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和我签订契约,成为勇者吧 > 不被祝福的生命 第四幕:梦境、约定、理由
    “这里是哪?”

    最后的记忆是自己在旅店的床上躺下了,但克莱尔现在却看到了自己脚下是一片片的青草。

    远处能隐约看到几栋石制的小屋,和稀疏的几棵树。

    总之,就是怎么看都不是旅店。

    就在离自己没几步的位置,一条小溪流过,分开了克莱尔和河对面的那个少年。

    ……诶?那是谁?

    突然看到还有人在,克莱尔吓了一跳,她死死盯着对面那个赤发金瞳的少年,像是想盯出点什么一样。

    “什么啊,别这么用一副我欠了你几百万的表情看我啊,互相都勉强算是初次见面,至少笑着打声招呼吧”

    对面的那个少年却用爽朗的语气开口了。

    “对不起,失礼了”

    嘴上这么说,但克莱尔还是警戒着那个人。

    “所以说笑一下吧……啊,抱歉,我们是第一次用这个样子见面来着?我是图恩克”

    “……图恩克?”

    听到这个名字后,克莱尔脸上的警戒才消失,被惊讶和怀疑取代了它。

    “啊,是我,要说为什么能用这种姿态与你见面,因为这里是你的梦里……呃,也不能完全算梦境,不过差不多

    总之,你是我的契约者,还记得吧,在「星之辉」发生的「共鸣」下,我们用这样的姿态见面了”

    “是吗?我,还觉得图恩克您是个老爷爷,但您现在看起来年纪却与我相仿呢”

    脸上终于是放松了下来,克莱尔再次仔细打量着那个人。

    “喂喂,老爷爷?我的声音听起来很老吗?嗯,实际年龄确实是比这个样子大吧,不过老爷爷还不至于

    你的话,现在是几岁?看着也比我想的年龄要小一点,在剑的状态下,虽然可以说话,可以听见,但偏偏就是看不见”

    和克莱尔一样,图恩克也打量了一番克莱尔。

    “我是十四岁”

    “我的话,现在的样子应该也是我十四岁的样子……不,是十五岁吧,那确实是差不多”

    互相向对方介绍了自己的年龄,接下来两人却又沉默,过了好一会儿,图恩克看着克莱尔的头发突然喃喃自语道。

    “红发啊……”

    “是?您在说我吗?如果我的眼睛没有错的话,那确实是红发,您不也是吗?”

    低头看向河中的自己,刘海好像长的过分了,这样的话,战斗的时候会很不方便吧,找个机会去剪了吧,克莱尔突然想到。

    不止是前额的刘海,散在两侧的头发也显得格外不和谐,那两缕头发和后面的头发明显是两种长度。

    后面大概长到刚刚到肩的位置吧,但两侧的头发差不多到了腰附近。

    到时候一起剪了吧,克莱尔想。

    “不,有点在意的事而已,你本来是哪个城市的人?”

    “嗯?是阿斯加德城,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也没有,总之不是弗洛瓦城就好……等等?阿斯加德!我也是啊!”

    在克莱尔报出阿斯加德那个地名时,图恩克突然兴奋了起来。

    “您也是阿斯加德出身的?那还真是巧呢”

    “是,啊,最近阿斯加德怎么样了?很久都没回去过了,说起来你是姓尤利?没听说过这家人啊”

    其实自己根本不姓尤利,克莱尔差点把这句话说出去,幸好话到嘴边,她想起哥哥嘱咐她的,「不要把你的姓氏暴露给别人」,及时住嘴了。

    “阿斯加德怎么样了……抱歉,这个问题我也不是很清楚”

    于是她只好回答另一个她同样尴尬于回答的问题。

    “这样啊”

    不过图恩克看起来是没有怎么在意她为什么会不清楚阿斯加德的事。

    就在那时,克莱尔突然注意到了一个问题。

    “所以您说的自己也是那的人,是指您作为剑在那里被锻造出来吗?或者说……您曾经不是剑?”

    “嘛,这个话题说起来还挺长的,以后还有机会的话慢慢说吧,这次不如聊聊其他的?比如说你为什么答应了艾瓦梓的要求”

    但是图恩克却把话题转到了另一个话题上。

    要求,是说在大赛中得到第一吗?

    “对不起?生气了?因为我没有听你的劝说?”

    “也没有,而且我那也不算劝说吧,你没有听艾瓦梓的劝说才是真的,我想那家伙一定很气,才会向你提出那么不合理的要求吧”

    “对不起”

    “不要这么频繁地道歉嘛,道歉多了,道歉这东西就贬值了”

    “对不起……啊,那个、呃……”

    “哈哈,没事,所以,为什么?你有拿到第一的自信吗?”

    “完全没有”

    很是坦诚的回答,对此,图恩克不禁失笑。

    “有够干脆的,就算这样也要答应?嘛,反而感觉这也是自信的一种啊

    虽然参考数据只有你和艾瓦梓打的那次,而且因为艾瓦梓她实力有点超规格,导致没什么参考价值……不过我大致能判断出,你对上普通人应该是没问题的

    但是进来时守卫也说了,这次有很多雇佣兵来了,以你的实力,对上雇佣兵可能就……”

    图恩克没有把话说完,但克莱尔完全理解他要说的。

    “怎么说呢,请问,可以从一个有点远的事讲起吗?”

    “嗯?说吧”

    “我们相遇的那次……其实就是今天早上呢,为什么会觉得是很久之前的事呢?

    你们也看到了吧,那时和我在一起的人刚刚死去,而我也差点死

    他们用性命为我开辟的道路却再次被堵上了,原本打算尝试反抗的我,想到「我到底为什么要活着呢?我活下去又能怎样呢?」就轻易放弃了

    但那时候,我却获救了,本来对那没什么感觉的,但是下一个瞬间,我却强烈地感到「啊,活着真是太好了」

    那是为什么呢,于是我想,一定是要让我为他们复仇吧,虽然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想要那么做

    ……抱歉,说了些不相关的话题,说回正题吧,在放弃的我面前,您和艾瓦梓却出现了,就那样轻易地拯救了我

    果然轻易就放弃是不行的,奇迹什么的……果然还是要去相信,所以想要去试一次,这次的比赛也是,并且,就算输了,也不会发生太糟的事

    这话说出来很失礼,但如果我输了,艾瓦梓前辈那里,请你去说服”

    在长长地叙述后,克莱尔吞下了一口口水,紧张地看着图恩克。

    “在说什么呢,没事的,你要是输了的话,我当然会再跟艾瓦梓解释的

    毕竟我们两个可是已经签订了契约,那家伙想要你离开,不是太过分了吗”

    “……到时候,她要我们解除契约,也是可以的吧?啊,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我打算为他们报仇的话,跟着她是最好的吧?”

    有了图恩克肯定的回答,但克莱尔还是不安地看着他。

    “——那可不行,她看不到所以不知道,但你是清楚的吧,你本来就快死了这件事

    她不会放任你死的,你也意识到了吧?那家伙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

    “……我现在不用死了吗?”

    这件事,克莱尔当然是知道的。

    “你原本是靠「星源石」来维持生命的吧,然后连那个东西也维持不了多久了,但和我签订契约之后就没事了,毕竟连接上了一个有着大量「星之辉」的东西”

    ——契约。

    那大概是指第一次见到图恩克时,被艾瓦梓前辈要求拔出剑来,那个时候成立的东西吧。

    当时那段咏唱,那样的力量,尽管克莱尔之没有见过,不过她确信那就是契约。

    “这样?谢谢”

    对这个消息,两人都像只是简单地陈述事实一样,平淡地说了出来。

    ……维持生命吗?对克莱尔来说,那确实是很早前就知道的事情了。

    不过,现在还不到全部说出来的时候,她庆幸图恩克没有进一步追问下去。

    “呃,那么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了,我再问一个问题吧,你为什么要帮那个叫诺依忒的女孩?你们不是只是单纯的陌生人吗?难道真的和她是同伙吗?”

    一口气连续发出质问,比起上个问题,这一次图恩克显得咄咄逼人了很多。

    “也许这话说出来,您并不信吧,但是我和她确确实实在之前都不认识。

    我和缪小姐是陌生人,但是为什么就不能去帮一个陌生人呢?

    之前艾瓦梓前辈问过我为什么要给认识三天的他们报仇,但对他们来说,我不也是仅仅认识了三天吗?

    而他们付出的则是「生命」,我能做的是仅仅是「复仇」。

    搭上了艾瓦梓前辈很抱歉,但看到有人遇到困难就去帮助,我想这一定也是我活下来的意义”

    “……”

    很是罕见的,图恩克沉默了,有一小会儿后,他才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克莱尔,并继续发问。

    “虽然之前就想问了……但克莱尔,你没有想为自己做的事吗?没有只是属于自己的梦想吗?没有……为自己而活下去的理由吗?

    帮助别人当然不是坏事,但只为他人而活,不就丧失了他们让你活下去的理由吗?

    说起来还不知道,你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讨厌的呢?特长是什么?难道没有吗?”

    “……”

    这一次轮到克莱尔沉默了,而且她完全不像是打算回答的样子。

    “虽然在这个时候说不太对,但那才是今天来找你的理由,能和我约定一件事吗?”

    最后还是由图恩克挑起了一个新的话题。

    “请问是什么?”

    “艾瓦梓遇到困境的时候,去帮助她吧……抱歉,明明刚刚那么说了,还是要你再背负上一个人呢”

    “没事的,但是图恩克,你也能和我约定一件事吗?”

    在克莱尔说出口时,周围的风景突然开始崩溃,从远处开始,逐渐化作金色的粒子消散。

    “看上去你要醒了,是什么?赶紧说吧”

    “——不要死”

    “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别人还真没办法和你约定,这种事谁说得清啊,但是我正好可以。

    我不会死的,向你约定这件事……”

    随后,梦境破碎——

    克莱尔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