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和我签订契约,成为勇者吧 > 不被祝福的生命 第一幕:决意、决定、决斗
    在船上搜刮了一下剩余的资源,说是这么说,但克莱尔也知道,其实并没有什么东西。

    其中能给克莱尔派上用场的东西就更少了。

    一点食物,一个亚麻袋子,和一条麻绳,也就差不多带上这些就够了。

    并没有找到剑鞘,所以用图恩克砍掉了一截粗壮的树枝,接着就用它削成了一把剑鞘。

    当然削树枝这种这种事交给图恩克就过分了,是用克莱尔原本拿着的弯刀削的。

    这弯刀自然原本也不是克莱尔,这是阿内斯特的东西。

    似乎是队长——特伦西出钱,然后由乔斑娜挑给阿内斯特的。

    在自己来之前,阿内斯特是队里最小的成员。

    克莱尔回忆着,那甚至才是昨天的事,甚至在昨天之前它根本不是一把弯刀。

    是阿内斯特一用劲就把它砍弯的。

    “喂喂,怎么会弯成这样?断掉就算了,为什么是弯掉?乔斑娜,你挑的什么东西啊”

    队长看着眼前的景象,有点不可思议地说。

    “讨、讨厌,因为队长你给的钱太少了,不就只能从便宜货里挑吗?”

    乔斑娜眼神躲闪着,不敢直视那把剑……啊,已经成弯刀了。

    “啊……你要吗?”

    而把这把短剑变成弯刀的罪魁祸首——阿内斯特对上了从远处看过来的,克莱尔的视线,于是他试探着说。

    “阿内斯特啊,也别把自己用废的东西给她啊,我说你啊……”

    话里很是无奈,队长脸上却全是笑意,他注视着阿内斯特把弯刀交给克莱尔。

    “……”

    那时的克莱尔则只是沉默着。

    “其实弯的角度很微妙嘛!说不定真的可以当成弯刀用哦!你会用吧克莱尔?毕竟你是那个人的妹妹嘛!

    对了阿内斯特,应该还有一套武器我买着备用的,你来试试能不能用吧”

    憋着笑,乔斑娜说道。

    而那一切,对现在的克莱尔来说,已经都成了泡影。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人的意志不过也是如泡影般虚幻的存在吗?

    如果是那样……那「生命」又意味着什么呢?

    “喂!喂,我说你啊,喂?”

    突然的声音,打断了克莱尔的回忆,回头,她对上了艾瓦梓灿金色的双瞳。

    “……?”

    微微歪头以表示不解。

    “你,看着这把刀发什么呆呢?还以为你睡着了,结果过来一看,只是在发呆啊”

    艾瓦梓质问着克莱尔,而克莱尔则是继续歪着头。

    “嗯?不?只是想起了一点以前的事而已,我,很擅长发呆来着?”

    “……哈?为什么能把发呆说得像什么特长一样啊你,克莱尔对吧?”

    毫不掩饰脸上的嫌弃,嘴上也毫不饶人,艾瓦梓继续说。

    “真是废物啊,克莱尔”

    “是,很对不起”

    这句话大概是让艾瓦梓有点惊讶吧,因为她脸上的表情动摇了一瞬间,尽管立即又变成了严肃的表情,但克莱尔并没有放过那一瞬间。

    ……大概是、过于率直的克莱尔有点令她不知所措。

    “不过,剑鞘是你削出来的吗?手倒是很巧”

    稍微瞟了一眼克莱尔手中的剑鞘,艾瓦梓说道。

    “啊!谢谢您的夸奖!”

    “……不,并没有夸奖你,只是叙述事实而已”

    “诶?对不起……不好意思,但,不是一个意思吗?”

    垂下眼眸,克莱尔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噗,哈哈哈哈!”

    这时她听到了不属于艾瓦梓的声音,自然,这也不是自己在笑,所以——

    “图恩克……?”

    她试着问了一问,而答复立即就传来了。

    “啊吓到了?那对不起,不过艾瓦梓那家伙,真是太好笑了啊!”

    “喂——图恩克”

    听见了艾瓦梓颇有不满的声音。

    嗯,确实是图恩克呢,而克莱尔看着那把剑。

    “突然说起这件事很抱歉,不过我之前都还不知道剑竟然还会说话”

    “是吗?其实我还有绿舌头来着”

    “诶?真的吗?”

    突然之间,克莱尔的声音高了起来。

    “是呢……是不是真的呢?”

    被克莱尔的气势所逼,图恩克的声音反而是低了下来。

    “……是吗,假的啊,对不起,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但是……”

    也许是从图恩克的语气中读出了什么,克莱尔埋下了头,一副很低沉的样子。

    “哎呀,别那么伤心嘛,话说,别那么失望嘛……”

    “……对了,那个,图恩克……先生?请问你有性别吗?从声音上我判断你是一名男性,但果然还是不敢确认”

    克莱尔唐突地开始了另一个话题。

    “剑哪有什么性别”

    艾瓦梓则是立即插了一句话,加入了话题中。

    “呀呀呀,人家,是女孩子啦”

    用一种很是做作的语气,图恩克发出了声音。

    “……别听他的,是男的,那家伙,图恩克那家伙就是男的”

    这里是光速改口的艾瓦梓。

    “哦……是、是吗?”

    而这里是被两人……呃,一人一剑整得有点迷惑的克莱尔。

    “好了,话说完了就把剑还给我吧”

    冷酷地伸出了手,艾瓦梓朝克莱尔说道。

    “什么……抱歉,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图恩克啊,我会送你回去的,安心吧,之后就去过和魔物什么的,没什么瓜葛的生活吧”

    “……对不起,但您不是说过剑拔出来就让我跟着您吗?”

    “哦?谁能作证?”

    明明在说谎,这个人却能摆出一副自己才是正义的样子。

    “这……喂,艾瓦梓,这怎么说也太过分了吧,人家都把东西准备好了,而且我和她已经签订过契约了”

    图恩克小声地为克莱尔帮腔,但它也没能说出「我可以作证」这句话。

    “哈?谁管啊,而且,又不是我去叫她收拾东西的,是她自己一厢情愿地在做吧”

    “……艾瓦梓……”

    最终,图恩克还是没能说出更多的话。

    “为什么?我的实力和您相比确实不足,但是我只是跟着您而已,不用管我也可以,就算我遇到了危险,您见死不救也可以”

    望向艾瓦梓的是惊讶的眼神,但嘴上克莱尔却是用坚定的话语来向她表达抗议。

    “……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啊……!”

    另一边的艾瓦梓,则是小声念叨着。

    “对不起?但您说什么?”

    “不,什么也没有,那么这样吧,和我决斗吧,你要是能打到我,我就算认可你了,跟上来吧”

    “嗯,不会再反悔了吧?”

    “反悔?说什么呢?来吧!”

    于是,克莱尔拿起了图恩克。

    从类型上来看,图恩克算是野太刀吧,这种长度对十四岁的克莱尔显得有些不趁手。

    但如果是那把弯刀的话,说不定一瞬间就会被艾瓦梓斩断,见识过她实力的克莱尔,并不敢用那把弯刀去战斗

    ……这可是他们的存在证明啊!

    长长的剑刃指着艾瓦梓,但艾瓦梓还是空手站着。

    “那个、请拿出您的武器,我不想胜之不武……”

    “我说,你不会觉得我空手站着就没有战斗能力了吧,而且,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以肉搏战见长的类型呢?”

    “但是……”

    抿着嘴唇,克莱尔沉默了一下后,还是想说些什么,但却被艾瓦梓无情地打断了。

    “放心,如果是唯一一把武器,我可不会让给别人,直接打过来就好了”

    这种类型的剑是要怎么用才好呢?先挥了一次剑试过了手感,克莱尔才敢砍向艾瓦梓。

    稍远的对面,站着的艾瓦梓将右手放在胸前,其上渐渐出现了一团光球。

    随着艾瓦梓挥手,那团光球化成了一把阔剑的形状,出现在了艾瓦梓手中。

    而那个瞬间,那个角度,恰好挡在了克莱尔攻击过来的那一刻。

    图恩克直直撞上了那把暗金色的阔剑,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

    克莱尔仰视着艾瓦梓的眼睛,当然艾瓦梓也用认真的眼神俯视着克莱尔。

    但很快那双瞳孔中就只剩下了嘲讽。

    “太弱了”

    想要从两把剑僵持不下的状态下脱离出来,克莱尔后退两步,试图从另一个方向突破艾瓦梓。

    但是在她后退的那一刹那,艾瓦梓便立即追了上来。

    强劲的剑风吹来,明明只有一点距离啊——

    以克莱尔完全预料不到的速度和力量,艾瓦梓抢先一步打中了图恩克。

    被非人的力量压迫着,几乎在打上来的那一秒,图恩克就从克莱尔手中飞了出去,连带了克莱尔也没能在那股异常强大的力量面前安稳地站着,直接被打翻在了地上。

    “都说了啊,你还完全不行,连剑都握不稳,还谈什么战斗

    看到图恩克的长度了吗?为什么第一反应是砍过来?

    而且,确实图恩克没有剑柄上的护手,无论用力还是防打滑都比其他类型的剑难了一个度,但是连剑都握不稳的家伙,我可没兴趣让她跟着”

    “……”

    “怎么,无话可说了?”

    “……再来?”

    “哈?我说啊,你,其实和那群人也不是很熟吧,为什么要执着于给他们复仇?”

    保持躺在地上的姿势,克莱尔望着艾瓦梓,她闭上眼,然后回答。

    “三天”

    “什么?”

    “我认识他们三天了”

    “为了认识三天的人拼上性命复仇?你在开什么玩笑,还是因为只有自己活了下来,有了莫名其妙的负罪感”

    眯着眼睛,还是那副嘲讽的表情,艾瓦梓冷笑着说道。

    “对不起,我骗了您”

    “……哈?”

    再一次因为克莱尔过于率直的言语,艾瓦梓脸上显露出了一瞬的动摇。

    “说复仇是骗您的,我并没有对他们的后悔之情

    用词没有怎么思考很抱歉,也不能这么说,但是,乔斑娜前辈是在我劝说她之后,仍然选择了让我活下去,因此,我认为这就是她的「选择」

    我没有去侮辱她「选择」的权利,也许可以说,我认可了她的死……很抱歉,这种说法很自以为是吧

    所以,复仇什么的,一开始我就没有想过

    「世界上有着很多选择,但即使一直选着正确的选项,也未必能够抵达期望的结果,所以,去选择自己真心想要做的事情吧」

    那是我哥哥说过的话,我相信哥哥,所以我也决定了,要做我希望做的事

    还不知道原因,这一点十分抱歉,但是我要消灭那只魔物,我的心中有那样的冲动在如此说”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紧皱着眉头的艾瓦梓还没有开口,倒是先被远处图恩克的声音抢先一步回答了。

    “喂图恩克,在那么远的地方笑,要传到这边来很累吧?”

    这里还是通常运作的阴阳怪气艾瓦梓。

    “那孩子,是叫克莱尔吧?不是很有意思吗?就让她跟着吧!”

    这里还是继续大声说话的图恩克。

    “没意思,话说,我可不想在星之辉浓度这么高的地方待着,先走了”

    沉思片刻,艾瓦梓却并未对图恩克的话做出任何正面回应,而是直接扭头走了。

    “诶?那是可以跟上去的意思吗?”

    小跑过去捡起图恩克的克莱尔如是问道。

    “啊啊,那个人啊,看上去是个冷血女,其实只是个热血笨蛋而已,跟上去吧”

    将图恩克插进剑鞘中,又将剑鞘放进装食物的亚麻袋中,用麻绳绑在背上,克莱尔朝着艾瓦梓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