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秦时:从八岁嬴政开始签到 > 第三百二十二章 赵姬的礼物(求全订)
    华阳宫。

    “拜见母后,母后安康。”

    赵姬与念端一起来到华阳宫,赵姬上前见礼,一旁韩霓也连忙起身问候。

    看向赵姬的目光有些意外。

    显然没想到赵姬会来华阳宫。

    她可是很清楚赵姬与华阳太后不睦,没有正事,从来不来华阳宫,更别说来华阳宫请安这种事了。

    昔日夫君赢子楚在世时,赵姬倒是不敢太过分,时常也来请安,维持着表面上的和睦。

    但随着赢子楚去世,赵姬成为监国太后,掌握无上权利,便越发不将华阳太后放在眼中。

    两人之间也只是表面上维持着一份利敬。

    因此,不止韩霓意外,就是华阳太后自己都感到意外,“今天是什么风,竟然劳动赵太后的大架向我这个老太婆请安呐!”

    华阳太后斜睨了一眼赵姬,不阴不阳地说道。

    要不是上次玩牌被赵姬赢,扫了她的面子,她这几天岂会睡不好觉。

    “母后这说的是什么话。”

    赵姬没有生气,反而一脸微笑上前,“我巧遇念端先生,听说母后近日身体不适,因此特来看望,母后不欢迎吗?”

    毕竟上一次扫了华阳太后的面子,赵姬做为胜利者,此刻自然是高高在上。

    “那就多谢赵太后还记得我这个母后了。”

    华阳太后轻哼一声,随即看向念端,脸上露出温和笑容,“念端妹妹,劳烦你了。”

    “不麻烦。”

    念端显然也看出了两人之间气氛诡异,让她有些尴尬。

    “母后,我听说你近几日休息不好,特来送上此物。”

    赵姬挥了挥手,身后的宫女立即上前,将手中托盘交给华阳宫的宫女。

    “哦?香?”

    华阳太后眯眼打量着赵姬,不知道赵姬又要搞什么。

    “不错,此香具有安神助眠之效,夫君过世那段时间,我也是休息不好,至从用了此香之后,才能安心入眠,因此一听说母后休息不好,特来献上此物。”

    说着,赵姬看向念端,“此物念端先生也曾确定过,不如母后问问念端先生。”

    “是吗?”

    华阳太后狐疑的扫了一眼赵姬,有些不敢相信赵姬竟然会对自己这么好,说着她看向念端。

    相比赵姬,显然她更相信念端。

    “太后宫内所制之香确实有安神助眠之效,太后不妨一试,我再给太后开几幅调养身心的药,届时配合服用,过几日应当就无碍了。”

    念端微微躬身,郑重说道。

    “既然念端妹妹这样说,那我就放心了,多谢赵太后的礼物了。”

    华阳太后一挥手,一旁的宫女端着托盘退下。

    随后,几人又开始闲聊一阵,赵姬目的达成,便离开了。

    韩霓也随后告退。

    ……

    甘泉宫。

    从华阳宫回来的赵姬一脸亢奋。

    “明珠,你制的香没问题吧?”

    一回到甘泉宫,赵姬便迫不及待地问道。

    “太后放心,只是添加了两种药草,不会有问题的。”

    潮女妖轻声回道。

    “你确定不会对华阳老太婆的身体造成影响?”

    赵姬再次问道,她虽然与华阳太后不睦,也想捉弄其一番,但却没想过害其性命。

    潮女妖立即委屈巴巴地道:“太后放心,秦王宫内,婢子怎么可能接触有毒的东西,更何况届时出了问题,必然会查到太后这里,那香只是添加了魇草,依旧有助睡眠,只不过偶尔会让人做噩梦,休息两天便不再受影响。”

    “这样便好。”

    赵姬满意点头,“如果没有念端,我若给她送礼,她一定会让人去查,之后出了问题也一定会联想到我的身上,如今借助念端之手送出,她必不会怀疑。”

    “太后英明。”

    潮女妖立即恭维。

    “真想看看华阳老太婆做噩梦,受到惊讶的样子,可惜了……”

    赵姬一脸遗憾的摇了摇头,随即招了招手,“给本宫端茶来。”

    “诺!”

    一旁的宫女连忙上前奉茶。

    赵姬喝了一口,眉头微挑。

    “太后怎么了吗?”

    潮女妖看到赵姬脸上表情,不由奇怪问道。

    “总感觉这茶水没有早晨在政儿房间内喝到的味道浓,难道你们用的是两种茶吗?”

    赵姬放下茶杯,皱眉问道。

    潮女妖眼珠一转,随即轻笑一声,“怎么可能,都是同一种茶,可能是早晨太后太累了,又渴,所以喝下去才觉得好喝。”

    “嗯,你说的有理。”

    赵姬微微点头,也不再思考。

    让潮女妖暗自松了一口气。

    但不知为何,又有些莫名的亢奋。

    ……

    霓宫。

    韩霓从华阳宫回来之后,也终于放松下来。

    她没想到赵姬竟然也会突然去华阳宫请安,更送上礼物。

    搞的她一直很紧张。

    好在最近赵姬心情好似很好,竟然罕见的没有继续与华阳太后针锋相对,倒是让她好一阵诧异。

    而且可能因为早晨的事情,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没有引起赵姬的猜忌,也让其对自己有所放心,因此也没找自己的麻烦。

    最终大家都和和睦睦地离开。

    “不过大王竟然在甘泉宫敢……”

    一想到早晨那匆匆一瞥到的,韩霓就感觉一阵心慌。

    “希望大王没有发现我看到了,不然过几日去处理那件事的时候,我如何面对大王。”

    虽然口中这样说,但韩霓知道嬴政一定知道自己看到了,毕竟后来的潮女妖都明目张胆了,一个婢女,却是表现的和赵姬气势有的一比,简直没将自己这个太妃放在眼中。

    这让一向不争不抢的韩霓都不免升起几分愤慨之心。

    不过也只是一小会儿韩霓的争胜之心便消失了。

    谁让对方明显是大王的宠姬,自己而今虽然地位高贵,却是先王的宠妃,在新王继位后,她的地位已经是朝不保夕,没有丝毫权利。

    只能低头做人。

    “算了,此刻去找大王太过尴尬,还是等再过几日去吧!”

    韩霓看着面前案几上木盒内放着的那份竹简,低声自语。

    这份供书在自己手中一日,她便觉得这是一个隐患,一个能要她们母子性命的隐患。

    所以必须找机会还给嬴政,当面说清楚。

    以坦诚之态度,或能让嬴政放心。

    7017k