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一世山河录 > 第三十八章 狐妖
    将城中百姓安置好以后,颜良和王伶儿立刻乘着鹤灵回去找叶无忧。

    虽然两人都对叶无忧比较有信心,但对方毕竟也是妖族皇朝培养出来的道子,敢只身来到人族的地盘,想来一定是极有自信且有一定的仰仗,所以两人没敢多耽搁时间,生怕叶无忧那里会出现什么意外。

    而此时的叶无忧和九铖的战斗也已经到了白热化,两人杀的难解难分,叶无忧早已没了之前的从容,头发有些散乱,身上衣服更是破碎了好几处,气息也凌乱的许多,不过好在没有受伤,毕竟剑修相对于妖族本就体魄孱弱,重攻击轻防守,如果受伤,那就说明形势比较危险了。

    而对面的九铖则更加的狼狈,衣服早就破碎不堪,身上数道伤口,将本就所剩不多的衣物侵染的鲜红。此刻两人身边燃烧着黑色的火焰,九铖的分身和幻影分身早已不见,只是靠着身体的强大,一直硬憾叶无忧手中的长剑。

    虽然九铖此刻处于下风,但剑修那脆弱的身体,注定了只要被九铖抓住一次机会,就有可能迅速将叶无忧击杀。

    不过叶无忧却一点不胆怯,剑修本就只攻不守。只要自己的剑,在对方的攻击落在自己身上之前,先落到对方身上就行了,把多余的精力放在肉身的淬炼之上,首先就输了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身体脆弱那便脆弱吧!怕死还当什么剑修。

    叶无忧再次一剑将九铖的利爪斩开,准备欺身上前与九铖再杀上一个回合的时候,两人突然同时停手,看向之前颜良和王伶儿离去的方向。

    “他们这么快就回来了,看来你在那里的安排也不怎么样嘛!”叶无忧冷笑道。

    “也说不定是到了那里以后,发现自己根本就无能为力,救不了所有百姓,所以才气急败坏的跑过来,要报仇呢。”九铖一脸得意的回答,显然对自己的安排非常有信心。

    “那你最好祈祷不是这样,因为那样的话,你一定不会活着离开神洲大陆的,无论我们用什么办法。”叶无忧冷冷的回答。

    不多时,颜良和王伶儿就乘坐鹤灵来到了叶无忧身边。

    “那边处理的怎么样了?”叶无忧急忙问到。

    “还好还好,侥幸刚好我的能力能解决问题,若是换成了其他人,恐怕今天人族城池就要有数万无辜百姓死于非命了。”颜良回答。

    “不可能!那里有数十万居民,就你们两个人不可能救下所有人的,就算你们侥幸救下了所有人,也没有丹药解开他们身上九婴一脉的寒毒的。”九铖斩钉截铁的说。

    “那若是当初凭一己之力,镇压你们妖族近万年都抬不起头的人族共祖留下的传承呢。”打人当然要打脸,揭人当然是要揭短了。颜良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这家伙心思过去歹毒,现在留着他,对神洲普通百姓的威胁太大,不如今日我们联手斩了他得了。”王伶儿一旁提议到。

    颜良和叶无忧相视一眼,稍微思量了片刻,同时缓缓点头,同意了王伶儿的说法。

    “大世将启,这是道争,怎么?难道你们想破坏规则。”

    眼看三人已经动身,想要将九铖包围起来,九铖也有些站不住了。

    “是你破坏规则在先,修行者不对凡人出手,这是铁律,更是我人族的禁忌。”颜良盯着眼前的这家伙,一手山河扇,一手一世笔。

    就在三人刚把九铖围住的时候,一名灰衣老者出现在九铖身边,明明立在空中,却不见丝毫灵力波动,不用想也知道是九铖的护道者,修为绝对远在颜良三人之上。

    不过颜良三人一点都不怵,在人族的地盘上,哪怕是九阶渡劫期的老怪也不敢随意对他们出手,更何况眼前的老者有九成的可能不是渡劫期修士。

    开玩笑,三人皆是宗门培养的道子,乃是道争之子,哪一个没有宗门赠送的保命神器。哪怕是渡劫期的老怪来了,也能保命一时三刻。

    “老头,今天你要是敢施展修为带他走,我保证你们两个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一向温文尔雅的颜良,此时也难得的放出了狠话,主要是今天九铖的所做所为彻底触及了他们的底线。

    见一个小辈敢这么威胁自己,那老者也不生气,而是笑呵呵的对颜良说:“对普通人出手,确实是我们殿下做的有些过了,在这里我向三位保证,以后不会出现类似的事情了,而且我们殿下有自保的手段,根本不用老朽出手帮忙。”

    说罢身后的九铖手中多出了一个玉符,一手将其捏碎,另一手直接放在老者肩膀上,下一刻两人身处的空间一阵剧烈波动,然后同时消失在空中。

    看着两人消失的地方,三人也是一阵无可奈何,道争的潜在规则虽然是让年轻人公平竞争,以此来获取对方身上的气运,以及获得这方天地的认可。在这期间不允许长辈出手参与。

    但谁身上还没几件长辈赠送的宝贝呢,毕竟能够培养一个道子,无论对哪个宗门来说都是不容易的,而且现在年轻一辈还没彻底的成长起来,不到最后破关的时刻,哪个宗门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家道子被杀的。

    就像这次的九铖,如果颜良三人留不下他,三人宗门长辈就不会出手。

    毕竟以后人族宗门的道子,也有可能到妖族的地盘历练,如果现在人族这边坏了规矩,那以后妖族也一定会予以报复的。

    不过这次能逼着九铖浪费掉一张传送符已经可以了,毕竟宝物是有限的,而且刚才九铖那张也不是普通的传送符,而是极品的乾坤传送符,也正因如此,颜良才没有出手阻止,要不然凭颜良手中的宝贝,足矣让他手中的传送符失去作用。

    “这次让他跑了,想再找到他估计要有不少麻烦了。”颜良无奈的说道。

    “没关系,之前我已经在他身上做了标记,无论他跑多远,我都能模糊的感应到他的大概方位。”这时一个充满磁性的女性声音响起。不过却不是王伶儿的。

    颜良和叶无忧都有些惊奇的看向王伶儿身边的小紫。

    小紫会说话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毕竟五阶的灵兽就可以化形了,会说话自然不奇怪,只是小紫一向骄傲,相处了这么久,这还是小紫第一次用人族的语言说话呢。

    之前小紫和王伶儿沟通,也是通过和王伶儿契约联系,直接心灵沟通,至于颜良二人,小紫是不屑于与他们直接说话的。毕竟等级越高的灵兽越骄傲,越是不屑用其他种族的语言和形体,哪怕人族是万灵之长,灵体是最适合修行的种族之一。但那也是之一而已。

    这次小紫直接开口说话,显然也是对九铖的做法愤怒到了极点。

    “那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追过去,早点拿下他,也给神洲清除一个隐患。”叶无忧说到。

    就在颜良三人准备动身的时候,小紫突然停了下来,目光有些奇异的向下方看了几眼,然后用本族语言对王伶儿低语了几句。

    然后王伶儿也目光奇异的向下看了几眼,然后有对着小紫问了一句:“你确定?”

    然后小紫很确定的点了点头。

    “若不是小紫感知敏锐,今天咱们还差点走了眼,下边的那只白狐并没有死。”得到小紫确定的答复后,王伶儿特意跟颜良和叶无忧解释了一句。

    听到王伶儿的解释,颜良和叶无忧都多少有些意外。

    要知道,之前可是当着三人的面,那只狐妖被王伶儿的灵兽杀掉的,真死和假死两人自问还是能分的清的。

    低下头再看向那只狐妖躺着的地方,虽然依旧洁白的狐毛,大半都侵染上了鲜血,已经有些暗淡,怎么看都是死的透透的。

    等用灵识认真探查时,才能感受到那缕若有若无的生机。

    两人相视一眼,不得不再次感慨小紫感知的强大,这次两人终于确定,小紫绝对是神兽级别的存在,加上王伶儿万兽帝宗的本命契约之法,以后王伶儿绝对是最有望冲击仙帝的几人之一。

    既然发现了那只狐妖在装死,三人自然不会就这么不管,叶无忧再次抽出手中的长剑,准备一剑解决了这家伙就动身追杀九铖。

    “三位大人饶命呀!”眼看叶无忧就要动手,那只狐妖也不再装了,立刻化成人形,跪在地上求饶。

    “三位大人饶命,小妖自开智以来从来从未做过伤害人族之事,这次前来也是因为那九铖主动找到我的洞府,威逼利诱之下,不得已才来的呀!希望三位大人留下小妖一命,奴家愿做牛做马,在所不辞。”

    听了下面狐妖的话,叶无忧手中的剑微微一停,对于下方狐妖说的话,三人还是有所判断的。

    虽然太长山脉外围,各宗门的监察有所薄弱,可是一个五阶大妖,如果经常对人族出手的话,也根本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不留下。

    再加上叶无忧早已练出心眼,对人心也能感应一二,所以很容易就可以判断出她说的是真是假。

    于是就给了颜良两人一个眼神,确定狐妖没有说谎。

    不过人妖两族本就是世仇,今天她虽然没有对人族造成任何伤害,可是如果三人再晚到哪怕一刻钟,今天就注定有无数人族难逃悲惨的下场。

    所以叶无忧也只是略一犹豫,还是决定再次动手。

    “小妖还有用的,小妖有重大情报要上报。”看到叶无忧还要动手,那狐妖把头磕的更紧了。

    “哦?什么重大情报?”

    这是颜良也忽然有了一些兴趣,于是三人乘坐鹤灵缓缓落到那狐妖身前。

    “今天参加攻城的妖族并非太长山脉外围附近所有的妖族,光小妖之前见过的,就有数位没到这里,而且都是属于那种性格谨慎,智慧偏高的那种妖族。”

    “那这些妖族去了哪里?你清楚吗?”王伶儿问道,心中有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小妖不知,不过之前九铖曾说过,如果我们这些参加攻城的妖族表现好的话,会赐予那些表现好的妖族一些法器,用来屏蔽人族的探测法器,好让其隐藏在人族城池中,所以小妖大胆猜测,他是不是已经将这些屏蔽法器赐予了那些妖族,命令其潜伏到人族城池中,然后慢慢破坏人族气运。”

    “没想到那家伙还有后手,这样就更不能让他活着离开神洲了。”叶无忧皱着眉头说到。

    随后颜良和王伶儿又分别联系了宗门,向宗门汇报了此事。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同门来专门负责此事。

    那些潜伏下来的妖族肯定不会太多,但以后会人族可能造成的破坏也肯定不会小。毕竟妖族修为再低也是修士,要是想在人族城池中混的不错,并且做出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还是很容易的。

    怨气积少成多,是会影响到人族气运的。所以此事必须重视。

    “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颜良问到。

    “有,小妖有一项本命神通,只要是小妖见过的人或妖,就能记住对方气息,无论他怎么变幻容貌和气息。小妖愿意帮三位大人寻找九铖待罪立功,而且小妖还有妖皇九尾妖狐的一丝血脉,只要给小妖一定的时间,就可以再多修出一尾。必要的时候,可以替三位大人去死一次。小妖愿签死契追随三位大人中的一位,绝不背叛。”

    “原来有九尾妖狐的血脉,怪不得刚才能骗过我们,原来刚才是真的死了一次呀!”然后王伶儿又看向颜良两人接着说:“我的灵兽已经够多了,要不然你们收她做你们的本命灵兽吧!毕竟她的血脉还是可以的。”

    “我不需要灵兽。”叶无忧也不多说,直接给拒绝了。

    “我也不需要那么多灵兽,等会让她给我几滴精血就可以,正好我可以研究一下九尾妖狐的血脉。”颜良也直接给拒绝了。

    叶无忧不需要灵兽是真的,之前那头坐骑还是两人硬塞给他的,但颜良说自己也不需要灵兽,那绝对是假的。

    颜良的灵兽数量,甚至比王伶儿还要多,但修为普遍不高,主要是功法需要,平时用来观察研究的,像狐妖这种血脉罕见的更是求之不得,而且还能顺便解决一下灵兽修为普遍不高的问题。

    但是再怎么没追过女孩经验的他,也知道,当着自己暗恋女孩的面收一个以魅惑之术著称的狐妖为灵兽,绝对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看着颜良一脸正经的样子,王伶儿也不多说,只是嘴角微微一翘,便同意收下狐妖。

    死契是收服妖兽众多契约中对妖兽最不公平的契约,可以随时控制灵兽的生死,而且绝对没办法背叛主人。

    不过对着狐妖现在的处境,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而且追随的还是年轻一辈最顶尖的天才,相对于以前整日担惊受怕的她来说,也绝对不是什么坏事。

    不多时,契约完成,妖狐再次伏拜:“奴婢玉姬见过主人。”

    “嗯。”王伶儿颔首应答,然后随手一挥,将其收入腕上玉镯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