。

    这一次敬酒只有袁忠留跟在身边,也端着杯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潘建国已经出局了。不过人家也不在乎啊,反正都要拆迁了。

    “各位兄弟们,今天咱聚在一起,我就几句话,交心啊,都是兄弟,我交心的话说给兄弟们啊!”侯平安端着就被,自己亲自从酒瓶里倒酒,将一个二两的玻璃酒杯倒满沿了。

    “好!”

    有人叫一声好,还拍了下巴掌。

    “感情深,就得一口闷!”侯平安也凑趣的笑,“都知道驾校要拆迁,我也知道兄弟们有些已经找好了出路,这个我真心的祝福。到时候还有红包奉上。还有兄弟没有找好的,找袁总啊,找他,他负责,如果他给你安排不了了,找我,我安排。放心,同样红包奉上。”

    一句话,就将袁忠留的位置定下来了。

    但是有心的人就开始琢磨了,这驾校都拆了,袁忠留怎么反而成了袁总了?想到这里,就看侯平安和袁忠留的眼神有些变化了。

    也不说监测站的事情,有心的人自然会过后去问。

    在酒桌上就只说喝酒的事情。

    所以侯平安说完了,就不再说什么了,举起酒杯。

    “来来,干它娘的,干了!”

    一仰头,一杯二两的白酒就灌进了喉咙里了,“啊——”的一声出了一大口酒气。身后的袁忠留丝毫都没有犹豫,跟着侯平安就一仰头,将手里端着的酒一口喝了进去。

    “好,好,侯老板好样的!”

    一阵叫好声后,每一个人都给面子的将杯子里的酒给干了。

    “兄弟们吃好喝好啊,就算是以后分了,但是情分都在这里,以后有事,直接找袁总,搞不定的也可以找我。”

    连干了三个包厢,会自己包厢的时候,对袁忠留说:“去拿条软极芙蓉王。”

    袁忠留下去拿烟,侯平安就回到包厢里,对着桌子上的人笑:“怎么气氛不热烈啊,老潘啊,这就是你的问题了,驾校还没有拆,你可别撂挑子啊。”

    潘建国就赶紧将酒杯里的酒满上来,举起:“哈哈,老板都批评我了,搞气氛啊,来来,我先干了啊!”

    他还真的干,一杯二两,还真不含糊。

    果然酒就是最来事的,其余的人都喊着,牛逼,然后跟着把酒给干了。吃菜的吃菜,扯淡的扯淡,气氛被调动起来。

    酒足饭饱,侯平安和这些人一一道别握手,反正在拆迁之前,他也就是最后一次和这些人聚餐了,算是个告别酒。

    “袁总,在工作群里发个人均红包,给兄弟们叫代驾。”

    “老板牛逼!”

    众人都轰然的叫好,等袁忠留发了红包之后,然后纷纷的点击红包去了。钱不多,但是人心暖的多。

    等人纷纷喊代驾走了,只剩下四个人,潘建国去吧台结账。侯平安从袁忠留手里将烟拿过来。等潘建国过来,就递过去、

    “老潘,你是抽烟的,这个东西给你最好。”

    潘建国有些惊讶的看了看侯平安,然后马上就释然的接过去,笑:“老板,那就谢了啊。其实和你说个心里话,我跟你的时间不长,但是感受却挺深的。”

    “哦?说说,什么感受?”

    侯平安脸上来了兴趣了。

    “人挺仗义的。”潘建国和侯平安一边走一边说,朝着驾校那边走过去的。

    侯平安就笑了笑,对这话不做评价。

    潘建国又笑了笑:“其实我对驾校的感情还是有一些的,毕竟以前我帮人打理,我得到的也丰厚,卖给您了,我的待遇也丝毫没有变,所以这就是您的仗义的地方。我这个人没有什么能力,但是看着这个场子,还是没问题的。”

    侯平安还是笑,知道他后面还有话。

    果然潘建国就叹口气:“我在驾校一个人独大,特别前老板没有转手的时候,做事有些霸道,甚至是不讲规矩,那辆车……我就不说了,是我的问题,还有那个会计……也是我的问题,到现在为止,您都没有开了她,这是给我天大的面子了。”

    “当然我的面子不值钱,更是看我老弟的面子。”

    “还有多半年的时间,别的不说,我会把这里所有的资产厘清的清清楚楚,交给您,我配合袁总,搞得漂漂亮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