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一世山河录 > 第三十二章 世仇
    “呜——呜——”

    当看到大批的妖族冲向杜城的时候,守城士兵立刻吹响号角,点起狼烟,同时守城将军迅速敲碎身前的感应石。

    所有士兵迅速且有序,开始组织起了防守。

    十几个呼吸过后,天空十几道流光飞过,落在城头,为首一位老者,身后十几位中年男女。

    看到眼前场景后,一颗心顿时落入谷底。

    “各位师弟师妹,现在立刻回到相应的阵法位置,主持防御大阵,将所有备用灵石全都取出来,务必要挡住这一波妖族的进攻,我现在立刻向宗门求援,我杜城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没有遇到这种规模的妖族攻击了,这很不寻常。”

    “遵令。”

    身后十几名修士立刻动身,到各自的位置,立刻开启城池的防御法阵。

    一道巨大的光幕,瞬间将整个城池笼罩,一箱箱贴着符印的箱子,在每隔一段距离的地方,自城墙下慢慢升起。

    有专门的士兵,从最近处的仙师手中,接过一个个特殊的玉符。然后将玉符放在一个个箱子上的符印之上,符印之上灵光闪过,便被士兵轻松揭下。

    一个个士兵,以飞快的速度,将里面的高阶灵石取出,放在城墙上特殊的凹槽内,随着灵石的不断放入,笼罩整个城池的光幕也变得慢慢的凝实了起来。

    老者这边也丝毫不敢耽搁,立刻拿出传讯玉牌开始求救。

    不多时,还在几十里外跟着灵兽,追查妖族方向的颜良,立刻取出传讯玉牌。

    片刻后,颜良急切的将妖族攻城的事情告诉两人,并唤出鹤灵载着三人迅速朝着杜城的方向飞去。

    毕竟鹤灵乃是元婴级别画灵,速度自然比王伶儿和叶无忧的坐骑快的多。

    就在颜良一行人,快要赶到杜城的时候,山顶的青年忽然有所感应,看向侧方:“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族高手赶到了,应该是原本就在附近吧!”

    随后又看着前方,被城池防御大阵阻隔在外的众妖,然后对身后的壮硕男子说到:“石虎,你去帮忙把守城大阵打破。”

    “是。”

    身后壮硕男子应声而去。

    五六百妖族同时攻城,哪怕守护城池的防御法阵,是造化宗亲自传下来的高级法阵,有修士主持,外加无数灵石补充能量,可此刻依然有些摇摇欲坠,毕竟主持法阵的修士太少,只有十几人而已。

    城墙上一排排弓弩不断咆哮,法器箭矢如流光一般倾泻而下,但最多只能命中一些,还未化形的一二阶妖兽,那些三四阶的妖族,却没有一个被箭矢命中。

    只因操控弓弩的都是一些普通士兵。

    看到这些,主持法阵的老者修士,内心愈发沉重,虽然刚才已经接到宗门通知,刚好有宗门天才弟子在附近历练,很快就可以赶到支援。

    只是不知宗门弟子,能不能解决如此之多的妖族,还有就是,自己能不能坚持到救援到来。

    还未多想,老者就看到一名壮硕男子划过天空,来到城门之前。

    “不好,五阶化海境妖族。”老者心头大骇。

    来妖的修为,竟然有五阶化海境的修为。

    要知道,修士修为越高,就越害怕与凡尘牵扯太多因果,所以常年驻守在人类城池的修士,都是那些前途无望的低阶修士。

    中等城池驻扎的修士,修为最高的一般都是三阶开田期修士,一国帝都才有可能驻守一名四阶凝气境修士。

    虽然所有城池的修士,都会配备远超其等级的法宝,来以防万一。

    可老者手中的法器再厉害,自己也只是一个,寿元不多的开田期修士,又能发挥出手中法器多少威力呢?所以看到所来之妖后,便知大势已去。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只见那壮硕名妖族男子,虚立于城门之外,曲臂凝神,一拳打出,本来就暗淡的大阵光幕,瞬间变的摇摇欲坠,无数道裂痕,自受攻击处,向外裂开,如蛛网一般。

    主持法阵的十几名修士,也瞬间口吐鲜血,好在众人都是修士,毅力极强,硬是咬着一口老牙坚持了下来。

    光幕裂痕缓缓消失,阵法终于还是挺住了这次的攻击。

    正在妖族男子准备发动第二次攻击的时候,妖族男子猛然转头,看向右方空中,仿佛感应到了什么。

    老者看到妖族男子的反应,立刻顺着其目光看向远方,只见远处一道白色流光,正极速向这里飞来。

    老者心中一喜,连忙喊到:“宗门支援已经赶到,大家有救了。”

    果然,老者一喊,周围士气立刻提升,大阵光幕这一刻也明显变的明亮起来。

    正当石虎心头犹豫的时候,耳边传来那位妖族殿下的声音。

    “不必理会他们,对方来人不多,我会帮你拦住他们,你继续攻城。”

    然后石虎就看到,那位殿下带着另外两妖,出现在那道流光与自己之间了。

    然后石虎便不做他想,再次曲臂凝气,准备最后一拳,直接轰开眼前的这座防御大阵。

    此时颜良三人,眼看就要到达战场,却发现又有三名妖族拦在空中,而后方此刻又岌岌可危。

    还不等颜良有所行动,身旁一直抱着木剑的叶无忧,忽然拔剑出鞘,隔空向城门前的妖族男子一斩,不见周围有任何灵气波动,那名妖族男子应声,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整个人也变的极为虚弱,险些从空中栽落。

    之前还信誓旦旦,跟石虎传音说不用管这里的妖族青年,怎么也没想到,打脸来的这么快。不由的先是一愣,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变的阴沉的对叶无忧问道:“剑心宗,《心剑决》?”。

    此刻颜良三人已经来到妖族青年不远处,听到对方的问话,则不由的打量起对方。

    要知道颜良跟叶无忧已经一起历练这么久了,刚才那一手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心中的惊讶程度,一点不比对方小。

    可对方单凭这一手,就能判断出无忧的跟脚,其眼力确实了得。

    要知道现在神洲的妖族,都被人族修士圈养了起来,处境本就艰难,情报传递更是十分困难,而无忧又不是神洲的修士,对方能一言道破无忧跟脚,其自身跟脚恐怕也不简单。

    再看对方虽然年轻,但身上隐隐一股上位着的气质,且此刻从容不迫,身上甚至还散发着,一股若有若无危险的气息。

    能给颜良这种感觉的,年轻一辈,整个九洲世界恐怕也没有几个。

    想到这里,颜良默默运转起功法,眉心一道竖眼缓缓浮现。

    片刻后,颜良对着妖族青年问道:“妖族九婴一脉?”

    “嗯?”妖族青年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看出了跟脚,不过看到对方眉心慢慢消失的竖眼,心中也有了答案,正当他准备开口印证的时候,却被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

    “嘿!还真是冤家路窄呀!敢跑到这里来撒野,看来是已经做好死在这里的觉悟了呀!”无忧抱着剑冷冷的说到。

    此刻在无忧身边的颜良和王伶儿也微微有些愕然,平时低调内敛的叶无忧,今天怎么突然变的如此锋芒毕露了?不过稍微一想,便心中释然。

    颜良更是不怀好意的嘿嘿一笑:“可不是嘛!”

    可不就是冤家路窄嘛!无忧跟对面的妖族青年,除了有妖族和人族两个种族之间的仇恨以外,其身后的两个传承,更是有着长达五十万年的世仇。

    五十万年前,九洲世界一下诞生六位帝仙,可谓是开九洲世界,前所未有之盛世,那个时代天才辈出,妖孽横行,光拥有帝仙资质的气运之子就诞生了十几个。

    同时,也正因有如此多的天才妖孽,所以那个大世的惨烈程度,也远远超出了以往任何一个时代。

    就连一向清高,中立的龙族也下场参与了与人族的厮杀。

    正常情况下,每次盛世开启,能够证道成仙者也就平均三位,最多不过四位,但那一世却足足诞生了六位帝仙。

    正因为那一世在证道前,所有天才争斗的太过惨烈,哪怕后来这六位已经证道成仙,也依然没有放下心中的仇恨。

    妖族诞生的两位帝仙,分别为九婴一脉的九心妖皇,和九尾妖狐一脉的姬惑妖皇。

    龙族诞生的是北海的永烈龙皇。

    其中九心妖皇可化为九身,只要有一身不死,便可再次以一化九,哪怕是在妖族妖皇的历史上,其保命能力也是数一数二的。

    姬惑妖皇则将九尾一族的天赋神通,修炼到了极致,一尾一命,九尾九命,想要杀她,当真是千难万难,哪怕是同级别的帝仙也不行。

    最后一位龙族的永烈龙皇,将自身血脉之力开发到了极致。在那一世中,肉身之力无可匹敌,在同阶之中,哪怕以肉身强大著称的,毛犊一族和庶兽一族的皇子,都无法与其匹敌。在当时,是公认的肉身防御和攻击最强的存在。

    因当时,诸多天才在争夺气运的时候,有几位龙族的太子被人族道子所杀,所以那一世龙族选择了与妖族合作,一起对抗人族。

    所以当时,在妖族和龙族决定合作之时,整个妖族,一时之间民心大震,甚至觉的他们妖族,再次彻底统治九洲世界的契机已经到来。

    只是不巧的是,当时人族也同时证道了三位帝仙,而且还都是以号称攻伐之力,万道之首的剑道证道。

    在最后人妖龙三族大决战的时候,六位帝仙齐齐出手,打的可谓是天崩地裂,山河破碎,说是九洲世界开天辟地以来,最为惨烈的一次也不为过,那次战斗甚至已经动摇了整个世界的根基,影响到了十万年以后的又一次盛世。

    在那一战之中,三位帝仙以手中的剑,向九洲世界完美的阐释了,什么叫做剑道才是攻伐之力万道之首。

    剑一帝仙修剑心,一剑诛心,斩灭九心妖帝之心,心死则九身同灭。

    剑天帝仙重剑意,一剑挥出,对方不死,剑意不灭,最后剑天帝仙以最强剑意,生生磨灭了姬惑女帝的九条性命。

    万剑帝仙练剑招,最后一招,万剑归一,一招之下永烈龙皇便尸骨无存,魂飞魄散。

    三位帝仙一战成名,彻底扭转了长期以来妖强人弱的局面。同时再次开疆扩土,将人族领土开拓到了极致。

    人族之威,也在这时,达到了极致。

    自此之后人妖两族的仇恨进一步加深。甚至已经发展到了,不可共存在九洲世界内的地步。(在此之前,人族恨妖族多,妖族恨人族少,毕竟对一部分没有受到人族反击的妖族来说,他们对自己以前的食物和奴隶,又能生出多少的仇恨呢?)

    九婴、九尾两族,则分别与剑心宗、造化宗中的一剑峰成为死仇中的死仇。

    至于为什么九尾族和一剑峰是死仇,而不是造化宗,那是因为,造化宗本就是全体妖族的死敌。

    龙族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处于中立的原因,所以北海龙族与万剑山的局面,反而不是那么紧张。

    之后的岁月内,人妖两族战争不断,厮杀不断。

    若是按照正常的发展下,五十万年后的今天,人妖两族或许已经抉择出了胜利者。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由于五十万年前的那场盛世,六位帝仙的战斗对九洲世界破坏是在太大,严重的破坏了九洲世界的气运,以至于在后来的十万年后的大世中,只勉强诞生了两位帝仙。

    而这两位帝仙,一位是拥有一半龙族血脉,万剑山外门弟子刘空河,另一位是东海龙族的龙皇。

    由于空河帝仙与龙族的恩怨,以至于四十万年前,九洲世界最顶尖战力冲突,只发生在人族与龙族之间,无形之中使得人妖两族的顶尖战力冲突,并没有以往的那样激烈。

    再然后,便是三十万年前的那场,空前绝后的梦幻级盛世——十二帝仙耀九洲。

    再然后,九洲世界便迎来了,足足三十万的末法时代。

    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九洲世界内的战力天花板,堪堪只到元婴期。普通宗门弟子的修为,更是低的可怜。

    由于此时的九洲世界,格局已定。

    所以除了黎洲,人妖两族经常发生冲突之外,其他各洲的人妖两族基本上没怎么发生过冲突。

    其原因,是所有修士的修为太低,无法跨过各洲之间的无尽海洋。

    末法时代足足持续了整整三十万年,人妖两族,也相对和平了三十万年。

    时间虽然能抹去许多东西,但种族之间的世仇,尤其是修真界中,有数十万年历史的宗门来说,哪怕是足足三十万年,没有大的战争的情况下,也无法完全抹去。

    所以当叶无忧知道对方所出九婴一脉后,才会一反常态。毕竟五十万年来,两方结仇后,一位位宗门传人死在对方手中,一件件大事,依然还记载在两个传承的档案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