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和我签订契约,成为勇者吧 > 不被祝福的生命 第十四幕:笑容、明天、教导?
    “说起来,其实刚刚是超危险的生死局啊,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过去了吗?”

    那个男人转身就离开了,莱茵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随后扶着克莱尔走上了回旅店的路。

    现在是还有一小段路就要到了,而这时莱茵反而是后知后觉地那么说。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本,原本莱茵都准备好听到克莱尔一本正经的回答了,但她万万没想到,克莱尔听了之后笑到不行,甚至笑到直接捂着肚子瘫了下去。

    “什、什么啊?好笑吗?我很好笑吗?话说,我都还没见过你笑,到底怎么了?”

    这完全出乎意料的反应让莱茵完全不知所措,不过克莱尔还只是笑着,足足笑了好一会儿,她才停下来,用比平常更加认真的语气回答莱茵。

    “因为,我现在就像是后知后觉一样,突然觉得很开心”

    “突然觉得?”

    “嗯,就是突然觉得,为什么、为什么会那么高兴呢?简直是莫名其妙啊,对不起,尼特小姐,我很莫名其妙吧?”

    有点尴尬地移开了视线,莱茵清了清嗓子,然后接话道。

    “才不是你莫名其妙,不过确实很莫名其妙啦,莫名其妙地就说要调查,接着就突然去逛街了,还差点丢命,吓死我了

    要说莫名其妙的人,是我啊,不过我……嘛,也挺开心的来着,因为好像遇见了很像主角会遇见的事”

    “莫名其妙……的呢,谢谢您,尼特小姐”

    复读了一遍那个词,这次克莱尔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什么啊,呃,你这个道谢才是莫名其妙,对了,虽说说是朋友可能有点难,但我们也算熟人了吧?不介意的话,直接叫我莱茵就好!”

    “嗯!遇见您真的很开心,莱茵”

    好像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克莱尔甚至有点忘记了笑是什么感觉,但她现在意识到完全没有关系。

    因为只要是想笑的时候,不就能很好地笑出来吗?

    “呃……有点肉麻啊,不过我也是,和你一起很开心,主角,下次也再来逛……调查吧

    我想想,明天比赛你会参加吧?就那个时候,我会来看你的比赛的,结束之后见面吧”

    又令莱茵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听到了这句话的克莱尔用一种要哭出来似的表情笑着。

    “呃,所以?怎么了?”

    她完全是慌了神,只能那么问道

    “不……只是,好像太高兴了,之前我只是一味想着为什么活下来的人是我,想着我要为什么而活

    但是、所做的不过是对他人的,对故事的低劣模仿,不过我现在找到了,能让我靠自己迈向明天的动力

    所以,谢谢您,我,好像有一点对明天来临的期待了,真想再快点见面”

    “肉、肉麻啊所以说,对了,那下次见面要再调查什么?调……啊,我还没有问你,你那朋友偷了什么”

    大概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害羞,莱茵赶紧转换了一次话题。

    “这件事我被要求过不能宣扬出去,不过没关系,我相信莱茵”

    “什么啊,不要太相信我,我有多恶劣你是不知道的吧?还是说,你见一个人就相信一个人?”

    “是一颗赤色的宝石,并且就是这次大赛的奖品”

    在透露了实情的克莱尔面前,莱茵完全愣住了,她脸上的表情僵住,嘴张开却什么话也没能说出来。

    “我……嗯,呃,还有点事,先回旅店了,这么一点点路你自己走吧”

    她匆忙跑开了,留下了克莱尔独自一人。

    “……”

    发生什么了?疑惑地注视着莱茵离开的方向。

    于是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了,像曾经一样空虚的眼神涣散着,也不知道在望着哪里。

    但也不能就这样停下吧?旅店还是要回的,而且今天还有其他的事要做。

    再次确认了自己的决意,克莱尔拖着自己伤不仅没好还增多了的身体前行。

    “图恩克?请问在吗?”

    回到了自己房间,一瞬间视界充溢着黑暗,即使是在更久以前习惯的这份黑暗,如今也已经再次无法看清。

    “克莱尔?回来了?真晚啊,干了什么吗?”

    但是因为收到了回复,所以能感到安心,即使无法看见,也能感知到存在,能够更加地感到「正存在着」这件事。

    “嗯,在外面稍微待了一会儿”

    “是吗?那么,想做的事,有做完吗?”

    “多谢关心,姑且算是完成了,不过还有一件事,可以问一下艾瓦梓前辈这个时间已经睡了吗?”

    “啊?艾瓦梓?你问她干……”

    图恩克的话还没有说完,房门就被意想不到地打开了。

    不,准确来说,好像是被强行打开的,而且没搞错的话,是踢开的。

    烛光再次照了进来,点点的光线却是在一刹那间便溢满了房间

    “对啊,问我干什么?”

    本来只是很普通的一句话,但配上那人的表情和刚刚的动作,却怎么也不能说出普通这个词。

    “听得到啊?艾瓦梓?”

    听见了艾瓦梓的声音,于是图恩克便对她出现在这的事发问。

    “那不是当然吗?这是你需要问的问题吗?”

    不过,艾瓦梓倒是很理所当然地回答了。

    “我想要得到第一,所以想请前辈教导我,可以吗?”

    而克莱尔这边,则是单刀直入地对她提出请求。

    “喂!克莱尔!你现在不是好好休息更能为明天比赛做好准备吗?而且现在又这么晚了!倒是好好去睡觉啊”

    在艾瓦梓回答前,图恩克先一步接话道。

    “请不要阻止我,不要侮辱我的「选择」,图恩克,我的问题不止是明天那一场,已经没有时间了”

    “但是……”

    “没有那么多的但是吧?请……不要阻止我”

    “哦……哦、那克莱尔,你自己注意点”

    也许是没想到克莱尔的回答是那么坚决,图恩克愣了一下,但随后也支持了克莱尔的决定。

    “哈?结果你们自己商量好了?真是无聊,我可没说过答应”

    但——这个问题的关键点是艾瓦梓啊。

    “拜托了!”

    “你说拜托了我就答应?我是那么好糊弄过去的吗?我一开始可就没想让你得第一”

    用冷淡的表情,艾瓦梓连瞥都没有瞥克莱尔一眼就那么说。

    “但是、艾瓦梓前辈不是还在这里吗?如果一开始就没有许诺的打算,直接离开这里不就好了吗?

    既然您现在还留在这,我是否可以将其理解为,您对我有所期待?”

    期待——真是个美好的词语,时至如今,克莱尔再次意识到了它的意义。

    对明天的期待,对活着的感谢。

    然后……

    “有够好笑的,期待你?我怎么不去期待一块石头,起码石头不会说这么离谱的话

    那么,为了将你的幻想彻底击灭”

    戛然而止的言语在艾瓦梓嘴中显得更加残酷,配上她利落地离开,更为尤其。

    但克莱尔能理解到她的意思,于是拾起图恩克,跟上了她的步伐。

    “对手是艾瓦梓吗,要小心啊”

    “抱歉,不需要您的多言……和我一起战斗吧,图恩克”

    “……啊,一起战斗吧”

    告诫却被拒绝后,图恩克还是回应了克莱尔,一人一剑紧随艾瓦梓的步伐,来到了镇子外的平原。

    “这个地方可以不用顾及镇子里面的人了,你不想听也没事,但是,别现在死了”

    “那您也一样”

    “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你是在套公式化发言还是真心说话

    那么就当你是真心的,这句关心我收下了,不过克莱尔,不是约定好了吗?我不会死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艾瓦梓手中已然握着一把剑,一言不发地只是站在离克莱尔稍远的位置前。

    和今夜并不耀眼的月亮一同,像是在看着克莱尔。

    得到了图恩克那句「我不会死的」的答复后,克莱尔亦是沉默地看着艾瓦梓。

    不过她是知道的,无论是艾瓦梓还是月亮,都不是在看着自己。

    无须有人发号,无须倒数,两人一并起步,紧握着自己的武器,向着对方的方向冲去。

    但是、势均力敌地对刀的场景并没有出现,也无法出现。

    几乎是在克莱尔迈步的瞬间,艾瓦梓已经出现在了她面前,一剑便是朝着她因为做出攻击的架势没有保护的头部。

    面对这样的攻击,也只能强行收回攻击,后仰躲过去。

    但这样也只能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罢了,在克莱尔上下颠倒的视界中,她看到了艾瓦梓没有任何停顿,又是一剑。

    勉强撑起这个姿势,再次挥剑,试图打掉艾瓦梓的剑。

    “真是无意义的挣扎”

    这个声音……?是谁?

    那一剑自然是没有成功,那一剑轻而易举地贯穿了肩膀。

    “呜……呜啊……”

    痛。

    痛、痛、痛痛痛痛!

    脑中连其他的都感觉不到了,只剩下大脑中枢在不断地重复这个信号。

    连惨叫也已经没有力气叫了,只有嘴中还能漏出细微的悲鸣声。

    无法维持平衡的身体,就那么狠狠摔倒在了地上。

    不过,那样的疼痛在肩膀被整个贯穿的疼痛之下,已经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自漆黑的深渊中显现,于洁白的光辉中诞生,呼应吾之召唤吧,雷鸣”

    从视角的边缘,能看到一道金光闪过,当然现在的克莱尔,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注意了。

    结束了吗?结束了吗?

    还没有。

    “啊——!呜呜……唔……”

    一道雷击再次唤醒了已经在逐渐麻木的疼痛,但这结束了吗?

    之后还会有什么呢?不过克莱尔如今脑中连这些想法都无法产生。

    “雷鸣吗……那家伙,真敢用共鸣来对付人类啊,喂,艾瓦梓,也差不多该停手了吧”

    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是图恩克的声音?

    疼痛,只是疼痛,已经无法再想其他的了。

    “喂!克莱尔?没事吧?虽然有点距离,但这姑且还是镇子周围,我想艾瓦梓不会太过分的”

    即使如此,当图恩克说话的那一刻 克莱尔还是拼尽全力去听清它到底在说什么。

    不会太过分……是吗?

    不行……好痛,什么也不想,就这样结束吧……痛苦也好,明天也好,希望也好,这样的思想也好。

    “哈?就这样停下来了吗?”

    本来更加模糊的意识,却听到了这句话,唤醒意识的,毫无疑问,仍是疼痛。

    “呜……”

    注意到之时,右手的食指已经失去了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但是、疼痛还是传来了。

    手骨……好像断掉了……

    “是你说要指导的吧?给你三秒习惯疼痛,然后拿上剑,站起来,不然的话,下一根手指也别想要了”

    三秒……?

    “三、”

    倒计时缓缓响起,一秒在克莱尔看来,好像延长到了无限,可就算是无限的时间,也很难想象这样的疼痛要如何克服。

    “二、”

    痛……为什么会那么痛……我现在该干什么?

    还剩一秒,克莱尔却仍是无法理解现在要干什么,还能干什么。

    嘛,这种东西,也不是正常人能理解的就是了,更别说是没经历过什么过分疼痛的克莱尔。

    “一!”

    “啊啊啊啊!呜啊!”

    这次是清晰的疼痛传来了,尖锐的,毫不留情,如同艾瓦梓一般。

    克莱尔看到她的右手中指被硬生生捏碎了。

    如此干脆,简直无法相信那是能拿起武器的手,原来那也是能够被轻易破坏的吗?

    “那么,还是三秒,下一次想要没有哪根手指,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吧”

    从艾瓦梓的脸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感情。

    “三、”

    够了……已经够了啊!

    还不能在这里死去!还不能在停下!还想看到明天啊!

    告诉我答案吧……月亮……

    在心中怒吼着,连克莱尔都不知道她还能气恼成这样吧。

    但并不是关心那个的时候。

    “二、”

    靠着只剩三根手指的手,努力伸手抓住之前掉下的图恩克。

    紧紧握住、虽说已经是不完整的手,但,但就算是那样。

    “一……”

    “够了!已经够了!结束!给我结束啊!已经……已经够了!”

    在倒计时结束的同时,克莱尔站起身,无技巧可言地一次次挥剑向艾瓦梓发动攻击。

    但艾瓦梓连躲都懒得躲,也没有反击,只是用她的剑挡下了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你才是,够了吗?”

    想必没有人知道过去了多久吧?艾瓦梓突然那么说,然后只是一击,直击克莱尔的侧腰,再次把她击翻在地。

    “你以为你打的是什么?魔物?不对,是人吧,只要砍下头,刺穿心脏,就不可能还活着吧?

    所以,不要给我做那么多次无用的攻击,三回合,如果要打,就在三回合内完结”

    艾瓦梓蹲下来那么说,但对倒地的克莱尔,仍是需要仰望。

    “于是,接下来……”

    无法回答出任何话语,克莱尔只能沉默地听着艾瓦梓的宣判。

    “万物终至之所,大地中潜藏的力量,于此刻显现——”

    她的那把阔剑,其剑身上快速闪过金色的光芒,然后朝无法动弹的克莱尔刺来。

    结束了啊……

    但是、

    “治愈”

    那把剑只是插在了克莱尔脖子边,并没有真的攻过来。

    治、治愈的「共鸣」?

    身上的伤口在一瞬间全部回到之前完好的状态,连疼痛也消失了。

    真是不可思议……总之,活下来了。

    “如你所愿,结束了,之后也别提什么期待,能离我多远就逃多远吧”

    “所以、艾瓦梓前辈,明天来看我比赛吧”

    “哈?”

    “来看吧,不会让您失望的”

    “一开始就没期望过”

    “请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