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一世山河录 > 第十章 明心石
    看着颜良开心的回到自己的小木屋后,青云站起来,在原地踱步,自言自语道:“至少知道了自己为什么要修行,明了自己的道心,也不算全亏。”

    “像颜良这种级别的气运之子来说,其潜力本身就与玄武相当,所以得到了玄武也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达不到一加一等于二的效果。”

    “修行路上还是得靠自己,尤其证道成仙最后那临门一脚,才是最考验这些天才的地方,哪怕是有玄武这样的神兽也不行。”青云一边走,一遍认真的分析,虽然玄武已经与六石签订了本命契约,但做师傅的还是要从这件事中帮徒弟分析一下得失。

    “神兽虽然前期对修行者帮助很大,但也有可能让修行者前期走的太顺,道心缺乏磨炼,在最后证道的时候反而不好。”

    “嗯,不错,就是这样,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玄武而已!”

    “玄武……”

    “那可是玄武呀!心疼死我了!”前一刻还十分淡定的安慰自己的青云,下一刻立即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安慰了自己半天,最后还是骗不了自己呀!

    “不行,不能就这么的让三才峰将所以的便宜都占了。”打定主意后,青云立刻有躺回自己的躺椅上,然后立刻闭上眼睛,一缕神念外放,先向三才峰第七层,六石所在洞府飞去。

    虽然颜良说的笃定,但青云还是得自己先确认一番六石得到的是不是真的神兽玄武才行,如果不是,那自己就打道回府,一切不提。

    若是的话,自己就是舍了一张老脸,也要帮自己那个傻徒弟争取一下。

    青云神念降临六石师傅所在洞府,直接传音给六石师傅,让其打开洞府禁制。

    因青云是太上长老,比六石师傅高出一辈,同时又与六石师祖交好的原因,六石师傅也没多想,就直接打开了洞府一角禁制。

    青云没管六石师傅,当洞府禁制打开的时候,几乎是下一瞬间,神念就出现在了六石居住的小木屋内,当青云神念进入六石居住的小屋后,就看到六石正拿着一条小鱼,放在一个被鱼线缠成圆球的小乌龟面前,努力不停的讨好那只小乌龟。

    而经过青云探测,那只小乌龟果然是神兽玄武,而且还是血脉极其纯正的那种。

    确定了这点后,青云感觉自己的心更疼了。

    所以,也不管快要赶来的六石的师傅,直接将神念撤回,改道上了三才峰第八层。

    只留下六石的师傅,一脸的懵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神念刚到第八层,青云便开始传声,哈哈大笑:“蓝心师弟,恭喜恭喜呀!”

    “哦?喜从何来呀?”三才峰第八层一处洞府中,一位身穿造化宗道袍,同样鹤发童颜的老者,睁开眼睛开口问道,同时放开了洞府的一道禁制,让青云的神念可以进来。

    青云一缕神念进入到蓝心洞府,直接化作青云本身模样,虽然一缕神念所化,却与真人无二。

    “自然是恭喜蓝心师弟那宝贝徒孙得了神兽玄武这件事了。”

    “哦?此话当真?”老者眼中精光一闪,直接从打坐的玉台上站了起来,显然蓝心听到神兽玄武后,也非常的激动。

    不过正是蓝心这一举动,让青云心里顿时更加的不爽。

    “自然当真,而且还是我那小徒弟亲手抓到的那只玄武的,只是我那小徒弟心疼他那位整日叫他颜良哥哥的小师侄,所以哪怕是在全靠自己的能力才捉到的那只玄武的情况下,还是毅然决然的,将神兽玄武送给了自己那心爱的小师侄,为的只是让他的小师侄以后的道路能够更顺一些。”青云含笑说到。

    “哦?还有这种事?”蓝心看着眼前的青云问到。青云口中的话,有八成蓝心都不相信,天底下哪有这么好心的小师叔,当然如果这个小师叔是一个只有十岁的小孩的话,也不是不可能,只是神兽玄武怎么可能出现在乾坤造化宗,又怎么可能会被颜良抓到。

    不过蓝心也不急着拆穿,毕竟如果不是真的,青云也没必要跑自己这里跟自己说这些。

    蓝心当即分出一缕神念,来到三才峰第七层,也是直接传音,让自己的弟子打开洞府禁制。

    六石的师傅这边刚送走了青云,正要来到六石的小屋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就在准备敲门的时候,又听到自己师傅的传音,索性就决定先去给自己师傅开门,等到六石师傅来到洞府门口,准备迎接自己师傅的时候,见的却是自己师傅的一缕神念。

    “六石得了神兽玄武?”

    “啊?”六石的师傅一脸懵逼。

    见从自己徒弟这里得不到答案,蓝心神识直接化作一道流光向里飞去,下一刻便出现在六石房间内。

    正好看到拿鱼逗小乌龟的六石,发现小乌龟确实玄武后,蓝心心中大喜。

    当即就想问问六石是怎么得到这个玄武的,不过随即一想,一个刚九岁的小孩,不一定能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清楚,再加上青云那家伙还在上面等着呢,显然是来要好处的,自己一定得先把具体的事情搞清楚才行。

    所以蓝心直接告诉六石,让六石敞开心扉,回想一下具体是怎么得到这只小乌龟的。自己好从六石心底看清事情的具体经过。

    听了师祖的交代,六石自然非常配合,直接敞开心扉,下午所发生的事情,一幕幕又出现在六石的心底。

    只不过是两个呼吸间,蓝心就把所有的事情搞清楚了。

    上方自己的洞府内,有青云等着,蓝心这一缕神念也不便在这里多停留,所以便直接打算离开这里。

    只是当蓝心神念刚离开六石小屋的时候,就看到从洞府门口匆忙赶来的六石的师傅,就随口说了一句:“有这么好的一个徒弟,怎么平时也不知道多关心关心呢,整天都在瞎忙什么呢!”

    然后便留下了一脸茫然的六石师傅,独自在风中凌乱:“我怎么就不关心徒弟了,这都比别人亲儿子都亲了,还不算亲?得当祖宗供着才行?”

    然后也不送自家师傅了,直接推开了六石小屋的门,一眼就看到了屋子中间,桌子上放着的,被包成粽子的小乌龟。

    等探测完毕,发现小乌龟竟是玄武的时候,六石师傅心中顿时狂喜:“诶呦喂!小祖宗!神兽是不能这么绑的……”

    青云任由着蓝心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分出了一道神念,然后又将那道神念收回。

    “师弟!可把事情搞清楚了?为兄说的可有出入?”

    “哈哈,不错,正如师兄所说,能捉到那只玄武,确实是小师侄功劳最大,没想到师侄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魄力,真是让小弟自叹不如呀。”蓝心一遍说着,心中一边吐槽:“你说的话有一半能信嘛?什么为了师侄忍痛割让,分明就是你那弟子脑子不好,放着神兽不要,非要一头水牛。”

    只是话却不能这么讲,玄武确实是颜良让给六石的,这一点改变不了,更何况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得了便宜又卖乖的事情,自己不能做,要不然伤了师兄弟情分,同样不合适。

    “是呀!为兄也为我那小徒弟的魄力感到惊讶!更是为他的重情重义所感动,没想到他竟然能为了自己的好师侄、好朋友,付出如此之多,要知道那可是神兽玄武呀!要知道自一百七十万年前玄武帝仙破界飞升之后,这可是世间唯一一次被发现的玄武神兽呀!依我看,这只玄武定然是我九洲世界,以世界之力在祖龙海孕育出的第一代神兽,将来证道是铁板钉钉的事。”青云感慨的说到。

    “师兄所言极是,不过这玄武不管是在造化峰也好,还是在三才峰也罢,不都是我造化宗的仙缘嘛。当真是祖师保佑呀。”

    “是极,是极,看来以后你三才峰多出一位帝仙是跑不了了呀!以后你这个当师祖的可是要有面子的很呀!”青云羡慕的说到。

    “哪里哪里,小颜良也是万年不遇的奇才,想来以后,成就一定只会比六石高,不会比六石低的。”蓝心同样恭维到。

    “哎!颜良的前途还是算了吧!颜良这小家伙心软,不愿放弃自己的家人,也不愿放弃自己的小师侄,这次将玄武认主的机会让给了六石,就相当于变相的放弃了以后的大道之争,师弟就莫要拿颜良的前程说笑了。”青云一脸落寞的说。

    “师兄此言差矣,颜良三人本就是我乾坤造化宗万年不遇的气运之子,其本身就有玄武相同的潜质,再说,成仙的最后一道门槛,是需要悟出自己的道,是任何外力都无法帮助的,修行前期,六石的道路或许会顺一些,同样的,前期苦吃的少了,最后一关就不容易过,反倒是颜良,早早的便明了自己的道心,这才真是前途不可限量,正所谓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

    见蓝心一直不肯松口提补偿的事情,青云眉毛一挑,你给老夫装糊涂是吧!然后感慨的说:“哎!看到他们现在,我就想到了我们小的时候呀!想想颜良为了六石连神兽玄武都愿意让出去,我就想到了咱们小时候,那时候师弟你也跟现在的六石差不多,年龄小,能力尚潜,我们也是什么好东西都让着你,记得有一次,咱们千兽峰上抓灵兽,一不小心误入千兽峰女弟子洗澡的……”

    “师兄且看这是什么?”蓝心长老立刻打断了青云的话,手中也多出了一个看似普普通通的玉佩。

    没办法,青云刚跟自己道喜的时候,自己就明白了他的用意,本想着装糊涂糊弄过去呢,可现在看来应该是不可能的了,毕竟说着说着,青云这老家伙连脸都不要了。

    “明心石!”青云神识扫过玉佩之后,立刻大喜。

    “正是,这就是我们羲和老祖当初机缘巧合得到的明心石,佩戴此石可让修士静心明意,消除心魔,提高悟性,对任何阶段的修士修行帮助都极大,乃是整个修行界都极其顶尖的至宝。”

    “明心石一共有两块,这里一块,另一块在六石身上佩戴,我看颜良天资聪慧,有这明心石相助,以后修炼定能事半功倍。”

    “哈哈哈,这可怎生是好,既然师弟执意要给,那为兄就替颜良收下了。”

    青云接过蓝心手中的明心石,然后身影迅速虚化,随后消失,手中的明心石也跟着一同消失不见。

    看着手中的明心石,青云扶着胡须一阵得意:“早点把这宝贝拿出来不就行了嘛,害的我还要费如此多的唇舌,真不是个利索的家伙。”

    就在青云神念刚从三才峰收回之后,立马便有另一道神念,自一剑峰八层探出,来到三才峰蓝心长老这里。

    “蓝心师弟,恭喜恭喜呀!”

    “剑残师兄,同喜同喜!。”

    “哦?我说恭喜,是恭喜师弟那宝贝徒孙得了那神兽玄武,师弟却说同喜,我这喜从何来呀?”

    “六石虽然得了神兽,可终究是外物,但剑休竟然立志像剑天祖师那样,以剑证道,并以此明心,这难道不该恭喜嘛。”

    “是呀!连为兄也感到惊讶,虽然捉玄武上面主要还是依靠颜良,但颜良却是将玄武让给了我那孙儿跟六石两个人,没想到剑休竟然如此疼爱他的六石弟弟,竟然连神兽都能让的出去,你我确是有所不如呀。”蓝心洞府内,一位星眉剑目,面容与剑休有几分相似的老者,此刻缓缓凝聚出身形,似笑非笑的与蓝心长老说到。

    “剑休有大魄力,更是因此明了道心,相信以后一定前途不可限量呀。”蓝心回答到,心说:“青云来要好处,那是因为玄武是颜良抓的,我确实没办法抵赖,现在你也想来蹭好处,想什么呢?”

    “是极!是极!看到他们相处的能如此融洽,为兄也甚是开心呀!看到他们,我就想起了咱们小的时候,那时候师弟你也跟现在的六石差不多,年龄小,能力尚浅,我们也什么东西都让着你……”

    “师兄,你切看这是何物。”此时蓝心嘴角微微抽搐,手中则是多出了一物。

    看到蓝心手中的东西,剑残眼中一亮,也不多说,直接接过蓝心手中之物,笑呵呵的消失在眼前。

    “这两个老家伙,真是越老越不要面皮了,竟然还不如两个小孩有魄力。”蓝心长老愤愤的说到。

    不过随即有嘴角微微一翘:“总之这波……不亏,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