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和我签订契约,成为勇者吧 > 不被祝福的生命 第九幕:咕、咕咕、咕咕咕!
    301室的主人是个有些奇怪的人,就算是克莱尔,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也能如此下定论。

    高领,直接拉到嘴巴以上的高领,无论怎么想都很奇怪。

    打开房门时,她看到来人皱了皱眉,看到书之后则皱得更深了。

    正想做些什么解释,可在克莱尔开口之前,那个人就把书一把抢过去了,全程一言不发,简直突出神秘两个字。

    不过克莱尔大概是想不到吧,她在下午就又见到了这个奇怪的人。

    那是大赛的第二轮对决之后,这一次的对手是个普通人,完全是没有悬念的战斗,几乎在裁判倒数完的瞬间,克莱尔就冲过去打飞了他的剑。

    底下的看客们一轮又一轮地欢呼着,看上去这短暂得过分的比赛,反倒是挺合他们口味。

    但这些欢呼声,这些对克莱尔的应援,克莱尔本人完全不打算去在意。

    她仔细观察着台下,确认好了艾瓦梓还是没有在。

    “不在啊,艾瓦梓前辈”

    小声地自言自语着,她走下了圆台,接过图恩克,打算径直离开这里。

    但她却突然被人拍了拍肩,便警觉地转过身去,不过看清人后,就瞬间放松了下来。

    ——莱茵.尼特,身边还站着她那沉默的朋友。

    “尼特小姐!您也在啊”

    克莱尔有些惊讶,不过莱茵只是笑了笑回应。

    “我不是说了吗,我朋友也在,喏,就是她,她是下下场比赛吧,正好送她的时候来看你的比赛嘛”

    指着她身边的那个奇怪的人,莱茵那么说道。

    “您看过我的比赛了吗?非常感谢”

    虽然是这么说,但克莱尔并不在意比赛的过程,只要能得第一就好了,她是那么想的,不过,谁能直接否定这份感谢之情是假的呢?

    “打得倒是不错,但是你第一场就把我打下场的仇我是不会忘的!

    不过呢,我朋友也在这里嘛,你是打不赢她的,给你稍微介绍一下,绯泽.赛因,这是她的名字

    话说,我去看了看安排表来着,要是你一路赢下去,就会在决战台上撞见她吧

    明天休赛,然后后天进行第三轮比赛,上午四场下午四场,再往后一天是决赛,上午举行第四轮,下午就是最后一轮了啊,突然就想感叹时间过得真快了

    这样的话我还是建议你先退出哦,毕竟是她嘛,会被打得很惨的

    又话说回来,你也有不少支持者了嘛,不去见见他们吗?毕竟打到现在,你已经成了最后的十六人之一了,而且每次都是速战速决

    年龄又那么小,身份你也填的是非雇佣兵吧?这样的黑马果然会有很多支持者啊

    不过你刚刚是拿着星导器吧?为什么?没有虚报身份吧?”

    好像是心情很不错的样子,莱茵的语气是格外得高昂,就保持这样高昂的语气,她又进入了碎碎念模式。

    “对不起,我做不到退出,我有不得不成为第一的理由,至于虚报身份,我的确不是雇佣兵,这把剑是我因为各种机缘巧合而得到的”

    比起莱茵轻佻的状态,克莱尔则是一如既往的沉稳。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啊,你这人是不是正直得过分了”

    稍稍带了一点不满,莱茵做出了与图恩克相似的评价。

    正直吗……?在心中,克莱尔默默重复着这个词,自己真的能被称作正直吗?她怀疑。

    还没等她怀疑完,原本午后已经停了的雨又淅淅沥沥地下了下来。

    “又是雨啊”

    “……雨”

    轻轻重复着雨这个字,克莱尔不禁露出了微笑,面对之前未曾经历过的事物,一种她不知道如何形容的感情缓缓于内心流淌过。

    “是吧?你也很喜欢雨啊,晴天你也喜欢对吧?真不知道有些人为什么要去嫌弃什么天气”

    看到了微笑的克莱尔,莱茵抱怨道,但克莱尔却没有认识到她只是在抱怨的真意。

    “……喜欢”

    她以不会被任何人听到的声音,小声地重复着这个词。

    那是喜欢吗?再次询问自己,然后克莱尔做出了另一个判断。

    此刻于心中荡漾的,绝非喜爱,若是非要找一个词来描述,那大致是「好奇心」。

    对,自己只是因为好奇才会如此兴奋吧?如此,克莱尔给自己下着定义。

    外面的世界,如果这才是理所当然之事,那会有一天觉得不再喜爱吧。

    就像是再喜欢的故事,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还是会感到腻味。

    “于是,勇者华丽地解决了这个城市的危机,如同一阵风,又离开了!全剧终!勇者,真好啊勇者,我要是也能当上就好了!”

    好像又回到了之前待的地下室,又一次回忆着那段时光,有一段时间哥哥一直在读同一个故事。

    最开始克莱尔也很喜欢,但当这个故事日复一日地重复一遍又一遍后,她便对这个故事感到厌烦了。

    但哥哥好像还是能用激昂的语气念到结尾,至今克莱尔还是不解其由。

    “勇者消灭危机之后就走了,那之后城市又遇到了怎么办?既然要走,为什么一开始还要救呢?”

    被无数次反复的回忆述说着,那时的克莱尔就是那么对一个已经厌烦的故事挑着刺。

    “这个嘛……”

    哥哥沉思着,一时半会没能想出一个答案,不过不用担心,暂不论哥哥,对克莱尔来说,时间多得也是令人厌恶。

    “但是他们多活了一段时间啊!”

    过了半晌,哥哥突然丢出那么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还是要死的吧,只要是活着的”

    ——死。

    于是,克莱尔说出了那个词,但是死是什么呢?对她来说仍是一件无法理解的东西。

    “你看你这话说得,那从一开始就没有救的必要了”

    “嗯”

    “嗯?不是嗯吧?人都是会死的,但是克莱尔,不是现在”

    ……不是现在?

    “喂,尤利,尤利?喂,聋了吗?”

    这是……女人的声音?不是哥哥!

    突然从回忆中反应过来,克莱尔猛地一抬头,注视着莱茵的眼睛,又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现实的存在。

    “尼特小姐,请问怎么了吗?”

    “哈?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突然就愣住了,还以为怎么了,结果只是在发呆啊?”

    “……不,只是在想,尼特小姐,真的很喜欢世界啊”

    「只是在想」,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但非要说的话,「在想」,那并不是假的

    “什、什么啊,非要突然说这种肉麻话搞得我们很熟一样吗?”

    后退了半步,莱茵脸上也不知道是羞耻的表情还是惊恐的表情,不过要是惊恐的话,那对克莱尔也太残忍了。

    “但是,真的那么想,能喜爱着平凡之事的尼特小姐,真是爱着世界呢”

    “呃、这不是更肉麻了吗!不要没事就说这种话啊!

    喜欢世界什么的,那个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吧?悲伤的,不幸的事有很多,但即使如此,我们存在于此,希望存在于此的心情不会变吧。

    呃,呃……那什么,我好像更肉麻了?所以,这个话题打住,给我打住啊!”

    莱茵故作深沉地把话说到了一半,可接下来她又自己不好意思地捂住了脸。

    “总觉得,心情很好呢,尼特小姐?今天早上和我说话都还说不利索,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浅笑着,克莱尔就像莱茵说的那样,把之前的话题打住了。

    “好事……呃,不如说,你为什么还板着一副脸啊,不是赢了吗?开心点”

    “那么,尼特小姐是在为我而高兴吗?十分感谢”

    很是恭敬地鞠了一躬,不过这反而是让莱茵更不好意思了。

    “别这样,拜托了不要这样啊!跟你转移话题好难啊!

    呃,要说的话,心情确实挺不错的,我,接到了一个很不错的委托来着,是这个镇子那里直接派出的委托,感觉挺轻松的,钱也很多,待会儿绯泽去比赛的时候,我也打算出发了”

    提到了她的那个朋友,莱茵顺势回头看了一眼绯泽,这时克莱尔也才重新注意到她,毕竟直到刚才为止,她都一直沉默着。

    “咕咕,咕咕咕,咕”

    于是,克莱尔听到她那么说。

    ……嗯,所以说,在说什么?

    “别这样啊绯泽,这次的委托我可以一个人完成的,你就安心比赛吧比赛,我知道打得时间短,不过这次委托就是我一个人接下的,自然该由我一个人完成嘛”

    虽然克莱尔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莱茵倒好像是很正常地与她对话了。

    “这是什么……”

    “克莱尔,因为你的常识令人担忧,事先说一句,一般人不会说咕咕咕的……嘛,虽说和一把剑说话也挺怪的”

    在克莱尔完全愣住的时候,她听到图恩克趁着那两个人说话的间隙,悄悄说道。

    “请问,您……是怎么听懂的?咕咕咕什么的”

    还是没有忍住好奇心,克莱尔朝莱茵问道。

    “啊,这个啊?”

    把克莱尔拉过来,莱茵悄悄在她耳边解释道。

    “绯泽她父母死后被寄养在一个远房亲戚家中,那时她还不会说话呢

    那家人平时也是很忙,而且本来也不该有照护绯泽的义务,总之,绯泽就被他们放置在一旁了

    虽然饭什么的还是会给的,不过那家人是这个镇子的动物管理局来着,绯泽小时候能说话的对象只有和她被放置在一起的鸽子

    总之,现在就只会咕咕咕了”

    ……所以,尼特小姐?您为什么能听得懂,这不是一点也没有解释吗?

    “咕咕!咕咕咕咕”

    “啊真是的绯泽,比赛都要开始了,加油啊,比赛完好好在旅店等我,不要出来找我啊”

    所以……为什么能听懂?克莱尔心中仍是充满了疑惑。

    “对了,尤利,你说过你不是雇佣兵来着吧?但既然你拿着星导器,以后是有打算成为雇佣兵吗?要来看看委托是怎么完成的吗?”

    拒绝了绯泽的……呃,也不知道是什么,反正听不懂,总之,莱茵反倒是转身来邀请克莱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